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9章 信义1

第一百七十九章 信义1

“干嘛叫我?难道你们还想让我给你们揉揉吗?这样吧,咱们换个地方吧,改摸你们的屁股怎么样?”

“姐妹们,打!”

“打臭流氓!”

六个姑娘围住了玉霄,又掐又敲,又打又咬,跟玉霄嬉笑在了一起。

碧萝和寂籁看了都觉得面红心跳,眼看着六个姑娘女人的禁区被玉霄这般的侵犯,她们看着都羞的要命。

两个和尚急忙闭住了眼睛,不断的念着佛号。

岳商叹了口气,苦苦一笑,心道:“小师弟这人那都好,就是太胡闹了,唉,真是成何体统。”

魏晓晨羞红了脸,轻轻的骂道:“臭无赖,臭流氓,真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一百多人,就敢这么胡闹无礼,臭无赖……”

玉霄被掐、被敲、被拧、被捏、被咬、被胳肢的哈哈直笑,连声讨饶道:“各位好媳妇,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过是好意嘛,我看你们那里肿了,想给你们揉揉,替你们消肿嘛……”

“还敢胡说,姐妹们,好好的收拾他,叫他这么坏……”

玉霄连声道:“我错啦,错啦,再也不敢了,好姐姐,好妹妹,饶了我吧,再要打我,我可要放屁啦……”

六个姑娘羞的妈呀一声,吓得赶忙都住了手,一个个捏着鼻子,躲在了一边,当真像是怕他放屁一般。

玉霄嘿嘿笑道:“好了,我的天,你们想打死我呀?不就是……嘿嘿,不说啦还不行吗?”

雪紫儿故意装作生气,将紫芒刃一扬,嗔道:“你……你再这么胡闹,我一刀……你!哼!”

她想说一刀杀死玉霄,觉得死字不吉利,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玉蝶用白玉一般的手指,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你呀,总是这么顽皮,真是该打。”

曲仙儿道:“再要这么……我……我敲的你满头是包,看你还敢不敢了,哼!”

卓悠悠嗔道:“你再要这么……我就将你的耳朵给你拧下来,叫你这么坏。”

洪袖儿道:“再要这么顽皮,看到了没,我用红袖勒……你……”

她想说勒死玉霄,也是觉得不吉利,她们那里舍得玉霄死,袖儿也急忙将死字咽了下去。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再要这么胡闹,我就……我就……”

玉霄嘿嘿笑道:“喂,小师姐,你就什么?”

楚桂儿嘻嘻笑道:“我就亲死你,嘻嘻嘻……哈哈哈……”

她嘴里说亲死他,但却抓着玉霄的手用心声吃吃道:“再要这么胡闹,我就强奸你,哈哈哈……”

卓悠悠呸了一口,嗔道:“呸,不要脸!”

曲仙儿嗔道:“臭桂儿,你又背叛组织!”

洪袖儿道:“臭丫头,就数你坏,不知羞!”

玉霄心中这个笑,微笑道:“好了,不跟你们玩了,咱们先办正经事吧。”

玉霄不再胡闹,迈步上前,抱拳高声道:“二位前辈,我们又胜了一局,不知道下一局谁出来一战?”

元真飞了出来,冷冷的道:“凌玉霄,我来会会你!”

廉政迈步上前,抽出正气鸿蒙剑,就去迎战。

魏晓晨拉住廉政的手,轻声道:“多加小心。”

廉政道:“晨妹,尽管放心。”

玉霄在廉政耳边嘀咕道:“廉师兄,不要跟他硬拼,这一局无论你是输是赢,咱们都是赢了,等会还有大战,不要浪费力气,我叫你回来,你就回来就是。”

廉政道:“师弟尽管放心就是。”

廉政不再多话,御剑飞出,前来会战元真。

第一百七十九章信义

烈日炎炎,沙漠中热的很,朝阳刚升起不久,不过刚比斗了一个多时辰,就炎热的很了,这里气候当真是变化太快,令人难以适应。

廉政御剑飞在空中,离着元真还有五丈多远停在了空中,恭恭敬敬的抱拳道:“晚辈廉政,请前辈赐教。”

廉政不是爱多话之人,为人一向正正经经的,不苟言笑,就算是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都很少会开玩笑。

虽然对方是魔域中的妖魔,但的确比他的辈分要高,虽然两方面是死敌,但比斗时候的礼貌是不能少的。

所以廉政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礼,等候着元真。

元真没有动手,而是上下端详了廉政半天,叹道:“小伙子,我再奉劝你一句,你是个人才,我很想你投入我们魔域,我大哥不过二百日就可以复活,圣帝真君已死,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就算是天上的玉帝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是死一条的,怎么样,加入我们魔域,你跟你心爱的人就可以免死,如何?”

廉政静静的听着,一句话也没有答,他知书明理,知道打断别人的话不礼貌,所以,他从不会跟别人抢话,总是等别人说完,他才会说。

元真说完,他这才正色道:“多谢前辈好意,恕晚辈不能遵命,师傅对我有大恩,我岂能弃之而去,就算天魔前辈天下无敌,我们必死无疑,我也要跟师傅师娘以及师兄弟们战死在一起,也不能叛教,对不起师傅。”

元真长叹一声,元真乃是灵猿,而且此妖魔有爱将癖,最喜欢有本事的人,所以,他的徒弟中收了不少人类,人猿界巽、蝙蝠人蝠喷就是他的徒弟。

他看到廉政仪表堂堂,为人正派,一身正气,又悟性奇佳,所以真是有心收到手下,作为自己的大将,但廉政一口拒绝,他知道无法挽回了,只好将灭天霸王枪一指道:“好,既然这样,我就不多说了,来,咱们比试一下,你先动手吧!”

廉政道:“前辈先请。”

元真喝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前辈,我如何能先动手,废话少说,你先动手就是!”

廉政不再多话,知道他身份很高,是不会先动手的,所以廉政抱拳道:“既然这样,那晚辈得罪了。”

廉政将正气鸿蒙阴阳剑的白色那一面的红日光对着元真一指,再看一道红光激射而出,直射元真的心口!

虽然元真让他先动手,但他只是将剑光射出,算是先发了招。

元真不躲不避,暗自叹息,因为廉政虽然是先动手,但这一道剑光哪能伤敌,他这根本就是不想占先动手的便宜,故意这么用了一招废招,算是礼让一下罢了。

果不其然,那道剑光刚到元真胸前一尺左右,就已经消失不见。

元真一见廉政发了招,就不再气,将牙一咬,暗暗的道:“这年轻人也不简单,修为很高,再过十年八年,甚至可以超越他的师傅,到时候,又是一个劲敌,今日趁此单打独斗的机会除去他,不失为一次良机。”

元真看的出来,若是单打独斗,玉霄等十四个人中,除了玉霄能跟他们打个平手之外,其余的人包括廉政、魏晓晨和雪紫儿等人,单独比试都不是他和蒙明的对手,虽然能支持几百招,但时间久了,必然会败北。

所以,元真有信心打败廉政,元真起了杀心,一动手,就是势不可挡!

元真将灭天霸王枪当作了大棍用了,大吼一声,灭天霸王枪荡起重重枪影,一道光就砸向了廉政的顶门!

廉政为人外柔内刚,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但内心却极其的好强。

看到这一枪砸了下来,廉政一咬银牙,暗暗的道:“我若是不硬接他一招,显得我怕他,别说妖魔会耻笑我,就连晨妹内心中也会看不起我,就算死,也不能让别人瞧不起,就算死,都要硬接他三招!”

廉政不躲不避,双手握剑,拼尽全部的内力修为一架!

再看正气鸿蒙阴阳剑上荡起层层剑芒,迎着灭天霸王枪重重枪影而去!

层层枪影犹如一座座大山一般,枪上的红樱飘扬,恰似山中的红花一般的艳丽!

这如山一般的枪影正好砸在他正气鸿蒙阴阳剑反击而出剑芒真气之上!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枪影和剑芒就撞在了一起,空中真气激荡乱射,在日光的照耀下,迸发出耀眼的光彩!

魏晓晨就觉得心一阵缩紧,使劲跺了跺脚,心中暗自埋怨道:“廉大哥,你这么机智,为何这么傻,为什么要硬接他这一招?他用的是铁枪,又沉又重,你兵器是剑,如何能这般的招架呢?唉……真是太笨了……”

这一招要是换做了魏晓晨,她才不会傻的去这么招架,而是会抢先动手,以上试下,抢先出招,用刀去劈别人,逼着元真招架她的刀。

其实,若是廉政不去硬接妖魔这一招,恐怕她的心中就不是担心,而是暗自有点失落,一定会以为廉政胆小如鼠,连妖魔一招都不敢接了。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男人若是怕失去面子勉强的应付,她们就会在心里说那男人傻,迂腐,固执,但若男人怕的不敢去应付,而是躲避,她们就觉得男人没有勇气,胆小如鼠,可笑,可耻,打内心中就瞧不起这种男人。

玉霄暗自叹息,有点后悔将廉政派了出去,因为他知道廉政的性格是外柔内刚,十分刚强和要面子,单打独斗,比试较量,别说敌人用的是铁枪,就算是用的千斤大锤,他为了尊严,为了不让人看不起,嘲笑他,他宁愿都硬接一下,哪怕接了这一下,立刻就死,那他也不会退缩。

他就是这么一种人,一种宁折不弯的人。

其实,要是换玉霄的话,绝不会用剑去接这一招,就算接也要巧妙一点,其实,这一招,用剑真的不该这么去招架,正常的打法,应该是像玉霄那般,闪避开来,不去招架别人的重兵器,而是主动去进攻,让别人招架他的剑,这样才对。

因为用剑进攻,对方的招架,那种反击之力,跟这种进攻之力不是一个性质,因为招架虽然也是用的枪杆,但却不是以上试下砸下来的,而是在下往上招架,所以,力度完全不一样。

众人吃惊的看着,就见那一道道真气激荡碰撞,‘当’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再看霸王枪正好砸在正气鸿蒙阴阳剑的剑刃上!

霸王枪的巨大冲力,虽然被彼此的真气磨消了一些,但砸在剑上依旧将廉政震得身子一沉,那柄剑被砸的沉了下去,离着廉政的头只有三寸,就要被自己的剑刃所伤了!

魏晓晨‘啊’的一声失声惊呼,双手不由得握紧了!

再看廉政紧咬牙,双手握住剑柄,拼尽全力,没有再让霸王枪压的剑刃再进一寸!

廉政大吼一声,将剑架开,而他自己被这一震之力,往地下沉去,但只是沉了一丈,他立刻又稳住了身子。

虽然架开了敌人的一计重击,但他自己也被震得心口发热,双臂发麻,廉政暗自赞道:“这灵猿当真是好大的力气!”

廉政刚刚站稳身子,元真大吼一声,双手高举灭天霸王枪,空中又砸了下来,这一招在后世应该叫做‘泰山压顶’,不过,在那时候还没有这么个名称,因为那时候,泰山那座山虽然有了,但还没有人命名呢。

元真也是大吃一惊,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击,竟然被廉政勉勉强强的架开了!

元真聪明的很,看出了廉政的本意,知道廉政乃是要自尊的人,第一招之所以这么接,为的就是做人的尊严。

元真暗自好笑,心道:“你只要要自尊,要脸面就好,而且你在你心爱的女人面前,更不想丢脸,我何不趁此机会,用话将你僵住,到时候,你不好躲避,只能硬接我的这种招数,那你就等死好了!”

元真心中打定了主意,于是,化作一块灰云,往半空中飞了十几丈,然后双手擎枪,凌空扑下,又是当头一枪直砸廉政的顶门!

廉政一见这一枪又砸了下来,心中暗暗的叫苦,但又是一咬牙,心道:“我就不信接不下你三招,我就拼了性命接你三招,免得被别人耻笑我无能,罢罢罢,就算死在此地,我也认了!”

廉政没有躲避,而是一咬牙,长啸一声,不但没有避开,而是御剑往上飞去,人剑化为一道光,双手握剑,又朝着元真的长枪架去!

魏晓晨简直气的都要吐了血,跺脚嗔道:“你……你傻了你?唉……”

魏晓晨气的过来推了玉霄一把,嗔道:“你为什么派廉大哥出去?廉大哥若有个三长两短,我……我跟你没完,哼!”

玉霄暗自苦笑,玉霄多聪明,已经猜出了廉政的心,苦笑道:“大嫂,为今之计,只有你才能救他了,廉大哥为人刚强,不愿意丢人,我看他想硬接对方三招,其实,他若是不这么做,是怕你瞧不起他罢了,难道你不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