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0章 破敌3

第一百八十章 破敌3

元真也真是厉害,急忙翻出去一丈多远堪堪将刀剑避过!

元真大怒,怒喝道:“你们卑鄙!你不是说劈我的头?刺我的心的吗?为什么出尔反尔?”

魏晓晨这个笑,这种打法他跟廉政配合的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联手对敌,敌人都会吃亏。

魏晓晨故意气他道:“喂,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呀?那我叫你去死,你怎么不去?你自己没大脑呀?唉,猴子就是猴子,这么好骗,看招,砍你的左脚!你剁他的爪子!”

二人左右夹攻,但出招跟所说又是截然不同。

元真简直气炸了肺,魏晓晨边打边乱喊,总是给他一个假象去考,可是在打斗中,哪有时间去量,这如何能不吃亏?

元真一个不小心,被廉政一剑正刺中肩窝!

立刻,一道鲜血就涌了出来!

这边元真应付不了二人,半空中蒙明也渐渐不敌二个凶猛的和尚了。

而且不但是被和尚左右夹攻,而且楚桂儿的幻象还时不时的撞过来袭击他!

蒙明斗玉霄,被玉霄算计,受了点内伤,吐了几口血,又被伤了肉翼,已经损伤了元气,但禅悟的伏虎霸王锤可是又沉又重,正是他的敌手!

他的每一斧跟霸王锤相撞,就觉得苦不堪言,有的招架不住,这正是他受了内伤的缘故,故此才吃力的很。

而且禅悟还有蔵独辅助,所以他更是吃力了。

蒙明一个不慎,被**砸中一钢叉,虽然被大斧挡了一下,但这反震之力何其的大,蒙明虽然功力深厚,但哇的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蒙明也渐渐招架不住了,不但是他,另外的三个妖魔更是招架不住了!

一开始有这些蝙蝠人,仗着人多势众还能抵挡一会,可是一会的功夫,一百多蝙蝠人被幻象所阻,被气剑、幻象所杀一半多,蝙蝠人已经被重重幻影包围住了,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功夫去助他们?

天狼本就不是玉霄的对手,虽然比玉霄的力气大,但修为和机灵却不及玉霄,如何能不吃亏?

玉霄的双剑可以双手使用不同的招数,天狼看的眼花缭乱,根本就不敌,若是单打独斗,天狼也就只能勉强应付百招以上,而且玉霄身边还有洪袖儿和一批幻象做助,更是难以应付了!

幻象布成奥妙无比的阵法困住了蝙蝠人,洪袖儿抽出手来,舞动红袖就跟玉霄一起对付天狼了。

天狼一狼牙棒砸出,长长的红袖就卷向狼牙棒,而且洪袖儿力气又大,只要天狼被红袖缠住,就挣脱不了,玉霄趁着这个机会,双剑就发出凌厉的进攻!

天狼当真是束手束脚不得施展,连敢进攻都不敢了,因为只要狼牙棒举起,红袖就缠来,当真是令人束手无策!

洪袖儿这个笑,微笑道:“喂,小师弟,咱俩配合更不错呢。”

玉霄哈哈笑道:“那当然了,你可是我的小宝贝,有你在,我都不用防守了,对了,缠住他的狼牙棒,我先砍掉他的手!”

天狼吓得都不敢抡动狼牙棒去砸玉霄了,只是招招架架的,勉强应付,一个不慎,玉霄一剑正剁在他的尾巴上,立刻,一道鲜血迸溅,他的短尾巴就被一剑斩落!

玉霄微笑道:“下一剑剁掉他的爪子!”

天狼苦不堪言,一个不慎,又被袖儿的断刃刀擦中大腿一刀,立刻,鲜血就染红了虎皮裙!

这边天狼倒了霉,界巽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本事哪里能是雪紫儿的对手。

雪紫儿对付他可谓是绰绰有余,不过才几十回合,他左臂就被砍中一刀,若不是因为躲避的快,一条手臂就废了!

只是打了一会,他全身就是血了,雪紫儿的紫芒刃实在是太厉害,上下翻飞,而且雪紫儿气势太冲,勇不可挡!

在龙女派中,三代弟子中,就数雪紫儿修为最高,本事最大,为人也最傲气!

故此,宣静将最喜爱的仙器紫芒刃才赐给了心爱的顶门大弟子雪紫儿!

雪紫儿是龙女派弟子中的第一个女徒弟,也是龙女派众多女弟子的大师姐,比魏晓晨入门都早,魏晓晨都要尊称她为一声师姐,雪紫儿为人心高气傲,又是顶门大弟子,如何能不下苦功,所以,她悟性高,又肯吃苦,故此,修为可谓是不在师傅之下了。

当真是给师傅争光露脸了,宣静当真是喜爱自己这宝贝徒弟,虽然雪紫儿傲气了一点,但却是很得师傅喜爱。

界巽不过就修道七八年,悟性没有雪紫儿高,哪里能是雪紫儿的对手,故此,吃了亏。

只有蝠喷却没有受伤,因为蝠喷的对手是玉蝶,玉蝶虽然本事大,可是为人却是心地良善,其实以玉蝶的本事,就算跟雪紫儿一战,雪紫儿不见得就能打败玉蝶,甚至在某一些方面还不如玉蝶,玉蝶并非打不过蝠喷,而是不忍心伤他。

蝠喷也是一样,见到玉蝶这种楚楚可怜人见人爱,倾国倾城的美人,都不忍心伤害玉蝶了。

玉蝶就有这么大的魅力,她的美是一种温柔之美,令人不忍亵渎和伤害之美,再凶恶的人,见到玉蝶这种纯洁的宛如水晶一般美,都不忍心伤害她。

玉蝶边打边解劝道:“喂,你别打了,你看看,你的族人死了这么多,再要打下去,你们蝙蝠族就要灭亡了,快带着你的族人逃命去吧,我不拦着你,去吧。”

蝠喷厉声道:“不……我……我要杀了你……”

玉蝶一剑架开蝠喷的刀,忽然道:“喂,小心呀!”

玉蝶一剑挥出,不是刺蝠喷,而是将一个幻象给劈碎,替蝠喷挡了一招!

蝠喷就是一愣,紧接着,又是两个幻象撞来,撞向了他,玉蝶星涟剑左右挥舞,刷刷两剑,又将两个幻象斩掉!

蝠喷当真是不忍心再跟玉蝶打,玉蝶这那是跟他厮杀,简直就等于在暗中维护着他一样了。

蝠喷痛声道:“你……你……唉……若天下的人都如你这般的善良美丽,我……我们蝙蝠族又怎能落到这般田地……”

玉蝶叹道:“真是对不起,我们真不是有意的,你快带着你的族人回去吧,我们不是故意杀你们的,你走吧。”

楚桂儿等女子看的清清楚楚这个气,楚桂儿嗔道:“玉蝶姐,你到底是那头的呢?竟然帮着他毁了我的幻象,真被你气死啦!”

卓悠悠气道:“玉蝶姐姐,你呀,真不知说你什么好,算了,你回来,我跟他打!”

玉蝶急忙道:“不不不,你别伤害他了,他们已经够可怜的了,死了这么多族人,只要他肯离开,咱们别为难他了。”

众人是又好气又好笑,卓悠悠和曲仙儿上去,二人一左一右就将玉蝶给拉了回来,卓悠悠迎住了蝠喷,大喝道:“喂,识相的,快带着你的族人逃命去吧,否则,我可就剑下无情了!”

蝠喷一见是卓悠悠,当真是眼都红了,他刚才跟卓悠悠一战,被卓悠悠戏耍半天,依旧余怒未消,虽然卓悠悠也是貌美如仙,可是她的美却不是玉蝶那种人见人爱,人家人怜的美,她可没有这种人令人都不忍心伤害的娇容。

蝠喷不忍心伤害玉蝶,没有尽全力,可对于卓悠悠那可是毫不留情的!

但他根本就不是悠悠的对手,想要打败悠悠,再练十年都不见得能打败悠悠!

不过几个回合,蝠喷就受了伤,被悠悠刺中左肋,鲜血立刻染红了全身!

就在这时,就听元真大叫道:“别打了,快走!贼人太厉害,再要打下去,咱们全军覆没,快走!”

蝠喷虚晃一招,就往洞内飞去,大叫道:“师傅,快,大家快进洞,咱们守住山洞,在洞内跟他们决一死战!”

元真却大叫道:“不!我就算死也不会进洞躲避,我已经输了,输了就要守诺,绝不能躲进洞内,我绝不能给魔域的英雄们丢人!”

蒙明架开大锤,跟元真会合在了一起,大叫道:“不错,我也不会进洞,天狼,界巽,快,咱们走!”

玉霄暗自敬佩,大叫一声住手,将双剑一摆,带领众人退在一边,大喝道:“好,元真,蒙明,我念你们是英雄,这样吧,你们先逃命,一百丈之后,我们再追杀你们,至于其余的蝙蝠族人,快快逃命去吧!”

楚桂儿的幻象围住了蝙蝠族人,蝙蝠族人想要突破都难,玉霄看看桂儿,道:“快,将幻象阵破开,放他们逃命。”

楚桂儿嗔道:“哼,便宜了你们,再要不知好歹,我叫我的大花猫们咬死你们,快滚吧!”

楚桂儿将手一挥,无数的幻象排着队四面散开,蝙蝠族人亡魂皆冒,纷纷就往蝙蝠洞内飞去!

蝠喷痛哭道:“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众位族人?师傅,我跟你一起走,咱们走!”

元真抱拳道:“好,你信守承诺,我们也不会失信,希望你能饶了这些蝙蝠人!”

玉霄看了看沙地上呻吟不已的蝙蝠人,和往山洞内逃去的蝙蝠人,叹道:“你以为我这么残忍?我不想杀他们,我不会杀他们的,你们快走吧,百丈之外,我再追杀你们,到时候被我追上,可是死一条,别休怪我无情了!”

元真大喝道:“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走!”

蒙明恶狠狠的道:“好小子,咱们有机会再决一死战!告辞!”

元真等五个妖魔会合在一起,各自驭仙器而飞,玉霄没有追赶,当真是信守承诺,让五个妖魔飞出去百丈多远,这才准备追赶。

雪紫儿道:“喂,咱们真的就这么放了他们?”

玉霄正色道:“当然,大丈夫言出必行,我已经答应了他们,让他们先逃百丈远,我不能失信。”

魏晓晨道:“那……那这些蝙蝠人怎么办?难道真的留下?岂不是留下一批祸患?”

卓悠悠道:“是呀,依我看,还不如斩草除根的好,免得以后又来杀咱们。”

玉霄皱眉道:“不行,这一战,蝙蝠族的人活着的不过就是四五十人了,何必斩尽杀绝呢?算了,就算他们以后会助魔域前来杀咱们,那时候咱们自卫杀了他们,也不能这时候伤害他们,就饶了他们吧!”

十四个人停在半空,就这么望着五个妖魔消失在百丈之外,玉霄叹道:“好了差不多了,追!”

十四个人御剑而飞,在后就追杀而来!

第一百八十一章火流星

五个妖魔一直往北逃去,玉霄等人也一直往北紧追而去,双方离着也就是百丈远的距离,就这么前前后后的一直往沙漠的深处飞去。

起风了,漫天黄沙又铺天盖地的而来,玉霄又做了几个水晶泡泡用来抵挡风沙,十四个人在水晶泡泡里追踪五个妖魔。

不但起风了,而且天渐渐的阴霾了起来,可虽然这样,晴空万里几乎都看不到云彩,依旧是热的要命。

这一次,几个姑娘可学乖了,几个姑娘都是爱美之人,就算是在地狱中,她们宁愿丢了自己的生命,也不愿意将这一张张娇美的玉容毁掉。

几个姑娘利用寒功,做了几块薄冰面具戴在了脸上,用来遮挡炎炎的烈日,以免将白净的脸给晒成了黑色。

六个姑娘依旧是跟玉霄在一个水晶泡泡内,桂儿聪明的做了一块白云,将白云悬浮在头顶之上,而七个人则坐在了白云下躲避炎热的烈日。

七个人靠在了一起,玉霄依旧是坐在中间,这六个姑娘,左边靠着玉霄坐了三个,右边靠着玉霄坐着三个,七个人边往前追着,边聊天说笑。

虽然几个人都有寒功,但这么热的天,六个姑娘都热的满身是汗了,但只有玉霄却没有出汗,因为他身上有致寒的一把剑,他只要将寒气导入体内,就足矣抗拒炎热。

曲仙儿抱怨道:“这鬼地方,就算是地狱都比这强!”

楚桂儿捂着脸道:“姐,你看我是不是黑了呢?”

洪袖儿道:“这还用问吗,咱们都变的有点黑了,整日里风吹日晒的,不黑才怪呢。”

楚桂儿嘟着嘴道:“那……那一定难看死了。”

玉霄嘻嘻直笑,就搂着桂儿的腰肢,轻轻的往上移,从后抱着桂儿,将手穿过她的腋下,放在她的胸边上,轻轻的探索着,微笑道:“黑点健康,怕什么,反正你们都嫁给我,我又不嫌弃你们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