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8章 败敌2

第一百七十八章 败敌2

原来,玉霄早知道迎面硬拼,绝不是他的对手,说不定一招就会被对方将兵器给震飞,但玉霄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一计罢了。

他看似拼尽全力跟他对一招,其实暗地里却在眼看着斩在他炼狱之上的时候,将九子凝冰剑祭出,直射他的心窝要害!

而他双手用天地苍穹剑拼尽全力去接他这一招!

若是蒙明炼狱魔斧砍向玉霄,玉霄一剑劈下,二人斧剑相交硬碰硬的话,也许玉霄会受伤,但却不会致命,因为以玉霄的修为,硬接他一招还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蒙明若是依旧跟玉霄对一招,那九子凝冰剑就势必躲避不开,必然会被九子凝冰剑刺透心窝,就此丧命!

这一招,其实就是玉霄拼着一伤换他一死的一招,早就在玉霄的算计之中!

论智谋和心机,蒙明哪里能是玉霄的对手!

当他一炼狱砍出来,就知道上了当!

若是不避开,若是依旧砍玉霄,那这一剑定然要了自己的命!

蒙明心中这个骂,他本以为玉霄又是拼尽全力跟他对一招,他也尽了全力,但没想到玉霄竟然来了这么一手,当真是令人措手不及!

蒙明也真是本事,这要是换做第二个人,恐怕这一剑必然躲避不开了,就算避开九子凝冰剑,也避不开迎面这一剑,避开迎面这一剑,却避不开九子凝冰剑!

这当真是令人难以招架的一招!

但无论如何,先保命要紧!

蒙明一见九子凝冰剑刺向了心窝,百忙中将身子使劲一扭,就听到‘璞’的一声响,他虽然避开了要害,可是身后的肉翼却被九子凝冰剑刺中,九子凝冰剑透过他的肉翼飞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玉霄的单剑也已经到了!

蒙明再想躲避根本来不及了,百忙中,蒙明急忙将炼狱大斧在身上一背,这一招在后世有个名堂,叫做‘苏秦背剑’!

可是在那个时候,这招可没有这个名称,因为苏秦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生呢!

蒙明用的就是这一招,这一剑正好砍在炼狱斧的斧杆之上,就听到叮的一声脆响,蒙明就觉得浑身一震,一股大力撞向了自己的心窝,立刻就觉得心口发闷,哇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这一剑玉霄是双手握剑拼尽了全力,而蒙明不及运功招架,只凭着自己的力气和身体硬接这一下,当然不敌玉霄了,所以被震伤,吐了一口鲜血!

蒙明噔噔噔抢了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子。

玉霄并没有趁势追杀,而是将九子凝冰剑召回,将双剑左右一分,抱拳道:“前辈好本事,承让了!”

蒙明擦了擦嘴角边的血渍,怒吼道:“你!好你个凌玉霄,你为何这么阴毒?”

玉霄微笑道:“前辈何出此言呢?我怎么了?”

蒙明简直气炸了肺,这一招其实是被玉霄取巧,他输的根本不服气。HTTp://

蒙明用手指着玉霄破口大骂道:“凌玉霄!你卑鄙无耻!你双剑斩来,乃是要跟我拼一招,可是你为什么突然将一把剑祭出去,这分明就是偷袭,卑鄙无耻!你算什么英雄?”

玉霄心中暗笑,哈哈笑道:“喂,前辈,你这可就不对了,我一没有用暗器赢你,二没有用别人帮忙,怎么卑鄙了?哦,难道依前辈之言,前辈一炼狱砍我,我不能躲避,只能招架不成?这样说来,大家就别比试武艺了,干脆都比试力气得了,谁的力气大,谁就胜了对不对?那前辈力气大,当然占便宜了,难道只准你大力欺负小力,以强欺弱,不准我们想办法应付吗?我还没听说过,别人怎么动手,还要按照对方的要求打的,这世上那有这种道理,不知前辈以为如何呢?”

蒙明窘在了原地,又气又怒,当真是无法答对。

因为玉霄一点都没说错,厮杀打斗,根本就是斗智斗力,只是为了胜利杀死对方,根本没什么仁义可言,其中,无论对方用什么手段,都无可厚非,而且玉霄一没有用暗器,二是跟他单打独斗,公平一战,玉霄这么打,虽然取巧,但谁能规定不准他这么打的?

所以,蒙明无言以对,因为这世上比试较量还没有听说过,规定他一斧头劈来了,别人必须全力招架不准躲避的,也没听说规定别人用剑劈他,不准将剑祭出去伤敌的,所以,他是一点理也站不住,当真是无言答对。

玉霄悠然笑道:“前辈是明白事理的人,若是前辈只比力气,那我阵中也有力气大的人,那你们就可以都站着不动,你劈他一斧,他砸你一锤,这样才公平,可是前辈跟我比斗的时候,可没有这个规定,命令我不准躲避,不准这个,不准那个的吧,前辈,你说对吗?”

蒙明气的使劲哼了一声,怒喝道:“好,就算你说的对,我问你,你为什么不打,只是来回的逃?有本事,咱们正大光明的一战,你不要来来回回的飞来飞去的!”

玉霄心中暗笑,哈哈笑道:“前辈可又错了,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打法,咱们又没有规定怎么打,而且天还尚早,离着天黑吃饭还早着呢,我又不着急,咱们无论打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呀,为什么一上来就叮叮当当的打起来没完没了呢?我又没有拦着前辈动手,前辈着急杀我,尽力杀我就是,我不想杀你,喜欢来回的飞着玩,你管得着吗?不知道这答案前辈可否满意呢?”

可把众人笑坏了,玉霄戏弄对方,捉弄对方,而且还条条在理,让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的确,比试较量没有规定打多久,怎么个打法,玉霄喜欢比试的时候到处飞着玩,谁又能管的着?他就算在打斗的时候,跟他说话玩笑,谁又规定了厮杀比试不准说话的?

所以,玉霄不打,跟他绕圈子,他说不出什么来,玉霄边打边出言捉弄他,跟他开玩笑,他也说不出什么来,玉霄偷巧杀他个措手不及,他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来,总之,玉霄是一点错都没有,别说是他说不出什么不对之处,就连元真这么聪明,若是问他,他也无法答对。

蒙明气的使劲哼了一声,当真是说不出话来。

的的确确,玉霄跟他游斗,边打边说话取笑他,是令人生气气愤,可是他这么做是他自己的事,任何人也没资格规定他必须一本正经的打,而且玉霄说的在理,他躲避,你可以追呀,追不到是你没本事,难不成,你打别人,还不叫别人躲避不成?而且玉霄说的也对,反正没规定打多久,就算他这么跟他转圈子飞一天一夜,谁也说不出什么不对来。

蒙明将炼狱一摆,怒吼道:“好,就算你对行了吧,现在,咱们有个规定,咱们再比试的时候,你不准再来来回回的乱飞,不准再胡言乱语,来,咱们再比!”

凌玉霄将手一摆,微笑道:“前辈,咱们胜负已经分了出来了,何必再比呢?”

蒙明厉声道:“如何胜负已分?我还没败呢!”

玉霄悠然笑道:“前辈此言差异,不管我取巧也好,用计也好,都是胜的正大光明的,前辈用力,我用智,都无可厚非,常言道,高手过招,败一招也是败,前辈被我打的两次钻进了沙子中,如此的狼狈不堪,又被我九子凝冰剑刺伤了肉翼,又吐了血,负了伤了,请问前辈,这算不算败了一招呢?”

蒙明气的肚子都红了,虽然他没有脸,但肚皮就好似他的脸,能将肚皮都气红,可见他如何的生气了。

的确,他是败了一招,而且败的狼狈不堪,还吐了血,被伤了肉翼,的的确确是败了。

蒙明怒吼道:“好,这一局就算你败了,不过,我还要跟你比!”

凌玉霄嘿嘿笑道:“这一局别说算我胜了,咱们凭良心讲,到底谁赢了?”

蒙明厉声道:“你赢了就是!”

凌玉霄微笑道:“好,既然我赢了,那对不起,前辈,我就不奉陪了,再见!”

玉霄说罢,驭剑如流星一般的就飞了回来,立在半空中悠然笑道:“前辈,既然你输了,我何必再跟你比呢?咱们说好了,是比试较量的,还不到厮杀的时候,而且我玩够了,没兴趣再跟你比了,你既然败了,也就没资格再比试了,对不起,我不奉陪了,再见再见,下次,咱们还是比拉屎谁拉的多吧,前辈吃的多拉的多,比这个,估计前辈能胜的了我的……”

玉霄洋洋得意的回归了本队,只剩下蒙明气的在原地咆哮!

蒙明猛挥大斧照着一个小土包劈去,救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那蘑菇一般的小土包就被劈成了两半,顿时尘土飞扬。

蒙明怒吼道:“凌玉霄!我一定要杀了你!”

玉霄嘿嘿笑道:“蒙前辈,你要杀我可以呀,我早就活够了,不过,你要杀我,一定别这么生气,你都一千多岁了,本就快死的人了,万一咯嘣一声被活活的气死,那你怎么杀我呢?前辈善保老体吧,请回吧,换一场比试吧。”

蒙明还想再说什么,元真叹了口气,叫道:“师兄,算了,你斗不过他的,回来吧,别跟他斗气了。”

蒙明用炼狱斧指着玉霄,厉声道:“凌玉霄,你记着今日,总有一天,我定将你碎尸万段以雪今日之辱!”

玉霄挥挥手道:“对不起,我这人善忘,不像某些人,鼠肚鸡肠,斤斤计较,这件事就劳驾前辈操心记在心中了,下次杀我的时候,记得提醒我为了什么,因为我善忘早忘记了。”

这其实就是骂蒙明是鼠肚鸡肠斤斤计较,这谁能听不出来,蒙明气的不再说话,驭炼狱飞回了山上,气的坐在山上直哼哼。

元真叹道:“五哥,你这是何苦?算了,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

蒙明怒道:“这小杂种太可恶了,总有一天,我要是抓到他,将他剁成十八块!”

元真苦苦一笑道:“唉,此人不肯加入咱们魔域,实在是咱们的一大损失,此人聪明机智,诡计多端,乃是咱们的心腹大患,想要除去他不太容易。”

那边六个姑娘简直都笑的肚子疼了,纷纷围住玉霄,叽叽喳喳的说笑不已。

楚桂儿亲昵的在玉霄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吃吃笑道:“小坏蛋,你真是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你这小坏蛋,奖励你的。”

玉霄嘿嘿笑道:“能不能换个地方呢?小师姐嘴巴里的奶味很好,我好喜欢,给我点奶味口水吧。”

楚桂儿羞红了脸道:“呸,无耻,下流,你才有奶味呢,讨厌。”

洪袖儿捂着嘴直笑,叹道:“唉,这么坏的人,你们见过没有,小师弟,这世上的坏蛋你要是认了第二,没有人够资格认第一了,你竟然坏的放……嘻嘻嘻……”

雪紫儿乐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吃吃笑道:“唉,这人呀,当真是除了一副坏心眼,再也没什么优点了,当真是坏透了,你看看把人家气的。”

卓悠悠嘻嘻笑道:“就是,你打就打吧,还跟人家聊天,还要跟人家比赛拉……咦,你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口呢……”

雪紫儿道:“更可气的是,你跟人厮杀,不去跟人打,居然跟人家在哪里捉迷藏……”

楚桂儿嘻嘻笑道:“还有,他坏的看上去找人家拼一招,其实却去取巧欺骗人家,唉……你这种人,当真是天下少有呀……”

玉霄哈哈笑道:“更可气的你们还不知道呢。”

六个姑娘异口同声道:“什么?”

玉霄招招手,神秘的道:“过来,我用心声跟你们说。”

六个姑娘凑近了些,玉霄神秘的道:“更可气的是……”

他说了一半,忽然伸出手来,在每一个姑娘高耸丰满的**上一人抓了一把!

玉霄哈哈笑着,跑到了一边,拍手唱着儿歌道:“姐姐的胸,软绵绵,白嫩嫩,摸上去弹又弹,弹得我手软酥酥……雪姐姐的胸像包子,上面两个小葡萄,小葡萄,甜又酸,酸酸甜甜……曲仙儿……”

他出其不意的在六个姑娘的胸上一人掐了一把,然后编成儿歌拍手唱着,可把六个姑娘给羞坏了,六个姑娘都臊的粉面通红,一起掐腰大叫道:“凌!玉!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