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0章 破敌1

第一百八十章 破敌1

玉霄一见目的达成,大喝道:“喂,你们也真是的,好好的上去看什么猴子?你们难道没见过猴子成精吗?远处看也就是了,快回来,别离着这么近看,都回来,再不回来,我脱掉你们的裤子,打你们的屁股,让你们的屁股都变成猴子腚,都变得那么红!”

可把元真气坏了,玉霄这那是骂四个姑娘,简直就是羞臊他呢。

四个姑娘这个笑,暗自笑玉霄真是太坏了,一个个嘻嘻哈哈,吃吃直笑。

卓悠悠道:“前辈,不好意了,我们真的没见过猴子成精,故此好奇,才近前看看,告辞告辞了。”

曲仙儿故意叱道:“你呀,真没学问,前辈是灵猿,不能叫猴子的,是不是呀前辈?”

洪袖儿嘻嘻笑道:“猴子也罢,灵猿也好,反正咱们都看过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就差猴子屁股没看了,前辈,听说猴子的屁股都是红的,不知道你的屁股是红的吗?”

元真当真是气的七窍生烟,不但暗恨玉霄,也恨这几个姑娘。

楚桂儿唱着歌谣,拍着手道:“啦啦啦,啦啦啦,猴子的屁股圆又红,就像两个红灯笼……”

四个姑娘拉着魏晓晨,五个姑娘嘻嘻哈哈的飞了回去。

元真简直都要被气的吐了血了,没想到诡计没成,反被羞辱了一顿。

元真平静了一下心血,大喝道:“好了,该你打我三下了,打完我,咱们好好比比!”

廉政也暗自好笑,但心中也真感谢玉霄和四个姑娘,知道这一切都是玉霄的安排,而且廉政也猜想的到元真说不定要这么做,但他就算猜到,都无法化解。

因为说敢也不行,说不敢也不行,真是两难,但玉霄这么给化解了,当真是令他感激。

廉政抱拳道:“好,那晚辈就不气了!”

廉政一咬牙,也往空中飞了十几丈,半空中做好了准备!

第一百八十章破敌

元真哪里还有脸再提出算计好的诡计,这诡计没等使用,被别人识破了,先被对方给羞辱讥讽一番,元真简直都气炸了肺。

元真这个恨,知道这都是玉霄指派的,不过,对方既然提出来了,别人硬接了他三枪不还手,也该让他挨三剑,这于情于理,任谁都不能说不对。

元真暗自咬牙,心道:“不就是砍我三剑,难道我会怕?就算我不取巧,凭着真本事,难道我会怕了你不成?”

元真打定了主意,就停在五六丈的空中等着廉政的凌空一剑!

廉政一直往空中飞了约有二十丈,将牙一咬,暗自恼恨。

他恨元真的狡猾,自己明明让了他三招,对方竟然还想算计自己,换做是谁,谁也会生气。

廉政心中暗自感谢玉霄和几个姑娘,知道若是以自己这笨嘴,一定会中计,到时候,被别人绕到里面去,为了做人的尊严,就算是死,他也要上这个当了。

其实,那三枪他硬接下来,实在是不容易,两种兵器太过悬殊,玄铁神枪又沉又重,名叫灭天霸王枪,可见灵猿元真的力气不小了,可是廉政的剑却没有这么长这么重,在兵器上就吃了亏,可是他还吃亏的硬接硬架三招,当真是不智的很。

这三枪,若不是他取巧,恐怕都已经吐了血了,也幸亏四个姑娘胡闹蛮缠的闹了一番,空出点时间来,他调息了一下内息,这才恢复了体力,否则,就算他去打别人,双臂都酥麻无力了。

廉政双手握剑,大吼道:“接剑!”

他一招龙飞在天,也是头下脚上,人剑合一,连人带剑,从二十几丈高的空中,凌空飞下,双手举剑,当头斩下!

再看半空中,一道黑白两色光芒长达十丈,锋利的长芒就好似一把剑的形状一样,宛如一条巨龙咆哮着飞来!

元真不敢大意,将双手一举,化作一道黑光,迎着长长的黑白剑芒而去!

灭天霸王枪粗如鹅卵,漆黑的枪杆,火红的枪樱,也荡起层层巨浪一般的黑气,就迎着长长的剑芒而去!

十几丈长的剑芒正好斩在黑气之上!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空中真气激荡乱射,在烈日的照耀下,五彩斑斓,一道道剑芒就斩在黑气之上,咔嚓咔嚓的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响声,再看层层黑气被剑芒给粉碎,而每一寸剑芒跟黑气撞在一起,也一寸寸的粉碎,化为青烟……

眼见着,十几丈长的剑芒越来越短,层层黑气也越来越少,一剑一枪慢慢的逼近,终于,轰隆一声巨响,最后一道黑气和最后一尺剑芒均消散成烟!

元真双手擎枪,一招举火烧天式,往上架去!

终于,这一剑斩在了灭天霸王枪的枪杆上了!

耳畔中就听‘当’的一声巨响,这一剑正好斩中霸王枪!

再看空中,两件仙兵神器撞在了一起,五彩的真气四面八方乱射不已,宛如剑雨一般!

廉政就觉得全身一震,被这反击之力一撞,不由得心中一热,但他并没有退缩,而是拼尽全力劈了下去!

元真也是浑身一震,这一剑之威可谓是惊天动地,虽然他力大无比,比廉政的力气大的多,修为也高于廉政,但这防守的一招,毕竟跟进攻是不同的,乃是被动的。

元真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沉,沉了一丈多,这才将廉政的这一剑给崩了出去!

元真定了定心神,沉声道:“还有两剑,请!”

廉政心中敬佩,并不搭话,又往空中飞去,这一次,又飞上了二十几丈高的青天,稳了一稳心神,然后又准备凌空劈落。

就在廉政往空中飞去的时候,玉霄却没有闲着,招手将禅悟和**叫了过来,低声道:“二位师兄,等会廉师兄打完这一局,对方就没有什么人派下来了,肯定就是一场混战,要是打斗起来,你们俩去对付那个混沌蒙明,那蒙明力大无穷,但跟我打消耗了一些体力,禅悟师兄你的气力跟他差不多,他打了一阵,你却体力充沛,应该对付的了他,再有蔵师兄相辅,可以战败他,明白了吗?”

禅悟微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师弟神机妙算,佩服,佩服,好,这个妖魔就交给我们俩了。”

两个和尚退了下去,玉霄看了看魏晓晨,招招手,魏晓晨走了过来,低声问道:“有什么事,请说吧。”

魏晓晨暗自感激玉霄,而且跟这几个姑娘都是好友,根本对玉霄也喜爱的很,这一次她没有再玩笑,知道玉霄的鬼主意多,这才诚心受计。

玉霄低声道:“大嫂,等廉大哥斩完这三剑,元真就算能顶得过去,也有点累了,你不用跟别人打,你就跟廉大哥联手对付元真就可以了。”

魏晓晨点点头,道:“嗯,你放心,我们对付的了他。”

魏晓晨走开了,又开始观战,这时,廉政刚飞到空中,还没有发第二招。

玉霄看了看别人,将手轻轻一招,示意其余的人都过来点,其余的人也都凑近了玉霄,玉霄低声道:“各位,等会呢,一定是一场混战,现在,我重新安排一下七星阵的位置,岳师兄,我,紫儿还有姐姐,咱们四个人就组成七星阵的四方位置,稳住阵型,不叫敌人冲破,至于,仙儿,桂儿,袖儿和寂籁师姐四人依旧是在阵中助我们防御,悠悠和碧萝师姐你们也在阵中,作为接应就是,看哪里薄弱,你们就帮着防守一下,大家明白了吗?”

众人都点点头,嘴里不说,但心里却佩服的很。

玉霄这么安排,可谓是天衣无缝了,两个最厉害的妖魔真气损耗了一些,以廉政和魏晓晨合力,对付元真不成问题,以蔵独和禅悟对付蒙明也不是问题,其余的一百多蝙蝠人虽然人多势众,以曲仙儿的琴剑和桂儿的幻化之功,只要多给一点时间,就完全可以抵御的住,至于其他的三个妖魔,谁的本事也不会高过雪紫儿,岳商,玉蝶和玉霄四人,不管是从那面进攻,都攻不破圈子。

玉霄悄悄的安排着,这时,廉政已经发出了第二剑!

这一剑,廉政又是全力以赴的一剑!

空中又是凌空斩落,一剑砍向了元真的面门!

元真依旧是将霸王枪一架,架开了这一招!

廉政这一次往上飞出去一丈多远,才稳住了身形,可是元真被震得双臂酸麻,一直往地上落下了三丈,这才稳住了身形。

这一次,两个人可都有点受不住了,廉政虽然是砍别人,但反击之力,也撞得他气闷于胸,元真更是难受的要命,本以为廉政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弱不禁风,谁曾想还真有点本事,这一剑之威简直比之他的一枪之威力也差不了多少了。

元真也是双臂酸麻,这挨打跟进攻,那是一回事,虽然他有力气,但只是招架,而且还是被动招架,更会难受了。

元真一咬牙,冷冷的道:“还有一剑,来吧!”

廉政点头道:“好,那晚辈就不气了,前辈再接我这最后一剑,咱们再公平较量!”

元真喝道:“请发招!”

廉政御剑而飞,一直又往空中飞去。

几个姑娘围住玉霄,叽叽喳喳这个笑,雪紫儿轻声道:“喂,你是说,不等他们打完,咱们进攻吗?”

玉霄微笑道:“正是,元真体力未复,蒙明刚刚好,其实,这一战不论廉师兄是胜是败,咱们都赢了,只要这俩妖魔不往蝙蝠洞内逃去,咱们就算赢了,刚刚打了五场,一平,三胜,这一局咱们就大方点,让对方赢了,咱们还是赢的,就算他们不服气,再派出人来,试问还有谁能比得过我的小媳妇紫儿?”

雪紫儿脸色微红,吃吃笑道:“你呀,真是坏透了,原来你早就有预谋的。”

曲仙儿道:“喂,你怎么猜到元真会有这么一手的?”

玉霄微笑道:“很简单,我要是他,遇到廉师兄这种笨蛋呆瓜,我也会这么耍弄他……”

魏晓晨不高兴了,嗔道:“放屁,你才是笨蛋,你才是呆瓜呢!”

玉霄嘿嘿笑道:“六位小媳妇,你们看看,我骂廉大哥,人家廉大哥的媳妇出面了,看看多疼爱廉师兄呀,你们呢?她骂我,你们就不帮我骂她吗?快,你们六个骂她去,让她知道,你们多爱我。”

雪紫儿扑哧一笑道:“爱你个大头鬼,我们不但不帮着你骂晓晨,还帮着她骂你呢。”

曲仙儿道:“就是,谁是你媳妇,臭无赖……”

“呸!活该,才不管你呢……”

玉霄故意长叹道:“啊,天呀,这是我的媳妇吗?难道你们都红杏出墙,有了外心,对了,你们六个是不是都喜欢上廉大哥了,要打算陪着魏大嫂一起嫁给那个呆瓜吗?天呀,这还有公理吗?”

六个姑娘这个气,玉蝶羞的满面通红,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胡说八道,这……这你也胡说?”

雪紫儿照着玉霄的头重重敲了一下,嗔道:“你这臭无赖,真是口无遮拦,打死你,打死你……”

六个姑娘又掐又拧的,跟玉霄又玩在了一起。

魏晓晨苦笑摇摇头,叹道:“这是什么人呀,什么时候都闹,真是,不理你这无赖了。”

玉霄哈哈一笑,拉着六个姑娘的手,嘿嘿笑道:“哇,你们六个的手都这么白呀,真香,我闻闻……”

楚桂儿吃吃笑着,将白白的小手捂住了玉霄的嘴,吃吃道:“闻吧,告诉你,刚才我抠鼻孔来,挖下一大块鼻屎,还没洗手呢,臭死你……”

玉霄拉住桂儿的手就去咬,坏笑道:“是吗,那干脆我咬一口得了,我不怕脏,猪蹄都不嫌脏,美人的手一定比猪蹄还好吃,下次小师姐最好去撒尿,摸摸你那里,让后再叫我吃,味道一定不错的……”

楚桂儿羞的满面通红,重重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使劲呸了一口道:“呸!无耻!下流!”

玉蝶皱眉道:“喂,还闹?真是没个正经,快看,廉师兄已经劈第三剑了,别闹了,这一剑结束,咱们就开始打了。”

几个人不再嬉闹,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这第三剑的结果!

廉政已经俯冲而下,双手握剑,人和剑化作一道长龙,凌空又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