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4章 甜蜜3

第一百七十四章 甜蜜3

她刚想到这里,玉霄已经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给她理了理凌乱的青丝,然后一本正经的在她额角边轻轻的一吻,柔声道:“雪姐姐,真是对不起,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不要生气,我很喜欢你,我爱你,你也做我妻子吧?好不好?”

雪紫儿嘤咛一声,扑到了玉霄的怀中,柔声道:“呀,真……真的这么灵呀,你……你能再说一遍你……你……”

她闭上了嘴,但在心里却想:“你能再说一遍你喜欢我吗?你说你喜欢我,我真的好开心……”

凌玉霄一本正经的在她的樱唇上很尊重的一吻,然后柔声道:“别说一遍,只要你喜欢听,我可以天天说,我爱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

玉霄说着说着,用心声道:“我爱你,我喜欢你,我会让你一生一世都这么快乐,咱们生生世世都不分开,在情缘井中我也看到了你,这是真的,咱们七个人永远都在一起,一起变老,一起玩一辈子,好不好?”

雪紫儿在心里柔声道:“我好开心,我真的好开心……”

玉霄长叹一声,然后将六个姑娘都给拉到了怀中,左手揽着三个,右手揽着三个,用心声对六个人道:“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女人,咱们永远不分开,永远都这么快乐,我爱你们,我喜欢你们,你们听到了吗?”

六个姑娘也不再说话,也一起用心声道:“听到了,听到了……”

曲仙儿用心声道:“玉霄哥哥,我也爱你,我好喜欢你。HTTp://”

突然,一个声音咯咯笑道:“仙儿姐姐,你肉不肉麻呀。”

曲仙儿失声道:“啊,桂儿,是……是你说话吗?”

楚桂儿吃吃笑道:“是呀,哎呀,咱们七个人居然都能感应到对方说什么呢,真是有趣极了。”

玉蝶苦笑,但忽然想起了什么,皱眉道:“喂,好奇怪呀,为什么他能感应到咱们说什么,想什么,可是咱们却感应不到他在想什么呢?除了他用心声告诉咱们之外,为什么他不说话了,就什么也感应不到了呢,怎么感应不到他的心念呢?这……这怎么回事呢?”

雪紫儿也道:“是呀,我……我也正奇怪呢。”

玉霄哈哈笑道:“奇怪什么?咱们虽然通心了,可是我能感应到你们想什么,你们想要感应到我想什么,必须有口诀才行,可惜,那口诀我忘了是什么了,抱歉抱歉,所以呢,你们除了我用心声告诉你们之外,你们能听到,我想什么,你们是不知道的,哈哈哈哈……”

六个人一起失声道:“啊!原来你!”

曲仙儿嗔道:“你……你快告诉我那口诀,不然我不干,不干,不干!”

雪紫儿嗔道:“你……你真坏,快告诉我们!”

玉蝶叹道:“唉……我就奇怪嘛,原来你藏了一手,你真是太顽皮了!”

楚桂儿摇着玉霄的手,撒娇道:“玉霄哥哥,你就告诉我们吧,你说嘛……”

玉霄哈哈笑道:“你们呀,想的美,除非这样,谁跟我洞房,我就告诉她,你们谁跟我洞房呀?离开翡翠之后,我已经好久没跟女人做那件事了,你们谁跟我洞房呀?那我就告诉她……”

六个姑娘一起臊的红了脸,彼此看看,然后吃吃直笑,一起对着玉霄使劲呸了一口,一起骂道:“呸!臭不要脸!做你的春秋大梦!”

六个姑娘一起骂完,都掩嘴吃吃的笑了起来。HTTp://

玉蝶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说不说?不说,我们姐妹可收拾你了!”

雪紫儿拧住了玉霄另外的耳朵嗔道:“你再不说,我拿刀打你的屁股!打的你屁股开花!”

曲仙儿嗔道:“我用碧玉箫敲你的头,敲得你满头是包!”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用玉龙笔刺你的屁股,把你屁股刺成筛子!”

卓悠悠道:“你到底说不说?不告我们秘诀,我们可要不气啦!”

凌玉霄暗叫不好,但他这么机灵,立刻就有了应付办法,急忙嘿嘿笑道:“喂,并不是我不说,不告诉你们的,其实呢,这要是告诉了你们秘诀的话,我怕你们受不了呀,喂,你们知道吗?只要我告诉你们秘诀,只要是在方圆百丈之内,你们想什么,我什么都知道,我想什么,你们什么都知道,你们想一想,那时候,你们可就一点都没有秘密了,比方说,你们想去拉屎,拉屎便秘,觉得肚子痛,我立刻就知道了,你们羞不羞呀?你们女人那个地方一个月流一次血,你们来了,觉得痛,那我也知道,你们说,你们羞不羞呀?还有呢,你们比方说睡觉做梦,忽然想男人了,想跟男人亲嘴接吻,搂搂抱抱的,那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们说,你们羞不羞呀?所以呢,人跟人之间,要是完全没有了**,一定会很尴尬的呀,明白了吧?要是你们愿意,那我就告诉你们就是了,秘诀就是……”

吓得六个姑娘一起失声,急忙将他的嘴捂住了。

曲仙儿失声道:“呀,真的这样吗?”

玉霄点点头道:“是呀,我跟美人鱼蓝莹试过的,她在大海深处百丈深的水里,我在海面上,我们彼此用心去交流,都能感觉的到的,所以,为了避免尴尬,只好这样了,这样呢,我不握住你们的手,是感应不到你们的心声的,离开我三丈远,我也感应不到了,咱们彼此之间还可以有点私人的**秘密,例如你们撒尿的地方痒了,一想,我就知道,例如,我想女人了,我那个地方有了反应,你们也会知道的,嘿嘿,我倒是不介意,不知道你们呢?这样吧,我就告诉你们,大家都没有**,这样的话,你们早一点跟我洞房,那岂不是更好,真是太妙了,什么时候,你们想拉屎、撒尿我都知道,那多有趣,快快快,谁想知道?”

六个姑娘急忙连连摇头,真要如玉霄所说,那么神奇,百丈之内都有感应,做什么几乎都是通明的了,那简直太不舒服了!

六个姑娘如何能答应,一个个连忙摇头,曲仙儿尴尬一笑,连连道:“不不不,这……这样就好……”

雪紫儿红着脸道:“是……是呀,没有一点秘密,那……那多别扭,这样就行……”

玉蝶也急忙道:“是的……就……就这样吧……”

玉霄暗笑,其实,他只要用心感应她们的心声,她们也只要想着他,现在百丈之内都能感应的到,只是他不想彼此都这么尴尬,所以只说是一丈之内的范围,拉手接触才能感应到,其实也为了不让她们尴尬罢了。

玉霄哈哈笑道:“这可是你们自己不想的,喂,小师姐,悠悠,你们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这……这样挺好,咱们快走吧……”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先滑下去吧,我还要办件事。”

六个人齐声道:“什么事?”

玉霄在心里用心声告诉她们道:“我要去拉屎,试试在白云上大便舒不舒服,是什么感觉,喂,谁跟我一起去拉屎呀?”

六个姑娘一起伸手照着玉霄的头一起敲了一下,齐声骂道:“无耻!↓流!”

六个人一起骂完,一起吃吃的笑成了一团。

玉蝶笑道:“喂,别闹了,咱们下去吧。”

玉霄左手拉着玉蝶的手,右手拉着雪紫儿的手,笑道:“那好吧,我下次再来到天上的白云上面拉屎,我决定,以后拉屎我就上天拉屎,不在地上拉,这多爽,噢噢噢,走啦,各位小媳妇,大家一起玩滑梯啦!”

玉霄跟六个姑娘嘻嘻哈哈的拉着手,一起从百丈高的白云中顺着云桥滑梯滑了下来!

七个人化作了一道道彩虹,从天而降,银铃般的笑声响彻了天地苍穹!

第一百七十五章激将

天光已经大亮,玉霄并没有去立刻攻打蝙蝠洞,而是跟六位红颜知己玩起了云桥滑梯,就连蝙蝠洞的妖魔见到了,简直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那有人这么打仗的?这简直就是胡闹玩笑,根本就没将这生死之战放在心中。

但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下一刻,就是去蝙蝠洞了,实在不能再拖下去了。

因为沙漠中,一到了白日热的要命,风沙漫天,实在不好过,可一到了晚上,这里就四处是凶险,所以,这么可怕的地方当然是速战速决,绝不能拖下去,拖下去实在是太不利了。

玉霄笑道:“既然大家决定速战速决,大家说怎么办?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雪紫儿道:“这还用说呀?咱们直接冲进去,直接攻洞就是了。”

玉霄用手指戳了雪紫儿额头一下,道:“你呀你,就是……”

他说了一半,却用心声道:“你就是胸大无脑,就知道打。”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嗔道:“你才……哼……不理你,办正事要紧,不准胡闹。”

岳商道:“依我之见,咱们还是先劝降蝙蝠族的人,让他们可以坐视不理,不插手咱们的恩怨。”

魏晓晨道:“这个可难了,他们夜袭咱们死了这么多族人,恨透了咱们了,劝降实在是难。”

廉政道:“不错,的确是难,这场仗是必不可少的了,不过,咱们可以先礼后兵,若是他们不听劝告,咱们再攻打也不迟。”

卓悠悠道:“其实,根本是多此一举,依我之见,直接打,这些蝙蝠人作恶多端,留着,其实早晚是祸害的,也不知要害死多少人呢,杀了就杀了,也是为人间除害。”

玉霄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你也一样,一样是……”

他又不说话了,又用心声道:“你也是胸大无脑,不过,悠悠,你的胸摸起来真的好舒服,有时间,让我再好好摸摸,不过呢,我要解开你的肚兜边欣赏边摸边吸允,我要吃奶,娘,我要吃奶,呵呵呵……”

卓悠悠羞的满面通红,照着玉霄的头连着敲了三下,嗔道:“你这人,什么时候都闹,讨厌!讨厌!不要脸,臭无赖!”

凌玉霄苦笑道:“喂喂,你怎么这么野蛮呀,为什么打我?”

卓悠悠嗔道:“你自己心里明白,坏蛋,你坏死啦!”

玉蝶笑道:“好了,别闹啦。”

卓悠悠红着脸道:“他……他坏,他说我,说我……”

玉霄故意问道:“我说你什么来?大家听听,我说她什么来,你倒是说说看。”

这种话那个女子能说的出口,卓悠悠怎能说玉霄在心里说,想解开她的肚兜,摸她的**,亲她的**,这种话说出来,还不羞死人了。

所以,卓悠悠红着脸,使劲掐了玉霄一下,嗔道:“无耻!讨厌!臭不要脸!哼,不理你!”

玉霄以手加额道:“喔,天呀,女人,女人是什么变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我什么也没说呀?女人,都是神经病……”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女人可生气了,几乎异口同声道:“什么?”

九个姑娘一起笑了,魏晓晨嗔道:“喂,我们女人得罪你了?你才是神经病呢。”

玉霄瞅着魏晓晨不说话,却用心声跟六个姑娘道:“哈哈,你们看看,魏大嫂的肉包包更好看,不知道廉师兄有没有摸过,估计是摸过亲过了,要不然怎么会变得这么大了,她以前好像没这么大的,比你们六个的都丰满呢……”

六个姑娘一起掐腰,对着玉霄怒目而视,齐声道:“凌!玉!霄!”

雪紫儿道:“姐妹们,打他!”

玉蝶道:“欠打,打他!”

六个姑娘嘻嘻直笑,一起对着玉霄又掐又拧的,把玉霄好一顿收拾。

岳商直皱眉,咳嗽了一声道:“咳咳咳,好了,小师弟又惹你们了吗?为何又打他了?”

曲仙儿红着脸吃吃笑道:“师兄,你不知道,他太坏了,刚刚他说魏大嫂那……该打,实在是该打。”

魏晓晨皱眉道:“喂,他说我什么来?我怎么没听见呢?”

六个姑娘暗自好笑,心道:“你还挺着胸问呢,人家刚才就对你意**了,说你的胸大,好像被人摸过,你还问呢。”

其实,并非玉霄胡闹和好色,事实上每一个男人的想都这么龌龊不堪,一个女人,若是穿的太性感,十个男人中一定有十个男人在意**,在想着那性感地方,这本就是正常的。

若有人说,一个女人挺着胸,穿着性感,没有意**,没有幻象女人那神秘的地方,那说这种话的男人一定是伪君子,无耻的伪君子。

但六个姑娘哪里能把玉霄的心里玩笑话说出来,那样哪行,所以,六个姑娘吃吃直笑,笑的魏晓晨莫名其妙。

廉政皱眉道:“好了,别闹了,咱们还是办正经事吧,小师弟,你说该怎么办?”

玉霄也不闹了,咳嗽一声,将六个人分开,正色道:“好了,不玩了,谁敢再打我,看我不收拾她,我就,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