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1章 火流星1

第一百八十一章 火流星1

楚桂儿没有动,虽然自己的那个被玉霄在身后抱着触摸,但她却没有动,因为她也早就习惯了玉霄的胡闹和轻薄,玉霄只是喜欢女人最软的地方,而且男人也都喜欢女人这地方。

不但男人喜欢,就算是女人,又何尝不喜欢被男人触摸呢?

男女的关系,所谓的爱情,若是说白了,无非就是亲亲、摸摸、搂搂、抱抱的事罢了,谁也不会例外。

玉女跟**的本质区别就在于,玉女虽然有了爱情,可还没有**,没有嫁给男人,只要嫁了人,再纯洁的玉女也会变成了浴女。

楚桂儿不但没有动,而是将身子又贴近了点,靠在玉霄的怀里,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被爱抚的美妙感觉。

玉霄当真是艳福不浅,六个姑娘,他一会抱着这个,一会抱着那个,一会轻轻的摸摸这个,一会又摸摸那个的,六个姑娘心中都明白,也都能感觉的到,但一个个都装作不知道,就这么跟他依偎在一起,都享受着被他爱抚的美妙感觉。

玉霄怀中都是美女,渐渐的都有点控制不住了,当真想立刻将各位美女脱净享受一下人间的福。

他从不否认自己好颜色,而且又有那个男人不好的?

既然女人甘心情愿的付出自己的身子,只要女人自己愿意,男人就算好女色又有什么错?

若有男人说根本不好,那这种男人一定是最可耻的伪君子,因为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好色,只要是正常的女人也都好颜色。

别说是正常的男人喜欢异性,就连太监虽然男人的那东西没了,可是心中也喜欢女人,除了一种人之外不喜欢异性,那种人就是同性恋。

他们不是同性恋,也都是正常的男女,而且都是少男少女,血气方刚,又都喜欢坐在一起,靠在一起,依偎在一起,玉霄这么做,其实也无可厚非。

有人说,男人属于刚,所以喜欢柔软的东西,也许就因为女人的酥胸最软,所以男人喜欢握住软软的东西,这其实并非是无耻和↓流,因为每一个在一起的男女,第一件事,男人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轻轻的抱着自己的女人,探手入怀,去轻抚那软软的地方。

这其实是每一个恋爱中的男女都最享受的一种美妙滋味,男人喜欢和好奇,女人喜欢被爱抚的感觉,因为那种感觉好美、好美……

其实,六个姑娘若不因为每日里都是刀光血影的日子,在平时的话,她们哪能跟玉霄这么坐在一起,她们现在喜欢跟玉霄坐在一起,是因为有个男人在身边,心中不再那么胆怯和害怕了,有个男人在身边,心中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

曲仙儿三姐妹跟玉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年来,玉霄也不曾这么轻薄过她们,只是拉拉她们的手,无意中故意的去碰碰她们神秘的胸部,结果,换来的就是一阵阵敲打。

玉霄就觉得心中热火难熬,还想再抚摸几个姑娘别的地方,得寸进尺,本就是任何人的天性,谁也不例外,所以,女人若想不**,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男人,别跟男人靠的这么近,否则,就算**,也只能怪自己不检点。

若是坐的这么近,靠的这么近,而男人一开始抚摸她们,她们也不加拒绝,当然任何男人都会得寸进尺了,不懂的得寸进尺的男人,那才是不正常。

他的手悄悄的从袖儿那个上拿开,慢慢的滑向了袖儿的大腿。

袖儿是跳舞的女子,一双腿最是美,修长、珠圆、笔直而又有力量,令人见到就想入非非,玉霄最喜欢趁着袖儿不注意,去摸她的腿。

曲仙儿三姐妹靠在玉霄的左边,曲仙儿在最前面,靠在玉霄的怀里,桂儿在中间靠在玉霄的肩膀边,袖儿在玉霄的后边,所以,玉霄去触摸袖儿是没人看的见的,其实就算几个姑娘看见了,也都装作没看见,因为她们心中都明白,玉霄每一个姑娘都触摸过了,若是装作看见了,每个人都会害羞的,所以,大家心知肚明,就都装作看不见了。

洪袖儿没有动,靠在他侧面,玉霄的一只手在她大腿周围慢慢的抚着,袖儿急忙咬紧了牙,不让自己出声,但却闭上了眼睛,去享受这份美妙的爱抚。

渐渐的玉霄的手已经移向了她最神秘的地方,洪袖儿猛然惊醒,就觉得浑身一颤,急忙一伸手,将玉霄的手握住,含情脉脉的看了看玉霄,轻轻的摇摇头。

袖儿眼中满是祈求的模样,秀丽的俏脸上满是红润,当真是令人怜爱,袖儿急忙用心声道:“不……不要……这里不……不行……这里是不能乱碰的,求求你了,等咱们成了亲,你再碰我好不好……”

玉霄暗自叹息,有时候他都觉得人的望的确很肮脏,但偏偏就难以控制。

其实,有时候他真的很恨自己的钰望,但若是没有的话,又哪来的爱情?所以,人还必须需要。

而且,虽然男人的想法有时候是可恨,但只要男女成了亲,玉女变成了雨女后,女人不但不恨男人丑陋的那个,而且还喜欢男人的那个望,因为男人若没有那个望,她们哪来的姓福呢?

玉霄用心声道:“我想现在摸一下,就一下好吗?”

洪袖儿羞的满面通红,在心里嗔道:“你……你坏死了,这里多羞人,摸……摸了会怀孕的,我……我怕……”

玉霄哑然失笑,他有过女人,当然知道女人怎么才能怀孕,这里只是摸摸,哪里能怀孕,但女人最可爱的地方,恐怕就是她们的天真和无邪了,玉霄当然喜欢她们的天真和无知,因为这正是一个女人最可爱的地方。

玉霄在心里坏笑道:“放心吧,不会的,喂,师姐,你不喜欢我吗?”

洪袖儿在心里道:“喜……喜欢……我……我这一生除了嫁给你……不会嫁给别的男人了……你都对我这样了……我还能嫁给谁……更何况……我除了喜欢你之外,也不会喜欢别人了……还有,咱们这种人……也许根本就没有明天了……也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过,娘说过……虽然我们跟你在一起玩……但……但不能让你碰我们的……”

玉霄用心声道:“哦,那我轻薄了你,你会怎么办?会剁掉我的手,杀了我么?”

洪袖儿在心里嗔道:“你坏……明……明知道我们姐妹三人最爱的就是你……哪能杀你呢……

玉霄一边轻柔的抚摸着她大腿内侧,一般用心声道:“那你既然爱我……为什么不让我摸摸你呢,我只是摸摸你,又不会占有你,摸摸你,你又不会少块肉,怕什么呢……”

洪袖儿在心里嘤了一声,嗔道:“你坏死啦………好……好女人哪里不能叫男人乱动的,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岂不是羞死人了,我……我岂不是太下贱了……”

玉霄故意道:“你既然这么爱我,都不满足我这小小的要求吗,咱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都肯为了我去死,难道这都不行吗?要知道,美人鱼蓝莹认识我只有几天,她都慷慨大方的满足我,难道咱们**年的友谊和情,你都不能满足我吗?难道咱们的友谊还不如美人鱼几天吗?而且美人鱼都是这么让我欣赏,我虽然触摸她们,只是因为喜欢她们的美罢了,但我可没做出玷污她们清白的事,我想触摸你,也是因为喜欢你罢了,我若不喜欢你,哪能这样对你呢?你要是觉得咱们的爱情和友谊比不上美人鱼,那我就不碰你,以后都不触摸你了,你觉得如何呢?”

洪袖儿的心一颤,暗暗的道:“是呀,我们认识这么久,他大了,已经是男人了,对女人好奇,有什么错?别说我们喜欢他,就算不喜欢他,仅是凭着这份深厚的友谊,就算他有这种可耻的请求,只是请求触摸我……这里一下罢了,难道我就不能满足他吗?”

玉霄暗自好笑,纯粹是逗她们玩玩,而且他当然也喜欢触摸一下她们神圣的地方了,不过,对付女人,必须用情来打动她们,这样她们才能就范,玉霄这么聪明,当然懂得怎么去对付女人的矜持了。

洪袖儿在心里叹了口气,问道:“你……你当真跟美人鱼冰清玉洁的什么都没做吗?只是……只是摸她们,真的没跟她们那……那个吗……她们……都……又甘心献身给你……你真的没……没吗?你……你忍受的住吗……”

玉霄用心声道:“当然了,我何必骗你?翡翠的事我骗过你们没有?我这人就这样爽快,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有就是有,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从不会虚伪,不像某些男人,明明心里想女人,还表面装作只要想女人就是可耻的事一样,仿佛他们根本没有小鸡似的,而我则不然,喜欢就是喜欢,好色就是好色,试问天下的男人谁不好色?若是男人不好色,那咱们每一个人又怎能来到这世界上呢?嘿嘿,告诉你,美人鱼那……那个地方都不生毛的,就跟出生的婴儿一样的干净和美丽,师姐,问你一下,你……你那里有……”

洪袖儿羞的脸通红,没想到玉霄这种话都问的出口,幸亏是用心跟她的心说话,还好别人听不见,袖儿在心里嗔道:“无耻……↓流……我……我这里有的……呀……我……我怎么会告诉他呢,真是羞死人了……”

幸好没有人知道他们心里都在说什么,只有他知道,所以她也就不那么害羞了。

玉霄奇怪的用心声道:“是呀,有毛没有没毛美,美人鱼真是太美了,太纯洁了,她们都是最美的珍珠果所生育的,她们都是卵生的,咦,奇怪呀,为什么我的那……那里也是那么干净的一点毛都没有呢,真是奇怪呀,翡翠哪里也有毛的,也不像我这里这么干净呀……我这里就跟美人鱼那一样的干净,也是洁白无瑕的呀……”

洪袖儿又羞又奇,在心里问道:“呀……你……你那里也跟婴儿一样的没有那……那黑黑的……头……头发吗……”

她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跟一个男人在心里用心声谈论这些,虽然只有两个人知道,但也够羞人的,所以,私密之处的黑毛,就用头发来代替了。

玉霄用心声道:“是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喂,你可别误会,我只是说我哪里白白的,也没有脏脏的头……发……可是我哪里可是正常的……要不然,翡翠如何能怀孕呢,而且她很满足的,说我那……好……大……”

玉霄都有点不好议了,毕竟袖儿是女子,跟女子讨论那种地方,就算是男人都难免不好意,但玉霄一直奇怪的很,他原本以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那都不会有那种难看的毛,因为他的男人那地方就那么美,那么干净,就像出生婴儿一般的美。

但自从他见到**的翡翠,发现翡翠虽然很美,可是那私处却也不美,也是暗红色的,也有难看的毛发,可是他的那地方却没有,甚至美的洁白无瑕,就好似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直到他见到了美人鱼,发现他自己跟美人鱼一样的洁白无瑕,一样的美,就连人体内最难看的部位,他们都生的那么美。

玉霄聪明绝顶,就觉得自己不正常,如今虽然玩笑,但他也想问了好久了,但这种事无论是问男人还是女人,都难以开口的。

袖儿为人最是洒脱,颇有乃父风范,豪爽,不拘小节,这种羞人的事,袖儿都没有隐蔽玉霄。

袖儿轻声道:“一……一开始我……哪里长……头发的时候……我……我怕的很,因为好……好难看……那……那时我们……才十四岁……我偷偷的去问……桂儿和仙儿……她们也正苦恼……得知大家这里都……都长头发,这才明白是正常的,看来只要人大了,这里就会生出头发来了……估计娘亲都有的……呀……我……我怎么说娘这个呢,真是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