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2章 通心3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通心3

卓悠悠脸一红,呀的一声,芳心乱跳,骂道:“你滚开!我……哎呀……”

她刚一出口,玉霄的手刚放下,曲仙儿迅速的伸出玉手就在卓悠悠的胸口上掐了一把,痛的卓悠悠哎呀一声。

曲仙儿则掩着嘴吃吃笑着逃开了,曲仙儿嘻嘻笑道:“这样还差不多,臭悠悠,上次你坏的捏我一下,现在我捏回来,咱们两不相欠了,哈哈哈……”

卓悠悠气的站了起来,就想跟曲仙儿打一架,她没想到,曲仙儿居然还记着那件事,这一次趁机报复她,但一想,那一次还真是自己戏弄她了,也难免她报复。

但就算戏弄了她,她这次这么欺负自己,如何能跟她就这么算了。

卓悠悠刚站起来,就被玉霄拉住了,玉霄走上前,照着曲仙儿的屁股打了一巴掌,微笑道:“好了,悠悠,我替你打她了,别跟她一般见识了,你就别生气了,咱们继续吧。”

曲仙儿脸一红,气的骂道:“你……你就向着她,哼!”

卓悠悠瞪了曲仙儿一眼,嗔道:“这一次不跟你一般见识,再要惹我,打死你,哼!”

曲仙儿叱道:“谁怕你?哼!”

两个姑娘彼此使劲哼了一声,互相瞪了一眼,再也不理谁了。

卓悠揉着被捏痛了的右乳,骂道:“这死丫头捏的人家好痛,死丫头,臭丫头!”

凌玉霄伸出手,轻轻的揉捏着悠悠的娇乳,嘻嘻笑道:“那我替你揉揉,你就痛了。”

卓悠悠羞的满面通红,嗔道:“你……你好坏,真是大坏蛋……”

卓悠悠羞的轻轻拿开玉霄的手,嗔道:“别闹啦……”

玉霄微笑道:“其实你也是,你上次要不是趁着人家睡觉的时候,捏了人家一下哪里,人家现在怎么会报仇呢,你们俩真是的,见面就打架,下次谁也不准这么开玩笑了。”

卓悠悠嗔道:“我怎知她这么小气,这点事都记仇,真是鼠肚鸡肠,臭仙儿……”

玉霄道:“行了,你也好不到那去,要是换做是你,你难道就不记着?算了,都别呕气了。”

曲仙儿在一边听着,听到玉霄替她辩护,心中甜丝丝的。

玉霄拉着悠悠坐下,而后柔声道:“好了,开始了,静下心来,直到我告诉你好了为止。”

卓悠悠点点头,轻轻闭上了眼睛,然后跟玉霄面对面盘膝坐着,彼此用手贴在了对方的心上,开始互通心声起来。

不过就一会的功夫,玉霄就感觉到悠悠的心念了,知道已经成功了,玉霄这才微微一笑,在悠悠丰满**上轻轻的捏了一下,笑道:“好啦。”

曲仙儿一边看着,嘴里嘀咕着骂道:“臭无赖,就是偏心,好了的时候,故意揉人家那里,还捏人家哪里,到你的臭悠悠了,只是轻轻的碰一下,真不是好东西,哼,大坏蛋,臭无赖……”

凌玉霄早就感觉到她在骂自己,用心念道:“臭仙儿,骂我什么呢?再骂我,等会我剥了你的肚兜**裸的摸你,看你还敢不敢。HTTp://”

曲仙儿呀的一声,没想到被玉霄感觉到了,失声道:“你……你怎么听到我心里想什么,说什么了?”

凌玉霄一想要坏,急忙编造谎言道:“嘿嘿,忘了告诉你,只要咱们在一丈之内,你想着我,我想着你,就能感应到的。”

曲仙儿哦了一声,皱眉道:“呀,原来是这样。”

玉霄拉着悠悠的手,笑道:“你现在无论想什么,我都知道,你可以试试。”

卓悠悠心中暗暗的道:“难道他真的能知道我想什么?我……我昨天身上来了那种事,流了一些血,难道他也能感觉的到?”

做女人也是麻烦的很,一个月一次的流血事件必不可少,那是女人的生理问题,只要是女人,谁也无可避免,卓悠悠刚刚来了那种事。

玉霄暗暗的好笑,用心声告诉她道:“哈哈,我知道了,那种事是什么事,难道就是女人一个月一次的流血吗,哈哈……”

卓悠悠羞的满面通红,没想到自己刚一动心念,就被玉霄知道了。

卓悠悠嗔道:“你……你坏……你不准说……”

玉霄用心声告诉她道:“我会保守秘密的,再说了,你们女人都这样,有什么好害羞的,她们还不是一样的嘛,喂,你身上的布够不够,不够的话,我把衣服给你,顶多回家之后,你亲手再给我做几件新的。”

卓悠悠又羞又喜,因为玉霄竟然肯将衣服让她用,就连楚桂儿死皮赖脸的借,他都不给,但他却主动借给自己,可见他的心中的确有自己了。

卓悠悠没有说话,用心念道:“够了……我还有好多布,够用了……唉……我该不该告诉他那件事呢,那件事的确不改隐瞒他,呀……不好,我怎么能想那件事呢,他要是知道了,可怎么办,我……我怎么见人呀……”

她刚想到这里,玉霄就已经用心对她说了,玉霄用心声道:“悠悠,其实你的秘密你在临死前早就告诉我了,你当时就要死了,什么秘密都跟我说了,包括你的那个秘密,而且,我在追日的时候,在魔障中见到了你过去发生的事,就因为这样,我心魔难除,从空中扑了下去,打算替你报仇,若不是我的神剑,我早就死在追日的上了,不过你放心,我永远都会保守这个秘密,除了你我之外,绝不会告诉任何人,在我心中,你依旧是冰清玉洁的,依旧是我的好悠悠,悠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一辈子都不会嫌弃你的,真的,我发誓,我要是有半点嫌弃你,要是走漏这件秘密,叫我不得好死,叫我死在你的剑下……”

卓悠悠用心的听着,眼中已经流泪,已经泪流满面,卓悠悠暗自叹息,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这秘密,但他依旧装作不知道,依旧对她这么好,丝毫没有嫌弃她,她当真是很感动。

卓悠悠在心里轻轻道:“你不要发誓,我不要你发誓,我只要你一生一世快乐,一生一世没有危险,傻瓜,再也不要为了我做那么危险的事了。”

玉霄在心中道:“好悠悠,答应我,忘记那件事吧,就当那件事根本就没有过,那不过是一场梦,一场梦罢了,从此之后,我会让你快乐,我是真心喜欢你,我很爱你,你明白吗?我对你的感情,其实比仙儿三姐妹都要深厚,答应我,再也不要想那件事了,咱们都忘了它,以后,我们在一起会很快乐的……”

卓悠悠脸上流着泪,闭着眼用心念道:“玉霄哥哥,你能再说一次爱我吗?你能再说一次喜欢我吗?”

玉霄在心中大叫道:“我爱你,我爱你,我一生一世的都爱你,我喜欢你,你永远是我的妻子,谁要是敢伤害你,我拼了命都会保护你,就算咱们死,灵魂在一起一万年,一百万年,直到这个世界毁灭,咱们的灵魂都不分开……”

卓悠悠哇的一声哭了,哭着叫道:“玉霄哥!”

卓悠悠哭着就抱住了玉霄的脖子,哭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哭泣,为什么会这么感动,因为他们彼此交谈,完全是用的心声,这世上除了他们二人之外,谁也不会听到他们说话。

曲仙儿三姐妹彼此看看,都不知她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玉霄轻轻的摸摸她的秀发,柔声道:“傻丫头,你哭什么呀,记住我的话。”

卓悠悠轻轻点点头,啜泣着道:“嗯,我明白了,我会做到的。”

也许,只有真爱才能让她忘记过去悲惨的遭遇,也许她冰冷的心之所以融化,也是因为这伟大的爱情和友情。

爱情是美的,是甜的,也是酸的,但那种滋味却是令人难忘的。

友情是高贵的,纯洁的,也是最伟大的,他们之间不但有爱情,也有友情!

若是人生真的可以用心声交流,这世上有情之人,是不是会少了很多的遗憾?

若是能将我爱你三个字用心声去告诉心爱的人,那是不是就容易的多了?

那有情人之间的遗憾是不是也少了很多了?

但真的有读心术吗?

这种荒唐的故事永远都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七十三章我爱你

人与人之间最难的就是知心,男女之间的爱情,最难的也是知心,就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心,所以,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遗憾,有多少有情之人,抱憾终生?!

那句一直埋藏在心中最简单、也最难开口的三个字‘我爱你’,又有多少人说不出口?

爱要怎么说出口?爱要如何的表达?

可就因为这简单的三个字说不出口,没有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又铸成了多少遗憾!

若时光可以倒流,人是否还会这么的选择沉默?让着遗憾继续呢?

若可以重新的从头活一次,是否会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光?

我的心,谁懂?你的心,谁又懂?谁又能真的理解谁?谁又能真的懂谁?

说出来,怕高贵的她,嘲笑、讥讽、拒绝,甚至连朋友也做不成,不说出来,就是遗憾终生,这就是不知心的遗憾之处。

若是可以重新来一次的话,这句我爱你,这句世上最难开口的三个字,遗憾的人一定会选择大喊出来,将心声吐露出来,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

不过,这三个字的确是难出口,其实就算玉霄跟她们这般要好,若是一本正经的对她们说,我喜欢你,我爱你,他也说不出口。

幸好他会读心术,他可以用心灵跟她们的心灵互通,在心中大喊出这三个字,让她们知道他的心。

没有人知道卓悠悠为什么会这么感动,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心里跟她说了什么,因为,那永远是他和她之间的秘密,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玉蝶一直静静的看着,什么也没有说,可是看到玉霄这般的调戏轻薄这几个姑娘,她的脸都臊的通红,但她又不能说什么,因为,这都是那几个姑娘自愿的,其实别说是这几个姑娘,换做是她,最心爱的男人想要对她轻薄一下,感受一下那种心跳的美妙感,满足一下心中最正常的…望,她恐怕也会半推半就的让他得逞。

因为一个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她的身体,她的心都已经属于这个男人了,又怎会拒绝男人的爱抚?

玉蝶本想走开,但双腿却钉在了哪里,自己都没有勇气走开,因为在内心中,她也想知道对方的心,因为毕竟他们不是亲生兄妹,毫无血缘关系,她自小就深爱这个男人,而且就连她父母其实都有这个心,等玉霄长大成人后,让他们在一起。

玉蝶那里能不明白,只是,人世间的伦理纲常不得不遵守,名义上是姐弟,又如何能在一起呢?

所以,玉蝶这一生根本就没心嫁给玉霄,因为她可没有那种叛逆的勇气,这种勇气也许只有玉霄才有,与生俱来的有。

雪紫儿也是心乱如麻,因为她知道,等会玉霄一定也要跟她通心,她的心乱的很,既怕,又喜欢,自己这样被他捉弄,岂不是被人耻笑?

她本想也走开,也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双腿,一颗心!

玉蝶轻轻劝解道:“好妹妹,别哭了,为什么这么伤心呢?他是不是在心中欺负你了?看我打他。”

卓悠悠擦着晶莹的泪水,展颜一笑,连忙道:“别……别打他,打的他怪疼的……”

雪紫儿气的嘀咕一句道:“都神经不好,居然还心疼他,都把你气哭了……”

曲仙儿咯咯笑道:“雪姐姐,别说别人,等会你被气哭了后,恐怕你也会心疼他了。”

洪袖儿叹道:“其实,雪姐姐,这里你最多余了,你还在这看什么热闹呢?”

楚桂儿嘻嘻笑道:“就是呀,是不是也等着这小**贼去摸你的胸呀?”

雪紫儿气的骂道:“我愿意!这又不是你们家的地方,你们管的着吗?一个个的,都不害臊,那……哪里能随便被男人……的吗?真丢人……”

曲仙儿吃吃笑道:“算了,算了,有的人就这样,自己心里明明想,还拼命装作一本正经的,唉……虚伪,看来玉霄说的对,咱们女人的确是虚伪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