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9章 信义3

第一百七十九章 信义3

但他的一切诡计,已经被玉霄识破,玉霄已经定下计策,让几个姑娘先讥讽元真一番,逼的他无脸说出口。

魏晓晨没等元真说完,没等廉政应声,急忙大吼道:“且慢!”

魏晓晨御修罗刀就往前飞了几十丈,离着元真还有二十丈的距离就停在了空中。

元真一皱眉,问道:“你来做什么?难道是两个打一个?”

魏晓晨冷笑道:“我们仙疆的人不像你们魔域的妖魔这么无耻,我们可不会群战做出不公平的事,前辈当真是前辈,总算是活了千年,滑头的很呀,常言道,人老奸,马老滑,前辈当真是了不起,佩服,佩服……”

廉政也飞上了半空,来到魏晓晨近前,皱眉道:“晨妹,你来做什么?呀,你的手背怎么了?”

这是魏晓晨紧张的自己咬的,虽然她们龙女派的弟子不怕咬自己,而且咬伤了一会功夫就会复原,但她刚不咬自己,复原还没这么快。

魏晓晨狠狠瞪了廉政一眼,嗔道:“真没见过你这种实诚君子,哼,等会回去我再找你算账!”

元真脸一沉,道:“魏晓晨,你这是什么意?”

魏晓晨张了张嘴,但却不知说什么好,她也不善于言辩。

“这……这……因为……”

玉霄看了看旁边的六个姑娘,沉声道:“仙儿,桂儿,袖儿,悠悠,你们四个上去羞臊羞臊那妖魔,拖一拖时间,让廉大哥调息一会,恢复一下力气,我让你们回来,你们再回来。”

曲仙儿嗔道:“那……那玉蝶姐姐和雪姐姐你怎么不派?”

玉霄叱道:“叫她俩笨蛋去做什么?她们拙嘴笨腮,上去能说什么?还不快去,快点,别叫人家问住,你看看魏大嫂笨的,这两个人,真是笨到一起去了,倒真是天生一对……”

曲仙儿扑哧一笑,一想还真是这样,玉蝶和雪紫儿上去,打斗还行,要论动嘴当真是白费。

雪紫儿上去,动嘴不行,说不定上去就动手了。

至于玉蝶,更是不善言笑,上去也是白费。

四个姑娘嘻嘻哈哈的,也都各自飞了上去,替魏晓晨解围。

雪紫儿气的掐了玉霄一下,嗔道:“你……你才笨蛋呢,讨厌……”

玉霄照着雪紫儿的屁股就摸了一下,嘻嘻笑道:“别闹了,好好看热闹吧,看她们四个怎么羞臊这妖魔。”

雪紫儿脸一红,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静静的坐在了玉霄的身边,挽着玉霄的手臂,柔声道:“喂,你怎么想到元真会有诡计的?”

玉霄故意的用手肘碰了碰她的胸,雪紫儿脸一红,也没有怪玉霄,依旧坐在玉霄身边,玉霄微笑着将旁边的玉蝶和雪紫儿都给揽在了怀中,搂着两个姑娘的腰肢,微笑道:“你们呀,就是不爱动脑子,你们想想,廉大哥为人正直,元真一见廉大哥这般样子,还不用话将廉大哥逼住吗?等廉大哥一说,哼,有什么不敢的?晚辈奉陪就是,那一切就完了,元真一定提出来,好,那咱们就来一个文明的比斗方法,我砸你一百枪,你不准躲,只准招架,然后你再打我,你们说,这不就坏了吗……”

玉蝶掩嘴而笑,轻轻的戳了戳玉霄的额头,嗔道:“你呀,就是这么鬼。”

玉霄将揽着二位姑娘的手轻轻的移动了一下,慢慢的故意去碰两位姑娘柔软的酥胸,雪紫儿和玉蝶感觉到了,两个姑娘脸一红,二人伸手将玉霄的手拉住了,一人在玉霄手背上敲了一下。

雪紫儿嗔道:“还闹,好好看热闹吧。”

玉蝶嗔道:“你再胡闹,我可理你远点了。”

玉霄嘿嘿笑道:“好吧,不闹了。”

玉霄搂着两个姑娘,笑嘻嘻的看着四个姑娘去胡闹。

这时,四个姑娘早就开始讽刺嘲笑元真了。

四个姑娘一起来到前面,将魏晓晨挡住,曲仙儿吃吃笑道:“喂,姐妹们,你们看呀。”

卓悠悠接口问道:“看什么呀?”

曲仙儿哈哈笑道:“看天下间最无耻最卑鄙的人呀,当真是不要脸呀。”

卓悠悠笑道:“是呀,我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呢,哦……不对不对,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猴子。”

洪袖儿吃吃笑道:“你怎么说人家是猴子呢。人家是猿猴。”

卓悠悠道:“那还是猴子呀,算了,猴子不要脸,又不是人不要脸,咱们人何必跟猴子一般计较呢?”

元真脸色通红,怒道:“你……你们胡说什么?我……我怎么……”

楚桂儿嘻嘻笑道:“你怎么不要脸了,难道还要我们指明了吗?第一,你活了一千多岁了,不让着晚辈,而是一个劲地进攻,你说你要脸吗?”

曲仙儿笑道:“就是,看我们廉大哥多大方,一连让你三招,喂,你是不是还要不要脸的,一直打下去呢?干脆这样吧,你只要承认不要脸,管我们廉大哥叫十声爷爷,叫一声爷爷,我们就叫你白白的打一次,这样如何呀?”

楚桂儿嘻嘻笑道:“对对对,这样吧,你既然喜欢这么不要脸的打人,而不喜欢公平的决斗,那我们就满足你,这样吧,你叫我们一声姑奶奶,那我们也叫你打一下,如何呀?”

卓悠悠吃吃笑道:“喂,你叫我一声祖奶奶,我叫你一连打两下不还手,这个你高兴嘛?”

曲仙儿嗔道:“为什么叫你祖奶奶?”

卓悠悠哈哈笑道:“他叫你们奶奶,而叫我祖奶奶,那我岂不是比你们大嘛,你们不也就叫我奶奶了吗?”

曲仙儿气的骂道:“好你个死悠悠,这时候你也爱占便宜,不行不行,前辈,你叫我太祖奶奶,我叫你连着打五下……”

洪袖儿笑道:“算了,算了,你们就别争了,还是廉大哥大方,只要他提出来,廉大哥就会答应,等会呢,前辈就会提出来,先打廉大哥一百下,廉大哥大方的一定答应接一百下,看廉大哥多大方。”

楚桂儿嘻嘻笑道:“只是某些人……不不不,是某些猴子,就算活了千岁,也不懂什么礼让谦虚,只会无耻的赚便宜,不过,咱们人何必跟猴子一般见识呢,对不对呀前辈?”

卓悠悠笑道:“前辈,你刚才想说什么呀?咱们先讲好了呀,你喜欢打晚辈,就是喜欢做孙子,那你就叫我廉大哥爷爷,然后叫几声,你就打几下,我们绝对不会还手的,这个建议你可满意?”

元真是又羞又臊,当真是羞的无地自容了,但四个姑娘叽叽喳喳的,根本不允许他反驳,而且他也无法反驳,的确,他活了一千多岁,廉政只有二三十岁,他的确是前辈,他又的确是晚辈,而且一个晚辈硬接了前辈三招,等于是吃了大亏了,任他怎么辩驳都无法否认这一点了。

而几个姑娘提的要求也很简单,既然他无耻的不想做前辈,那做孙子就是了,只要叫一声爷爷,就打一下,任谁也不能说她们提的要求高了。

而且元真如何能跟她们几个姑娘不要脸的去争辩呢。

气的元真浑身颤抖,颤声道:“你……你们……”

楚桂儿嘻嘻笑道:“这样吧,你既然喜欢做孙子,你先打我吧,你叫我姑奶奶,你就打我,我不还手,只招架如何呀?快叫吧,叫了随便打,多好呀。”

卓悠悠笑道:“就是,快叫吧,我廉大哥就做你爷爷,你叫我廉大哥几声爷爷,然后再打他就是了,快点吧。”

魏晓晨在一边看着,眼中全是笑意,当真是感激四个姑娘的解围,四个姑娘胡闹蛮缠的什么都敢说,可是这种话她可说不出口。

玉霄在后笑的前仰后合的,雪紫儿轻轻的掐了玉霄一下,柔声道:“你呀你,真是坏透了,我也没听过你教她们呀。”

玉霄嘿嘿笑道:“她们这么聪明,还用我一句话一句话的教呀,只有你俩才这么笨呢。”

玉霄说罢,看了看玉蝶和雪紫儿娇艳的玉容,不由得心中一荡,低下头,先在玉蝶的小嘴上吻了一下,然后又在雪紫儿的樱唇上亲了一口。

两个姑娘都没有动,红着脸就叫他亲了一口,玉霄嘿嘿坏笑着,用心声先对玉蝶道:“蝶儿,我亲了你,真想再摸摸你那里,等没人的时候,我好好摸摸你的那里,哇塞,你哪里好大,好美呀……”

玉蝶羞的粉面通红,但玉霄是用心跟她开玩笑,并没有说出来,她也就不这么害羞了,玉蝶在心里骂道:“无赖,你怎么这么色了,真是讨厌,不准你胡闹……唉……他摸得我真的好舒服,我的心跳的好快……啊……我……我这是怎么了,又胡乱想了,唉,又被他读取了,真是羞死人了……”

玉霄用心声道:“蝶儿,没人看咱们,我好想摸摸你的那里,就叫我摸几下吧,你别动,没人看到的……”

玉霄手上移,按在了玉蝶的酥胸上了,玉蝶嘤咛一声,又羞又臊,照着玉霄打了两下,低下了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故意的将身子靠紧了玉霄,让玉霄故意的去触摸她的禁区。

玉霄又盯着雪紫儿的胸看,不断的嗅着雪紫儿身上的幽香味道,在心里玩笑道:“紫儿,你哪里那么大呀,哇,不知道白不白,我真想解开你的肚兜看看,好好的玩玩,嘿嘿,咱们早点洞房吧……”

雪紫儿也羞的满面通红,瞪了玉霄一眼,但心里却在想:“唉……这臭小子真坏,可是我为什么就喜欢让他抱、让他这么轻薄我呢,为什么我觉得好舒服呢?他的手摸在我的胸上,要是多停留停留,多给我揉几下,那该多舒服呀……哎呀,我怎么这么下贱,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坏了,这小子肯定知道了,呀,羞死人了……”

她刚想到这里,玉霄用心声道:“紫儿,周围没人看着,大家都在看她们玩呢,我偷偷的摸摸你的胸,你别动,没人知道的。”

雪紫儿呆住了,还没等想什么,玉霄的手从她腰肢上移动开,已经轻轻的按在了她的胸上了,然后玉霄手指轻柔的揉了几下,故意淘气的在她头上捏了两下……

雪紫儿的心觉得就要跳出来了,嘤了一声,也赶忙靠紧了他,胸贴着他,以免被别人看到。

那有人去看他们,大部分人都看热闹了,都看这几个姑娘戏耍元真去了。

玉霄淘气的轻薄着两个姑娘,跟二人调着情,彼此感受着对方的神秘和快感。

两个姑娘也不再动,故意的将身子一侧,用身子挡住了别人的视线,就任凭着玉霄的手对她们的禁区这般的轻薄。

也许,有人觉得两个姑娘很下贱,玉霄很风留,但恋爱中的男女都这样,男人总喜欢故意的去触碰姑娘的禁区,姑娘半推半就,不会拒绝,也喜欢那种神秘的心跳感,就故意的不去躲避,就叫对方占点便宜。

这就是恋爱中的甜蜜和温馨,在这时候,既神秘,又令人好奇,也就是这种神秘感和心跳感,偷偷摸摸的感觉,才令男女欣喜和怀念。

就在这时,就听元真气的大叫道:“喂,凌玉霄!你们还打不打?为什么叫她们上来胡闹?”

玉霄急忙将按在两个姑娘胸上的手悄悄的移开,他是搂抱着两个姑娘的,只是手从两个姑娘的腰肢往上移动到两个姑娘酥胸上,两个姑娘害羞,将身子一斜,紧靠着他,他的手正好碰到了,其实,别人看到,不过就以为他搂着两个姑娘罢了。玉霄赶忙将手松开,哈哈笑道:“前辈此言差异呀,是前辈先无礼在前,这样吧,前辈刚才想说什么呢?就请说出来吧。”

元真哪还有脸去提那种要求,当真是没脸再提了。

元真厉声道:“我那有什么要求,我只是称赞他罢了,好了,赶快叫她们回去!”

玉霄暗自好笑,高声道:“不过,前辈既然打了廉大哥三招,我看是不是该让廉大哥打你三招这样才公平呢?不过嘛,要是前辈怕了的话,那就算了,当我没说好了。”

元真这个气,看了看四个姑娘,就知道这是玉霄使的坏了,但无言以对,只好道:“放屁!我怕过什么?刚才我就想让他打我了,等彼此打完,然后公平一战的,是你让这四个丫头胡闹,真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