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4章 甜蜜2

第一百七十四章 甜蜜2

雪紫儿当真是心乱如麻,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又想道:“唉,我明明看见过他的,我也明明是喜欢他的呀,他出事的时候,我偷偷的哭过好几次,他对我这么轻薄,我也一直没生气呀,其实,他轻薄我,无非是把我当作了红颜知己,根本就是心里爱我,我为什么要生气呢,可是,这么多女子看着,我不装作生气,岂不是羞死人了,唉……只怪我自己以前给人的感觉太冷傲了,面子不得不要,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通心呢,难道他不爱我?他不爱我,为什么屡屡调戏我,捉弄我,轻薄我,逗我生气,又逗我开心的,他不爱我,为什么冒着那么大的危险,从闪电中救了我呢?他不爱我……为什么给我看脚,还故意的摸我的脚呢,他要是不爱我,又为什么亲我的嘴呢,他要是真的不爱我,又为什么送我珍珠果吃呢,唉……难道是我不够爱他?这也不会呀,我怕他从黄泉井中到阴间去胡闹,特意去送信,不顾面子去给圣母送信,叫她帮着撒谎,我……我要是不爱他,我又怎能为了他去做这种事呢?我要不爱他,当他出事的时候,我怎会为他流泪呢,我不爱他的话,每当他跟这几个丫头玩闹的时候,我为什么会莫名奇妙的生气呢?难道我不是吃醋?其实他这么幽默,又这么重情重义,我没有理由不喜欢他呀,那次比武,他没有伤我,其实我就已经偷偷的喜欢上他了,唉……我要是不爱他,又如何能容得下他这般的胡闹,他亲我,摸我,轻薄我,戏弄我,换做任何人,我早就将那人杀了,唉……这究竟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还不好呢?难道是我的心不静?他……他按在我的这个上,那个女人的心又能静呢……”

雪紫儿简直百不得其解,心乱如麻的胡乱想,一会想跟玉霄的甜蜜,一会想玉霄的胡闹,一会想玉霄的可爱……

玉霄就静静的聆听着她的心声,她想的都被他用读心术读了去,玉霄暗自叹息,他这才知道,凤凰圣母其实知道黄泉井的位置,她们也都知道,只是怕他惹祸,故意的合起来骗了他,而且还是她去送的信,因为只有她才不会被他怀疑。

玉霄暗暗的道:“唉……看来她其实早就喜欢我了,就跟我一样,早就开始喜欢她了,从比武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已经彼此动了心了,只是她就是这种女人,不善于表达,最爱面子罢了,唉……黄泉井原来果然有,等有机会,我一定下去看看,看看这世上有没有阴间才行。”

玉霄一见玩的差不多了,决定不再逗她玩了,玉霄故意的将平着按在她胸上的手指一弯曲,就将她的左球握在了手掌心中,然后玉霄身子一歪,直接就靠在了她的胸前了,开始打起了呼噜。

雪紫儿全身一震,哎呀一声,一见玉霄将头扎进了自己的怀中,居然打起来呼噜,一只手搂抱着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还紧紧地握着她的玉峰,不停的轻轻捏着。

雪紫儿从梦中醒来,羞臊不已,哎呀叫着,将玉霄的手从自己胸上拿下来,然后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喂,你无赖!好没好呀?喂!”

玉霄暗自好笑,装作睡着的样子,身子前倾,故意的就将她使劲的压在了白云**,然后将脸贴在她的胸上,嘴上流着口水,就在她胸上来回的用头摩擦着,嘴里还含含糊糊的咂着嘴道:“别吵……我……我再多睡会,嗯……好香,好香的肉包子呀,我要吃肉包子……”

他隔着衣服就咬在了雪紫儿的葡萄上,雪紫儿羞的妈呀一声,急忙将玉霄的头拖开,拧住了玉霄的耳朵,骂道:“臭无赖,臭无赖!”

任谁也知道玉霄根本没睡着,根本就是装睡在这里捉弄人呢。

其余五个姑娘一起过来,有的捏住了玉霄的鼻子,有的开始胳肢他。HTTp://

雪紫儿骂道:“你简直无耻!你装什么装?起来,臭无赖,弄的人家衣服都是口水了,讨厌,恶心死啦……”

玉霄装作刚醒的样子,还故意揉揉眼睛,问道:“喂,天亮啦?”

雪紫儿这个气,拧住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装什么装?讨厌!你无耻,↓流!咬的人家那……好……痛……”

玉霄故意问道:“我咬你那里了?我刚才做梦吃肉包子呢,我做梦吃的那肉包子,好大,好多猪肉呀,而且肉包子上还有一颗小红枣,我正做梦吃肉包子上的红枣呢,你叫醒我做什么?”

雪紫儿羞的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他竟然这么胡闹,故意咬了自己的那个,还说吃肉包子,吃红枣,雪紫儿气的使劲掐了玉霄一下,然后呸了玉霄一口,嗔道:“你无耻,↓流!你……你……你臭不要脸!”

曲仙儿也骂道:“真没见过你这种不要脸的人!”

玉霄苦笑道:“喂喂喂,你们讲理吗?我却是没睡好嘛,昨夜我替你们守夜,一晚上没睡,我能不困嘛……”

他这句话一出口,更把六个姑娘给气的啼笑皆非,简直鼻子都快被气歪了,昨夜他根本没守夜,最后一个时辰是玉蝶、悠悠和雪紫儿替他守的夜,而他居然说他守夜守的没睡好,这三个姑娘如何能不气?

玉蝶照着玉霄的头敲了好几下,嗔道:“你简直不要脸!昨晚上你守夜了吗?”

卓悠悠气道:“就是,你睡的跟死猪似的,什么时候守夜来?”

雪紫儿叱道:“无耻!臭无赖!晚上那一个时辰,是我们姐妹三个替你守的!你真不要脸!哼!”

玉霄嘻嘻笑道:“不对呀!昨夜我明明守夜一晚上呀,哦……看来我是做梦守夜呀,唉……做梦守夜比你们守夜的都累,真是太辛苦了……”

雪紫儿呸了玉霄一口,嗔道:“呸!无耻!”

卓悠悠也呸了玉霄一口道:“呸!↓流!”

曲仙儿紧随其后,也呸了玉霄一口,道:“呸!无赖!”

洪袖儿也一样,道:“呸,臭不要脸!”

楚桂儿吃吃直笑,道:“呸,你真是可爱的小混蛋,我喜欢!”

曲仙儿嗔道:“喂,你这是骂他呢,还是赞他呢?”

楚桂儿嘻嘻笑道:“玉蝶姐姐,该你骂他了。”

玉蝶红着脸,也呸了玉霄一口,嗔道:“你……胡闹……真是……算了,我不知道骂什么好了。”

六个姑娘这个笑,曲仙儿嘻嘻笑道:“以后,咱们骂他就这样骂,一人骂一句,轮着骂他,真没见到这种臭无赖。”

雪紫儿嗔道:“喂,到底好了没?”

玉霄故意苦着脸道:“唉,刚才我睡着了,还没好呢,雪姐姐,咱们再重新开始吧。”

玉霄伸手就将雪紫儿抱在了怀里,一双手就在雪紫儿的**上一阵的**,雪紫儿呀呀直叫,急忙去掐他,去打他。

玉霄淘气的在雪紫儿嘴上使劲亲了一口,然后在围住他这些姑娘的胸上每人掐了一把,然后在白云上连蹦带跳,哈哈笑道:“实话告诉你们,其实呢,早就好了,我只不过是多摸你们一会罢了,噢噢噢噢,雪姐姐的胸大又软,活像香喷喷的大肉包,肉包子上有红枣,吃一口,甜丝丝……玉蝶的胸像……”

他连蹦带跳的,将六个姑娘玉峰做了一番的比喻,用儿歌给唱了出来,羞的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就去开始找他算账。

六个姑娘哪能不羞不恼,这也太气人了,他每个姑娘的便宜都占了,而且还编成儿歌取笑她们,简直太可气了,六个姑娘一起嘤咛一声,羞的满面通红,就跟玉霄在飘渺的白云上嬉笑追逐起来,玉霄这个掐一把,那个摸一下,这些姑娘不断的哎呀乱叫。

一会,曲仙儿的屁股被摸了一下,一会洪袖儿的大腿被掐了一下,一会玉蝶的脸蛋被捏了一下,一会雪紫儿丰满的胸被碰了一下……

七个人就嬉闹在了一起,六个姑娘终于将玉霄按倒在了软软的白云上了,对着玉霄又掐又敲,咯吱的玉霄在白云上来回的翻滚……

七个人玩笑了一阵,就听魏晓晨吃吃笑道:“喂,你们这么久还没玩够呀,我还以为你们七个在白云上面洞房了呢,嘻嘻嘻……哈哈哈……”

七个人也不闹了,一见云桥上站着俩人,正是魏晓晨和廉政,魏晓晨掩嘴而笑,笑的花枝乱颤。

六个姑娘羞臊的急忙起身,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服,羞的一个个都抬不起头来了。

但玉霄却毫不介意,反而哈哈笑道:“哎呀,原来大哥大嫂想跟我们一起在白云上洞房呀,好吧,这样好了,咱们一起玩,我跟廉大哥比赛一下谁玩自己老婆玩的时间久,那多好玩呀。”

魏晓晨红着脸呸了一口道:“你就是臭无赖,我不理你,哼!”

玉蝶红着脸轻轻道:“这就下去,我们刚才……”

楚桂儿吃吃笑道:“不告诉你们,这游戏可好玩啦。”

魏晓晨问道:“什么游戏?”

玉霄笑道:“嗨,桂儿,干嘛不告诉魏大嫂呢,她又不是外人,我告诉你们,魏嫂嫂,其实呢,刚才我们七个人一起在白云上拉屎来,哎呀,在白云上拉屎的感觉真是不错,真是爽呀,我们七个人比赛看谁拉屎拉的多,哈哈哈……魏大嫂,你要不要试试呢?”

魏晓晨红着脸大骂道:“呸!无耻,↓流!”

雪紫儿嗔道:“你……你放屁!魏妹妹,你……你别听他胡说八道的,我们可没有……”

魏晓晨吃吃笑道:“我怎能信这无赖的话,好了,岳师兄说,咱们该办正事啦,别玩了,廉哥哥,咱们走吧。”

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嘻嘻笑着,又从这百丈高的白云滑梯上滑了下去。

雪紫儿叫道:“喂,我们这就走啦!”

玉蝶轻轻道:“好了,咱们别玩了,走吧。”

雪紫儿点头,看了看玉霄,皱眉道:“喂,你不是说成功了吗?我怎么感觉不到你的心声呢?”

楚桂儿笑道:“你拉着他的手才能感觉到嘛,你可以试试呀。”

雪紫儿亲昵的拉住了玉霄的手,吃吃笑道:“喂,你猜我在心里想什么?”

雪紫儿淘气的闭上眼睛,在心里骂道:“臭无赖,臭混蛋,你就是个臭无赖……”

她刚一骂,就觉得樱唇上被吻住了,雪紫儿呀的一声,推开玉霄,嗔道:“你干嘛,叫你猜猜我想什么,你又闹,讨厌!”

玉霄微笑道:“你刚才在心里说,你快亲亲我,我想让你亲我,我想让你摸我,好舒服呀,快来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呀,唉……雪姐姐,你不是冰清玉洁吗?”

曲仙儿悠然道:“雪姐姐好像正经人呀,怎么这么想呢?”

洪袖儿道:“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刚才不知道谁说咱们不知羞来?我看,好像有人比咱们还不知羞呢,羞羞羞……”

雪紫儿羞的挥动粉拳就捶打玉霄,嗔道:“你放屁,我没有,我明明是骂你,我没有这么说,他……他胡说的……”

玉霄哈哈笑道:“打是亲,骂是爱,你骂我就证明爱我,打我就证明是亲我,所以,谁骂我,我就亲她,谁打我,我就摸她,哈哈哈……”

雪紫儿也不敢打了,也不敢骂了,愣着神,心里想道:“难道真的这么灵吗?其实,他摸我摸的真的好舒服,若是没人的话,他这么对我,那我真的好开心,不过,他也太胡闹了,怎么能真的咬人家的哪里呢,弄的人家真难为情,唉……哎呀,不好,我这么想,他万一知道了怎么办?”

她正想着,就觉得心中一个声音嬉皮笑脸的在她心中说道:“哈哈,雪姐姐,你放心,等就咱俩的时候,我一定脱掉你的肚兜,好好亲亲你的小‘红枣’,满足你的愿望,哈哈哈……”

雪紫儿哎呀一声,捂住了发红的脸,嗔道:“你……你是在跟我说话?我……我的心中怎么有人在说话呢?”

玉霄微笑道:“正是我的心跟你的心在说话呢,不信你还可以试试。”

雪紫儿心道:“好吧,我就再试试,若是真的这么灵,那就是真的了,唉……若是他能温柔的摸摸我的秀发,然后一本正经的在我额头上轻轻的吻一下,然后对我说,我爱你,我喜欢你,跟我说声对不起,那我该多开心,我面子也好看多了,不知道他能不能这么做,能不能感应到呢,哎呀……不好,羞死人了,这里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