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9章 信义2

第一百七十九章 信义2

魏晓晨呀的一声,喃喃自语道:“唉,他真是太傻了,难道我会看不起他吗?难道他以为不敢硬接一招,我会认为他是胆小鬼?唉……廉大哥,你为什么这么不理解我,我是那种女人吗,打仗厮杀,无力斗智,我又怎能瞧不起你呢,唉……”

就在这时,一剑一枪又撞在了一起!

空中瑞彩千条,真气四处激荡,‘砰’的一声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再看廉政的人,化作一道光,立刻从半空中往地上沉去!

但只是从空中沉下去三丈,又停稳了身子!

再看廉政浑身一晃,但立刻又稳住了身子!

廉政简直苦透了,就觉得心口发热,两臂膀发麻,一口鲜血好悬没吐出!

幸好他虽然是硬接,但一见不好,架住他兵器后,故意将身子往下沉去,化解了一些力道,若是没有化解一下,直接站在陆地上接这么一招的话,他非要受内伤吐血不可!

他人在半空中,元真在上,他在下,空中一枪砸下来,他的人随着一砸之力,往地上落去,任何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他这并非不敢招架,而是无从借力,才落了下去,所以,没有人能说出什么来。

廉政也是聪明的很,若真的这么硬接,身子不故意的往下沉化解一下,那真的接不住,但这么一来,一个是保住了面子和尊严,再一个,自己受伤也不会这么重。

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玉霄却看出来了,玉霄暗暗的好笑,心道:“嗯,廉大哥果然聪明,表面上是硬接了一招,但边接边往下慢慢的落下,借着半空中往下落去的力道,慢慢的化解这巨大的压力,免得受重伤,这个办法真不错,果然聪明。”

但玉霄虽然识破,哪里能说出来,他要是这么说出来,被廉政听到,廉政恐怕连这么化解力道都不会化解了,而是直接跟元真拼了,那岂不是害了他?

所以,玉霄虽然识破了廉政的用意,但却没有说破,这也就是玉霄的可爱之处。

正在这时,就听元真大吼道:“好小子,你敢不敢再接我这第三枪?”

廉政傲然道:“奉陪就是!”

魏晓晨听了实在忍不住了,大叫道:“廉大哥,你……你傻了你?你疯了?”

廉政不理魏晓晨,傲然道:“我既然话已出口,就算死,这一枪我也要接下,谁也不要管,大丈夫在世,信义最重要,前辈,请!”

魏晓晨气的使劲一跺脚,嗔道:“真没见过这么迂腐的人,唉,气死我啦!”

魏晓晨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一见心爱之人的执拗脾气又来了,当真是拿他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不去跟敌人比道术,比武艺,比招数,而是傻的比力气,白白的将命丢掉!

元真心中敬佩,但也暗自庆幸廉政真的这么正,心道:“虽然他是人才,但不投靠我魔域,越是人才,就越该除掉,否则的话,以后就是祸患,等我砸完你这一枪,你依旧能挺住,那我就再跟你提一个要求,用话将你僵住,然后就跟你这么比,活活的砸死你!”

元真心中暗自打定了坏主意,但嘴里却道:“好,果然是英雄也,再接我一招!”

元真在空中又往上飞了十余丈,然后双手紧握枪杆,大吼一声,头下脚上,双手举枪,凌空砸落,化作一道光又扑了下来!

魏晓晨简直都不敢再看,正在这时,就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抓住,被人拉了过去,她一睁眼,一看竟然是玉霄握住了她白嫩的手。

魏晓晨又羞又恼,女人的手哪里能随便被男人碰的?而且她明明跟廉政要好,玉霄如何能看不出来,他怎能这么轻薄自己?

魏晓晨气的一甩手,这就要翻脸,骂玉霄几句,这要是别人这么无礼,她拽出刀就杀人了。

玉霄别看对那几个姑娘动手动脚摸胸、亲嘴什么的轻薄可以,对魏晓晨等女子可不能这么轻薄,因为那六个女子是喜欢他,爱着他,他们跟情侣没区别,她们当然不会在意,可是别的女子那里能容忍他这么轻薄。

魏晓晨刚要动怒,被玉霄一把拉了过来,玉霄沉声道:“大嫂,大事不好,你过来听我说。”

魏晓晨心中一沉,知道玉霄并非轻薄她,而是要提醒她什么。

其余的六个姑娘看到玉霄拉住了魏晓晨,也是心中不高兴,玉霄轻薄她们,占她们的手脚便宜,她们会开心,但轻薄别的女子,尤其是这女人有了心上人,她们当然会不高兴。

几个姑娘刚想说什么,玉霄沉声道:“你们都过来,仔细听我说!”

魏晓晨轻轻甩开玉霄的手,嗔道:“你有话就说,别拉拉扯扯的。”

玉霄松开了她的手,沉声道:“你们听好了,大事不好,等一会,元真这妖魔,一定会用话僵住廉大哥,说不定要跟廉大哥来一个斗力,你打他几下,他打你几下,廉大哥为人正派,弄不好,会上当,若真的被话套住,以廉大哥的为人,就算是死,他都要接下去的……”

魏晓晨失声道:“啊……那……那怎么办?”

她了解廉政的为人,知道若是按玉霄所说,廉政当真会做出这种蠢事来。

玉霄正色道:“别吵,听我说,等廉大哥接完这一招,若是妖魔真的用计僵住廉大哥的话,你们别等那妖魔先说话,大嫂你先打乱他的话,就说,比试较量,如何能只打一个人,这种以力斗力,如何算是较量,叫那妖魔没有借口去说,总之,你们自己觉得说什么,不必我教给你们了吧?到时候,随机应变就是,还有,你们六个也要配合一下,羞臊元真一番,让他没脸提出那种要求,明白吗?”

七个姑娘连连点头,魏晓晨心中有点怀疑,还有点不信玉霄的话,但玉霄也是好意,她也只好点头了。

在这时,元真已经凌空扑下,廉政也拼尽了全力,也往上飞去,两道光又撞在了一起!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一连串雷鸣一般的爆炸声响彻了天地,层层真气犹如涛浪一般,激荡的撞在了一起,然后一尺一尺的消失!

廉政这一击可谓是尽了全力,元真也是一样,二人的真气激荡碰撞不相上下,眼看着枪和剑的锋芒和真气渐渐的消失,一尺一尺的接近,众人的心简直都提了起来,每一人都张大了嘴巴,看一人一猿这玩命的一搏!

魏晓晨咬着自己的手背,紧张的都将自己白嫩的小手都咬出血来了,这一战,简直比她自己上阵比斗都紧张!

常言道,关心则乱,她太爱廉政,所以,一见心爱之人遇到这么大的危险,恨不得立刻跳出去替换下他来,但这是公平的较量,妖魔注重信誉,难道仙疆的人还不如妖魔?

更何况,廉政已经说过,这是他自己的事,既然已经答应硬接这第三招,就算明知是死,他也一定会接这一招,若是她上去参与,以廉政的为人,既然失信于天下,还不如死,所以,魏晓晨知道,若是自己上去,就算打败打死了元真,廉政也一定会自尽以谢天下!

所以,魏晓晨只是干着急,当真是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在这里赌命!

五丈……四丈……三丈……两丈……一丈!

枪和剑越来越近,彼此的真气已经渐渐碰撞消失不见,眼看着还有一丈灭天霸王枪就砸在了正气鸿蒙阴阳剑之上了!

魏晓晨紧咬牙,连嘴唇都咬出了血,就在这时,就听到‘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再看两件兵器正好撞在了一起!

灭天霸王枪当真是气势惊人,这一击何止有千斤!

再看廉政,拼了命的一招封出,勉强将霸王枪架开,而他自己却犹如流星一般的被霸王枪给压着直往沙地里落去,从十几丈高的空中就落了下去!

没有人知道廉政的用意,除了玉霄之外,廉政其实并非是被砸的往地上落去,而是故意的往下落去,边往地上落去,边在空中化解着强大的冲力!

元真当然明白了廉政的用意和取巧了,就觉得这一枪只是跟他的剑一接触,他的真气只是将枪架住,然后人就往下落去,元真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对方的一计了!

元真暗自赞叹,暗暗的佩服廉政的聪明,当真是看似愚笨,其实却是绝顶的聪明!

这一招他已经接下了,根本不存在失信,他的信义和尊严保住了,而他选择这么化解这一招,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他在空中,在他的下面,他无从借力,往下落去,任谁都无法说出什么不是来。

但只有动手的人才能感觉到对方其实在取巧,根本看似硬接一招,其实接住接着就往下落去,根本受力只受了一半力!

元真大吼一声,双手用力,使劲的压了下去!

他要不使劲压下去,不等枪砸到廉政,他再往下落三尺,枪必然离开了剑了,这一招就算废了!

所以,他拼尽全力,压了下去!

这一招跟玉霄和蒙明动手虽然是一样的招数,但截然不同,蒙明是愚笨的硬接硬架玉霄一招,空中无从借力,是真的被玉霄用剑压了下去,可是廉政却并非硬接,而是故意往下落,利用距离化解对方的攻势,虽然明着是硬接,但暗中却是巧妙的化解,性质当然不一样了。

眼看着还有三丈就到了沙地了,廉政一看差不多了,这才大吼一声,拼尽全力,双手握剑猛地往上架去!

他架这一枪,又用了巧力,他并没有贴着枪直接架开,而是将剑故意的一撤,让剑跟枪离开了三寸多的位置,然后这才蓄力而发,用剑去崩枪杆!

砰!空中又是一声巨响,

再看那杆枪被他的剑给崩起一寸,仅仅是一寸的距离罢了,而他趁着这个机会,人如流星一般就往下坠去,直接落在了沙地上!

廉政身子一个趔斜,然后将剑一拄沙地,这才站稳了身子!

这一招虽然是取巧,但他也是尽了全力,受了这一撞之击,他就觉得心口发闷,一口鲜血都到了嘴边了,但他却将这口血给咽了下去!

廉政急忙运气凝神,调息了一下内息,这才勉强控制住,但双臂却酥麻无力了。

元真暗自称赞,心道:“此人当真是聪明,并不在凌玉霄之下,只是欠缺了像玉霄这样不拘小节,灵活多变和一张能言会辩的嘴,以及其厚无比的脸皮罢了,若是他也像凌玉霄这般的灵活,恐怕又是一大祸害,唉……当真是人才也!但也好,我先用话将你稳住,用话将你套住,令你只能答应我,到时候,我再收拾你!”

元真早打定了坏主意,当下没有再进攻,而是朗声大笑道:“好,很好,当真是少年又为,年轻人,我有个建议,是一种新的比斗方法,不知道你敢不敢应……”

他话音刚出口,魏晓晨的心就是一蹦,暗叫不好!

魏晓晨刚见到廉政勉强接下,已经受了点内伤了,她的心刚刚放下,一听妖魔说这话,就知道果然不出玉霄所料了。

魏晓晨这时当真是服了玉霄了,暗自赞叹不已,心道:“玉霄当真是聪明机智,竟然提前料到,幸好他提醒了我,否则今日廉大哥可谓是凶多吉少了,唉……其实以廉大哥的智谋,根本不在玉霄之下,只是他这人为人太守旧死板,故此才吃亏,这当真是应该多谢这臭小子提醒我,这臭小子,其实为人不坏,就是太好色和淘气了点,不过,那个男人不好色的,这也不能怪他,也喜欢女人也没什么不对的……”

魏晓晨不敢多想,一见元真又耍起了阴谋,一定问廉政敢不敢,她就知道以廉政的为人,哪里能说不敢,只要他一说,有何不敢,奉陪就是,那廉政就上了大当了。

这也正是元真打定的主意,故意问他敢不敢,就等着廉政说奉陪,或者等他说不。

说敢,奉陪,那他就提出,谁也不准躲避,每人打对方十下,直接比修为,若是廉政说不,那他就会嘲笑廉政胆小如鼠,讥讽廉政,让廉政发怒,然后迫于无奈再答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