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4章 甜蜜1

第一百七十四章 甜蜜1

新书推荐:

也许,女人不喜欢这种男人的地方只有一点,那就是这种男人的^流和多情。

雪紫儿心里是又爱又气,因为玉霄就这样,总是逗她生气,可等她一真的生气了,一句话又将她逗得啼笑皆非气不起来。

玉霄要是直接约请跟她玩读心术,她也许还会扭扭捏捏的装腔作势的不愿意,可是玉霄并没有直接约请她,而是将她当作了外人,故意只字不提请她也通心,这里一共六个女人,他在玩云桥滑梯的时候,每上来一次,就换两个女人在身边拉着手,都是一视同仁。

就连他胡闹的趁着她们双手彼此拉着,禁区部位完全没有防护的时候,将头贴在她们的胸上顽皮的磨蹭,她都没有被拉下,可见在他心中是一视同仁,也将她当作了红颜知己和情人。

可是玩这个的时候,偏偏将她放在最后,而且六个女子中,五个女子都被他贴胸戏弄玩读心术,可是只有她没有受到约请,任谁心里也会觉得被冷漠,被无视,谁心里也不舒服。

哪怕是他约请了,她拒绝了也行,可是他连一句话都没有,雪紫儿如何能不气?

但这就是玉霄的聪明之处,就故意的气气她,打打她不可一世的傲气,然后玉霄等她真的生气觉得没面子的时候,故意的又跟她温柔起来,又约请她了,她装作不同意的时候,无非就是因为女人的矜持,要点面子罢了,玉霄就故意说一些令她觉得好笑又极其肉麻的话,令她哭笑不得。

她又怎能再拒绝?而且再要拒绝,那位主可什么都说,我爱你,我喜欢你,动手动脚,极其令女人害羞的话,他说出来丝毫也不害羞,而且还故意的大喊大叫的,简直百丈下、蝙蝠魔洞内的妖魔都能听到了。

雪紫儿是又羞又气,当真是认了命。

玉霄拉着她的手,跟她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将手刚要伸出按在她的胸上,雪紫儿呀的一声,连忙又捂住了自己的禁区,嗔道:“你……你不可轻薄我……不准你那样的……那样的胡闹……你要是那样的欺负我……我真的会杀了你……真的……我发誓……”

玉霄心中这个笑,心道:“你杀我?你舍得呀?就算我不动让你杀我,你都不舍得,再说了,你杀我,我这还有五个小媳妇,谁会不管我,我能怕你,你又打不过我。”

玉霄忍住笑,看她害羞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不好这么戏弄她,因为她就是这么爱面子的女人。

玉霄微笑道:“放心吧,我的手不弯曲,不去抓你的那个……嘿嘿,还不行嘛?”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道:“这还差不多……”

玉霄微笑道:“开始啦!”

他说着,拿起雪紫儿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笑道:“你摸我,我摸你,大家玩个游戏,你们女人哪里真好玩,两团肉球,摸起来好舒服呀,雪姐姐,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说着,将手掌立着,按在了她的胸上了。

雪紫儿羞的闭上了眼睛,立刻就觉得好似触电那种感觉,心中一荡,芳心的跳动加快了十倍!

她正闭着眼害羞,猛然觉得玉霄按在她左峰上的手掌慢慢的用力,使劲按在了她的胸口上,而且玉霄的手掌还来回的在她胸上绕圈摸索……

雪紫儿妈呀一声,立刻睁看眼,一见玉霄正立着手掌在她胸口使劲的按着不停的绕着圈子呢。

雪紫儿又羞又气,怕他故意的戏耍自己,特意警告他,可是他依旧戏耍自己。

雪紫儿气的抓起玉霄的手就咬了一口,嗔道:“你……你……你无耻!你↓流!你……你不是答应不戏弄我的吗?”

她咬的其实并不重,只是浅浅的几个银牙印,因为她并没有真生气。

雪紫儿骂完,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几乎都要滚落了,这么多女子在一边看着她,她的禁区就被玉霄这般的摸弄,这如何不羞人,虽然她并没有生气,心中喜欢那种被抚摸的感觉,但怎么也要装装样子脸面才好看。

玉霄嘿嘿笑道:“喂喂喂,我这人就是说话算数,答应了你就不会失言的,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我又没有失言,你为什么咬我?”

雪紫儿这个气,他故意的用手使劲按着自己的胸,还故意的用手掌绕圈在她胸上转着圈子来来回回的**,他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说自己不讲理,这种人可真不多。

雪紫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头连连敲了好几下,骂道:“无耻!你……你这样,还不叫无礼?还我不讲理?你简直无赖到了极点啦!呸!呸!臭lm!”

玉霄不但不生气,反而笑道:“那我问你,刚才我说什么了?”

雪紫儿嗔道:“你……你说……嗯……你说,你的手指不再弯曲,不再故意的抓我这里的!这就是你说的!”

玉霄哈哈笑道:“着呀!的确是我说的,我承认了,雪姐姐是最讲理的人,刚才你可看明白了没有?我的手掌一直没有弯曲,一直是立着的,我并没有将手弯曲的抓你的‘肉包包’,这如何算是失言呢?唉,我只是第一次碰到雪姐姐最柔软,最美的地方,这一团肉摸起来好舒服呀,其实我真想将手指弯曲,好好的揉揉你那里,但是,我不能失言呀,男子汉大丈夫,如何能失信给女子呢?所以,只好使劲的按按罢了,再说了,我刚才一直找你的心在哪呢,所以呢,来来回回的,用手按着你的胸在找你心的位置呢,谁叫你们女人的胸这么多肉来,这么大的,位置不好找呀,喂,我找找你心在哪里,难道还有错吗?你倒是说说看,我错在哪里呀?”

可把其余的五个女子笑坏了,这才明白,玉霄刚才故意那么说,其实是另有目的,为的就是故意的捉弄她,气气她。

雪紫儿是又羞又气,还真无言以对,万没想到,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就有了准备,雪紫儿真是被气的哭笑不得,还真说不过他,气的雪紫儿使劲哼了一声,嗔道:“你……你真是我命中的克星,真是臭无赖!”

玉霄嘿嘿笑道:“那你是说我有理了对吧?”

雪紫儿真是被气的要命,他无礼的去揉着女人的禁区,侵犯了女人,还让对方告诉他,他做的对,这种人当真是无赖到了极点了。

雪紫儿懒得跟玉霄生气了,也知道他总是这么有理,真的说不过他,而且一个女人跟他去议论摸胸谁对谁错,丢人的还不是女人自己?谁这么傻的去跟他辩论这个,而且被心爱的男人故意的摸了摸,她如何能真生气,所以,雪紫儿假装生气,咬了他一口,打了他几下挽回点面子也就罢了。

雪紫儿被气的啼笑皆非,气的骂道:“行啦,行啦,你有理行了吧?算我怕了你了,你……你再要这般欺负我,我真的……真的……”

玉霄微笑道:“等等,咱们账呢慢慢算,喂,既然我有理,我没做错,也没失信,那你为什么敲我的头?为什么咬我的手?不行,我要敲回来,我要咬回来!”

玉霄说着,就扑了过去,将雪紫儿抱住,拉住雪紫儿白嫩的手臂,不断的用鼻子嗅着,连连道:“嗯,好香呀,这要是吃一口,一定很好玩,我要咬回来啦……”

雪紫儿吓得‘妈呀’大叫,一伸手拧住了玉霄的耳朵,玉霄更是顽皮,故意装作咬不到,伸出舌头来就舔着她的手臂,雪紫儿嗔道:“你……你再闹,我……我不玩啦,你怎么这么小气……人家咬的你又不痛……”

玉霄故意的在她手臂上来回的嗅着,哈哈笑道:“不行不行,你咬的我不痛,那是你的事,咱们一口是一口,我让你咬了,你不使劲咬我,那是你自愿的,可是我凭什么不使劲咬你,我要在你手臂上咬下一排牙印,让它永远都消失不了,我的小媳妇,当然要盖个章来,就像小狗啦,小猫啦一样,这就给你做个记号,啧啧啧……真香……好香的猪肘呀……”

雪紫儿急忙去胳肢他,嗔道:“人家错啦还不行嘛,你是男人,让让女孩子,就算了还不行嘛,好啦,怕了你了,别闹了。”

玉霄哈哈笑道:“这还差不多,谁叫你冤枉我的,算了,算了,既然你知错了,那我就饶了你了,不咬你也就是了。”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道:“你别闹啦,一本正经的好不好?不准你胡闹,也不准你的手乱……乱……按……”

玉霄嘿嘿笑道:“喂,这可不怪我,你们女人哪里肿的这么高,我不四处找找,哪能找到你的心在哪里呢?要不这样吧,你脱掉肚兜,让我看着找,等我找准了位置,按下去,你再穿上嘛。”

雪紫儿嗔道:“你……你放屁!臭无赖,都说了不闹了,你还闹?你再闹,我不跟你通心了,不跟你玩了。”

玉霄嘻嘻笑道:“好了,好了,不闹就是,那你帮我找找吧,省的我自己按来按去的,老是找不准位置,被有的人冤枉,唉……做一个正人君子太难了……”

雪紫儿又好气又好笑,暗暗的叹道:“唉,我遇到他难道真的是遇到了克星?我这么大,从没有人这么轻薄过我,这么欺负过我,而且也没有人让我这么生气,也没有人让我这么开心过,这个小魔星,让我生气的时候,我真恨不得一口口的咬死他,可他让我开心的时候,我做梦梦中都笑个不停,唉……他究竟是什么变得,难道我真的命中注定做他的妻子吗?”

她胡思乱想,无可奈何的红着脸拿起玉霄的手,轻轻的按在了自己的心口上,嗔道:“不准胡闹了,认真点。”

玉霄笑道:“好吧,不闹了,开始吧。”

玉霄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感受到了她的心跳,然后不再乱动,闭上了眼睛,开始念动法诀,跟她使用读心术,让彼此的心共通。

雪紫儿闭上眼睛,也感受着他的心跳,好半天,她的心才平稳了下来。

就这样,一直过了足有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了,玉霄还没说好。

换句话说,足有五六分钟的时间了,可是玉霄依旧没有说好。

雪紫儿渐渐的坐不住了,但又不敢动,因为他没说好,那就证明彼此的心还没通,这要是一动,那就前功尽弃了,还要从头来。

雪紫儿耐着性子忍住了,依旧任凭着玉霄的手按在她的双峰上,就这么让他按着。

就连其余的姑娘都看不下去了,曲仙儿皱眉道:“怎么这么久还没好呀?”

卓悠悠皱眉道:“是呀,咱们跟他玩通心的时候,一半的时间就好了呀?怎么他们还没好?真奇怪。“

玉蝶轻声道:“嘘,别吵他们,读心术必须要静下心来才行。”

楚桂儿皱眉道:“难不成,他们认识的时间段,感情不深厚,无法达到心灵共通?”

曲仙儿点头道:“嗯,这句话有道理的,咱们跟他认识九年了,一起长大的,感情深厚,心灵说不定通的快,可是雪姐姐认识他时间短,所以可能就慢一些吧。”

洪袖儿轻声道:“看来是这样子的,看来,他们之间是没有缘分的,没有缘分的人,心灵是通不了的。”

雪紫儿闭着眼睛听着,就觉得心中一根刺在刺着自己的心,她几乎都要哭了。

她明明在情缘井中见到过他,他也说见到过自己,可为什么这么久,心灵依旧不能通在一起呢?难道真的是有缘无分,还是自己爱他不够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雪紫儿依旧忍耐着,继续静下心来聆听玉霄的心跳声。

玉霄也一动不动,就这么按在她的玉女峰上,始终没有说好了。

其实,玉霄的心早就感受到了她的心念了,这读心术早就成功了,玉霄之所以不说成功,只是故意的捉弄她玩,逗逗她生气和开心罢了。

雪紫儿心中的想法都被他知道了,但他就是不动。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