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5章 激将2

第一百七十五章 激将2

元真接着道:“还有我们大哥九头神凤、天魔凤天圣,他原本很善良,乃是飞禽之至尊,世间第一的灵兽,可是他的妻女惹到你们人类了吗?你们人类奸污了我大哥的妻子,屠杀了他的儿子,最后,将他的儿子和妻子活剥了,吃进了肚子了,你们人类难道不残忍?”

众人静静的听着,这才知道天魔真名居然叫做凤天圣,而且他的遭遇,天魔的表妹凤凰圣母也曾经说过,看来,这件事的确是真的了。

玉霄叹道:“各位前辈所说,我也有耳闻,我很同情,可是,你们都报了仇了,何必非要赶尽杀绝呢?就好像天狼一样,我跟他儿子狼魔有仇,可是它并没有杀我们傲人族人,所以我并没有想杀了它,迁怒于它,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天魔前辈最不应该的就是迁怒所有的人类,屠杀所有的人类,你们虽然是兽,但只要你们不屠杀我们人类,我是不会杀你们的,我还可以跟你们做朋友,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元真冷笑道:“凌玉霄,你不要再天真了,我们灭绝人类之心是万难更改了,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你既然来追杀我们,何必假仁假义的惺惺作态?”

凌玉霄正色道:“前辈此言差异,我并非是追杀各位,而是找寻天魔前辈,天魔前辈已经天魔入体,灭绝人性,非要灭绝我们人类不可,你们将他的灵魂和尸骨解救出来,我若不将他擒住,等他功力恢复,岂不是天下人的浩劫吗?只要各位前辈肯交出天魔,我答应你们,绝不会再为难各位前辈,你们看如何?”

五个妖魔一阵狂笑,元真冷笑道:“凌玉霄,你想的倒是不错,你可知道,天魔凤天圣乃是我们最敬重的大哥,那是天圣,是上天赐予我们动物的伟大领袖,只有他才能带领我们推翻你们人类的统治,让我们动物有一席生存之地,我们敬重他,高于自己的生命,如何能让你将他的灵魂毁灭?”

凌玉霄道:“各位千万别误会,我并非要灭掉天魔前辈的元神,我只想将他的元神关起来,不过,各位放心,他的元神一定会很舒服的,就像在外界一样,因为我有一个乾坤葫芦,葫芦里的大小足有我们天帝山方圆千里那么大了,足够天魔前辈在里面玩耍的了,还有,只要天魔前辈答应我不再屠杀人类,掀起人于动物的大决战,那我不关他都行,我只要他给我一个承诺,他是前辈,他是一诺千金的,我相信,他只要承诺了,就一定会答应我的,不知你们肯让我见见天魔前辈吗?”

雪紫儿等人听着,在一边简直哭笑不得,雪紫儿气的哼了一声,在心里骂道:“唉,玉霄真是太迂腐了,这人怎么像孩子似的。”

众人听着,均知道玉霄并没有玩笑,的确是他的心里话,可是这些妖魔又如何信赖玉霄所说?

世上有这种人吗?谁知道是不是玉霄的诡计?

元真厉声道:“凌玉霄,废话少说!想叫我们交出天魔,休想,你就算杀了我们,我们都不会说出大哥的位置来!你这话只能去骗孩子,你以为我们会信吗?还有,我大哥绝不会答应你的,你也休要枉费心机了!”

蒙明厉声道:“你到底肯不肯入魔域?若是你肯加入我们魔域,以往的仇恨,可以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天狼、蝠喷、界巽都忿忿不平,怒目而视瞪着玉霄,当真是对两个师傅的决定十分不满,这要是玉霄一点头,那玉霄屠杀人猿,灭掉人猿族,屠杀人狼,灭掉人兽,屠杀蝙蝠族二百多的血债就这么算了吗?

但两个师傅说话了,他们还不敢不遵从,但当真是不高兴。

凌玉霄叹道:“恕难从命,我深受我师傅天帝九子大恩,如何能叛师投敌呢?”

元真冷笑道:“凌玉霄,那就对不起了,你若是不答应我,咱们就决一死战!”

玉霄叹道:“何必打打杀杀的呢?大家真的不能做朋友吗?”

元真厉声道:“根本不可能!凌玉霄,你不要以为你自己是人类,其实,以我观之,你也不像人类!说不定,并非是父母**所生的!”

曲仙儿嗔道:“喂,你这是什么意?他不是人是什么?你这是骂人!”

楚桂儿气道:“你分明就是挑拨离间!”

洪袖儿道:“我小师弟如何不是人类了?”

元真将当中那只金光灿灿的金眼张开,在玉霄身上一照,冷笑道:“不错,若是我看的不错的话,你是无父无母,天生天养!”

玉霄脸色大变,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这一次被元真说了出来,难道这六耳灵猿真的能看的出自己的身世吗?

玉霄急问道:“前辈!你……你这话可当真?”

元真正色道:“我何必骗你?我问你,你是不是不知道父母是谁?”

玉霄道:“是呀,我是被傲人族我养父凌云翔收养的,当时我父亲捡我的时候,是在孤山上,没有人烟,所以,我也不知我生身父母是谁,若是前辈能看出来,请前辈指教!”

元真叹道:“只可惜,我也看不出你究竟是什么生的,你的天赋,世上除了两个人能跟你相提并论之外,再也没有人比的过你,一个就是我大哥九头神凤天魔,再一个就是圣帝真君,你的祖师爷,我听人说,你只用了八年多的时间,本事几乎都超过了天帝九子,当真是了不起,你可知道修道之艰难吗?我苦修了千年,才修炼到这个地步的,而你们这些娃娃,不过就二十多岁,一个个都道术高强,当真是不简单,尤其是你,你的本事远在其余十三人之上,唉……甚至是在我之上,你若是人类的话,仅仅用了八年的时间,就修炼到这个地步,是万万不可能的,就连你们祖师爷圣帝真君,修炼了百年后,才达到你如今的修为。”

玉霄失声道:“前辈……难道……难道我真的不是人类所生?”

元真正色道:“我虽然看不出你是什么生的,但我看的出你灵根俱佳,乃是有大造化之人,绝不是凡人所生,至于是什么生的,我真的看不出来,但也绝不会是动物所生,当真是奇怪的很,唉……我修炼千年的金睛火眼,居然看不出你的本性,当真是奇哉,怪哉!”

玉霄当真泄了气,叹道:“唉,看来我的身世只有去阴间地府走一趟,才能查的出来了。”

元真睁开慧眼看了半天,然后指了指廉政和魏晓晨道:“你们二人也很奇怪,你们上辈子一定是情侣,但却是彼此相爱,始终没有走到一起的情侣,所以今生来续未了之缘,而且你们上辈子也绝不平凡,你们的修为也很高,悟性都很好,尤其是你,你叫什么名字?你又叫什么名字?”

元真用手一指廉政,正色的问道。

廉政和魏晓晨彼此看看,不由得十分惊异,难道人真的有前生吗?难道自己真的上辈子跟他有情缘纠葛,今生才来再续前缘的吗?

二人心中也是半信半疑,但看的出,这灵猿的金眼有独到之处,修炼千年,当真有一定的道行了。

廉政不是玩笑之人,虽然对面是妖魔,但廉政却恭敬的抱拳拱手道:“晚辈姓廉名政,乃是天帝九子七子铁面无私应天生的首徒。”

魏晓晨朗声道:“我乃是龙女派玉龙九女三女贞烈仙子罗贞门下首徒魏晓晨。”

元真点点头道:“哦,果然是名师出高徒,不过,你们的悟性高的很,显见前世也必然是修道高手,说不定你们的前世我还认识,但我看不出你们前世究竟是谁来,可是我却看得出,你们也绝不简单,还有你,你又叫什么?”

他用手一指雪紫儿,雪紫儿柳眉倒竖,傲然道:“我乃是龙女派玉龙九女之首女清净仙子宣静的首徒大弟子,雪紫儿是也!”

元真点点头道:“哦,我看的出,你的前世,也很不简单,而且,你跟凌玉霄还是有缘人,不过,你前世并非是修道者,但你今生的悟性和根基到真是不错。”

雪紫儿冷笑道:“我的前世今生,用的着你来品评论足的?你既然看不出来,跟胡说八道有什么区别?我也会看,我看,你的前世必然是猴子!”

元真面有怒色,冷笑道:“你以为我胡说八道?我的金睛火眼已经修炼了千年,乃是天眼,再修炼千年,我就可以看得出你们每一个人的前世是什么人,你以为我胡说八道?”

雪紫儿厉声道:“我管你什么天眼不天眼的,你若是投降便罢,不降就叫你在刀下做鬼!”

界巽破口大骂道:“好你个死丫头,好狂傲!竟敢这么对我师傅无礼!”

元真摆摆手,拦住了界巽,玉霄也将雪紫儿拦住,雪紫儿本来傲气十足,飞扬跋扈的不可一世,但眼光一碰到玉霄,立刻温柔了起来,冲着元真道:“哼,不理你了!”

元真微微一阵冷笑,微笑道:“你的前世可能亏欠凌玉霄的太多,所以今生其实是来还债的,所以,你这一生,谁都瞧不起,见到谁都傲气十足,可是你见到他,却是你的克星,因为你欠他的太多。”

雪紫儿心中一震,暗暗的道:“难道这妖魔说的是真的,难道我跟玉霄真的前世有缘不成?难道我真的亏欠他太多吗?”

元真叹道:“真是长江水后浪催前浪,你们这些后生晚辈的本事当真是不简单,咱们在没打之前,你们可否报通一下姓名?”

凌玉霄道:“当然可以了。”

岳商抱拳道:“在下岳商,乃是……”

禅悟和**也报了姓名,碧萝和寂籁也报通了姓名。

玉蝶道:“晚辈凤凰岭凤鸣门下傲人族冷玉蝶,我跟玉霄乃是姐弟。”

元真点头道:“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美女,在这里面,你可以说是最美的女子。”

玉蝶脸微微一红,道:“前辈过讲了。”

卓悠悠道:“晚辈傲人族卓悠悠,我师傅是玉龙九女冷艳仙子苏冰!”

元真睁开金眼看了看卓悠悠,倒吸了一口冷气,正色道:“姑娘,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其实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众人当真是吃惊非小,难道这灵猿元真真的有洞察先机之能不成?

卓悠悠的确是死过一次,而且是死了后,被玉霄用追日**给救回来的,当真是死过一次的死人。

卓悠悠失声道:“你……你真的能看出来?你的金睛火眼真的可以洞察先机?”

元真得意的笑道:“你们以为我吹牛吗?我修炼的还不够,再修炼千年,我就可以看出根源来了,现在只能看出点门道罢了,你是不是死过一次了?”

卓悠悠点头道:“是呀,我……我在报仇杀狼魔的时候,被人兽五大妖魔包围,受了重伤,不幸死去,可是……可是……”

元真皱眉道:“按照常理来说,你既然死去,万无再生之理,你是怎么活回来的?”

卓悠悠心中当真是感动万分,叹道:“其实,我的确是死了,是玉霄哥哥,用传说中的追日**,追日一天一夜,令时光倒回两个时辰,在半上,将我拉了回来,这样,我就又活了。”

元真不住的赞叹道:“奇迹,真是奇迹,莫非是天意?前不久,我在修炼中,我就感觉时差不对,可没等我明白过来,就晕倒不省人事,等我醒来时,依旧不变,也许,就是那时候,时光倒回了吧,唉……没想到,他追日竟然没有死,真是奇迹!”

卓悠悠问道:“那……那我为什么会复生呢?阎王小鬼会不会再抓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