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3章 我爱你2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爱你2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是这个道理了,一个男人若是见到一个美的倾国倾城的女人,若说不喜欢她的美,那根本就是虚伪,但喜欢一个女人的美,并不证明就会喜欢那个女人,喜欢美的本身跟喜欢一个人的本质差别太大了。

就像喜欢花一样,人人都喜欢花的美,可是却不一定就会去采,这就是喜欢和爱的区别了。

喜欢是发自一种心情,是欣赏,可不必付出,不必拥有,不必得到,可是爱,却不但是欣赏,还有付出,所以,一个人喜欢一件东西,喜欢一个人的美,不一定就会爱上这个人。

几位姑娘哑然失笑,这才明白玉霄的意,的的确确,一个人生的美,别人喜欢欣赏那人的美,这根本没什么错误。

玉霄微笑道:“好了,蝶儿,现在我跟你心灵共通,只要你心中没有我,我不会勉强你的,好不好?”

玉蝶臊的满面通红,犹豫着道:“不……还是不要了,不要……”

玉霄暗笑,他了解玉蝶的为人,玉蝶就是这种性格软弱的人,而且做什么事拿不定主意,就算她心里想,也总会犹豫,所以,对她这种女人,只有用强迫的,只有强迫,她就会顺从了。

玉霄嘿嘿笑道:“不来也要来,你要是不来,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现在就解开你衣服,吃你的葡萄,娘,我要吃,嘻嘻嘻……小时候,我还没吃够呢,你到底来不来……”

玉霄胳肢着玉蝶,玉蝶又羞又臊,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你就爱胡闹,多大了,还吃……不要脸……不知羞……”

雪紫儿小声骂道:“臭无赖,真是大铯狼。”

玉霄嘻嘻笑着,拉着玉蝶的手,硬是把玉蝶给按着坐下,然后就去胡闹的摸玉蝶的胸,装作去解玉蝶的衣服,吃吃笑道:“你到底来不来?不来我可真吃啦,我可不怕羞,她们看到也没关系,我是不在乎,顶多等会都把你们衣服脱掉,我挨个都吃几口,你们就不笑我了,反正吃那个的事,每个人小时候都吃过的,谁规定大了就不准吃了,我就偏偏吃,谁管得着?我才不怕来,来不来……”

另外五个姑娘一起骂道:“臭不要脸!”

“我就不要脸,那又怎么样?气死你们……”

玉蝶被玉霄咯吱的吃吃直笑,只好道:“好……好啦,别闹了,我……我答应了还不行吗……唉……真拿你没办法……”

玉蝶故意板着脸道:“不过,说好了,不准你故意的玩……我……那……”

玉霄坏笑道:“玩你那?玩你那呀?”

玉蝶红着脸嗔道:“你……你无赖……你知道的……不准你跟捉弄仙儿那样的,对……对我……无礼……轻……薄,你要是那样……我就……我就……”

玉霄暗暗好笑,心道:“你就什么?我就算对你轻/薄,就跟戏弄仙儿她们那样的玩你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大不了你打我,骂我,我才不怕你呢。”

玉霄自幼跟玉蝶一起长大的,玉蝶的为人他如何能不知。

玉霄故意道:“好好好,我不胡闹还不行嘛?我绝对不会用手**乱玩还不行嘛,我一定认真的,这样行吧?”

玉蝶含羞点点头,轻轻道:“这……这还差不多。”

玉霄嘿嘿笑着,道:“那咱们开始吧,来。”

玉霄伸出手,故意的在玉蝶的胸上比划着,玉蝶一见玉霄的手在自己这里比划着,立刻又羞红了脸,轻声道:“你……你别……了……我……我不来了……”

玉霄这个笑,伸手就按住了她的左r,立刻就觉得一阵阵奇妙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玉霄忍不住将手一握,手指稍微用力,就将玉蝶的玉峰握在了手中,轻轻的一阵揉捏。

玉蝶申吟一声,立刻掩住了自己的嘴,这叫声实在是太羞人了。

玉蝶急忙用手照着玉霄的手背使劲敲了一下,嗔道:“你……你别闹……不准胡闹,再闹,我不玩了……”

玉蝶拿着玉霄的手,将玉霄的手掰直,嗔道:“手指不准打弯,再这样……我……我可打你……”

玉霄嘿嘿笑道:“好姐姐,我是情不自禁的,你这里实在是太美了,感觉好美好美,我真想好好的抚摸一下,嘿嘿,你就当是你自己的手摸自己,不就成了?”

玉蝶气的骂道:“胡说,我……我自己都不曾这么……”

的确,女人的这地方,虽然是女人的,可是摸得最多的却并非是女人自己,而是男人,玉蝶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哪里能这么摸自己这里,而且就算有时候触摸一下,她也不能承认。

玉霄更坏,嘿嘿笑道:“那姐姐自己的地方都不碰,那是为什么呢?要是我也有这么好玩这么美的东西,我天天看,天天玩,嘿嘿……”

雪紫儿骂道:“无耻!”

曲仙儿骂道:“↓流!”

玉霄哈哈笑道:“你们女人若是不摸自己哪里,哪里怎么会肿的这么大呢?我就不信雪姐姐没摸过自己哪里,要是雪姐姐一下都没摸过自己哪里,那就证明雪姐姐不喜欢那东西,那干脆一刀割掉,岂不是看着不烦了吗?”

雪紫儿气的扬起巴掌在玉霄的头上拍了一下,骂道:“无耻,↓流!”

玉霄这个笑,暗暗的道:“你别凶,等会我再捉弄你,看你能凶到哪里去。”

玉霄叹道:“唉,有些人呀,就是虚伪,既然喜欢,为何不欣赏,既然不喜欢,为何要生呢?就像我一样,我们男人那地方,我很喜欢,所以,我想女人的时候,我就去摸我的小……”

六个姑娘又羞又臊,没等玉霄说完,楚桂儿一把就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你无耻,你臭不要脸,你怎么什么都说呢?闭嘴,不准胡说八道的!”

玉霄哈哈笑道:“不说啦,不说啦,这就叫没有的才会喜欢,自己有就不新奇了,唉……下辈子我要做女人,没事我就欣赏这最美的地方,天天看,天天玩,哈哈哈……”

玉霄说着,将手按在了玉蝶的左乳上,微微用力,感受到了她的心跳,他这次没有胡闹。

玉蝶就觉得芳心一阵乱跳,从左乳传来一种奇怪的魔力,犹如一阵电流一般传遍了她的全身,那种感觉奇妙无比!

玉蝶本想拿开玉霄的手,却被玉霄拿住她的手,按在了玉霄的心口上了,玉霄沉声道:“蝶儿,不闹了,明心静气,用你的心,感受我的心跳声,咱们开始。”

玉霄右手按在玉蝶的左胸口上,左手做兰花指状,默念法诀……

玉蝶红着脸哦了一声,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她就感觉玉霄温暖的手按在她的胸上,一阵阵暖暖的感觉透了进来,直入心窝,她的心越跳越快,简直都要窒息了。

玉蝶好半天才平静下心,按照玉霄所说,静下心来,立刻,她就觉得右手掌心一跳一跳的,那砰砰砰砰的心跳声振动着她的掌心,传到了她的心中……

也就是一会的功夫,用现在的时间来说,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玉霄将平着按在玉蝶胸口上的手微微的一弯曲,就握住了玉蝶最柔软的地方,然后淘气的故意的抓了几下……

玉蝶如梦初醒,就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心中一阵阵荡漾,俏脸发烫,心又加快了。

玉蝶嘤的一声,赶忙将玉霄握住自己左峰的手给拿开,嗔道:“你……你又胡闹了……”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甜丝丝的,暗暗的道:“唉,霄弟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这么多人,他就敢这么轻薄我,若是没人的时候,恐怕他真敢解开我肚兜亲亲我那……唉,真是羞死人了,其实,这种感觉真的好美,为什么我这么喜欢被他抚摸呢,为什么呢……”

她正想着,就听心中一个声音哈哈笑道:“姐姐,你喜欢这种感觉,下次没人的时候,我再摸摸你,一定让你好舒服好舒服的,我一定会很温柔的。”

玉蝶失声惊叫,失声道:“啊!谁……谁在我心里说话?”

楚桂儿吃吃笑道:“这就证明读心术成功了,是他用心波跟你说话呢,他跟你说什么呢?”

玉蝶红着脸道:“没……没什么……”

她虽然不撒谎,但这种事可不能说,玉霄在心里问道:“姐姐,说实话,你在情缘井中看没看到我?”

玉蝶刚想张嘴说话,就被玉霄用手按住,玉霄微笑道:“我不要你用嘴来回答我,我要你用你的心告诉我答案,因为你的心是不会骗人的,可是你的嘴却会骗人。”

玉蝶拼命的用心去想,想用心告诉玉霄说没看到他,可是心乱如麻。

玉蝶在心里想到:“我……我没看到你……真的没看到你……”

她的心刚这么一对玉霄说,紧接着另一个心念就道:“唉……我怎么骗我自己呢,我明明看到他的,呀……我怎么想这个呢?这……这他不知道了吗?”

玉霄这个笑,因为读心术的妙处,只要人一有心念,就能感觉的到,就算她一开始撒谎,可是她的心中却不会对自己撒谎,而且撒谎心中也不会没有半点念头,更不会不去想那个真相。

就连玉霄撒谎时,就算心里撒谎,都难免想真相,更何况玉蝶这种不爱撒谎的人了。

玉霄在心里道:“蝶儿,你就别骗我了,你骗的了我,骗不了你自己的心,我知道,你是看到过我的,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玉蝶在心里拼命的说道:“不对……我没有……我没有见到你。”

她刚这么想完,另外一个心念却在想:“我八年前见到过你的影子,那时我就知道了,可怎么能说呢,我们是姐弟呀,我怎么能爱你呢,不……我不能爱你……不……我是喜欢你的……不……”

玉蝶就觉得心乱如麻,芳心乱跳不已,每每撒一个谎言,另外的心声就跳出来将这谎言说破,可把玉蝶苦坏了。

玉霄在心中柔声道:“蝶儿,你知道吗?我喜欢你,我爱你,咱们是为自己而活着,管别人怎么看呢?就算咱们爹娘还活着,他们也一定会同意咱们在一起的,你为什么总骗自己呢,你明明就喜欢我的,而且自小到大,你一直是喜欢我的,你何必骗自己呢?你若是依旧骗自己,我就一直说我爱你,我喜欢你,玉蝶,玉蝶,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我要娶你为妻,我要让你快乐,我们一生一世都在一起……你快说,还骗不骗我了,不说,我就一直说我爱你,一直说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

玉霄也够淘气的,不断的用心声在玉蝶的心里说着这些令她脸红心跳的情话,玉蝶就觉得自己的心最后一层防线立刻被攻破,完全败在了他的攻势之下!

玉蝶红着脸嘤咛一声,钻进了玉霄的怀中,柔声道:“你……你别说了,我……我不骗你了,还不行吗……你别说了,我答应你了……”

玉霄高兴的道:“你答应我啦?真的肯嫁给我为妻啦?真的不再计较什么世俗礼教啦?哈哈哈,我真是太高兴了!”

玉霄高兴的抱住姐姐连着亲了好几口,在玉蝶的耳边大叫道:“我爱你,我爱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我要娶你为妻!”

他对别的女孩子都是在心里说的,可是对玉蝶却将心中话说了出来,这最难出口的几个字,对他来说,竟然说的这么容易!

但他说的容易,玉蝶可受不了这种明目张胆的表达,玉蝶急忙按住了他的口,柔声道:“别……别说了,羞死人了……我……我明白了……”

曲仙儿三姐妹和卓悠悠可吃醋了,因为玉霄竟然说明了,对她们却是在心里说的,可是对玉蝶却是心里嘴上都说了,她们就觉得心里酸溜溜的。

曲仙儿嗔道:“你……你对玉蝶姐这么说,为什么只对我们在心里说,不行,我们也要你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