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4章 地狱天堂1

第一百八十四章 地狱天堂1

玉霄吻了吻雪紫儿,柔声道:“傻瓜,最后不好吗?我喜欢你才将你放在后面呢,我还留着力气呢,你在后面,没有人催促咱们快点出去了,我就可以多陪陪你了,你难道不想我多陪陪你吗……”

玉霄边说着,边跟雪紫儿亲吻拥抱在了一起,然后缓缓的替她宽衣解带,又跟雪紫儿那个起来。

雪紫儿也半推半就,就跟玉霄缠在了一起。

一个女人再刚强,再厉害,若是被男人征服,她也会变得温柔,也许,泼妇最温柔、最可爱的时候,恐怕就是跟男人那短短的时候吧。

雪紫儿虽然不是泼妇,但性格孤傲,一般没有男人敢惹她,也没有男人敢爱她,但玉霄则不然,偏偏就爱逗她玩,逗她生气,就这样,雪紫儿被彻底的征服了。

玉霄对雪紫儿的喜爱恐怕不见得会逊色于其他的女子,虽然认识她的时间短,可是玉霄对雪紫儿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难道真的如那妖魔所说,他们上辈子有未了之缘?

就连雪紫儿其实都信了元真所说,因为她自从见到玉霄,跟玉霄比试完武艺,被玉霄捉弄,取笑,自此之后,满脑子都是玉霄的影子了。

看到玉霄跟别的女子胡闹,她就莫名其妙的生气,她本以为是讨厌玉霄,谁知道并非是讨厌,而是喜欢,就连她都奇怪的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有时候嘴上说讨厌死一个人,恨死一个人,结果却爱的那人要死。

自从她喜欢上了玉霄,雪紫儿这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说爱情是不可救药的了。

玉霄这么捉弄她,这么逗她生气,这么轻薄她,可是她不生气,而且玉霄越坏,她越是喜欢,雪紫儿自己都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变成这样。

也许,爱情根本就没有什么逻辑可言的,因为爱情就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雪紫儿喘息着,哼哼着‘小曲’也跟玉霄缠绵在了一起。

二十多丈的地面上已经成了一片火海,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可是这里却是他们的天堂,最难忘的天堂。

第一百八十四章地狱天堂

一个女人告别了处子之身,从此之后,对天真、纯洁、无知以及美梦和幻象都挥手说再见,她们的心中会想些什么?

是对作为处女时天真无邪的怀念,还是为失去贞洁,从此不再是纯洁的身子感到伤感?还是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也许,每一个刚**的处女都会有不同的想法,都会有不同的心情。

她们就是这样,当私密之处已经不再是秘密,已经变成了男女共有之物时,她们羞涩,好奇,胆怯,也怀念曾经的纯真。

但无论如何,处女的贞洁就好似青春一样,只要失去,是再也回不去了。

她们自从**变成了真正的女人后,就再也不是小女孩了,而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而是一个即将做母亲的女人了。

雪紫儿也是心情忐忑,也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

虽然她是甘心将身子奉献给他,而且这也是她在生命即将失去时,作为女人唯一的愿望和幻象,他帮自己实现了,她心中其实是感激的,也是爱着他的,刚才的缠绵,他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爱怜她,她享受到了人世间最大的欢愉,是她自从懂事以来,都不曾有过的兴奋和快活。

那种窒息的快感,除了异性,再也没有人能够给予了,他的付出并没有白费,她们都感受到了幸福。

虽然是一男六女,他要将他的爱分成六部分,但她们依旧觉得很幸福。

若有人问她们,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最快乐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那六个姑娘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就是在这地狱一般的沙漠深处,这个水晶棺材内,这里就是她们的天堂。

若有人问她们,心情最复杂是什么时候,她们也一定是说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

她们渴望而又胆怯,留恋贞洁之身,而又迫切的想尝试,留恋做女孩的快乐和天真,但又梦想早点披上嫁衣,早一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爱男人,早一点成家,早一点做母亲,所以,她们当真是心情极其的矛盾。

这时,玉霄疲倦的已经睡着了,就抱着宛如仙子一般美人雪紫儿睡着了,他就将脸埋在雪紫儿‘玉女峰’中,一条腿搭在她的**之上,就这样抱着她不再说话,昏昏而眠。

雪紫儿脸上一直是红的,就是这个男人刚才让她快活的似神仙一般,给了她人世间最大的快乐,如今,他乖的就好似睡在母亲怀中的孩子一般,雪紫儿轻柔的抚摸着玉霄的脸颊,刹那间觉得自己好似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子。

她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那时的她也是喜欢这么躺在母亲怀中睡觉,母亲的胸,就好似避风的港湾,令她那么的怀念。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男人这么喜欢女人的那地方了,为什么玉霄这么喜欢故意的去轻薄她这里了,原来并非只是好…,而是一种对母爱的怀念。

雪紫儿就轻抚着玉霄的脸颊,感觉玉霄不但是她的男人,竟然好似她自己的孩子一般,刹那间,傲气的她,不再变得那么孤傲,一种母性的慈爱被彻底的激发,让她变得这么温柔,这么可爱……

玉霄这一次当真是累了,他为了营救自己的朋友和红颜知己,奋力一剑,耗费了不少的功力,然后又为了她们这一生没有遗憾,同时跟六个姑娘尽情的缠绵,也许有人觉得他很幸福,但一个男人同时跟六个女人这般的缠绵,就算是神仙也会累了。

雪紫儿一动不动的,就轻轻的将玉霄抱在怀中,就好似抱着一个淘气的大孩子一般,就这么,一直过了很久,很久……

雪紫儿这才知道玉霄所说不假,真的没有骗她,他说,最后有什么不好?就因为爱她,所以将她放在了后面,他果然跟她缠绵的时间最久,都比玉蝶和桂儿的时间久,直到她感觉他将一种冰凉而又黏黏东西弄在了她的身上之后,他才无力的停了下来……

雪紫儿并没有将他留下来的东西擦拭掉,一个是没有东西可擦,因为他连衣服都给她藏了起来,再一个就是,这是他留下来最珍贵的礼物,是留给她的。

她感觉自己好幸福,虽然那东西给她的感觉并不好,甚至令她有点恶心,但是她却很开心,因为得到他这种东西的女子其实只有两个女人,一个就是玉蝶,再一个就是她了,其余的女子根本没有得到他的这种东西,所以她感觉很幸福……

这种冰凉黏黏的感觉就在她腿内侧,令她感觉到是那么的羞涩,她就闭着眼睛感觉那种东西在自己身上流淌着,幻想刚才跟他的快乐,她也是昏昏欲睡了……

三尺外的五个女子可等的不耐烦了,五个女子都身无片缕,彼此的嬉闹了一番,幸好没有人能见到她们的身子,而且大家都是一样的,所以也就不那么羞涩了。

五个女子坐在一起,都心事重重的想着心事,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而玉霄和雪紫儿依旧没有出来。

这都两柱香的时间了,怎么这么久呢?

楚桂儿终于忍不住了,用心声跟姐妹们道:“咱们去看看吧,这两个人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完呢?”

玉蝶支吾道:“这……这不好吧……”

楚桂儿吃吃笑道:“有什么不好,咱们又不是没跟他那个过,大家都自己姐妹,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喂,咱们看看他们俩是不是还在那……那个呀,嘻嘻嘻……”

洪袖儿红着脸道:“真……真羞人,万一他们还那个呢……多不好……”

楚桂儿吃吃笑道:“那咱们就吓唬他们,叫这臭小子偏心,跟玉蝶姐的时候都没这么长,真是偏心,哼……”

卓悠悠笑道:“你还说呢,他除了跟雪姐姐时间久之外,就数跟你的时间最久了,你还不满足呀,真是不知羞……”

楚桂儿过去就咯吱着卓悠悠,嗔道:“你笑我,讨厌,看你还敢不敢了,还敢不敢了?”

卓悠悠嘻嘻哈哈直笑,也去胳肢着她的身子,故意摸着桂儿的胸,玩笑着装作玉霄的话道:“喂,你这里怎么肿的这么厉害了,是不是他咬的呀……”

“嗯……你坏死啦……”

“他难道就没咬你这里,你这里不也是……”

五个姑娘这个笑,彼此嬉闹着,一起往那边走去。

但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曲仙儿正好摸着了雪紫儿,雪紫儿从美梦中醒来了,羞的想遮住自己的身子,但发现,身边没有什么衣衫,她也不由得笑了,因为这里这么黑,根本谁也看不见谁。

曲仙儿问道:“喂,你们怎么还没完呢?在干嘛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是不是还在做那个呢?”

雪紫儿急忙道:“没……没有……他……他睡着了,嘘,咱们别吵他,他累了……”

其余的姑娘也不再闹了,一个个摸索着坐在了玉霄的身边。

曲仙儿摸着玉霄的位置,发现玉霄躺在了雪紫儿的怀中,道:“羞羞羞,雪姐姐,你不是贞洁烈女嘛,怎么让他在你那里睡觉呢,真是不知羞……”

雪紫儿羞红了脸,支吾道:“我……你……你别闹了,他……他睡着了,我……我不敢动……”

其余的姑娘这个笑,就坐在了四周,手托香腮默默的出神。

虽然玉霄睡着了,可是她们坐在他身边,立刻就有了安全感,不再那么惧怕了。

她们刚坐了一会,玉蝶就觉得那地方被人使劲摸了一把,羞的玉蝶哎呀一声,急忙遮住了羞处。

玉蝶嗔道:“这是谁这么坏,还闹?”

就在这时,曲仙儿胸上的小‘葡萄’被捏了一下,

曲仙儿失声惊叫,捂住了胸,也嗔道:“这是谁捏我,真是坏蛋,是不是桂儿你?”

楚桂儿皱眉道:“我……我没有呀……”

这时,洪袖儿就觉得屁股被人掐了一把,袖儿也叫了一声,用心声骂道:“喂,是哪个淘气的坏蛋掐我……”

卓悠悠也被人掐了一把,也叫了起来,六个姑娘你说我,我说你,嬉闹了起来。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不会是这小坏蛋吧?”

雪紫儿皱眉道:“没有呀,他一直在睡着呢,一直没动呢。”

玉霄早就醒了,这个笑,故意的掐掐这个,摸摸那个,逗她们玩罢了,玉霄哈哈笑道:“喂,各位大美人,你们都来了,来,一起洞房,哈哈哈……”

玉霄当真是**不羁,捉住一个光屁股的美女,就玩一下,亲几口,然后放开,又去捉别的姑娘,六个姑娘咿呀怪叫的,故意的装作躲避不及,被他抓住,让他坏的将男人那东西,再塞进她们渴望的地方……

玉霄就胡闹的跟六个美女玩笑了一会,七个人这个笑,当真是忘记了这里是地狱了。

玉霄最后也不闹了,抱着六个姑娘一起嬉闹了一会,然后才停了下来,倒在六个姑娘怀中跟六个人一起谈心。

玉霄枕着袖儿的大腿,左手摸着仙儿玉峰,右手摸着悠悠的胸,亲着桂儿的小嘴,当真是快活,简直比神仙还要逍遥……

六个姑娘早就是他的女人了,那还反抗,根本就任凭他胡闹了。

于是,他们又开始谈起了小时候的事,叽叽喳喳的用心声聊着天。

卓悠悠吃吃笑道:“这坏蛋,小时候就这么坏,真没想到,他说大了后要娶我,没想到我最终逃不掉这坏蛋的手……”

玉霄嘿嘿笑道:“我可是比赛赢得你呀,我跟他们比赛撒尿,谁撒尿尿的远,就赢你做老婆的,你可是我一泡尿赢来的老婆……”

“你坏死啦,你才是尿赢得呢,臭无赖,打你……”

“哈哈,仙儿三姐妹最爱尿裤子了,十几岁还尿裤子呢,我早就想看看你们三姐妹那个地方了,为什么那么大了还尿裤子呢……”

“你还说,你这坏蛋,都是你害的,害的人家三人被同门师兄弟笑了半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