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2章 老鼠洞2

第一百八十二章 老鼠洞2

若干年后,若是有人发觉了他们,他们的尸骨会是什么样子的?后人会怎么想?会明白他们之间的爱情吗?

六个姑娘彼此拉着手,都含情脉脉的看着心爱的男人在为了多活片刻而努力着。

就见玉霄盘膝悬浮在水晶泡泡里的上面,这个水晶泡泡玉霄做的也很大,足足有三丈方圆大小,这个大沙坑,被他用剑一搅动,变得有五六丈宽,而他自己的这个水晶泡泡就足足占据了半个多沙坑的位置,其余的三个水晶泡泡都比他这个小的多,这当然是因为这个水晶泡泡内的人多了,其余的,或者两个人一个水晶泡泡,或者三个人一个,而他这个水晶泡泡里却是七个人一个,当然做的特别大了。

这个水晶泡泡就好似一个小房子一般大小了,当真是大的很,宽敞的很。

玉霄悬浮在高两丈多的水晶泡泡内,再看两把仙剑化作两条光飞回到了他的身边。

就见玉霄双手结印成形,用的正是梵音阁中的结印**,玉霄大喝道:“临、兵、斗、者、皆、阵、烈、在、前……天地万物,为我所用,封口!”

再看十几丈外的狂风不再没有规矩的乱刮了,而是拧成了一股旋风,只见旋风咆哮着,卷着无数的黄沙,就将沙漠里的黄沙往这个深坑内卷来!

再看转眼间,整个水晶泡泡内顿时一片黑暗!

就在这时,就听半空中‘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紧接着就觉得整个沙漠都在颤动,显见是玉霄所布的十几道气罩被完全击破,无数的陨石滚滚而落,砸在了深坑之上!

六个姑娘齐声惊呼,但没有人能听到她们的尖叫声,因为沙漠里已经开了锅,那轰隆隆的雷声,早就掩盖了她们的叫声!

虽然十四个人都深深的埋在二十几丈深的深坑内,但依旧感觉的到大地上的隆隆如雷鸣一般的巨响!

外面不用看,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若不是玉霄想出这个好主意,恐怕所有人现在都活活被砸死,然后被陨石上的烈火所引燃,血肉就此消失在人间!

地狱是什么样子的?也许,地狱就是冷的,地狱就是热的,地狱也是黑暗的!

六个姑娘这一次可尝试到了在地狱中的滋味,这个冰罩内冰冷,冰罩外炎热,真是冰火两重天的地狱世界!

最可怕的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根本看不到一点光,就算他们能在黑暗中视物,可若是一点光都没有凭借的,也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其余的水晶泡泡内的人如何了?就算是召唤他们,他们都听不到了!

虽然被埋在十几丈的深坑中,可是巨大的轰鸣声依旧是震耳欲聋的!

六个姑娘你拉着我的手,我拉着你的手,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可是他呢?他现在在哪里呢?那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呢,他在那呀?

地狱中若没有他,那该是何等的可怕?

终于,黄沙越来越多,就牢牢地把四个水晶泡泡掩埋在了沙堆中!

外面的声音也小了很多,虽然依旧是轰隆不断,但却小了很多,显见,整个深坑都被落下的巨石和黄沙牢牢地掩埋住了!

六个姑娘彼此拉着手,几乎一起叫道:“玉霄!玉霄!你在哪里?”

黑暗,眼前除了黑暗再也没有别的了,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正在这时,玉蝶就觉得自己的胸被一只手无礼的抓住,那只手淘气的在她的胸上挠着……

玉蝶不但不生气,而且还是惊喜交加,他,回来了!

其余的姑娘也是,洪袖儿就觉得大腿内侧,最密处被人摸了一把,她就知道,除了玉霄这么淘气,喜欢逗她们玩,赚她们的手脚便宜之外,再也不会有别人了。HTTp://

六个姑娘也是真奇怪,因为玉霄摸每一个人的地方都不同,而且居然还能叫出她们的名字。

玉霄摸玉蝶的胸时叫了声蝶儿,掐雪紫儿屁股的时候,叫了声紫儿,敲曲仙儿头的时候,叫了声臭仙儿,摸袖儿大腿的时候,叫了声袖儿,亲桂儿小嘴的时候,叫了声桂儿,捏悠悠鼻子的时候,叫了声悠悠……

这么黑,他居然能分辨出谁是谁来,六个姑娘当真是惊异非常。

六个姑娘惊喜交加,六个人就把玉霄围在了中间,一起抱住了玉霄,七个人抱成了一团,就坐在了水晶泡泡内。

说话根本听不到了,因为虽然轰鸣之声小了很多,可是依旧是难以分辨声音。

幸好玉霄跟她们通过心声了,可以用心声交谈。

玉霄用心声大笑道:“哈哈哈,真好玩,没想到我们都被活埋了,哈哈哈,喂,各位大美女,滋味怎么样呀?”

六个人都听到了他的心声,曲仙儿嗔道:“你坏……这时候了,你还闹?”

洪袖儿道:“呀,仙儿姐,是你在说话吗?我怎么听到你声音了?”

玉霄嘿嘿笑道:“我叫你们彼此能听到声音,你们当然听的到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玉蝶问道:“姐妹们,你们……你们没有受伤吧?”

其余的姑娘纷纷回答,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说我聪明吗?这个主意好吧?”

雪紫儿吃吃笑道:“好你个大头鬼,咱们都被活埋了,不用过几天,咱们没有吃的,还不是死一条吗?”

玉霄悠然笑道:“那怕什么?反正多活一会,就快乐一会,咱们就多待一会,你们说对吗?”

玉霄搂抱着六个姑娘,悠然笑道:“老天想要杀死我,那有这么容易?我是没有人能杀的死的,上面虽然是火海,可是这里却舒服的很,而且我真是艳福不浅呀,就算死,有六个大美女陪我一起死,这当真是爽的很呀,哈哈哈……”

六个姑娘哑然失笑,听到他的心声,他居然依旧是如此的胡闹玩笑,她们的心中也好受多了,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其实,玉霄心中何尝不是沉痛的,这被活埋在这里,而且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而且说不定,整个大地就这么处在了地狱魔火之中,上面的大地上,根本就是地狱了,也许永远都不会结束,难道就这么困在这个水晶泡泡内一辈子吗?

但不这么办,又如何呢?除了这个办法能多活一会,还有什么办法呢?

玉霄抱着六个姑娘,依旧胡闹顽皮的去轻薄六个姑娘,摸摸这个姑娘的胸,摸摸那个姑娘的腿,亲亲这个的嘴,亲亲那个嘴,当真是悠然的很。

六个姑娘谁也没有再抗拒半点,一个个就将这身体任凭心爱的男人随意的玩耍,因为她们知道,不用过多久,大家说不定都会死,死了后,这臭皮囊也会腐烂掉,自己的灵魂也不会再在这臭皮囊里待着了,若不趁着还活着的时候,让彼此的臭皮囊享受一下最最快乐的快乐,还要留到什么时候?难道留到死去,这副臭皮囊再也不受自己支配的时候吗?

所以,六个姑娘谁也没有再抗拒,也没有害羞,因为谁也看不见谁,但谁都知道,这里就玉霄一个男人,六个姑娘的身子,他都抚摸过,谁也不会例外,她们心知肚明,人都要死了,谁还会笑谁呢?

所以,玉霄摸她们的胸,她们就将胸挺起来,玉霄将手伸到她们衣服里,去探索她们软软的地方,她们也顺着玉霄,半点也不加阻拦,就算玉霄的手摸向了她们最害羞的地方,也再也没有一个姑娘抗拒,也都在迎合着。

就这样,玉霄亲亲这个,摸摸这个,将六个姑娘一阵阵的爱抚,七个人就相拥相偎,在这地狱中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浪漫的爱情。

若有人问她们,这一生最快乐的地方是哪里,那她们一定会说,就是这老鼠洞内,就是这地狱一般的地方!

七个人相依相偎,足足待了一炷香的时间,可是外面依旧是轰隆隆的,显见陨石雨依旧在下着,带火蛇的火流星,依旧在下着,也许,二十几丈外的世界,整个沙漠都成了一片火海了。

玉霄哈哈笑道:“哇,我怎么忘了呢?你们怕黑吗?别忘了,你们不是有珍珠的吗?我送你们的珍珠呢?你们怕黑,用珍珠照亮,不就行了?”

几个姑娘脸色嫣红,曲仙儿轻声道:“别,还是别照亮了,这样就挺好……”

雪紫儿也道:“是……是呀……你……你这么胡闹,看到了多羞……人……大家谁也看不见谁也许……更好吧……”

她们都是用心声说的,但另外一个声音却都暗自想开了,曲仙儿另外一个心声想到:“唉……若是照亮了,他……他摸我哪里,被人看到了,多羞人呀,还是黑乎乎的好,别人看不到我,他怎么亲我,怎么摸我,都不要紧……呀……我怎么想这个呢?”

就听桂儿用心声吃吃笑道:“哦……好呀,仙儿姐,原来你的心这么不纯洁,你喜欢被他轻薄……”

但她心里这么想,但另外一个心声却想道:“唉……我何尝不想被他这么抚摸呢,若是他将我脱光了,跟我洞房,那……那更好,临死之前,享受一下这种事,真是死而无憾了……”

她刚这么一想,就知道不好,就听卓悠悠用心声吃吃笑道:“羞羞羞,不要脸,你这么快就想男人了呀,真是羞死人了。”

卓悠悠心里这么说桂儿,但另外的心声却道:“唉,若是霄哥哥跟我洞房,那该多好,唉……”

她刚一想到这里,就觉得不好,暗自庆幸,没去想那件埋葬在心里的事。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你不也一样,还笑我呢。”

卓悠悠知道不好,怕自己往哪里想,但又一想,人都快死了,就算她们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又如何呢?

玉霄哈哈笑着用心声道:“各位好老婆,你们猜,廉大哥和魏大嫂在哪里做什么呢?”

雪紫儿嗔道:“谁知道,你别乱想,人家才不像你这么坏呢。”

玉霄哈哈笑道:“你们错了,我猜他们一定在洞房呢,说不定,魏大嫂已经被剥的赤条条的一丝不挂了,两个人正在情哥哥长,好妹妹短的,魏大嫂哎呀,哎呀的正呻吟着呢,哈哈哈……”

六个姑娘这个气,雪紫儿在心里骂道:“无耻!”

卓悠悠骂道:“↓流!”

玉蝶嗔道:“你呀,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不正经呀,真是不要脸……”

其实,她们心里这么说,另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玉蝶暗暗的道:“难道他们真的在洞房吗?男人和女人怎么才能洞房呢?”

玉蝶刚想到这里,就知道不好,但心中的想法是不好控制的。

就听玉霄哈哈笑着,在心里对她们道:“洞房呢,其实很简单,就是男人把撒尿用的小**,塞进你们女人撒水的地方去,然后我们男人将你们女人压在身下,然后就动呀,动呀的,你们女人呢,就舒服的哎呀,不要,慢点,轻点,你真坏,哼哼唧唧的开始‘唱曲’了,就这么简单,不过呢,很舒服的……”

六个姑娘又羞又臊,一个个嘤咛一声,就开始胳肢着玉霄,这个嗔道:“无耻,恶心死了……”

那个道:“↓流,真是不要脸……”

但她们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好奇,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男人和女人洞房的时候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真的是这么肮脏的吗?

卓悠悠小时候被人那个过,知道男女是怎么回事,但却没有享受到两情相悦的快乐,因为她那时候还小,又是被人强侮,给她的感觉只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无边无际的噩梦和耻辱,因为她还没有发育成熟,当然感觉不到那种快乐了。

卓悠悠在心里暗暗的道:“真……真的好舒服吗?为什么我……哦……不……”

她刚想去想,为什么我被…污的时候,没有感觉那么舒服呢?但立刻停止了心中的想法。

她刚想到这里,就怕被别人的姑娘发现,就听玉霄用心声道:“好悠悠,你放心,她们听不到你的话了,我已经将你心跳和她们断开了,你的话,只能被我听到,没事的,你之所以感觉不到那种**的快乐,原因只是因为你那时小,还没有发育成熟,而且那些畜生对你也太粗鲁,根本不爱你,你放心,我会让你感觉到那种快乐的,咱们就算死,也等做了夫妻后再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