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7章 胜敌2

第一百七十七章 胜敌2

卓悠悠心中高兴,虽然没杀了他,但打败了他,也算是出了一口气,悠悠冷笑一声,道:“便宜了你!”

玉霄哈哈直笑,拍手赞道:“好媳妇,没给我丢脸,来,悠悠,那些冰雹别浪费了,咱们的水不多了,都召回来,咱们当冰块吃。

曲仙儿气道:“用的着吗?没水我们难道就不会做冰?”

玉霄故意气她道:“你是臭仙儿,你做的冰雹脏,做出来都是臭的,不如悠悠的干净,悠悠的冰雹做的就像珍珠一样,又好看,又甜,就跟糖一样的好吃。”

曲仙儿又羞又恼,敲着玉霄的头嗔道:“你讨厌,你讨厌,臭无赖……”

她一向跟悠悠不和,见到玉霄夸赞悠悠,却贬低她,如何能不气。

玉霄嘿嘿直笑,握住曲仙儿的玉手,用心声对曲仙儿道:“好仙儿,你的冰雹不如悠悠,不过呢,你的小嘴却是甜的很,这样吧,你给我点口水吃吧,好甜呀……”

曲仙儿红着脸敲了玉霄一下,嗔道:“无赖!讨厌!”

卓悠悠笑盈盈的御剑飞回,根本没听玉霄的话将冰雹召回,而是将冰雹散去,但她手里却拿着两枚晶莹剔透犹如枣一般大小的冰雹,笑嘻嘻淘气的给玉霄塞进了嘴里,吃吃笑道:“那,你喜欢吃,给你!”

玉霄嘴里吃着晶莹的冰块,顺手拉过悠悠笑道:“好悠悠,好样的,你胜了给咱傲人族的人露脸,本大少爷就奖励你一个香吻吧。”

卓悠悠羞的满面通红,双手捶打着他,嗔道:“不要,谁稀罕……”

玉霄一把拉过她来,就亲在她满是淡雅幽香的樱唇上,将一块冰块用舌头给她送进了嘴中,卓悠悠一边用手捶打着他,一边张开嘴,迎住了他的亲吻,跟玉霄深深的亲了一口。

玉霄亲吻她,将一块晶莹的冰送进了她的嘴里,嘻嘻笑道:“这冰块你一块,我一块,甜吗?”

卓悠悠红着脸,羞的满面通红,心中甜丝丝的,但却嗔道:“甜你个大头鬼,讨厌,臭无赖,就会欺负人家。”

但她却没有吐出玉霄用嘴送给她的那冰块,而是含在了嘴里,满脸幸福的神韵。

曲仙儿嗔道:“切,无耻!还说人家讨厌,那你怎么不吐了他喂给你的冰?告诉你,他不爱刷牙,嘴臭死了,脏死了,臭死你……”

卓悠悠哼了一声,嗔道:“我愿意,气死你,哼!”

玉霄哈哈笑着顺手拉过了曲仙儿,嘿嘿笑道:“你别吃醋嘛,你要是喜欢我也喂你吃呀,我嘴里还有一块,喂给你吃吧。”

曲仙儿羞的满面通红,捶打着玉霄,挣脱开,嗔道:“无赖,谁稀罕,臭流氓,臭死啦!”

玉霄嘿嘿笑道:“不稀罕?嫌我臭?那我就臭你。”

玉霄也是够淘气的,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住曲仙儿,就亲在了曲仙儿的香唇上,又将嘴里的一块冰给她强行的塞进了嘴里。

曲仙儿唔唔唔直叫,但也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让他亲了亲,让他淘气的用舌头舔了舔她自己的香舌……

曲仙儿挣脱开,故意将那块冰吐掉,然后敲着玉霄的头,嗔道:“你坏,你讨厌,臭流氓,臭无赖,谁让你亲我的……”

玉霄哈哈笑道:“亲了就亲了,怎么?要我负责吗?好呀,那我就负责,娶你就是了,哈哈哈……”

另外几个姑娘看着,一个个心中又好笑,又酸酸的。

雪紫儿嘀咕着骂道:“真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男人!哼,无赖!”

洪袖儿骂道:“不知羞!”

楚桂儿嗔道:“臭不要脸!”

玉霄哈哈笑道:“怎么,你们吃醋了呀?我这人最公平了,这样吧,我也给你们嘴对嘴的喂你们吃冰块,绝不会厚此薄彼的。”

玉蝶羞的脸通红,推了玉霄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别胡闹啦,你看看,就连对面的敌人都看着你呢,你也不知羞。”

玉霄顺手抱住玉蝶,在玉蝶的小嘴上迅速的亲了一口,嘿嘿笑道:“这有什么?咱活着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

玉蝶摸着残留着玉霄口水的小嘴,臊的脸通红,用手指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还闹,现在不是闹的时候,别玩了。”

玉霄嘿嘿笑道:“遵命遵命,我的亲娘来,姐姐,我别叫你姐姐了,我也别叫你媳妇了,我干脆叫你娘亲吧,娘,娘……”

他嘴里叫着,不说话了,但却用心声对玉蝶道:“娘,我要吃奶,蝶姐姐,给我吃一口吧,没人的时候,我就吃你的奶,好不好……”

玉蝶嘤咛一声,虽然没人听的见玉霄的玩笑话,虽然只有他俩人知道,但这种玩笑也是够羞人的,玉蝶又羞又涩,气的照着玉霄的头打了几巴掌,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还闹?再闹,我真生气了,真打你啦,坏蛋……”

玉霄故意皱眉道:“喂,姐姐,你讲不讲理?我说什么来呀,你就打我?”

玉蝶嗔道:“你说……你说……哼,不理你了……”

她那里能当着这么多人将玉霄用心声对她的玩笑话说出呢,而且玉霄说要吃她的奶,也就等于要吸允她的**,她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如何能说出这种话来,所以,玉蝶羞臊的不理玉霄了。

玉霄嘿嘿直笑,微笑道:“好啦,不闹啦。”

他嘴里说着,但却用心声对玉蝶道:“喂,人用心想想又不犯罪,想,难道还有错吗?好姐姐,你可知道,你生的这么漂亮,在心中想亲你,吻你,摸你,想将你剥光了强奸你的男人,没有几百万,也有几十万,只要是见到你的男人都想一亲你的芳泽,想吃你的奶,别说是我,就算是廉大哥这么正经的人,恐怕要是能知道他的心,我就不信他就没一点邪念,但有念头不去做,这并没有错嘛,依旧是好人嘛。”

人的心就是如此的邪恶,这一点谁也不能否定,但想想不去实行,并没有什么错,依旧是一个好人。

其实,若这世上真的有读心术,能将人的心**裸的读出来,恐怕就是伟人和圣人,恐怕就是佛祖和神仙,那心依旧是**裸的污浊不堪。

玉蝶又羞又臊,气的用心声道:“你坏,除了你这么坏,谁还这么坏,不理你了,唉……要是哪里真的被他亲一口的话,也不知什么滋味,呀……我……我怎么能这么想呢……”

玉蝶想着想着,念头一歪,就被玉霄的心读去了,玉霄这个笑,用心声道:“姐姐,你也想呀?其实我更想……”

玉蝶用心声嗔骂道:“想你个大头鬼,不准你再听我的心说话了,讨厌,讨厌死了你,哼,不理你啦!”

玉蝶急忙松开手,脸娇红一片,当真是千娇百媚,风情万种,令人心动不已。

玉霄虽然松开了玉蝶的手,但这么近依旧能听的到玉蝶的心声,看到玉蝶娇羞的样子这么美,玉霄在心里赞道:“蝶儿,你真美,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玉蝶轻轻一笑,羞涩的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就见一道黑影飞来,一声闷雷一般的声音大吼道:“凌玉霄,出来一战!”

飞下土山挑战的正是混沌魔圣蒙明,就见蒙明,没有人头,只是在应该长人头的地方,有一个大包,鼓鼓的罢了,蒙明**着上半身,露着满是黑毛和一张凶恶狰狞的脸。

他不得不**着上半身,就算天再冷,他都这样,因为他没有头,以**为眼,头上的七窍他都生在肚子上了,故此,他不得不**着上半身用来看东西。

蒙明生的真是够凶恶的,远远看去,一张青黑色的肚皮,双眼,鼻孔和嘴巴看上去正是一张鬼一般狰狞诡异的脸,只不过,这脸也太大了些罢了,简直犹如半个车**小。

蒙明背后有四条肉翼,就忽扇着四条肉翼,手中拿着车**小的两面都是斧刃的大斧头,凶神恶煞一般的立在空中,前来挑战!

他这柄双刃大斧头名叫开天炼狱斧,黑黝黝的,乃是玄铁打造而成,又沉又重,混沌灵兽蒙明力大无穷,当真勇不可挡,其力气跟九子中开山力神洪天福不相上下,当年仙魔一战,洪天福手挥开天霹雳斧和蒙明的开天炼狱斧厮杀在一起,二人打了个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这也就是洪天福力大无穷才能抵挡的住着这一员勇猛无比的魔圣,换谁单以力气而论,绝不是他的对手。

禅悟单手合十,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师弟,这一战我去吧,此妖魔力大无穷,不好对付。”

禅悟可跟蒙明交过手,知道蒙明的力气,他的伏虎霸王锤勉强能抵御的住,所以,禅悟乃是好意,怕玉霄跟蒙明单打独斗,万一失手,所以,他才请战。

玉霄哪能不明白他的心,当下微微一笑道:“师兄,多谢,这一战我亲自会他,师兄尽管放心,我自有办法对付他。”

禅悟不好再说,只能道:“师弟多加小心,此人力气太大,不可硬碰。”

凌玉霄微笑道:“我明白,喂,各位大小老婆,我要是被一斧头劈成了两半,你们只准哭一会啊,不准总哭,我死了后,你们就去嫁给别人吧,喜欢谁就嫁给谁,对了,我岳师兄为人真不错,你们要是嫁给岳师兄,一定会很幸福,你们谁喜欢就随意啦……”

岳商脸色一红,苦笑道:“师弟,你这人什么时候总爱玩笑,不准玩了。”

雪紫儿拧了他一把,嗔道:“你有个正经好不好?”

玉蝶皱眉道:“你……你若是没信心,就别去了,我替你去,没等去,就说……的,不吉利。”

卓悠悠道:“就是,你别去啦,让雪姐姐和玉蝶姐姐替你去吧,真是乌鸦嘴。”

凌玉霄微笑道:“喂喂,这叫未料胜先料败嘛,对面这妖魔这么厉害,所以我先安排好后事,就算死了也会瞑目了,总之啦,我死了后,你们千万别替我报仇,赶紧走,我的尸体呢,是喂狗也好,喂蛇也好,根本不必管,反正我死了,尸体留着也会腐烂嘛,记住了,天马、菁菁和龙龙就送给你们三姐妹啦……”

曲仙儿三姐妹这个气,历来前去决斗厮杀的人,那有人没等动手就先说这些不吉利丧气的话的,真是太不吉利了。

曲仙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你混蛋,你去死吧!不不不……呸呸呸,你干脆别去啦!”

她骂出来,就觉得不吉利,她深爱玉霄哪能希望玉霄去死,所以连连的吐着口水。

洪袖儿气的扭着玉霄的耳朵,嗔道:“去去去,你别去了,每次你都说这些不吉利的话,这一战我去!”

楚桂儿嗔道:“你这人真是混蛋透顶,我们姐妹替你去吧,真被你打败了。”

凌玉霄嘿嘿笑道:“不行不行,这一战我非要去不可,好吧,好吧,你们让我亲一口,我就有信心了,好不好?”

六个姑娘一起骂道:“无耻,下流!”

六个姑娘骂完一起掩嘴而笑,没想到竟然想到一起去了。

玉蝶叹道:“霄弟,千万小心,不可胡闹。”

就听蒙明大吼道:“凌玉霄,你他妈快给我滚出来,少他妈废话,快点!”

凌玉霄嘿嘿笑道:“我去死啦,各位大小美人,再见啦。”

他说着,趁着雪紫儿和曲仙儿不备,双手齐出,就在两个姑娘圆圆软软性感的屁股上掐了一把,然后张嘴就在玉蝶的小嘴上亲了一口,这才御剑飞了出去。

雪紫儿和曲仙儿妈呀一声,羞的满面通红,一起骂道:“无耻!↓流!臭不要脸!”

凌玉霄毫不理会,边慢慢的往前飞着,边在嘴里唱着儿歌道:“雪姐姐的屁股大又圆,一窝能生七八个,仙儿的屁股圆又大,一窝能生**个,**个,七八个,加起来十四五个,一窝宝宝胖嘟嘟,仔细一看竟是都是小肥猪……”

玉霄话音一落,不但玉霄这边的人被气的扑哧笑了,就连一百多恨玉霄入骨的蝙蝠族人,都扑哧一声笑了。

六个姑娘被气的啼笑皆非,他轻薄耍流氓摸了两个姑娘的屁股,竟然还编成儿歌唱着玩,当真是令人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