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3章 我爱你1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爱你1

雪紫儿嗔道:“去去去,不理你们了,你们玩吧!”

雪紫儿气的背过身去,不去理三个姑娘。

玉霄看到悠悠哭泣,嘻嘻笑道:“我知道悠悠为什么哭泣了?”

玉蝶问道:“为什么?”

玉霄坏坏一笑,猛地在悠悠身后,双手齐出,环抱住悠悠,然后双手上移就将悠悠柔软的一对玉峰就握在了手中,然后故意的一阵阵抓揉,哈哈笑道:“因为悠悠吃醋啦,她气我没有给她做做按摩呀,哎呀,小媳妇,你这里肿的这么厉害,谁打的?我替你报仇,我给你揉揉呀……”

卓悠悠猝不及防,本来他一本正经的没有胡闹,没想到他又胡闹了,自己的一双玉峰被他这么玩弄,这如何得了?

卓悠悠不自觉的申吟一声,就觉得心中一荡,那感觉美妙极了,但哪里能容他这般胡闹的轻薄自己,旁边的姑娘们看着,她若不做做样子,岂不是羞死人了?

悠悠急忙甩开玉霄的手,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敲了几下,然后一伸手扭住玉霄的耳朵,嗔道:“你坏死啦,你无赖,流↓,大↓狼,打你,打你,打死你……”

她也不哭了,她虽然这么打着玉霄,但被玉霄逗得啼笑皆非,捂着嘴吃吃直笑,这一笑,犹如雨打梨花一般的美不可言。

玉霄嘿嘿一笑,捉住了她的手,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哈哈笑道:“真香呀,看看,这不就不哭了吗?想叫她别哭还不简单嘛,喂,你们谁喜欢哭,现在就哭,我立刻就给你们医好,我的秘方就是,那个女孩子哭,就去亲她的嘴,摸她的胸,若是她还哭,就去剥她的衣服,让她**快乐,欲仙欲死,这秘方最灵了。”

他话音刚落,可把六个姑娘给气坏了,六个姑娘羞的满面通红,一起呸了玉霄一口,雪紫儿呸了一口道:“啊呸!臭不要脸的!”

曲仙儿嗔道:“无耻!”

洪袖儿骂道:“↓流!”

卓悠悠叱道:“胡说八道!”

楚桂儿接口道:“满嘴放屁!”

几个姑娘接二连三的各自骂了几句,就差玉蝶没骂。

五个姑娘这个笑,楚桂儿嘻嘻笑道:“喂,玉蝶姐,该你骂人了,你怎么不骂他呀?”

卓悠悠也咯咯笑道:“就是,该你骂他一句啦,姐妹们以后骂他,就一人骂一句,连着骂才好玩呢。”

玉蝶掩嘴而笑,轻轻道:“我……我不会骂人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玉蝶姐姐,你真老实,连骂人都不会,我教你,你骂他无耻,龌龊,肮脏,下流,流氓,色狼,卑鄙,无赖,可恶,讨厌,混蛋,臭不要脸……”

玉蝶扑哧一声笑了,轻轻道:“你都替我骂了,我就不骂了。HTTp://”

楚桂儿嗔道:“不行不行,你一定要骂他,咱们好姐妹,就该齐心呀,不骂不行,快快……”

玉蝶吃吃笑着,扭住了玉霄的耳朵,轻轻道:“好吧,我就骂他几句,好好教训他。”

玉蝶轻轻咳嗽了一声,温柔的轻轻道:“霄弟,你真是太胡闹了,下次再胡闹,打你屁股,知道吗?”

可把几个姑娘笑坏了,雪紫儿都笑的前仰后合的,咯咯笑道:“我的好姐姐,你这是骂人呀?怪不得他这么淘气呢,你们都这么教训他,他不淘气才怪呢。”

卓悠悠吃吃直笑,叹道:“唉,玉蝶姐姐骂人都这么温柔,我真是服了,真是佩服佩服……”

玉霄哈哈笑道:“都别闹了,咱们抓紧时间吧,玉蝶,过来,该你了。”

玉蝶羞红了脸,嗔道:“你……我是你姐姐,你连姐姐都不叫,敢直接叫我名字?该打!”

玉蝶一伸手就去打玉霄,玉霄轻轻一笑,握住了玉蝶柔若无骨的玉手,坏坏的在玉蝶的小嘴上一吻,柔声道:“蝶儿,今日你不是我姐姐,以后你也不是我姐姐,你又不是我亲姐姐,何必非要当你是我亲姐姐呢?喂,我不让你做我姐姐,我要你做我老婆,怎么样?”

玉蝶羞的粉面红的就像一块红盖头,心里乱跳一通,嗫嚅道:“你……你喝醉了?我们是姐弟……你别胡闹……叫人家知道笑话的……不行,你别闹……”

玉霄握住玉蝶的手,正色道:“蝶儿,你看我像是胡闹吗?管他什么礼节不礼节的,管他什么伦理不伦理的,你又不是我亲姐姐,我为何不能娶你?你这人那都好,就是信命,就是什么都不敢,性格太软弱了,蝶儿,你喜不喜欢我?我就问你一句话……”

玉蝶浑身都在颤抖,颤声道:“不不……你……你别闹,你师傅,会说你的,咱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夫……妻的……你别玩了……我……我……我是你姐姐……”

曲仙儿嗔道:“喂,你干嘛啊?玉蝶姐姐毕竟是你姐姐,你怎么真的能这么做呢?”

雪紫儿道:“世俗礼仪绝不能允许你这么做,你这么做,岂不是有违人伦?人家会笑的!”

凌玉霄面沉如水,厉声道:“住口!什么礼仪?什么伦理?我们不是亲兄妹为什么不能成亲?我可不管这一套,只要她喜欢我,我喜欢她,只要你们都喜欢我,我也都喜欢你们,只要你们都喜欢嫁给我,那我就都娶了,管他什么狗屁礼节?师傅师娘凭什么不同意?他们管的着我吗?这乃是我的私事!她不是我姐姐,凭什么我们不能成亲?你们若是我的朋友,若是我的好媳妇,就不要管这么多!”

曲仙儿气的面红耳赤,嗔道:“你……你无赖!”

几个姑娘彼此看看,叹了口气,不再多说,因为玉霄真的生气了,她们可知道玉霄的脾气,只要玉霄认定是对的,没有人能管的了他。

就算是他的师傅天帝九子认为他有违人伦,他也会将师傅的话当作放屁一般毫不理会,他就是这么一个大胆的人!

玉霄含情脉脉的望着玉蝶,柔声道:“蝶儿,这世上最近的就是咱俩,咱俩的感情比她们任何一人都要深厚,我为了你,肯遍寻大海各个角落,寻找治疗你的药,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的心?我承认我很多情,很风流,可是,我跟她们都是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就跟你一样,我又如何能拒绝她们呢?不瞒你说,我在情缘井中看到的第一个女人就是你,咱们俩自幼一起长大,比谁都亲,比谁都近,就连咱们的爹娘,其实也有心等咱俩大了,让咱俩成亲永远的在一起,这个你不是不知道,我其实也很清楚,你知道吗?当得知咱们不是亲生兄妹的时候,我不但不伤心,我还很开心,因为那样,咱们就可以成亲永远的在一起了,在傲人族的时候,若没有那场惨祸,也许,我大了只会娶两个姑娘,一个就是你,另外一个就是悠悠,可是有了这场惨祸,我渐渐的认识了仙儿三姐妹,彼此之间感情深厚,实在也不能负她们,若是你不满我喜欢这么多女孩子,那我也不会只娶你一个人,我会选择,这一生谁也不娶,因为你们任何一个人,在我心中都是那么的重要,当然了,你们不喜欢我,喜欢上别的男人,我当然不会反对,而且还会尊重你们的选择,其实,就算不成亲,只要咱们永远的可以在一起玩,在一起闹,永远都这么开开心心的一直到老,又有什么不好的……”

几个姑娘都默默的听着,没有人插一句话,因为玉霄从没这么认真的说着知心话,他说的都是他的肺腑之言。

难道怪他多情,怪他风流吗?这又怎能怪他呢?

怪就怪命运实在是太捉弄人了!

正如他自己所说,若是玉蝶是他的亲姐姐,傲人族也没有灭族,没有发生这些事的话,那他唯一娶的就是卓悠悠,若是玉蝶不是他亲姐姐,那他娶的姑娘只有玉蝶和卓悠悠,可是,傲人族被灭,他跟玉蝶和悠悠失散八年之久,生死未卜,认识了她们三姐妹,四个人青梅竹马,玩闹着长大,他喜欢她们又有什么错?

若是玉蝶和悠悠死去,那他娶的姑娘就只有她们三姐妹,除非她们不喜欢他。

人生,难道真的只能喜欢一个人吗?

人生若是遇到这么多相爱的人,喜欢的人,也值得去爱的人,难道真的不能同时选择吗?

这问题谁能解答?他自己都不能解答,所以,玉霄的选择就是,她们喜欢他,他也喜欢她们,只要她们同意,那他就都娶了也就是了,何必非要选择一个,而令另外几个苦恼伤心呢?

玉蝶也在静静的听着,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玉蝶也不知道在暗中哭了多少次,她伤心是因为他们彼此是兄妹的关系,虽然不是亲兄妹,但世俗礼教如何能允许呢?为什么他会是自己的弟弟?为什么命运这么捉弄人?

玉霄一字一句都说到了她的心里,她又怎么会不喜欢玉霄呢?

自小到大,玉霄这般的惹人喜欢,她虽然天生文静,不爱玩闹,但玉霄都能让她这么开心,在这世上若真的有一人能令玉蝶变得不再像淑女一样的文静,那只有玉霄能做到。

玉蝶轻轻叹道:“可是……霄弟……”

玉霄按住了她的嘴,柔声道:“蝶儿,咱们是为自己活着,不是为礼教活着,什么狗屁礼教,咱们何必在乎?只要咱们在一起开心,在一起快乐,为何不能在一起?谁规定的我叫你一声姐姐,就一辈子是姐姐的?咱们不是亲兄妹,在一起完全没问题的,根本不会让世俗瞧不起,再说了,世俗礼教算个屁,我又何曾放在眼中?若是师傅师娘他们顽固不化的话,大不了我脱离师门,不做玉清教的弟子就是,其实,我拜师,又何曾是喜欢什么道术,喜欢什么长生不老?我只是为了报仇,若是他们固执,完全可以废掉我的修为,我是丝毫也不在乎,做一个平凡之人又有什么不好?我只求能跟心爱的人一生一世不分开,我只求咱们一家人都能快乐,平平淡淡的过一生,我就很满足了,蝶儿,我们互通心声,让我感觉一下你的心,只要你的心中真的不喜欢我,我又怎能强求呢?我问你,你可曾在情缘井中见到过我?”

玉蝶脸通红,晶莹的泪珠就好似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对一对的落着,但这事如何能当面承认?她始终没有勇气承认,她的为人,一向就是缺少勇气,太过柔顺。

玉蝶支吾了半天,你你我我的,也不说见到,也不说没见到。

玉霄苦笑道:“蝶儿,做人就要干脆利落,不能缺少勇气,见就是见到,没见就是没见到,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又有什么难出口的?”

玉蝶轻轻道:“我……我……我……”

玉霄拉着玉蝶的手道:“算了,别你你我我的了,来,我要跟你用读心术,你知道吗,只有喜欢的人才能心灵互通的,若是没有缘分,就算用读心术,都不会成功的,只有心灵共通,彼此有缘,才会成功,她们跟我都成功了,那就证明,她们跟我有缘,美人鱼蓝莹说过,若是两个人没有缘,你讨厌我,我讨厌你,就算读心术再奇妙,也永远不会成功的,若是一见倾心,彼此动情,而且有缘的话,那读心术才会成功。”

曲仙儿四个姑娘听着,心中甜丝丝的,因为他们能共通心声,这就证明了他们之间真的有缘,真的能心意相通,真的爱着对方。

曲仙儿喜道:“呀,真的吗?真的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大家有缘用读心术才会成功的吗?”

玉霄含笑点点头道:“不错,是真的,不信,你们去叫魏晓晨,我要是跟她用读心术,一定不会成功的,因为我喜欢她,她却喜欢廉大哥,所以,不会共通的。”

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你无耻!↓流!魏姐姐你怎么能喜欢呢?人家有廉大哥!”

玉霄嘿嘿笑道:“谁叫她这么漂亮来,只要是漂亮女孩子我都喜欢,不过嘛,喜欢跟喜欢是不一样的,你们这都不懂?一种喜欢是只喜欢那人的美貌,而不是那人的本身,一种喜欢就是真心的爱一个人,我只是喜欢她生的美貌,欣赏她的美,就像花儿一样,我也欣赏花的美,可是我不会娶花的,也不一定就去采花的,我对她的喜欢完全是那种欣赏,而不是爱,喜欢和爱是两码事,这道理你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