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0章 破敌2

第一百八十章 破敌2

这一剑廉政已经拼尽了全力,元真也是拼尽了全力!

空中轰隆隆之声宛如闷雷一般,惊涛骇浪一般的真气彼此激荡碰撞,爆发出雷鸣一般的响声和璀璨无比的光芒!

轰隆……

咔嚓……

砰!

终于,一剑又斩在了灭天霸王枪的枪杆上来,廉政一声怒吼,双手握剑拼尽全力往下压去!

元真就觉得有一股无穷无尽的真力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涌来,当真是大吃一惊!

他竟然有点招架不住了,元真也真是聪明,一见不好,急忙学着廉政那样,边架住这一剑,边往地上慢慢的落去!

廉政怒吼一声,一鼓作气,气势勇不可挡,随着压了下去!

元真犹如流星一般的坠落,终于落在了地上,这才双手握枪,大吼一声,将廉政一剑架开!

廉政身不由己,往空中飞了一丈多,这才稳住了身形!

元真暗自赞叹道:“真是好厉害的一剑!”

元真平息了一下心血,冷笑道:“好了,三剑已经过了,来,咱们公平一战!”

他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大叫道:“慢着,别打了!”

两个人就是一愣,再看,说话的是玉霄。

廉政一皱眉,问道:“小师弟,有什么事?”

玉霄微微一笑,冲着廉政招招手道:“喂,师兄,回来吧,快点!”

魏晓晨叫道:“廉大哥,快回来,快点呀。”

廉政抱拳道:“前辈,稍等片刻,我回去看看。”

廉政御剑而回,问道:“晓晨,小师弟,什么事呀?”

魏晓晨扑哧一笑,亲昵的拉着廉政的手,掏出满是幽香的娟帕给他擦拭着脸上的汗水,柔声道:“咱们不打了,咱们已经赢了,你何必傻的拼命?”

廉政愕然道:“不打了?我们才一人打了三招罢了呀,怎么就不打了呢?”

魏晓晨嗔道:“你别管了,听小师弟的就是了,来,你先稍微休息一下,等会咱们就开始厮杀了,快,先休息。”

魏晓晨不容分说,拉着廉政坐下,让他休息,廉政不再说话,只好盘膝而坐,掏出一粒药丸,先吃了下去,然后才调息紊乱的内息。

魏晓晨在一边低声的在廉政耳边嘀咕着,跟他轻轻说着玉霄的计策。

玉霄却已经飞了出来,半空中抱拳道:“前辈,刚才咱们共打了五场,我们是一平,三胜,这第五场前辈跟廉师兄的一场比试,就算前辈赢了就是了,这样呢,我是三比一,我们赢了,前辈就要信守诺言,被我打败后,不准往乌龟洞里躲起来做乌龟,这个前辈可别忘了呀。”

元真真气还没复原,勉强道:“你……你说什么?”

玉霄微笑道:“我是说,我们赢了,前辈输了,咱们不用再比了,再说,无论你们派出谁,都不能打的赢我其余的人,所以说,前辈已经输了,若是不服,再派出人来,不过,不可重复派人呀,前辈,你是不是输了呢?”

元真怒道:“你……你……”

玉霄微笑道:“就别你呀我的了,既然前辈输了就应该认输,我问前辈一句,肯不肯归降我们?”

元真怒喝道:“好,就算你赢了又如何?我输了也是不降!”

玉霄哈哈笑道:“那好,那我就不气了!”

玉霄高声道:“蝙蝠族的人听真,这是我跟两个妖魔之间的事,不关你们的事,希望你们不要插手,我们现在就要捉拿妖魔,你们若是群而围攻我们,那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弟兄们,捉住元真和蒙明,杀!”

玉霄是说变脸就变脸,话音刚落,双剑齐出,凌空就扑了下去,双剑并出,就劈向了元真!

元真哪里敢接这一剑,他的真气还没复原,如何能接的住。HTTp://

元真急忙闪身避开,大叫道:“弟兄们,杀!”

蝠喷大吼道:“蝙蝠族的勇士们,为族民报仇的时候到了,跟他们拼了,将他们碎尸万段,杀呀!”

玉霄这边的人也大吼一声,各自飞了出来,准备好了阵型。

而魏晓晨和廉政则长啸一声,二人一起往沙地上飞去,直扑元真!

禅悟和**也是一样,见到蒙明率领蝙蝠族人赶到,不管别人,二人就迎住了蒙明,三个人在半空中就杀在了一起!

天狼、人猿界巽和蝠喷,率领所有蝙蝠人围住了玉霄等人!

玉霄早有防备,四个人就组成了方形,稳住了四个角,曲仙儿三姐妹等四人就在圈中,有的幻化幻象,有的发射气剑,有的甩出红袖,开始跟敌人周旋。

天狼恨透了玉霄,舞动裁决獠牙棒就奔玉霄而来,玉霄哪里能怕天狼,舞动双剑就跟天狼战在了一起!

那边雪紫儿手舞紫芒刃战住了界巽。

玉蝶则战住了蝠喷,立刻,半空中黑压压的蝙蝠人跟十四个高手就厮杀在了一起!

这一招还真厉害,玉霄等四个人护住了阵型,再有卓悠悠和碧萝左右接应,曲仙儿三姐妹静下心来,专心的利用幻化之术,开始对付群贼。

要说最厉害的还是楚桂儿,桂儿的幻化之术可谓是出神入化,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稳住了阵型,再看半空中,渐渐的幻化的幻象比蝙蝠人多了。

曲仙儿守住了东边的缺口,弹琴作剑,气剑激射而出,将妄图想冲进阵型的贼人一一给射死在阵外!

寂籁手挥琵琶守住了西边的缺口,一道道气剑犹如离弦之箭一般,也护住了西边的缺口。

袖儿挥动两条红袖,荡起层层红涛,就将南面的缺口守住。

楚桂儿幻化出无数的幻象,不但将北面的缺口堵住,而且幻象来回乱撞,四面八方几乎都是她的幻象了。

一些蝙蝠人企图从上空攻破这个圈子,卓悠悠和碧萝专门负责四周防御的,一见不好,两个人飞上了半空,就将头顶上的蝙蝠人拦住,厮杀了起来!

楚桂儿淡淡一笑,看了看上空的蝙蝠人,只是将玉龙笔一挥,再看在她身前身后的那些幻象立刻排山倒海一般的就往空中撞去!

她这一次幻化幻象大多都是一些简单的石头瓦砾,但这石头瓦砾可比玉霄的幻象高明的多了,她的这些虽然是石头瓦砾,但也好似有灵性一般,跟那些动物的幻象没什么区别。

砰,砰砰,砰砰砰……空中的蝙蝠人就被无数的幻象撞飞,根本不用卓悠悠和碧萝防守,都没有蝙蝠人能突破她的幻象。

蝙蝠人被撞飞,虽然不至于立刻丧命,但要是不加抵御被撞上,也必然受了内伤,没等这些蝙蝠人飞回来,一批又一批的幻象排山倒海一般的就又撞了过去!

只是被幻象撞中三次,几乎都奄奄一息了,这些幻象的一撞之威力,撞在人的身上,跟中了一掌的威力都差不了许多!

这些蝙蝠人知道厉害,那敢小窥这些幻象,纷纷挥动刀枪招架这些幻象,只要刺中幻象,就是砰的一声炸开,只要刺中幻象,他们自己也被震得左摇右摆的,心口一阵阵发闷。

这些蝙蝠人虽然凶狠,虽然会飞,但道术和修为却是一般般,桂儿的修为这么高,别说是撞在他们身上他们受不了,就算是撞在元真等厉害妖魔身上,都能将元真撞出去,只要元真被幻象撞上几下,没有抵挡住,他都能被撞的头晕目眩,受了内伤,更何况这些修为一般的蝙蝠人了。

再看半空中,无数的蝙蝠人四处乱飞,被幻象撞得东倒西歪,惨叫连连,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被幻象撞飞的,被气剑射中的,受了伤的,断了肉翼的蝙蝠人,犹如雨点一般的往地上落去。

卓悠悠嘴上不说,但心中却是赞佩不已,因为楚桂儿的这一手功夫,当真是独步天下,不得不令人敬佩。

不过一眨眼间,一百多蝙蝠人就惨死二十多个,再过一会,楚桂儿的幻象已经控制了大局,无数的蝙蝠人根本都冲不到近前,远远的就被幻象所阻,跟无形而又可怕的幻象厮杀了起来。

桂儿一稳住了阵型,又开始画一些可怕而又巨大的幻象了,其实,幻象越大,威力就越大,因为每一个幻象中都含有清虚真气和玉女玄冰真气,幻象大,真气就积累的越多,当然真气多,威力也就越大了。

楚桂儿画了一些巨大的幻象,分别守在了四面八方的各个缺口,就将整个七星阵给守护住了,根本连曲仙儿等人都用不上了。

楚桂儿乐的嘻嘻哈哈直笑,幻象越化越多,她就将幻象一一的排队分派,一会幻象排成二龙出水阵攻敌,一会又排成六丁六甲阵,一会变成七星连珠阵,一会又变成十面埋伏阵……

她将自己的幻象布成一个又一个奇妙的阵型,就将这些蝙蝠人围住困住了!

元真和蒙明等妖魔边打边偷眼观看,当真是骇的心惊胆寒,真是对桂儿是又恨又怕,因为桂儿不但有极其厉害的幻化之术,而且对于排兵布阵更是精通无比,她竟然将幻象布成奇妙的阵法,这一来,幻象更增加了何止一倍的威力!

无数的蝙蝠人哪里见过这么奇妙的幻象阵法,这些奇妙的阵法根本他们也不懂,就见这些阵法中的幻象,左转右转,一会左边撞来,一会右边撞来,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几乎都是幻象了,转的人眼花缭乱,一个不慎,就被幻象左右夹击给撞中,然后被撞出去三四丈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楚桂儿乐的前仰后合,用手一招,就是一批幻象,有的是飞禽,有的是走兽,有的是蛇虫,重重幻影层出不穷,无穷无尽……

玉霄暗自高兴,知道桂儿的本事,只要守住这个阵法一会,给桂儿充分的时间幻化,就能阻挡住敌人的进攻了,到那时候,敌人就只有招架之功,都无力突破幻影了。

楚桂儿三姐妹联手当真是厉害的很,这一点,足矣抵敌的住任何高手的进攻了。

曲仙儿的气剑也是激射乱飞,层出不穷,也是真气幻化而成,虽然没有幻象的威力大,但若是被气剑刺中,定然被刺透心窝!

无数的蝙蝠人惨叫着手捂着前胸,胸口上插着寒冰气剑,就往地上摔落……

洪袖儿在一条红袖上系上了自己的断刃刀,一扫就是一大片……

这些幻象和气剑,就好似生着眼睛一般,只袭击敌人,却永远不会撞在自己人的身上,所以,众人丝毫都不担心。

曲仙儿三姐妹的幻化之功阻住了众多贼人的进攻了,而另外的几个贼人却早就招架不住了。

元真被廉政和魏晓晨夹攻,已经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魏晓晨勇不可挡,其气魄竟然比男人都要勇!

廉政的剑却神出鬼没,正好拟补了魏晓晨的不足,二人联手对敌,功力何止增加了一倍!

元真万没想到二人联手的威力居然是这么巨大,这么难对付!

而且元真真气未复原,那有气力去硬接魏晓晨勇不可挡的修罗刀!

魏晓晨吃吃直笑,边打还边跟廉政说着亲昵的情话,二人一左一右,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进一退,当真是配合的妙到毫巅!

魏晓晨打着打着冲着廉政一使眼色,娇声道:“廉哥哥,还记得以前咱们怎么玩的吗?我说上,你就是上,我说下你就是下的,还记得吗?”

廉政暗笑,道:“当然记得了。”

魏晓晨吃吃笑道:“那咱们玩玩吧?”

廉政笑道:“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听你的。”

魏晓晨吃吃笑道:“好,咱们开始啦。”

魏晓晨冲着元真大喝道:“小心,我要劈你的脑袋,廉大哥,你刺他的心窝!”

元真还没反应过来,魏晓晨一刀劈出,直奔他的头顶而来,元真还真以为魏晓晨劈他的头,刚想躲避,就见魏晓晨修罗刀一歪,不去劈他的头,而是刀走下盘,来砍他的双腿而来!

于此同时,廉政没有去刺他的心窝,而是一剑奔他的前胸扫来!

可把元真吓坏了,当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二人嘴上所说跟出手是截然不同的,令人防不胜防!

一般人的心念听到有人这么喊,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应付,可这二人正好来了一招相反的招数,可别人的想却是随着他们的喊话开始想怎么破解了,猛然来了个大不相同的招数,当然会措手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