仙疆魔域

第172章 通心1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通心1

曲仙儿羞的满面通红,照着玉霄的头轻轻的敲了一下,嗔道:“你无耻!人家这里哪能这么随便的?霄哥哥,仙儿早晚是你的人,等……咱们成亲之后,你想怎么都……都可以……可是现在,你……你不能这么轻薄我……你要这么做……我……我怎么见人……”

凌玉霄根本就是玩笑话,纯粹是逗她玩的,玉霄轻轻的在曲仙儿樱唇上吻了一下,柔声道:“傻瓜,你放心,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呢,虽然我想,但我保证,没娶你之前,永远不会沾污你们清白的身子,你放心,这里就咱们七个人,等会,她们那里我都会摸一下,任谁都不会取笑谁的,你就放心吧,大家都会保守秘密的,其实,我能隔着你的衣服,能轻轻的触摸一下你最美的地方,我就很满足了。

曲仙儿娇艳的容颜红的就如滴水的玫瑰花一样,曲仙儿轻轻的拿起玉霄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柔软的玉峰上,柔声道:“霄哥哥,我……知道,男女有别,男人喜欢女人这里,根本是很正常的事,而且你……你也这么大了,也需要女人了,你就摸吧,仙儿同意了,只要你开心就好……”

曲仙儿红着脸,拿起玉霄的手,撩起自己薄薄的红衣衫,然后轻轻拿起玉霄的手,传进自己的肚兜内,让玉霄的手毫无遮拦的完完全全的触摸在她最柔软的地方上了。

曲仙儿的脸通红,轻轻的低着头,周围的女子就呆呆的看着,简直都觉得犹如在梦中一般。

玉霄跟她们姐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们的身子一天天的就发生着变化,变化最大的就是她们的胸,那柔软的地方,其实他做梦都想抚摸过,但他却不能,因为毕竟男女有别,就算想,如何能真的做出这种无礼的事?做出这种事,她们如何见人呢?

所以,玉霄只是在心中想想罢了,从没奢求这梦想成为真的,今日,曲仙儿肯让他这么抚摸,可见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了,更可见她多么喜欢自己了。

玉霄眼中含泪,右手轻柔的揉着她最美的禁区,轻轻的摸索着她的那两颗樱桃大小的东西,不由得感慨万千,她实在是太美了,她那里也实在是太美了,也太神秘了,摸起来感觉真的好美好美!

哪一个男人不喜欢女人这里?男人一生中,最喜欢的就是女人的那地方,因为那是女人最美的地方,这绝不是下贱,而是爱不释手的喜爱。

若是有男人说不喜欢女人这最美的地方,那这种男人简直就是世上最无耻的伪君子。

也许,男人跟女人做完异性之事,会觉得这种事很肮脏,也许,女人的神秘之处,也没有男人会觉得美,虽然在跟女人做那种事的时候很喜欢,可是心中却觉得很肮脏,但没有一个男人会觉得女人的玉峰是肮脏的,女人的胸是最美的地方,美的就像女人那倾国倾城的脸。

曲仙儿的身材实在是太曼妙了,她的胸也实在是太美了,女人的胸太大了不美,太小了不美,可是她的胸不大不小,正是最美的哪一种。

玉霄多想立刻掀开她薄薄的衣衫,解开她的肚兜,将头埋在她胸前,好好的亲吻一番。

也许,有人会说,这种想法很肮脏,很↓流,但说这句话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可耻的伪君子,都是最最虚伪的人。

女人这地方,女人并非不喜欢被男人那个,而且女人也喜欢被男人这般的爱抚,这种事,连女人自己都不能否认。

至于男人,更不可能不喜欢,所以,说这种想法很肮脏,很↓流的人,一定比有这种想法的人还肮脏还↓流。

玉霄的手都舍不得离开那温软的一团肉了,他也真想揭开她衣服看一看,但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做,因为她能这么做,足见他们之间的感情了,他又怎能无耻的再那么做,令她无脸见人呢?

玉霄强忍住心中的欲念,从她的怀中将手拿了出来,柔声道:“仙儿,真的很谢谢你,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我一直好奇的想摸摸你这里,也一直想……你满足了我的愿望,真的很谢谢你。”

曲仙儿羞的满面通红,轻轻道:“只要你喜欢,只要你高兴就好,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

玉霄微笑道:“好了,不玩笑了,咱们开始吧。”

玉霄闭上了眼睛,将手按在了曲仙儿左边的胸上,找准了位置,曲仙儿也是一样,也跟玉霄一样,也按在了玉霄的心上。

玉霄默念法诀,直到能感觉到了仙儿的心念,这才停了下来。

玉霄依旧跟戏弄楚桂儿那样,故意淘气的伸出双手在曲仙儿胸上捏了几下,故意的捏了捏她敏感的小葡萄。

曲仙儿就觉得痒的很,简直痒到了心里,急忙拿开玉霄的手,红着脸道:“别……别闹,弄的人家好痒,你坏,大坏蛋,好……好了吗?”

凌玉霄微笑道:“嗯,好了,你可以试试,你心中想什么,我知道。”

玉霄拉住了曲仙儿的手,笑道:“你想想看,我真的能知道了。”

曲仙儿羞的满面通红,暗暗的道:“其实,我是想你再多在我胸上停留一下,尤其是刚才没隔着衣服那么摸我,感觉真的好美……”

她刚想到这里,就觉得不好,暗暗的道:“哎呀,羞死人了,我怎么想这个呢?他……要是真的明白了,当众说出,岂不是羞死人了?”

她刚想到这里,玉霄轻轻的咬着她的耳朵,柔声道:“你刚才想的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会当众说出,等咱们俩人的时候,我再满足你。”

曲仙儿呀了一声,轻轻道:“你……你真的知道?”

凌玉霄没有回答,而是闭上眼睛用心声对曲仙儿道:“仙儿,你知道吗,你真的好美,刚才我摸你最美的地方,真想立刻娶你,我好喜欢你,我要娶你为妻,咱们一生一世永远都这么快乐,你说好不好?”

曲仙儿哎呀一声,失声道:“玉霄哥,你……你是跟我说话吗?”

楚桂儿吃吃道:“怎么样,灵吧?好玩吧?姐姐,你可以不说话的,你想什么,在心里告诉他就好了。”

曲仙儿闭上眼睛,在心里道:“你……你能再说几声你爱我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算是死,我都愿意。”

玉霄感受到了她的心声,在心中大喊道:“曲仙儿,我的大美人,你真的好美,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咱们就算死,灵魂一百万年都不分开……”

也许,这种话若是说出来,会很肉麻,会很难出口,但用心声告诉她,却是那么的浪漫和美妙。

我爱你,虽然只有三个字,但要说出这三个字,那需要多大的勇气?这世上,也不知有多少彼此相爱的人,却因为这三个字难以说出口,彼此之间成了一生的遗憾,若能以心声告知对方自己的心,那这世上一定会少了很多很多的遗憾!

但,谁又能真的会读心术?谁又真的能用心声交流?也许,没有人可以做到,只有他!

曲仙儿嘤咛一声,扑到玉霄的怀中,也不管有没有人看着他们了,就跟玉霄亲吻在了一起,然后柔声道:“霄哥哥,我听见了,我真的听见了,我明白你的心了,我真的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凌玉霄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你能明白我的心就好,其实,这一次我真的没有玩笑,因为除了彼此之间接触对方的心之外,其他的地方,根本无法用读心术,读心术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心灵共通,并非我故意的赚你们的便宜。”

曲仙儿柔声道:“我明白,我是自愿的,我真的很开心。”

凌玉霄嘿嘿笑道:“不过嘛,有便宜不赚,那岂不是傻瓜了?哈哈,所以,当然要享受一下了。”

玉霄说罢,也不管曲仙儿愿不愿意,在曲仙儿身后就抱住了曲仙儿,双手就按在了她的胸上,玩了起来。

曲仙儿见他一本正经的,哪曾想他又胡闹开了,就觉得自己的玉峰被他玩弄在手上,就像波浪一般的被他故意的晃来晃去的,羞的曲仙儿嘤咛一声,急忙甩开他的手,照着他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三下,嗔道:“你……你无赖!你故意的这么欺负人家,你坏,打死你,打死你这坏蛋……”

曲仙儿并没有真生气,她虽然嘴上这么说,虽然打着玉霄,但心里却暗暗好笑,心道:“你这坏蛋,真坏透了,摸得人家心痒痒的,真是大坏蛋,你怎么能这么捉弄人家呢,没人就咱俩的时候,我又不怪你,现在你这么胡闹,这哪行……”

她想到这里,忽然明白了,玉霄能明白她心里想什么,吓得急忙停止了念头,玉霄坏坏的笑道:“你其实不是这么想的,你是想就咱……”

吓得曲仙儿急忙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你……你敢,你敢说出来,我……我咬死你,看你敢不敢说,哼,你说出来,我再也不理你啦!”

凌玉霄用心声对她道:“仙儿,你就放心吧,我不说就是,不过,没人的时候,别忘了让我好好的玩玩你那里,我真的好喜欢抚摸,我好想亲一下你的那个地方,你那里一定很甜。”

曲仙儿听到了玉霄心里对她说的话,羞的满面通红,用心声嗔道:“你坏,就知道欺负人家,不准你乱想,没成亲之前,不准你这么轻薄我,要不,娘一定会骂我的,叫我以后怎么见人。”

凌玉霄也用心声道:“你就放心吧,等成亲之后,我再好好的欣赏一下我的好仙儿最美的地方,喂,你能告诉我,我摸你,你是什么感觉吗?”

曲仙儿脸上通红,但用心声跟他交流,别人听不到,当下也不害羞了,用心声告诉玉霄道:“那感觉好美,我就觉得心跳的厉害,那感觉我说不出来,就好像触电的那种感觉一样……”

二人手拉手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用心声说着悄悄话,可把楚桂儿和洪袖儿急坏了,楚桂儿嗔道:“喂,你俩没完了?暗地里说什么呢?”

洪袖儿道:“就是,鬼鬼祟祟的。”

曲仙儿吃吃直笑,在心里道:“袖儿的比我的要大点,你快去摸摸她的去吧,哼,你这大……就会赚便宜,真不知道你究竟喜欢谁?”

凌玉霄在心里柔声道:“傻瓜,我早说过,在我心中,你们同样重要,你何必吃醋呢?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在一起玩的不开心吗?何必非要让我做出选择呢?你只要记住,我的心中永远都有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明白了吗,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女人!”

曲仙儿羞的满面通红,在心里嗔道:“行啦行啦,真肉麻,嘻嘻,不过,我喜欢听,你再说三声你爱我,我就允许你去摸袖儿的,要不,我不干。”

凌玉霄在心里大叫道:“别说三声,一百声我都会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曲仙儿吃吃直笑,轻轻的摸摸玉霄的头,柔声道:“好了,我听到了,真乖,你要是永远都这么乖,那该多好,乖宝宝。”

洪袖儿急的直搓手,嗔道:“你们一定说我什么坏话啦,快说,心里说我什么来?”

凌玉霄哈哈笑道:“袖儿师姐,你真的想知道?仙儿说,你的更大,便宜我了,叫我好好玩玩呢,怎么样,你同意吗?”

洪袖儿羞的骂道:“无耻,↓流!”

凌玉霄微笑道:“那你是不同意了?那好吧,我可不喜欢勉强人。”

洪袖儿咯咯笑道:“无耻归无耻,下流归下流,谁叫人世间分男女呢,男人想女人,对女人的身体好奇,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若女人的身体不能打动男人的心,岂不是很无能嘛,嘿嘿,所以,我也同意,快来,我也要试试。”

雪紫儿这个气,叱道:“真没见过你们这样不知羞的,真是不要脸。”

楚桂儿吃吃笑道:“是呀,我们不要脸,那我问雪姐姐,咱们一起玩滑梯的时候,这小**贼将头靠在雪姐姐的胸脯上,那个亲密,雪姐姐什么感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