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5章 新家1

第一百八十五章 新家1

他的确是一个懂得情趣的人,也是一个讨女人喜欢的人,因为女人喜欢什么,他就给予她们什么,她们喜欢浪漫,他就浪漫,她们喜欢刺激,他就带给她们刺激,她们伤心,绝望,他就让她们快乐,所以,这里虽然是人间地狱,可却成了他们的乐园。

这里就是他们的家,最起码是暂时的家。

玉霄当真是奇妙想的很,就在这个方圆四五丈的大水晶泡泡内,给分了三层,底下的一层,因为太冷,就隔开了,也是用来玩水的地方,中间一层,他用气体做成飘渺的白云,冻结成床,就作为跟六个红颜知己快乐的卧室,上面的一层,他怕水滴落下来,又做了一个气罩,隔开了点。

而且他让桂儿画了不少的家具,日常用品,然后他用水泼在幻象之上,再冻结成家具,这里当真是应有尽有了,不过都是冰做的。

六个姑娘这个笑,真没想到玉霄这么有才,什么都能想到,就连马桶,他都用冰做好了。

玉霄怕这个冰球房子不够结实,就将她们的洗澡水都给冻结在了屋顶上了,这一来,这个泡泡更结实了。

玉霄把葫芦内干净的水冻结成冰,用冰做了七个晶莹剔透的小水晶杯,然后给每一个姑娘满上一杯美酒,哈哈笑道:“喂,各位大小老婆,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就都是我的妻子了,好了,咱们现在就开始举行成亲的仪式,正式的娶你们过门,快快快,快穿上衣服去,大姑娘家没嫁人就光着屁股,也不嫌丢人,羞羞羞……”

曲仙儿嗔道:“谁不嫌丢人,还不都是你,人家穿上肚兜,你就给人家脱下来,不穿,你还叫人家穿,而且让我们穿着肚兜跟你玩,真不知羞……”

玉霄哈哈笑道:“喂,这就叫情趣嘛,你知道吗,你们脱光了,其实好丑好难看的,真是难看死了,你们将身子遮住一点,半隐半露的,朦朦胧胧的,我玩起来才舒服嘛……”

卓悠悠吃吃笑道:“呸!不要脸!”

玉霄嘿嘿笑着,将悠悠抱在怀中,在悠悠那敏感的地方戏弄了她一下,悠悠觉得痒痒的,嘻嘻哈哈直笑。

玉霄哈哈笑道:“喂,六位新娘子,快呀,大家穿上衣服嘛,我也要穿上衣服,咱们拜堂呀……”

楚桂儿拍手叫道:“哈哈,拜堂好,好玩……”

玉霄笑道:“拜完堂,你们就是我的正式妻子了,过一段时间呢,你们一人生一窝宝宝,桂儿呢,就生五个,紫儿呢,就生十个,仙儿屁股最大,应该最能生了,应该能生个七八十个吧,过个十天半月,你们就会生宝宝了……”

曲仙儿呸了一口道:“无耻!你以为我们是猪呀,胡说八道,人家生孩子的,一次顶多生一个两个的,娘生我的时候,不就生了我一个嘛,哪能生这么多呢。”

洪袖儿嗔道:“就是呀,再说,娘说了,生宝宝都是十个月才能生的,那有这么快的……”

楚桂儿轻轻道:“我们……我们难道真的要生宝宝吗?”

雪紫儿叹道:“咱们还是别生宝宝的好,就算咱们能活下去,若是在这里活一生一世,难道让咱们的宝宝也过这种暗无天日日子吗?”

玉蝶幽幽道:“是呀,求你了……别叫我……们怀孕……”

卓悠悠道:“是呀,我看,咱们活着出去的时候,再……再那样也不迟,若是在这里,咱们的宝宝多可怜呀……”

六个姑娘又十分的感伤,她们知道这里的痛苦,母性的慈爱永远都那么伟大,她们虽然还没怀孕,但母性的天性,却令她们想到了未来孩子的命运。HTTp://

但玉霄不过就是玩笑罢了,没想到勾起了她们的伤感。

玉霄哈哈笑道:“六个大傻瓜,喂,其实呢,男人不把那脏东西弄进你们那里去,你们就不会怀孕的,傻瓜,再说了,你们都这么大的本事,跟我做完那件事的时候,你们不会自己运功将那个逼出体外嘛,真是笨蛋……”

曲仙儿红着脸道:“呀,你……你有没有把……那个弄到我里面去……”

玉霄哈哈笑道:“不知道,不管……”

六个姑娘心情忐忑,六个人一起白了玉霄一眼,然后一起盘膝而坐,怕怀孕,将体内的致怀孕之物逼出体外。

其实,除了玉蝶、桂儿和雪紫儿那里的确有过,其余的姑娘倒没什么,六个人运功正正经经的,发现没事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玉蝶拧了玉霄一下,嗔道:“都是你做的好事,讨厌,脏死啦……”

楚桂儿嘻嘻笑道:“喂,咱们快拜堂吧,喝交杯酒呀……”

曲仙儿道:“衣服刚洗的,还没干呢。”

玉霄微笑道:“这还不简单呀,看我的。”

玉霄将天地苍穹剑的热量引了出来,就在六个姑娘湿漉漉的衣服上一走一过,不过眨眼间,六个姑娘的衣服都干了。

六个人这个笑,当真是羡慕玉霄的神剑,玉霄微笑道:“我这把剑的热量,乃是天下间最热的,以前我在冰河里逃命的时候,那么冷,我都没事。”

六个姑娘欢欢喜喜的穿上了衣服,玉霄也穿好了衣服,看了看六个姑娘,嘻嘻笑道:“喂,其实呢,你们还是穿衣服更漂亮一些,若是脱得一丝不挂,咦,真没什么美的,朦朦胧胧的美才诱惑男人嘛,嘻嘻嘻……哈哈哈……”

他胡闹的隔着衣服就去摸摸这个,摸摸那个,曲仙儿重重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但却没将他伸进自己衣衫肚兜内的手拿出,依旧任凭玉霄揉捏着她那里,这**的身子他都见过了,已经做了他的女人了,他喜欢怎么玩,谁还在乎。

曲仙儿靠着他的身上,嗔道:“喂,别闹了,你呀,这么好色,真不是好东西……”

其实,他们所有的对话都是用心说的,因为这时,依旧是轰隆之声不绝于耳,依旧是说话听不清。

玉霄捏弄着她樱桃,仙儿嘤咛一声,嗔道:“喂,还玩,弄的人家心里痒痒的,真是大坏蛋……”

玉霄微笑道:“男人不坏,女人又怎么喜欢呢?其实呀,唉,娶了你们真是倒了霉了,你们呀,一个个都是母老虎一般,这个也要,那个也要,哇,你们怎么这么**荡呀,我一个男人伺候你们六个女人,累死我啦,倒霉,倒霉,唉……看来,男人还是别太那个的好,否则,有的苦吃了……”

曲仙儿气的拿出他抚摸自己的手,嗔道:“你混蛋……臭无赖,你占了人家清白的身子,却说这种话,讨厌……”

雪紫儿气道:“姐妹们,这无赖得了便宜卖乖,真是可恶,咱们姐妹的清白都叫他给毁了,他还说咱们不漂亮,说咱们是母老虎,这……这坏蛋太可恶啦,打他……”

六个姑娘嘻嘻笑着,就开始捉弄玉霄,玉霄被咯吱的在白云**乱翻滚,一会抱着这个亲一口,一会抱着那个亲一口,又跟她们嬉闹在了一起。

玉霄玩着玩着,忽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倒把六个姑娘给哭愣了,不知道他搞什么鬼。

玉蝶道:“喂,你哭什么呢?”

雪紫儿道:“就是呀,一个大男人还哭呀?羞羞羞……”

卓悠悠嘻嘻笑道:“喂,你也怕了呀?”

楚桂儿将玉霄揽在怀里,将自己的衣衫拉开,将丰满的胸露出,把**塞进玉霄嘴里,吃吃笑道:“噢噢噢,乖乖,不要哭,娘喂你吃奶奶,好宝宝,乖宝宝……嘻嘻嘻……哎呀……”

她正捉弄着玉霄,就觉得那里忽然一痛,被玉霄轻轻咬了一口,楚桂儿捏着玉霄的鼻子嗔道:“喂,臭宝宝,你敢咬娘,看我不打你……”

玉霄依旧哭着,居然泪水真的落了下来,哭的这个伤心。

六个姑娘不玩了,见到玉霄真哭,一个个不闹了,玉蝶柔声道:“喂,到底怎么了?你哭什么呀?”

曲仙儿道:“就是,这么危险,姐妹们都没哭,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呀?你害怕了呀?”

玉霄故意抽泣着,然后用心声道:“我哭不是为别的,人家被你们侮辱了,清清白白的身子,被你们六个玷污了,从此之后,人家再也不是处男了,呜呜呜,我是为我的贞操而哭呢,都是你们不好,你们坏,一个个这么无耻,你叫人家以后怎么有脸见人呀,我要你们负责……”

六个姑娘扑哧一声都忍不住笑了,这才知道,玉霄又在逗她们玩呢。

雪紫儿吃吃笑着骂道:“臭无赖,不要脸,是谁玷污了谁?臭不要脸……”

“打他,叫他这么顽皮,真不是好东西……”

七个人嬉笑打闹着,又玩了一会,楚桂儿催促道:“喂,别闹了,咱们不是拜堂吗?怎么不拜堂啦?”

曲仙儿道:“喂,你说咱们七个成亲,要不要把二师兄请来给咱们举行仪式呢?”

玉霄微笑道:“现在先不要了,这里这么吵,什么也听不见,他们又不像咱们可以用心声交谈,喂,可说好了啊,我可不磕头的,拜堂我也不磕头。”

曲仙儿嗔道:“拜堂都不磕头,那叫什么拜堂?”

洪袖儿嗔道:“就是,咱们成了亲后,你见到爹娘他们都要大礼参拜的。”

玉霄哈哈笑道:“别忘了,我可是傲人族的人,傲人族的人,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都不会磕头的,都不会跪倒在别人脚下的!谁说不磕头就不能拜堂的?咱们没磕头不也是洞房了吗?这样吧,咱们彼此鞠三个躬,就算拜了天地不就是啦?”

楚桂儿道:“算了,算了,就按他说的办吧,爹娘他们都知道他的为人,也不能怪他。”

玉霄微笑道:“还是桂儿懂事,喂,咱们先不拜堂了,等这里不这么吵了,咱们再去请师兄来,再去请别人来参加咱们的成亲仪式,现在,咱们喝酒,喝交杯酒啦!”

卓悠悠道:“不错,咱们七个先干一杯。”

洪袖儿笑道:“祝贺咱们成为一家人,可以多活几天,多快乐几天!”

楚桂儿道:“庆祝咱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曲仙儿道:“对,庆祝咱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雪紫儿道:“不错,来,咱们干!”

玉蝶轻轻道:“咱们干了这杯。”

玉霄哈哈笑道:“还有,庆祝我娶了六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哦……不对,不对,是七个……哦……不对,不对……是八个才对,翡翠也是我妻子,美人鱼也是我喜欢的女子……”

曲仙儿嗔道:“咱们七个人在的时候,少提那俩狐狸精,真讨厌。”

雪紫儿嗔道:“就是,先别提她俩,再说她俩,看我们姐妹不把你……”

“把我怎么样?”

“强…了你,嘻嘻嘻……”

七个人说笑着,各自端起了晶莹剔透的冰杯,然后碰了碰杯,将美酒一饮而尽。

玉霄微笑着,又将七杯酒斟满,道:“喂,这里桂儿最小,总是让人家桂儿最后,这其实不公平,今日,桂儿先跟我喝交杯酒,咱们从小到大开始,改改规矩。”

楚桂儿嘻嘻笑着,端起酒杯,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吃吃道:“真好玩……”

玉霄在她小脸上拧了一下,道:“喂,别闹,正正经经的喝交杯酒,这可是正经的仪式呢,别玩啦……”

楚桂儿不再玩了,正正经经的跟玉霄喝了交杯酒,就这样,玉霄跟几个姑娘喝着美酒,谈着心,困了就睡,醒了就玩,有了那个想法,就跟她们缠绵,当真是快活无比。

他们很快活,其实别人可没他们这么快活了,这里边,除了他们这么快乐之外,其余的人都是在黑不见五指的地方忍受着寂寞。

玉霄可以将光储存,做一个月亮,别人可没有他的神剑,也没有这个主意和本事,哪能像他这般的快乐。

岳商和两个和尚盘膝而坐,就默默的忍受着孤独和寂寞,忍受着黑暗,这种日子要持续多久,他们都不知道,只好这么忍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