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5章 新家2

第一百八十五章 新家2

以他们的修为和本事,不吃不喝能活个十天左右,可这里有冰,就等于有水,他们吃冰,可以再多活几日,所以,他们能在这里忍受半个月的时间,但是,空气呢?空气能呼吸多久呢?

他们不知道,但只能慢慢的等待着死亡的召唤。

碧萝和寂籁在一个泡泡里,两个姑娘虽然在一起,但彼此抱着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她们可没这么幸福,不像这六个姑娘这样,有心爱的男人陪伴,逗她们开心,给她们快乐,幸好她们两个人在一起,虽然这里又黑又冷,她们很害怕,但有个作伴的,心中也就舒服的多了。

若是一个人被关在这里的话,恐怕这鬼地方,谁也一天都待不下去就会疯了。

除了玉霄他们这么快乐之外,廉政和魏晓晨在一起也很快乐。

二人卿卿我我,相拥而眠,有了**,就做彼此喜欢的男女之事,累了,就睡,有了彼此的陪伴,他们并不寂寞,而且很快活。

只是他们这里也很黑,并没有玉霄哪里那么亮,也没有玉霄哪里有水玩,有酒喝,还可以玩鸳鸯戏水的游戏,但虽然这样,他们就很知足了。

他们俩的水晶泡泡可没有玉霄的那么大,他们的水晶泡泡只有一丈多方圆大小,两个人躺在里面正合适,并不宽敞。

廉政也聪明的很,将自己的阴阳剑的亮的那一面,当作照明的光用,小小的泡泡内也不算太黑,魏晓晨这一次出去方便,他本想陪她一起去,但她害羞,而且就在外面气泡周围的夹缝中方便,又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她才没有叫他陪伴。

没想到却遇到了玉霄等七人也出来方便,可把魏晓晨羞坏了,魏晓晨刚跟他快活完毕,而且在这种地方,只有他俩人,他们早就是夫妻了,所以她根本就没在意,根本没想到会遇到玉霄七人。

他们的衣服都脱下来当作了枕头了,铺在了身下了,所以她才这么出来方便。

魏晓晨又羞又臊,但也暗暗的好笑,因为六个姑娘也一样,这不用问,肯定是跟玉霄有了关系,都做了夫妻了。

魏晓晨飞速的跑进了泡泡内,神色惊慌,脸上通红,她摸着自己被玉霄捏疼的酥胸,轻轻的揉着,又摸摸被玉霄一巴掌打红了的屁股,心里这个骂,心道:“这个臭无赖,真是够坏的,居然敢摸我的胸,真是太无礼了,而且还打我的屁股,真是混蛋,臭不要脸,气死我啦……”

她想着想着,一会笑,一会气的,当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其实她也没怪玉霄,因为玉霄就是这么胡闹玩笑的人,他故意的掐她的禁区,无非是看到她这样,捉弄她一下罢了,根本不是去轻薄她,只是胡闹顽皮,逗她玩罢了。

因为玉霄身边这么多女子,一个个的论美貌,论身材都不在她之下,而且当着那么多女子的面,玉霄又怎能打她的主意,所以魏晓晨并没有怪玉霄的无礼。

其实她知道,这是玉霄看到大家都没死,而且又是这种巧遇,心中高兴,觉得好玩有缘,一种恶作剧的童心才胡闹的跟她玩玩。HTTp://

再说了,她已经不是什么处女了,只是被摸一下,打一下屁股,不再像做处女那时候那么在意了。

廉政看到她又笑又气的,当真是莫名其妙,将她抱在怀里,凑近她耳朵大声道:“喂,你笑什么呢?”

“什么?你说什么?”

外面轰轰隆隆的,噪音太大,他们虽然在地底,依旧是噪音很大,所以,他们说话很费劲,必须凑近耳朵大声的说话,对方才能听清楚。

“我是说,你笑什么呢?又气什么呢?”

魏晓晨依偎在他的怀中,吃吃笑道:“喂,你猜我出去碰到了谁?”

“谁?”

“是玉霄和那六个姑娘,他们……他们……咦……羞死人了……”

“他们怎么了?”

魏晓晨吃吃笑道:“他们……哈哈……他们就像咱俩这样,一丝不挂,看来,他们也做了夫妻了……”

廉政淡淡一笑道:“其实,这并不奇怪,她们六个早就喜欢他了,这一次九死一生,若不趁着活着时做夫妻,难道还等死了吗?”

魏晓晨嗔道:“唉,别提了,那个臭玉霄真不要脸,人家正……正方便,他们就来了,那坏蛋见到我这样,不但不避开,而且还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还坏的在人家这里使劲掐了一把,弄的人家好疼,还有,他……他还打人家的屁股一巴掌,你看看……你看看,还有手印呢,哼,气死我啦……”

她将身子转过来,让他看了看,廉政仔细一看,果不其然,她白白净净性感的屁股上的确有五个手印。

廉政这个笑,魏晓晨气的敲了他一下,嗔道:“你坏,你妻子被别的男人欺负了,你不但不生气,你还笑,我不管,你帮我打他,这坏蛋太可恶啦,打他,打的他满地找牙,哼!”

廉政看到她娇嗔的样子甚是可爱,将她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嘻嘻笑道:“喂,人家跟你开个玩笑罢了,别生气了,再说了,你没看到他身边有六个母老虎呀?那六个母老虎比你还厉害呢,咱们可惹不起他……”

魏晓晨嗔道:“你……你才是母老虎呢,讨厌,人家欺负你妻子,你就不管?哼,我非要你打他不可,你不打他,我不干……”

廉政微笑道:“喂,我有个好主意替你出气。”

“什么主意?”

廉政哈哈笑道:“很简单嘛,他轻薄我的老婆,我去欺负他老婆,这样大家打平了就是了,这样吧,我这就出去埋伏去,看到仙儿,袖儿她们出来了,我也掐她们那一把,打她们的屁股,这样你满意了吧。”

魏晓晨嘤咛一声钻进了他的怀中,捶打着他嗔道:“你……你更坏,你敢,你敢欺负她们我可不饶你,再说了,你要轻薄她们,被她们打了你,我可不替你出气去……”

两个人抱在一起这个笑,其实,他也只是说说,这么胡闹无礼的事,他可做不出来,也只有玉霄这么顽皮,但也并非恶意,他们其实都没有生气。

魏晓晨在他怀中忽然坐了起来,急忙去找自己的衣服,嗔道:“坏了,咱们……咱们这样,万一……万一这坏蛋钻进来,故意的胡闹的捉弄咱们,那……那不羞死人了,咱们还是穿上衣服吧……”

廉政苦笑道:“还真说不定,他们几个这么顽皮,对,咱们还是穿上一点。”

两个人穿上了衣服,魏晓晨吃吃笑道:“喂,咱们要是……要是那个的话,岂不是还要脱下来,真是麻烦透了,算了,等那个……的时候,再脱衣服吧……”

“哈哈,其实你可以只穿一件肚兜的,再说了,他们正在忙着,那还有时间来跟咱们胡闹,真是杞人忧天,算了,没事的,要不然,熄了灯也就是了……”

二人又拥抱在了一起,终于,呻吟声又响起,只是被如雷的轰鸣声掩盖住了,这么黑,又没有什么可玩的游戏,空间又这么狭小,漫长的时间怎么度过?若不做男女之间的游戏,又有什么好玩的呢?

男女在一起,说白了,无非就是你玩我,我玩你,彼此的需要,大家在一起彼此开心,你让我开心,我让你开心,一起度过这漫长的人生,一起相伴到老,这就是所谓情了。

那个时候,没有电,没有电视,没有这个那个的娱乐,寂寞的晚上,除了那个之乐,还有什么娱乐?

不过,那时候正因为没有这些,所以那时的人,在绘画、棋艺、武艺,诗词等各个方面才会这么优秀,只因为那时的人,没有现在这么多娱乐,可以专心的钻研学习,所以才这么优秀。

这场陨石雨持续了足有四天多,其实,他们在黑暗中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过了几天,只是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他们就在这地狱一般的地方快活了四天多,这三四天以来,他们都没有这么快乐过,玉霄每日里不干别的,就是跟她们那个,晚上睡觉的时候,左边抱着一个,右边抱着一个,他对每一个姑娘都是一样的好,六个姑娘从没这么开心过,虽然这里是地狱,但却是他们最开心的地方。

只是,身上的吃的早就没有了,虽然玉霄可以将神葫芦内的空气调出,供四个水晶泡泡里的人呼吸,不会令人窒息而死,但困在这里,当真是难熬的很。

尤其是饥饿,没有吃的,这该怎么办?

常言道,饱暖‘人姓’,没有了吃的,饿了,谁还有心情和精力去做那种累的要命的事,玉霄的精力也没有这么足了,他饿的也没有精力去跟六个姑娘缠绵了。

这四天多,他消耗的精力最多,一个男人跟六个女人整日里玩闹,就算是世上最美的女子,都能玩够了,更何况饿了,那有什么力气了。

终于到了第四天,上面再也没有轰鸣声了,显见是陨石雨已经下完了,但就算没有轰鸣声了,想要离开这里,都难了,因为下了三天三夜多的火石雨,这附近恐怕早就成了一座山了,这里恐怕早就被牢牢地压住了,而且上面肯定热的很,整个大地都是炎热的,根本也无法上去。

虽然他们在地底下二十多丈内,都能感觉的到沙土的热度,可见上面简直就是火炉了,上去也是死一条的。

玉霄静静的躺着,其余的姑娘也觉得肚腹饥饿难受,三天多没有吃东西了,只是喝水,如何能不饿?

楚桂儿捂着肚子抽泣着道:“我……我好饿,咱们还能活几天呢?”

玉霄叹道:“唉,以咱们的修为和功力,饿上十天不成问题,而且这里还有冰水,还可以多饿五六天,只要咱们静静的不动,熬过这半个月,咱们想办法上去,找点吃的,就可以活下去了。”

六个姑娘都叹息不已,因为说的简单,一个是,这里是沙漠地区,又成了火炉,吃的东西,活的东西根本就化为灰烟了,根本找不到,还有,就算能熬过去半个月,这里怎么出去呢?头顶上也不知道压了多少石头,恐怕都成了一座火山了,就算玉霄再大的本事,也出不去。

六个姑娘知道,如今,当真是死一条了,的确是没有活了。

玉霄苦笑道:“各位好老婆,只可惜,我如今疲倦的很,也饿的很,再也没有精力让你们那么快乐了,不过,你们放心,若是实在出不去,我会在大家觉得就要死的时候,再跟你们每一个人快活一番,然后咱们大家抱着一起死……”

雪紫儿轻轻的吻着玉霄的脸颊,柔声道:“傻瓜,这四天以来,你让我们这么快乐,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玉蝶也柔声道:“是呀,我们什么也得到了,就算死,又有什么遗憾的呢?”

玉霄笑道:“喂,现在声音停了,不那么吵了,仙儿,你……你能给我吹奏一曲吗?”

曲仙儿柔声道:“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

玉霄坏笑道:“喂,各位大美人,你们能共同跳个舞吗?哈哈,这样吧,你们就穿着肚兜一起跳跳舞,哈哈,那一定很好玩。”

卓悠悠吃吃笑道:“唉,你呀你,什么时候都爱这么胡闹。”

玉霄嘻嘻笑道:“各位好老婆,我们大家都要死了,你们就满足我吧,喂,你们穿肚兜的样子好美,好美,你们就穿着肚兜跳个舞吧,多美呀……”

其实,这些姑娘现在依旧是那样的,就连肚兜都没穿,一个是她们跟玉霄在水里玩习惯了,穿着衣服玩水当然不舒服,再一个就是,玉霄每日里跟她们缠绵,随时随地就将她们脱得精光,她们其实也习惯了在彼此面前这样。

六个姑娘红着脸,都穿上了肚兜,这说不定是心爱的男人临死前最后一个心愿了,只要他开心,她们又怎能忍心拒绝呢?

玉霄哈哈笑道:“哇,你们都好美呀,我真是爱死你们了,对了,慢着慢着,哈哈,我还有个好提议,大家到水里去跳舞,我再做一个大泡泡,在大泡泡里做一个小泡泡,你们就在小泡泡里跳舞,我就在水里观赏,那多美呀……”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因为玉霄的顽皮胡闹,稀奇古怪,她们早就见识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