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6章 赌斗3

第一百七十六章 赌斗3

二人又斗了几十个回合,玉霄一看差不多了,再要斗下去,碧萝非要累吐血不可,那就不好了。

玉霄急忙大叫道:“喂,住手!师姐,回来吧!”

碧萝长出一口气,倒拖大棍,退后五六丈,看了看玉霄。

玉霄微笑着招招手,碧萝点点头,抱拳道:“承让了!以后再会!”

天狼也累的不轻,手拄着狼牙棒不住的喘着粗气,但却喝道:“走……走的不是好汉!”

凌玉霄哈哈笑道:“二位前辈,他们难分上下,我看就不必比了,就算打和了也就是了,二位前辈以为如何呢?”

元真也看得出来,天狼和碧萝是不相上下,知道再打下去,自己的徒弟和对方这女子势必两败俱伤,谁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打和当真也不错。

元真点头道:“好,就算打和了!天狼,回来吧!”

天狼不服不忿,但累的不轻,无力再斗,气的哼了一声,飞了回去。

玉霄心中暗笑,心道:“就算输了又有什么?反正又没说输了输给你什么,输了就输了,输了都没事,只要能耗费一下你们的体力,等会你们群战的时候,少了些硬手,我们也好应付。”

碧萝喘着粗气也飞上了土山,抱拳道:“小师弟,真是对不起,我没有打败它!”

玉霄哈哈一笑,笑道:“师姐,辛苦你了,胜败都不要紧,你好好休息一下,等会还要作战呢。”

碧萝点点头,坐在土山顶上,不住的喘着粗气,开始休息。

天狼刚一飞回,人猿族族长界巽飞了出来,大骂道:“凌玉霄,有本事出来一战,你灭我人猿一族,这笔血债,我要你血债血偿!”

玉霄哈哈一笑,故意嬉皮笑的气他道:“真是抱歉,你还不配跟我交手,我要斗的是你的师傅,等你打赢了我的部下,才有资格。”

玉霄看了看众人,微笑道:“蔵师兄,这个人猿交给你了,给我好好打他,打不赢,别回来见我!”

蔵独道:“师弟放心就是,交给我了!”

蔵独心中高兴,因为人猿族长界巽虽然也有道术和修为,但比起天狼来差了好多,以自己的本事和修为,想要打败他,可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根本就是露脸给梵音阁增光的机会,玉霄将这机会给了他,他当然高兴。

蔵独十分好斗,但对玉霄却是十分敬服,在梵音阁,他可见识到了玉霄的本事,就连他的师傅们都对被玉霄几句话弄的下不来台,而且四位神僧收玉霄为徒,并非是玉霄求四个和尚,而是和尚跪着求玉霄做他们的徒弟,这简直就是千古奇闻了。

四个神僧宠爱玉霄,他看的清清楚楚,这一次师兄派他来助玉霄追杀天魔,一切都要听玉霄的,虽然玉霄胡闹顽皮,但在作战的时候,他说的话可是算数的,谁也不能不听,就连梵音阁的弟子都一样。

不但这样,他看得出来,将来率领正道中人拒敌天魔的领兵元帅也非这个不正经的小师弟不可。

蔵独那敢不听,十分恭敬的领命而战,蔵独将九股托天叉一颤,大吼道:“就凭你想跟我小师弟动手?你还不配!看叉!”

蔵独可不爱废话,虽然是和尚,但好勇斗狠,十分的凶悍,九股托天叉恶狠狠的当胸就刺去。

界巽用的是长枪,而且人猿族的人就像猿猴一样,手长脚长,用枪做兵器当真是有不少的优势。

界巽一见九股托天叉刺向了自己的胸口,急忙用枪一拨,大喝道:“开!”

叮的一声响,两柄兵器撞在了一起!

蔵独将九股叉一颤,顺势横着扫出,一招横扫千军,横三界巽的腰!

界巽不敢大意,将长枪一立,就将九股叉架开!

界巽也真有点本事,手中的疾风迅雷枪,当真也有有点根基,犹如狂风骤雨一般,就刺向了蔵独。

蔵独也不示弱,两个人是以快打快,犹如走马灯一样,就在松软的沙地中转开了圈子,厮杀在了一起。

蔵独本以为几招就能打败界巽,现在一看,想要打败界巽,还真要费点事,因为界巽还真有点本事。

二人从天上打到地下,一眨眼,就打了二十几个回合,依旧是难分高下。

但玉霄却看的出,论修为界巽实在是差了一筹,最终必然会败给蔵独,这是肯定的了,但界巽能跟**斗了这么久,可见此人的确也有点本事。

雪紫儿看的手痒痒,就连卓悠悠和魏晓晨也是一样,因为这三人都是好斗的女子,卓悠悠急的直跺脚,气道:“唉……你要是早派我出去,这人猿我早就打的他趴下了!”

雪紫儿也道:“真是的,两个人这要打到什么时候?”

玉霄淡淡一笑,道:“喂,你们急什么呀?做为女孩子,一定要沉得住气,要文静,看看我姐姐,多学着点,你们呀,这么个急性子,难道等你们嫁给我之后,怀了我的宝宝,要经过十月怀胎才能生呢,难道你们着急的,两个月就能生下来吗?”

雪紫儿气的照着玉霄的胸膛连连捶打着,红着脸骂道:“你放屁!谁给你生孩子!臭无赖,不要脸!”

卓悠悠也嗔道:“无耻,↓下流!你才这么……”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不想生孩子也不行呀,到时候,咱们洞房之后,你们生不生孩子,你们可说了不算了,难不成,你们都生不出孩子来吗?那你们是不是女人呀?这样吧,让我检查一下,看看你们是不是女人,来,我看看……”

他说着就去拉雪紫儿和卓悠悠的手,就要胡闹的去逗她们玩。

两个姑娘妈呀一声,红着脸躲到了玉蝶身后,卓悠悠红着脸嗔道:“姐,你看他,又欺负人家。”

雪紫儿嗔道:“你无耻,下流!”

玉蝶皱皱眉,伸出白玉一般的指头,在玉霄的额头上戳了一下,嗔道:“你呀你,什么时候也没个正经,正在打仗,你闹什么呀?真不像话。”

玉霄嘿嘿笑着,抓起玉蝶的手,就去咬玉蝶的手指,笑道:“姐姐的手真白呀,估计很好吃,我吃一口。”

玉霄抓住玉蝶的手不断的在玉蝶的手臂上来来回回的摸索着,嘻嘻笑道:“姐姐,你的手臂真白,你其他的地方一定更白,我看看啊,哇,这手臂,又白又嫩的……”玉蝶又羞又气,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还闹,再闹我可打你啦!”

玉霄苦笑道:“你现在难道不是打我吗?你看看,我的耳朵都这么大了,你还拧呢,这都是你跟悠悠,还有臭仙儿三姐妹闹的,要不是你们天天拧我,我耳朵能这么大呀?”

玉蝶掩嘴而笑,吃吃笑道:“谁叫你从小就这么胡闹顽皮呢,活该。”

曲仙儿嗔道:“喂,你可别冤枉人呀,我不喜欢拧耳朵的,我一般都敲你的头的,咚咚锵,咚咚锵,真好玩……”

楚桂儿嘻嘻笑着,捏住了玉霄的鼻子,道:“喂,我可不喜欢拧你耳朵,我爱捏你的鼻子,来,打个鸣,咯咯……”

洪袖儿吃吃直笑,故意摸着玉霄的耳朵道,吃吃道:“真是不好意,我不听话的时候,我娘就喜欢拧我耳朵,所以我习惯了拧你了,谁叫你这么坏的,再不听话,娘还拧你耳朵,快点叫娘,乖宝宝……”

玉霄淘气的道:“娘,娘亲,我饿了,我想吃奶,我要吃奶,快给我吃……”

洪袖儿急忙捂着丰满的胸躲在了玉蝶身后,骂道:“无赖,流氓,不要脸,呸!”

岳商叱道:“喂,仙儿,小师弟,你们太不像话了,这时候闹什么?好好观战,不要闹了。”

曲仙儿三姐妹‘哦’了一声,三个姑娘脸色通红,娇羞的低下了头。

岳商毕竟是他们的师兄,自幼就照顾她们,她们心中十分尊敬岳商,而且这时候真不是玩闹的时候。

曲仙儿将玉霄的头一扭,让玉霄好好观战,嗔道:“别闹啦!你真淘气,看看,师兄都说你了吧。”

玉霄嘿嘿笑道:“不闹就不闹。”

他说着,拉住了曲仙儿的手,又拉住了雪紫儿的手,边看着下面的比试,边用心声跟几个姑娘说笑,玉霄用心声道:“哈哈,这样师兄不会说我闹了吧?哇,你们都好漂亮呀,喂,我自从五岁断奶,我就没吃了,谁今晚上给我吃呀?雪姐姐,你的胸最大,给我吃一口行吗,别小气嘛,玉蝶姐姐的人最漂亮,估计那里也最漂亮,娘的就好吃,玉蝶姐姐,你是娘的乖女儿,一定像娘那样,哪里又白又大,我也要吃你的……”

玉霄真是淘气顽皮,用心声跟六个姑娘开着无聊的玩笑,六个姑娘在心里听的清清楚楚,一个个羞臊无比,但在心里玩笑,总比说出来面子好看。

曲仙儿用心声骂道:“臭无赖,你就是臭无赖……”

雪紫儿气的在玉霄的手臂上轻轻的咬了一口,然后掐了他一把,用心声道:“你放屁,我们还没……呀……”

雪紫儿这个羞,没想到自己的心竟然这么想,真是羞的要命。

玉霄用心声道:“没水吸几口也行呀,谁规定的女人没水,男人就不能吃的,三位师姐,你们回去后问问三位师傅,他们有没有吃三位师娘的呢,估计师娘哪里那么大,三位师傅一定吃过的……”

六个姑娘一起在心里骂道:“无耻,↓流!”

曲仙儿大骂道:“臭不要脸!”

洪袖儿接口道:“死不要脸!”

楚桂儿接口道:“臭无赖……”

六个姑娘一个接着一个的在心里骂着玉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会用眼睛瞪玉霄,一会掐玉霄,一会咬玉霄,那表情当真是奇奇怪怪的。

岳商看着七个人这般怪模怪样的表情,当真是苦笑不已,均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这时,就听到一声惨叫,战场上终于分出了胜负!

原来,界巽毕竟稍逊一筹,能跟蔵独打了这么久,实在已经不容易了。

蔵独用了一招叉里加脚,一脚将界巽扫落在地,然后一叉就刺向了界巽的小腹!

界巽总算机灵,急忙拼尽全力一躲,那九股叉刺偏了,基本等于刺空了,但叉的最后一个小刺,还是刺中了他的腿,不过,刺的并不重。

界巽一声惨叫,蔵独拔出叉来,还要再刺,界巽急忙来了一个就地十八滚的功夫,就避开了这要命的一叉,然后驭枪就飞走了。

蔵独暗叫可惜,刚要追,也来不及了,玉霄一见蔵独胜了,微笑道:“蔵师兄,回来吧,赢了就行了,放他去吧。”

蔵独答应一声,大叫道:“哼,自不量力,就你这本事连我都打不赢,还想跟我小师弟打,简直笑话!”

这时候,正是拍拍马屁的好时候,蔵独顺便赞了玉霄几句,然后飞回了本阵。

玉霄拍拍蔵独的肩膀,笑道:“师兄辛苦了,请休息休息,有劳师兄了。”

蔵独一笑,道:“阿弥陀佛,没什么,但有吩咐,小师弟尽管指派就是。”

蔵独退了下去,盘膝打坐,开始调息。

玉霄冲着元真抱拳道:“前辈,这一局谁赢了?”

元真这个气,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谁也承认是他赢了,玉霄根本就没必要问,但玉霄偏偏让他说自己赢了。

元真气的哼了一声,道:“你赢了!”

玉霄微笑道:“多谢承认,咱们可是一比零了吧,下一个谁出战?请出来吧!”

蝙蝠族族长蝠喷大吼一声道:“我来会一会你!”

蝠喷扇动着肉翼,飞了出来,用手中的飞燕回旋斩一点玉霄道:“凌玉霄,有胆量的出来一战,我要报仇!”

玉霄看了看跃跃欲试的悠悠,笑道:“悠悠,你不是想玩玩吗,他我交给你了。”

卓悠悠十分高兴,亲昵的在玉霄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嫣然笑道:“这还差不多。”

她刚要走,玉霄拉住她的手,用心声道:“悠悠,多加小心,不可大意。”

卓悠悠心中甜丝丝的,柔声道:“嗯,我知道,对付他还没什么问题。”

卓悠悠御剑而飞,前来会战蝠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