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2章 通心2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通心2

曲仙儿道:“就是,那时候也不见雪姐姐生气,而且还笑的很开心的。”

雪紫儿嗔道:“你……你们!”

洪袖儿微笑道:“就是,以雪姐姐的脾气,有人这么轻薄你,你就该拔出刀,割掉他的哪里……嘻嘻嘻……可是雪姐姐为何不动手呢?”

曲仙儿哈哈笑道:“雪姐姐那是舍不得,算了,雪姐姐,等会他摸你的时候,跟你交心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无耻和不要脸了,反正大家都一样,都被他摸过哪里,大姐别说二姐,大家心里都明白,雪姐姐,你说对吗?”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论斗口她那里斗得过这三姐妹,而且她们说的还都是实情,既然大家都被玉霄摸过那女人的禁区,她又有什么资格去笑她们三个春心荡漾呢?

雪紫儿气道:“好啦好啦,你们快点玩吧。”

洪袖儿拉着玉霄坐下,也大方的拿起玉霄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上,柔声道:“小师弟,今日我就满足你,你不是想吗,你就随便吧,你就算想跟摸仙儿姐姐那样,伸到里面去,不隔着衣服,我……我也愿意,美人鱼既然能做到,我们认识这么久,就算凭着这九年的友谊,你想摸摸师姐我这里,我都不会拒绝,来吧。”

凌玉霄微微一笑,也毫不气,就轻轻的撩起袖儿的绿衣衫,然后手伸进了她的肚兜内,在她的胸上温柔的抚摸了几下,然后淘气的捏了捏她的……洪袖儿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然后急忙咬紧了银牙,抑制住了这种羞死人的喘息声。

玉霄并没有多停留,只是抚摸了十几下,然后就自觉的拿出了手,柔声道:“多谢师姐成全,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就算我死了,我都没有遗憾了。”

洪袖儿红着脸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不准说死不死的,咱们都不死,这一次虽然凶险,但咱们都会平安无事的,我……我还等着你娶我,你不能死,咱们七个人谁也不能死,因为咱们是一家人!”

凌玉霄亲了亲她的樱唇,柔声道:“咱们开始。”

洪袖儿也跟两个好姐妹一样,正正经经的,静下心来,等待着玉霄告诉她好了才睁开眼睛。

玉霄感觉到好了之后,依旧淘气的揉捏她的胸几下,捏捏她敏感的葡萄,这好像成了他告知她们成功后的一种习惯的通知了。

洪袖儿呀的一声,嗔道:“无赖,你真坏,真不是好东西。”

凌玉霄嘻嘻笑道:“谁叫袖儿你这么美来,我这就叫情不自禁,好了,你现在无论在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洪袖儿道:“真的吗?那我试试。”

洪袖儿暗暗的道:“这究竟是真是假,真的这么灵吗?他摸得我好舒服,若是在没人的时候,他能摸摸我……那地方,恐怕滋味会更舒服,不知道,他摸我哪里,我会是什么感觉呢,我真想看看他们男人那地方是什么样子的,男人那里为什么会那样的,不知道什么模样,好不好玩……哎呀,羞死人了,我怎么能想这个呢,真是太不要脸了,袖儿呀,袖儿,你呀你,这要被人家知道你想的这么↓流,那怎么见人,该打,该打,再要这么想,打死你……”

她心里正想着,玉霄就感觉到了,听到了她的心声了,玉霄也暗暗的好笑,没有明说,因为这是她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她实在是无脸见人了,因为女人想那种事,虽然也是人之常情,但也会被人看作是下贱的女子。HTTp://

玉霄用心声道:“袖儿,哈哈,其实呢,我也想摸摸你那里的,下次等你撒完尿,洗完澡之后,洗的干干净净的,我就摸摸,师姐,这是咱俩的秘密,你不用不好意,我不会说出去的,其实,男人想女人,天经地义,女人好奇想跟男人那个,也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可耻的。”

洪袖儿羞臊的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失声道:“你……你真的能明白我想什么?”

玉霄坏坏的一笑,在心里柔声道:“当然,你放心,咱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其实,我们男人那地方真的难看死了,没你们女人好看,等你见到,你就会觉得难看了,不过,虽然难看,可是男女之间做那种事,的确很…魂,等咱们成了亲,你就会明白那滋味多舒服了。”

洪袖儿脸上通红,但心里却道:“我……我是不是很下贱?”

凌玉霄用心声对她说道:“傻瓜,只要是人就有念头,没有那种心就不是人了,人生在世,各种欲念都必不可少,我们每个人都是父母成亲这么生的,这不能怪你,任何人也无可奈何,其实,我也很想女人,现在就想跟你洞房,可是,我不会那么轻薄你的,等咱们成亲后,那才可以,因为你是个好女孩,袖儿,我很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听到了吗?这一次不管是生是死,咱们一生一世永远不分离,你们在我心中,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咱们生生世世永远在一起,永远都这么快乐,你说好不好?”

人的心声就是这么的污秽不堪,也许,真的很脏,玉望也真的很脏,但这就是每一个正常人心中所想,若是真的用读心术读懂一个人的心,就会知道人的心多么可怕了,人的**多么的肮脏可怕了。

有时候,他宁愿自己不是男人,因为他总觉得男人的欲念实在是太肮脏,但他生来就是男人,任谁也无可奈何,其实,他恨,恨这世上分男女,恨这世上的…念,因为…望的煎熬,…望的丑陋,…望的肮脏,令他觉得这世界这么丑陋!

这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为什么?

爱情是美的,恋爱的滋味是甜的,可是…望却是赤……污秽不堪的,再美丽的爱情,走到最后,也离不开肮脏的…望,这一点,任谁也无可奈何。

人不过就是天地间的玩偶,任何生命也不过是天地间的玩偶,天地每一日就看生命彼此的残杀,忍受着**的煎熬,等它们玩腻了,再毫不留情的剥夺掉万物的生命!

最终,人生一世,依旧是一场空,什么也得不到!

没有任何生命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因为这一切的一切天地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

他也不例外,他就算能飞天遁地,可以纵横于人世间,也无法改变自己是男人的事实,也无法不去想女人,不去想这肮脏的↓流事。

但爱情毕竟是甜的,他在心里对她说爱她,她如何能不开心?

一个女人比男人更需要一个家,一份承诺,一个依靠。

洪袖儿嘤咛一声,也红着脸抱住了玉霄,在他唇上亲吻了一下,轻轻道:“我明白了,玉霄哥哥,谢谢你。”

凌玉霄淡淡一笑道:“你们都是好女孩子,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我会让你们永远都这么快乐。”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他跟你说什么了?你这么开心?”

洪袖儿红着脸叱道:“去去去,别人的秘密你打听什么?那他又跟你说什么了?你先告诉我?”

楚桂儿吃吃笑道:“不告诉你。”

洪袖儿道:“那我也不告诉你,哼。”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

凌玉霄哈哈一笑,轻轻道:“三位小媳妇,你们别闹了,喂,你们看好了呀,万一魏大嫂他们上来,就不好了,你们看好了,他们要是上来,你们就打声招呼,还有,去好好的放哨,万一妖魔飞上来,把我害了,那就坏了,因为用读心术的时候,必须专心的,不能分心,乖乖的听话,给我守护着。”

曲仙儿嗔道:“你还要跟她们三这……这样吗?”

玉霄微笑道:“我说过,你们在我心中一样重要,而且,我摸了你们那里,若不对她们那样,你们就不怕她们笑你们呀,这样,大家都一样,谁也不笑谁了,不是更好嘛?”

楚桂儿嘻嘻笑道:“对对,真是这么回事,喂,你快点啊,别磨蹭了。”

玉霄微笑道:“嗯,我不会玩了,你们好好给我护法,乖乖的听话。”

三个姑娘哦了一声,纷纷走到了云边,一边偷眼看着玉霄对别的姑娘用读心术,一边给他们放哨。

她们竟然听话的很,也许,只有爱情才能让她们这种淘气胡闹的大小姐变得这么乖吧。

玉霄看了看卓悠悠,微笑道:“悠悠,该你了,过来吧。”

卓悠悠急忙往后退,红着脸连连道:“不……我……我不要,我……”

卓悠悠怕的很,一见读心术这么灵,她当真是怕的很,因为她的心中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就连玉霄她都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正是她幼年逃亡时被无耻的伪君子奸污的那件事,她不想自己的心被看透,不想这秘密被识破,虽然她的确想跟玉霄心灵共通,但这件事怎么办?

所以她怕的很,不敢跟玉霄这样。

玉霄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坏笑道:“好悠悠,你可是我最好的悠悠,喂,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还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呢?好吧,要是你跟我的感情都不如仙儿她们,那我就看错了你了,你到底玩不玩?”

卓悠悠满脸都是祈求之色,轻轻道:“我……我……求求你,别闹了好吗?我……”

玉霄轻轻的掩住了她的嘴,柔声道:“咱们这么要好?你说应该还有秘密吗?就算有什么秘密,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难道你不信我吗?我为了你追日,连命都不要,可见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是多重要,你不跟我心灵互通,可见你心中根本就没有我,你知道我多伤心?”

卓悠悠尴尬的道:“可……可是我……”

玉霄轻轻的吻了吻她,柔声道:“你放心,只要你不去想,就算有秘密,我也不会知道的,明白吗?咱们既然这么要好,无论你有什么瞒着我,我都不会怪你,都不会嫌弃你,也都不会弃你不要,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媳妇。”

卓悠悠被一吻之下,就觉得心彻底的被融化,卓悠悠的心乱的很,一想到玉霄为了她肯去追日,九死一生才救回她来,这是何等深厚的情?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如何对得起他?

而且他说能保守秘密,他什么时候又曾失信过?

卓悠悠暗暗的道:“我既然这么爱他,他为我又付出了这么多,我还有什么理由隐瞒他?反正我已经配不上他了,就算他知道了,嫌弃我,不要我了,我也不会怪他,我本来也没想得到他,我只想能日日夜夜看到他,知道他过的快乐,我就满足了……”

既然相爱,难道需要秘密吗?

她决定,不再隐瞒着他,其实她那里知道,玉霄早就知道了她的秘密,而且是她在临死前告诉玉霄的,而且玉霄在追日的幻象中,也看到了她的遭遇,不过,玉霄却将这份秘密深深的埋藏在心中。

卓悠悠轻轻点点头道:“好吧,我们开始,她们都能做到,我又怎能做不到呢?来吧。”

玉霄微笑道:“这才是我的好悠悠。”

玉霄这一次没有故意的玩笑,也没有故意的去玩弄她的**,而是一本正经的按在了她的左乳上。

就连卓悠悠都奇怪的很,本来玉霄这么顽皮,手放在她神秘的禁区,若不把玩戏弄她一番,那才是怪事呢,但这一次玉霄却没有像戏弄曲仙儿三姐妹那样,把玩她的玉峰,而是一本正经的。

曲仙儿三姐妹这个气,曲仙儿嗔道:“凌玉霄!你无赖!你……你为什么玩我们那……却不对她那……你无耻!”

楚桂儿鼓着嘴嗔道:“就是,你为什么轻薄我们那,你却对她这么有礼,这……这公平吗?”

玉霄哈哈一笑,看了看这三姐妹,微笑道:“喂,你们希望我那么做呀?还是你们心里不平衡?还想让我……嘿嘿嘿……”

曲仙儿嗔道:“臭无赖!你……你不那样对她,她以后笑我们,不干,你必须也那样对她……”

曲仙儿跟卓悠悠最爱斗气,二人也曾经大打出手,曲仙儿气的来到二人面前,拿起玉霄的手,就往悠悠的胸上**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