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3章 缠绵2

第一百八十三章 缠绵2

洪袖儿轻轻道:“我……我要你抱着我出去……”

玉霄道:“那没问题……”

洪袖儿道:“我……我先穿上衣服……”

玉霄嘿嘿笑道:“穿衣服可不行,咱们谁都不穿衣服啦,只要是我的女人,大家都玩个尽兴,玩个刺激,谁都不穿衣服,看看,我都没穿,我将你们的衣服都收起来啦,哈哈……”

洪袖儿又羞又臊,嗔道:“你……你不要脸,被人知道我没穿衣服,羞死人了……”

玉霄微笑道:“怕什么?等会,你们六个都没有衣服穿了,大家都这样,这就叫光着生在这世上,咱们再这么的死去,多有意义呀?玉蝶就没穿衣服,不信你回去看看去,再说了,还要什么脸呀?咱们命都没有了,这副臭皮囊早晚必然腐烂掉,要脸做什么?”

洪袖儿叹了口气,眼中含泪道:“我……我听你的就是了,唉……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会依你。”

玉霄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妻子呢……”

玉霄抱着洪袖儿出来了,然后顺手又抓过一个女子来,就听那女子嗔道:“别……我……我是蝶儿,你已经碰过我了,该换别的姐妹了……”

玉霄淘气的在玉蝶的葡萄上捏了一把,哈哈笑道:“已经有过的,就闪在一边了,换别的姐妹啦……”

他顺手又拉过一个来,那女子心念一动,玉霄就知道谁了,拉过来的正是雪紫儿,雪紫儿嗔道:“无耻,谁……”

她刚说完,玉霄就把她推到了一边了,哈哈笑道:“去去去,这个不好,是臭的,再换一个……”

他顺手又抱过一个来,正是卓悠悠,然后玉霄哼着小曲抱着卓悠悠走了进去。

雪紫儿又羞又气,跺脚骂道:“哼……臭无赖,谁稀罕跟你那……那个……哼,你……你休想碰我……我讨厌死你啦……”

其余的姑娘这个笑,没想到玉霄这个时候还忘不了逗雪紫儿生气。

玉蝶劝道:“好妹妹,他是故意逗你生气的,你放心,他一会就抱你进去的……”

雪紫儿气的揉捏着自己的衣角,嗔道:“谁……谁稀罕……我……我才不叫他碰我呢……哼……”

那边曲仙儿和楚桂儿却将洪袖儿围住了,楚桂儿抓住袖儿的手臂问道:“姐姐,舒服吗,什么感觉呀……呀……你也没穿衣服呀……”

曲仙儿笑道:“不要脸,羞羞羞,不要脸,羞羞羞……”

楚桂儿吃吃笑道:“姐姐,又一个**的大美人,怎么办?”

曲仙儿哈哈笑道:“不摸白不摸,来,咱们摸大美人啦……”

两个姑娘淘气的去咯吱袖儿,去摸袖儿的腿,去摸袖儿的胸……

三个姑娘闹成了一团,袖儿嗔道:“你……你们别……别笑我,等会他……他也会把你们剥光了的,他……他说,谁也跑不了的……”

曲仙儿胡闹的故意去摸向了袖儿的那地方,但却没有玉蝶身上的那种黏黏的东西。

曲仙儿奇怪的道:“呀,你的身上怎么没那种黏黏的东西呢,怎么蝶姐姐身上有呢……”

洪袖儿就算再天真,办完这种事,她也明白了**了,轻轻道:“他……他好像还没……还没做完……他……他说,还有其余的姐妹……他要……”

曲仙儿嗔道:“这无赖,真是太偏心了,心里就喜欢玉蝶姐,在玉蝶姐身上留下了那个,两个人足足待了一炷香的时间还多,可是跟你却只有半柱多香的时间,而且还没有那个……”

楚桂儿嗔道:“就是,真是偏心眼,哼,欺负咱们姐妹,走,找他理论去……”

洪袖儿是又羞又气又笑,这种事那有去理论的?

洪袖儿吃吃笑道:“你们别闹了,等会他就会找你们了,你们着什么急呢?唉……这……这事要让娘她们知道了,羞死人了,一定会骂咱们不要脸的……”

曲仙儿苦笑道:“傻瓜,娘她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喜欢他,而且咱们也见不到娘她们了,咱们就只能活几天了,在死之前,咱们做他的妻子,有什么错?”

楚桂儿道:“就是,有什么错?咱们这么爱他,死后咱们的身子就腐烂了,活着的时候,咱们做做夫妻又怎么了?又有什么不要脸的?谁有资格说咱们?咱们又不是不喜欢对方,根本大家都是甘心情愿的,再说了,谁知道咱们死在这里?”

三个姑娘默然无语,因为的确如此,她们被深埋在沙漠里,渺小的就好似一粒沙子,就算他们的爹娘想找寻她们的尸体都没地方找去。

三个姑娘黯然神伤,但幸好可以和心爱之人死在一起,临死时做他的妻子,心中也宽慰的多了。

而玉霄却跟悠悠缠绵在了一起,悠悠心中本害怕,因为她十岁被××过,性带给她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噩梦,可是如今,要将身子给心爱的男人了,她其实还是害怕的。

但心爱的男人要跟她做夫妻,生生世世灵魂在一起,她又如何能拒绝?

但这一次玉霄给她的感觉跟他被欺辱时候感觉完全不同了,他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爱惜她,她只感觉到了一点的痛,痛过之后,却是y死y仙的x魂……

玉霄跟她缠绵的时间几乎跟玉蝶那么久,跟她说着知心话,跟她做着男女间最喜欢的事,悠悠几乎是哭着承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爱的冲击……

终于,悠悠推开了玉霄,轻轻的用心声道:“好……好了,我……我很满足了,咱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该……改换其余的姐妹了……”

玉霄之所以跟悠悠的时间这么久,只因为她是一个可怜的女子,遭受过不幸,所以,他要尽量的拟补她的遗憾,让她满足,让她快乐……

悠悠轻轻的道:“你……你就让我跟姐妹们心声互通吧,我无法……跟她们交谈说话,我……我好害怕,好孤独……”

玉霄点点头,念动法诀,让她的心声可以跟她们互通了。

悠悠也去摸索着自己的衣服,但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衣服和剑都被玉霄藏进了乾坤袋内了,根本找不到了。

卓悠悠羞涩的道:“你……你还我衣服呀,我……我的衣服呢……”

玉霄嘿嘿笑道:“不给就不给,只要在这里,大家都不准穿衣服的,你也不例外,一会,大家都脱得光光的,咱们光着生,然后光着死,多有趣呀……”

卓悠悠知道要不回衣服,也没有办法,幽幽道:“算了,你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我……我们的时日不多了,只要你喜欢,怎么玩,我都会陪你……”

玉霄亲了亲悠悠,然后抱着悠悠,送了出来。

玉霄不声不响的听心声,找到了雪紫儿的位置,顺手将雪紫儿抱进了怀中,然后亲了亲嘴,用心声哈哈笑道:“我猜猜这个是谁呀?恩……不好不好,这个的小嘴是臭的,不要这个,再换一个……”

雪紫儿又羞又恼,气呼呼的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你混蛋,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你滚,你滚!”

玉霄嘻嘻直笑,故意逗雪紫儿道:“对不起啦,雪姐姐,你讨厌我,我就不跟你洞房了,雪姐姐冰清玉洁的死去多好呀,哈哈……”

气的雪紫儿使劲踩了玉霄脚一下,气呼呼的坐在了一边。

玉霄顺手拉过了曲仙儿,抱着故作挣扎的曲仙儿又去快活去了,过了一炷香多的时间,他又返回来,又悄悄的找到了雪紫儿的位置,又抱起雪紫儿亲了又亲,摸了又摸,然后把雪紫儿一推,故意道:“怎么还是你?真是讨厌,去去去,一边去,才不跟你洞房呢……”

雪紫儿虽然知道玉霄故意逗她玩,但也生气,虽然她生气,但却没真生气,也只是故作生气跟玉霄玩闹罢了,因为她知道,玉霄就喜欢看她嗔怒的样子,就喜欢她给他的这种感觉,就快要死了,他既然喜欢玩,那就陪他玩玩吧。

雪紫儿心中暗笑,但却故作生气,对玉霄又掐又咬的。

玉蝶在一边劝解道:“你……你别生气了,他……他是逗你玩的……”

雪紫儿心中叹息不已,她如何能不知道玉霄是逗她玩的,但她这么做玉霄会更喜欢,玩起来更有情趣,所以,她才装作这么生气的。

雪紫儿用心声大骂道:“臭无赖,我恨你!谁稀罕你碰我,我才不跟你那个呢,你最好别碰我,碰我……我……我割了你……那……”

玉霄哈哈直笑,用心声挑逗她道:“好呀,好呀,你割了我那,看我五个小媳妇能饶了你吗?哈哈……”

玉霄抱起楚桂儿,又开始快活去了……

楚桂儿满是好奇,终于享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也领教了那种快乐的要死的滋味。

楚桂儿跟玉霄激吻着,吃吃笑道:“小师弟,呀,真好玩,好舒服呀……”

玉霄用心声道:“是吗,等你生娃娃更好玩,将来小师姐给我生一堆的胖娃娃,你说好不好?到时候,你教咱们的孩子画画,写字,下棋……”

楚桂儿幽幽道:“哇……那真是太好了,到时候,他们一个个的喊我娘,我就给他们买糖吃,给他们做好吃的,那该是多幸福呀……”

她说着说着,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啜泣着道:“只可惜……我们没有那一天了,我们不出十天就会死的,我们没有那一天了……”

玉霄抱着桂儿道:“傻瓜,咱们死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最起码咱们还能活十几天,就算没有吃的,咱们这不是还有冰吗?咱们吃冰,还能活一段日子呢,等咱们活够了,玩够了,咱们就一起死,好不好?咱们就算死了,灵魂也在一起,尸体也抱在一起死,傻瓜,不要哭,霄哥哥永远都在你身边……”

“霄哥哥,你……你真好……我……我真的好开心,我终于做女人了,我终于做你妻子了,我……我还想要……你能再陪我……一……一会好吗……”

玉霄柔声道:“当然可以了,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天天这么陪你,天天让你这么快乐**……”

玉霄又跟桂儿缠绵在了一起,桂儿的胆子最小,也最是天真可爱,但也是最心灵手巧,最聪明的女子,玉霄其实喜欢桂儿甚至高于曲仙儿和洪袖儿两姐妹。

虽然玉霄已经跟数个女子快活过了,虽然有点累,但他血气方刚,而且又是修道之人,应付这几个女子,满足这几个女子还不是什么问题。

玉霄陪桂儿的时间最久,甚至比玉蝶的时间还久,终于,桂儿轻轻的推开了玉霄,柔声道:“对了,还有……还有雪姐姐呢,你该陪雪姐姐了,我……我不能这么自私的……”

玉霄点点头,抱着桂儿出来了,又悄悄的找到了雪紫儿的位置,又将雪紫儿抱了起来,然后又丢掉,故意叱道:“喂,你怎么还赖着不走呢?这是我们夫妻六人的家,你赖在我们六人的家里做什么?”

雪紫儿气的重重的敲着玉霄的头,嗔道:“你放屁!我走……我走你个大头鬼!我能出去,谁稀罕待在你的狗窝里,哼,别碰我,再碰我杀了你!”

玉霄嘿嘿笑道:“不碰就不碰,谁稀罕碰你,我的手摸了你的胸,我都要洗三天才能洗掉你的臭味呢……”

雪紫儿扬起巴掌就去捶打玉霄,嗔道:“你……你无耻……你不要脸……”

她刚去打玉霄,就被玉霄顺手给抱在了怀中,被玉霄抱着就往那她向往的地方而去。

雪紫儿故作恼怒,身子乱踢乱动,不断的捶打着他,嗔道:“你无赖,放开我,放开我,我才不跟你那个呢,你无耻……”

玉霄嘿嘿笑道:“告诉你,这叫强x,我现在要强…你,你现在已经落到魔头的手里啦,想逃逃不掉啦,我现在郑重其事的宣布,我马上要强女你,让你做我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的妻子,咱们永不分离,嘿嘿嘿嘿……”

雪紫儿虽在依旧捶打着他,但听到他这么说,心中却甜丝丝的。

玉霄抱着雪紫儿放在了水晶泡泡内,把雪紫儿压在身下,雪紫儿捶着他的胸膛,嗔道:“你……你坏,老是欺负人家……老把人家放在后面,你还故意去气人家,你坏死啦……我不理你,你别碰我,哼……不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