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6章 赌斗1

第一百七十六章 赌斗1

元真道:“你大可放心,你已经无有性命之忧,因为你的所有灾难和折磨,十八层地狱中的折磨,都报应在了追日人的身上,追日的时候,所受的折磨和痛苦,就是对逆天而行之人的惩罚,他这么救你,虽然违背天意,但却以自己之身接受了惩罚,所以,你没有事了,而且你是受伤而死,他救你是在半拦住了你,令你不再去哪死亡之地,所以,这样救你,乃是合乎情理的,若是你当时死后,身体被乱刀分尸,甚至是尸骨不见,就算他追日,都不见得能救回你,因为时光倒流之后,你还是你,你的尸体若是毁灭,时光倒流之后,你的尸体还是毁灭的,可是你若是受伤而死,时光倒流之后,你的伤势可以痊愈,所受的灾难和痛苦都会被逐日之人承受,所以,你活到今日依旧没事。

卓悠悠抱拳拱手道:“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多谢!”

元真道:“不过,任何人的生命都有先天和夭折之分,你虽然活了过来,可若是依旧执迷不悟,我们杀了你,你就是半夭折,就算阳寿未尽,也是会死的,这就是先天寿命和后天寿命之别了,后天是人为的,你就算先天寿命是五百岁,可是后天被人为害死,也是会死的,这个道理你明白吗?”

卓悠悠道:“晚辈明白,多谢前辈指点,不过,龙女派对我有大恩,而且我跟霄哥哥生死与共,永不会分离。”

元真道:“可惜,可惜……”

凌玉霄赞道:“没想到前辈修为果然高明,佩服佩服。”

元真道:“唉……我道行还浅,只能看到这一些,实在不能再进一步,再要突破更上一层,必须还要千年之久,另外三个姑娘,你们又是谁?你们的修为也不错。”

曲仙儿笑道:“我呀?我是九子之首曲天赋和玉龙九女中妙音仙子秦扬之女曲仙儿,怎么样,我的琴技不错吧?”

元真点头道:“嗯,不错,小小年纪就可以以琴音作剑,可见修为不简单,你的琴技出神入化,已经不在你娘和你爹之下了。”

曲仙儿喜的拍手叫道:“哇,真的呀?哈哈,冲你这句话,我都不想杀你了,咱们做朋友吧?”

洪袖儿吃吃笑道:“喂,我呢?我的舞技如何呢?我爹是开山力神洪天福,我娘是翩翩仙子阳娇,我叫洪袖儿,我的红袖耍的如何呢?”

元真赞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你娘和你爹他们的本事我见识过,你爹自不必说,根本不懂舞蹈,可是你娘却不愧是翩翩仙子之美誉,这两条红袖和这把断刃刀,正是你娘当年用过的宝物,我见识过。”

洪袖儿嘻嘻笑道:“你可真好,喂,其实你为人真不错的,咱们别打了,真的做朋友不错的。”

雪紫儿这个气,小声骂道:“真是虚伪,别人两句好话,就忘了姓什么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那我呢?我叫楚桂儿,我爹是妙笔生花楚天祥,我娘是玲珑仙子朱青,我叫楚桂儿,我的幻化之术如何呢?能不能比的过我爹娘呢?”

三个姑娘都是小孩子心性,虽然对方是妖魔,可是若得到妖魔一赞,她们都很开心,那就证明,她们不次于爹娘了,她们天真烂漫,可爱之处就在这里了。

元真叹道:“你的本事都在你爹娘之上了,只是这幻化的速度和精妙,就连你爹娘都不见得能比的过你了,你小小年纪就有次修为,当真是不简单。”

楚桂儿哈哈笑道,拍手道:“哈哈,前辈,你不愧是灵猿,我很喜欢你,算了,咱们不打了,做朋友吧,好吗?霄哥哥,别打他了,他挺不错的。”

凌玉霄苦笑道:“我也不想,就看前辈的了。”

元真点头道:“好了,咱们废话少说,虽然你们这几个姑娘很可爱,但你们若不投靠我们魔域,我们也难免一战,凌玉霄,怎么样,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凌玉霄道:“真是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入魔域。”

楚桂儿道:“就是呀,这样吧,你干脆加入我们仙疆吧,我们欢迎你,怎么样?”

元真傲然道:“哼哼,不可能,我也不会背叛魔域!凌玉霄,你是仙疆中人类里面的英雄,我是魔域中的豪杰,就算我们是敌人,我也敬佩你,请,咱们先公平一斗,我要会会你!”

仙疆和魔域,人类中的英雄,动物中的枭雄,始终要一战!

难道人和动物真的势同水火不能相容吗?

第一百七十六章赌斗

在人类的眼中,他是人类中的英雄,是人类的保护神,是仙疆中最出色的后起之秀,可是在魔域妖魔的眼中,他却是执迷不悟的妖魔,人类中派来屠杀动物的鹰犬!

英雄,何为英雄?

在侵略者的眼中,为侵略而死的就是英雄,在一个国家眼中,为保卫祖国而牺牲的就是英雄,英雄的定义实在是无法明确确定。

就像魔域的妖魔一般,在人类的眼中,它们是妖魔,是十恶不赦的妖魔,可是在动物的眼中,它们这些妖魔却是英雄,带领它们消灭可耻而凶残人类的英雄,动物眼中的英雄!

在人的眼中,人是英雄,在动物的眼中,敢于反抗人类的动物是英雄,每一个英雄的定义都不同,因为不同的族中,不同勇敢的人,都是不同族人中的英雄。

仙疆中的英雄,和魔域中的豪杰,必将一战,是无法避免的。

他是人类中的英雄,如何能背叛人类,助动物屠杀自己的同胞?

他们是魔域中的英雄,消灭人类乃是它们毕生的目标,如何能背叛魔域,投靠无耻的人类?

所以,不管他们谁胜谁败,他们都是英雄,不同族种的英雄。

仙疆的人类和魔域的动物之间的对决,根本没有谁对谁错之分,动物为了动物的利益,人类为了人类的利益,不管是动物还是人,都是自私的。

没有正常的人能伟大的帮着动物去灭绝人类的,也没有动物伟大的帮着人类去灭绝动物的,除了这些痛恨人类的奇异的人类种族之外,谁能帮着动物去灭绝自己的种族?

所以,在仙疆和魔域中,根本没有英雄,根本没有对错之分,有的只是利益之分,有的只是胜和败。

元真可谓是动物修道者中的英雄,而且善于用人,其实他也真是十分欣赏玉霄,故此才打算招玉霄投靠魔域,可是他却忘了,玉霄是人类中的英雄,他也是人类,又怎能伟大的去助它灭绝人类?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笑话。

元真正色道:“凌玉霄,今日我要会会你,不管谁死谁活,我都很敬佩你,因为你就算自私,也是人类中的英雄,我不会手下留情,你们十四个人,现在谁想投靠我们魔域,还来得及,否则,等会交手的时候,我不会留情,你们也不必留情,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谁投靠魔域?”

雪紫儿厉声道:“你简直白日做梦!我们人,岂能投靠动物杀自己的同胞?简直可笑!”

魏晓晨喝道:“不错,你不必白费心机了,要打就打,要战就战,不管是群斗,还是单打独斗,我们都奉陪!”

元真叹道:“好,既然咱们不能为朋友,那咱们就一决生死!”

蒙明大吼道:“好,我先会一会你们这些后辈!”

凌玉霄喝道:“且慢!我还有话说!”

元真皱眉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既然我们彼此都不接受对方的提议,还有什么好说的?”

雪紫儿嗔道:“就是,你这人怎么这么罗嗦呢?”

凌玉霄淡淡一笑道:“做人何必这么着急呢?”

玉霄不再说话,却用心声对雪紫儿道:“雪姐姐,你也太着急了,难道等你怀了咱们的孩子之后,等不得十月怀胎,两个月就着急生出孩子来吗?”

雪紫儿呀的一声,羞的满面通红,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掐了玉霄一把,红着脸嗔道:“你……你讨厌!”

玉霄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俏脸,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笑道:“去去,别闹,现在不是闹的时候,有时间我陪你再玩。”

雪紫儿哎呀一声,被玉霄在滚圆的屁股上掐了一把,羞的满面通红,嗔道:“你这人,真是大流氓,小色狼,哼,以后真要离你远点!臭无赖,臭流氓,不要脸,呸!有废话你就说吧,懒得理你!”

雪紫儿红着脸躲在了玉霄的身后,偷偷的摸着自己的屁股,芳心乱跳不已,脸上却挂着羞涩的笑容。

玉霄抱拳道:“二位前辈,咱们免得伤及无辜,先单打独斗比试一番,这样吧,咱们不能白打,咱们打个赌如何?”

元真哦了一声,十分奇怪,没想到玉霄还有心情打赌,问道:“你想赌什么?”

凌玉霄微笑道:“这样吧,要是我们赢了,你们必须说出天魔的下落,交出天魔,然后从此不插手这件事,弃恶从善,谁也不帮,你们以为如何呢?”

元真哈哈大笑,冷冷的道:“凌玉霄,我看你是白费心机,实话告诉你,就算我输了,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交出大哥,也不会背叛魔域,这个赌我不会跟你打!”

玉霄冷笑道:“怎么,你们是怕输吗?”

蒙明脾气暴躁,大吼道:“死都不怕,焉能怕输?打赌没这个必要!”

天狼大叫道:“何必这么多废话,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们就得了,何必打什么赌,讲什么单打独斗?”

元真道:“不,这一次既然他提出单打独斗,咱们也答应了他,咱们如何能不应战?如何能失信?不管怎么样,都要跟他先公平一斗,输了后,再群起而围攻也不迟。”

楚桂儿嗔道:“不要脸!输了就一起打我们?你怎么不说输了就不打了呢?输了就投降呢?真是的,没见过这么赖皮的。”

元真道:“非也,不管输也好赢也罢,咱们既然是死敌,我不能放过你们,我会跟你们公平一斗,可我没说输了或者赢了,就会放过你们,这是两码事!”

凌玉霄鼓掌赞道:“前辈当真是机智多谋,说的好,敢不敢公平一战是一码事,结果又是一码事,说的真是不错,好,我赞成,咱们先公平较量一下,然后你们要是不服气,可以群起攻之,不过,这个赌你不接受,我还有一个赌约,请前辈务必接受。”

元真道:“你讲!”

玉霄道:“若是二位前辈败在我手下的话,我想请二位前辈能遵守赌约,逃命的时候不准再往这个洞穴里逃命,也就是说,前辈不可逃进这洞穴里躲起来,因为我不想血洗蝙蝠洞,不想将蝙蝠族灭绝,咱们以仁为本,不要牵连无辜才对,这个赌约我相信不管是对蝙蝠族人,还是对你们,都有好处吧,若是前辈还是个人物,就请答应下来,我不想伤及无辜,难道前辈们就忍心伤及这么多无辜的蝙蝠人吗?我想前辈不会这么残忍吧?”

元真冷汗直冒,暗自赞叹玉霄这番话当真是厉害。

若是他不答应,玉霄就会说,我是你们的敌人,我都不想牺牲那么多无辜的蝙蝠族人,可是你们却忍心牺牲这么多人,难道还不如我这个仇敌有仁慈之心吗?难道在你们心中,只是利用这些蝙蝠族人替你们卖命,根本就没把他们的死活放在心中吗?

这一番话正是玉霄等他说不同意的时候,准备后说的,这无疑是挑拨离间一番话,也是将了两个妖魔一军。

除此之外,玉霄还可以嘲笑讽刺他们怕死贪生,只会躲进乌龟洞内,这情理几乎都被玉霄占去了。

元真是灵猿,机智聪明,如何能不明白玉霄这番话的厉害?

他知道,要是现在这么一说,玉霄说他怕死贪生,利用蝙蝠人,根本就没将蝙蝠人的死活放在心上,他无言以对,到那时候,蝙蝠族的人恐怕都对他不满。

别人听不出这番话的厉害之处,可是廉政却懂,这一番话看似多余,其实却是巧妙无比,廉政真是佩服万分。

这样一来,一个是显着仙疆的修道者仁义,不想乱杀无辜,再一个又可以不必强攻蝙蝠洞去冒那么大的风险,当真是一个好办法。

元真暗自称赞,点点头道:“好,凌玉霄,我答应你,我要是输了,绝不会逃进蝙蝠洞内躲藏起来,你不想伤害无辜,我也不想,蝙蝠族人我一向敬重,他们跟我们亲如兄弟一般,难道我想他们死吗?这个赌约我答应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