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6章 苦中作乐1

第一百八十六章 苦中作乐1

洪袖儿拧着他的耳朵,嗔道:“喂,你真是大坏蛋,你有我们还不够呀?怎么去欺负魏姐姐,就想去占人家女孩子的便宜,再要胡闹的去摸人家,看我们姐妹不打死你,哼……”

玉霄手握住了袖儿那个,嘻嘻笑道:“那我摸你,满意了吧……”

洪袖儿嗔道:“谁稀罕你,拿开你的脏爪子,讨厌……”

玉霄哈哈笑道:“桂儿,快画吧,画的像一些呀,黑乎乎的,她看不出来的,哈哈……”

楚桂儿掩嘴而笑,几个人出了水晶泡泡,桂儿在冰做的柜子上拿起了自己的玉龙点睛笔,信手一挥,就见一个一尺多大的兔子腿就画好了,玉霄笑着,拿起雪紫儿的手指头,咔嚓一口,就将雪紫儿的手指头咬破了。

雪紫儿疼的哎呀一声,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敲了好几下,嗔道:“你干嘛咬我,讨厌!”

玉霄嘿嘿笑着,拿着她的手指,将她手指上的一点血迹涂抹在了那块假兔子腿上了,嘻嘻笑道:“喂,借你点血用用,这样才逼真嘛……”

雪紫儿这个气,嗔道:“你怎么不用你的血?”

玉霄故意逗她玩,笑道:“废话,咬我自己不痛呀?这么痛,我能咬我自己吗?”

其余的姑娘这个笑,玉霄也太坏了,咬自己嫌痛,故意去咬别人,当真是太逗人了。

雪紫儿气的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好呀你,你这大坏蛋,你咬自己嫌痛,你就咬我呀,不行,我要咬回来才行……”

雪紫儿这个笑,知道玉霄是逗她们玩呢,玉霄就喜欢她生气的样子,所以总爱逗她嗔怒,其实,这点痛对她们龙女派的弟子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她们手上的血流一点就可以自动愈合。

雪紫儿撒娇的去咬玉霄,玉霄哈哈笑着,就将雪紫儿抱住,胡闹的去咬她的**,嘻嘻笑道:“好呀,你敢咬我,我就咬你这里,还敢不敢咬我了……”

雪紫儿嘤咛一声,去咯吱他,两个人嬉笑着抱在了一起。

玉霄哈哈笑道:“喂,大家快穿好衣服,咱们去找他们玩去啦,对了,我还有个主意,桂儿,快,再多做一些吃的,咱们把他们都请来,请他们吃一顿大餐,呵呵呵。”

楚桂儿吃吃直笑,亲了玉霄一口,嘻嘻笑道:“你说怎么就怎么,谁叫你是我的好宝宝呢。”

于是,他们又做了几盘假的吃的,都是桂儿画出来的,玉霄弄上水,冰冻而成的,桌子上画了不少的好吃的,有一只鸡,一只鸭,一只兔子,一条鱼,画的真是栩栩如生,不过,画的都是生的,拔了毛的生的。

七个人纷纷穿好衣服,穿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这才嬉笑着拉着手,去捉弄他们玩去。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咱们进去,不就被他们发现了吗?”

玉霄微笑道:“不会的,别忘了,这泡泡是我做的,我想去哪里,这泡泡就跟空气一样,不会阻住我们的,喂,你们的龙珠呢,咱们用龙珠照亮,偷偷的先探进头去看他们在做什么,要是他们在那个,哈哈哈……那真是好玩极了……”

几个姑娘将手腕上的珍珠一晃,将她们的龙珠拿在手中,晃了晃,这些龙珠和珍珠都很亮,这些珍珠是玉霄在深海里采集的,如今,玉霄将一些珍珠放进了那个假月亮里,用来照亮。

那些龙珠,都是龙女祖师留给徒弟玉龙九女的,她们都是玉龙九女的爱徒或者是爱女,那些璀璨的明珠,就都给她们了。

除了玉蝶没有龙珠之外,那五个姑娘都有,卓悠悠的龙珠是师傅赐的,雪紫儿的也是,三个姑娘是母亲给的,玉蝶虽然没有,可是也有一颗夜明珠,是凤凰圣母送给她的。

所以,这些人将珍珠、明珠什么的拿来照亮,一丈方圆的距离是很亮的。

七个人悄悄的出了水晶泡泡,他们的水晶泡泡其实是挨着的,隔着并不远。

七个人慢慢的将头探进去气泡内,这水晶泡泡虽然被冰冻的结结实实,虽然别人出去进来,还要割开个口子,但玉霄却不用,因为这泡泡是他做的,法力是他施的,他是泡泡的主人,当然知道怎么使用泡泡了。

这里依旧漆黑一片,由于大泡泡是圆的,所以,虽然这泡泡被埋住了,但半个圆下面,却是空隙,由于被泡泡中间阻住,所以,四周都留着一些空隙,这些空隙,只有三尺多宽,一丈多高,但这么大的空隙,已经足够用来方便的了。

其余的人方便的时候,也是像魏晓晨那样,用剑割开冰罩,做了个几尺的小门,从这小门里进进出出的,但玉霄却不用,因为他做的,他可以随意的进进出出。

七个人这个笑,但他喜欢玩,没几天活头了,只要他高兴,六个姑娘什么都会陪他玩,更别说,她们本也喜欢顽皮胡闹了。

七个人悄悄的来到他们的小水晶泡泡边上,将头慢慢的探了进去,立刻就听到黑暗处一阵阵**的呻吟声传来……

六个姑娘这个笑,不用问,这二人一定是跟他们一样,做那男女最喜欢的事呢。

玉霄用心声道:“哈哈,他们好快活呀,喂,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将龙珠拿着照亮,看他们怎么快活,羞羞他们,哈哈哈……”

六个姑娘忍住笑,玉霄用心声喊着数。

其实,这时候正是第五日的晚上了,但这里没有黑白之分,整日里都是黑的,魏晓晨和廉政空虚寂寞,这漫长的日子,冰冷的地狱中,除了男女寻欢,互相慰籍寂寞而恐惧的心灵,还能做什么呢?

廉政可没有玉霄那么累,因为他是跟一个女人,不像玉霄,一次就跟这么多女人玩闹,所以他不这么累。

二人本以为都这么久了,玉霄都没来胡闹,看来是不会来了,再说,就算他来了,也能听得见声音呀,而且他们将那个小窟窿冻住了,里面又漆黑一片,所以二人才大胆的在一起快乐,哪能想到,玉霄会前来胡闹。

随着玉霄在心里喊完,七个人几乎一起将手中璀璨的发光的龙珠伸到泡泡内,照了起来。

这一下当真是看的清清楚楚,只见朦胧的光下,二人正在做那事……,魏晓晨被压在他的身下,正在轻声的……

六个姑娘羞的不好意再看,虽然探进头去,但却闭上了眼睛,但嘴里却吃吃的笑个不停。

玉霄哈哈笑道:“哇,大哥大嫂,你们在干嘛呢?呀,魏嫂嫂你的屁股没事了吧?我这次特意来探望你们的,唉……伤风败俗呀,真是成何体统……”

二人正在快乐,猛然间发生了这种事,可把二人羞坏了,魏晓晨失声惊叫,急忙爬起来,捡起了铺在身下的肚兜和衣服掩住了身子。

玉霄哈哈笑道:“喂,刚才是什么音乐这么好听呀,怪不得人都说,世上最美妙的音乐就是自己女人的叫炕声呢,魏嫂嫂叫的真好听,真是令我们夫妻大开眼界啦……”

魏晓晨惊叫道:“呀……你……你们真坏,快……快出去,臭不要脸……”

玉霄就这么坏坏的看着她,笑道:“谁不要脸呀?魏嫂嫂不是贞洁烈女嘛,怎么在男人面前**裸的呢,这是谁不要脸呀?哈哈哈……”

魏晓晨羞的无地自容,急忙大叫道:“仙儿,袖儿,你们也这么坏,快拉他出去,我……我要穿衣服……”

六个姑娘吃吃笑着,曲仙儿拽着玉霄的耳朵将他的头拉出来,嗔道:“好啦,别闹了,人家夫妻没穿衣服,你胡闹什么?”

楚桂儿嘻嘻笑道:“魏姐姐,你快点穿衣服呀,咦,真是羞死人了,魏姐姐,舒服吗?嘻嘻嘻……哈哈哈……”

魏晓晨遮住自己的羞处,骂道:“你个死丫头,还不快出去,别闹了,再闹,我可打你们了……”

七个人不再玩笑了,一起退出头来,抱在一起这个笑。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呀,真是坏透啦,没见过你这么无聊的人。”

卓悠悠掩嘴笑道:“魏姐姐叫的声音真好听,呵呵呵……没想到她……她也会这么呻吟呢……”

玉霄笑道:“喂,你以为你们六个就好到哪里去吗?你们跟我那个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的呻吟,叫的比她还好听呢,哎呀,不要,啊,哦,好痛,快一点,真舒服,仙儿的声最好听,就像她的琴声一样,还带着节奏呢,节奏是这样的,嗯,嗯嗯嗯,噢……不要……”

曲仙儿羞的满面娇红,过去就捶打玉霄,嗔道:“你坏,你……你弄的人家那么痛,还笑人家,打死你,臭无赖,不准你说,不准你说……”

“紫儿的叫声是这样的,哎呀……不……我……要……”

雪紫儿也羞的过来打玉霄,七个人就在外面闹在了一起。

七个人玩笑了几句,玉霄哈哈笑道:“喂,大哥大嫂,好了没有呀,人来串门了,你们也不招待人,光想着去享受去了呀?真不知羞,不知羞……”

就听魏晓晨嗔道:“好啦,臭无赖,你这几个臭丫头,怎么这么坏。”

七个人嬉笑着,一起随着玉霄走进了这个不大的水晶泡泡,七个人吃吃直笑,笑的二人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

玉霄坏的故意问道:“喂,大嫂,你俩光着身子干嘛呢?小弟还是处男,不懂的你们在做什么?难道二位是在研究音乐吗?大嫂,你刚才唱的歌真好听,嗯,喔,不要……好舒服……这是什么美妙的音乐呀……”

魏晓晨实在是羞的要命,扬起手照着玉霄就是几巴掌,嗔道:“你个臭无赖,你……你再说?你再说,我打死你,臭无赖,还有你们三个死丫头,合起来一起戏弄我,看我不打你们……”

魏晓晨羞的过来咯吱曲仙儿三姐妹,她跟这三姐妹亲如姐妹,好的不得了,四个人吃吃的笑在了一起。

曲仙儿吃吃笑道:“不……不敢了,魏姐姐,我们不敢了……”

楚桂儿边笑边道:“魏姐姐真是有音乐天赋呀,刚才唱的真好听,魏姐姐,你告诉我,刚才舒服吗?究竟什么感觉呀,好不好玩呀?”

“你还说?你这死丫头,就数你最坏了……”

玉霄故意道:“唉,真是伤风败俗呀,你们孤男寡女的,真是成何体统。”

廉政不善言谈,二人在一起缠绵又被撞到,羞臊的他低下头,连头都不敢抬了。

但魏晓晨却是洒脱的女人,虽然被发现,但也不在乎了,因为都快要死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

魏晓晨吃吃笑道:“我们成何体统,你们就好呀?我怎么看到你们光着屁股一起出来玩的?那是谁不知羞呀?”

玉霄微笑道:“是呀,我们不知羞,不过哪天,魏嫂嫂撒尿的样子可真是美若天仙,而且大嫂那里真大,是不是大哥给你揉的,大嫂的屁股也挺大的,估计挺能生的,要是生娃娃的话,一定能生他七八个,哈哈哈……”

魏晓晨气的过来就掐玉霄,骂道:“好你个臭无赖,你不说,我都要找你算账呢,你抓我那……打我那,回来,我哪里都红了,打死你这臭无赖……”

玉霄哈哈直笑,躲在仙儿身后,嘻嘻笑道:“喂,大嫂,我不就是摸了你的胸,打了你的屁股嘛,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呀,这样吧,廉大哥,我非礼了你老婆,摸了你老婆的胸,打了你老婆的屁股,我这人最公道,我连本带利的还你们还不行吗?我非礼你老婆,你就非礼我老婆就是了,这样吧,廉大哥,你摸仙儿和袖儿的,打她们的屁股,咱们就两不相欠了,哈哈哈……”

廉政苦笑道:“小师弟,别玩了,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闹。”

几个姑娘被气的啼笑皆非,那有这么还账的,曲仙儿和洪袖儿气的跳了起来,曲仙儿敲着玉霄的头,嗔道:“好呀你,这么无耻的话你也能说的出口,打死你,臭不要脸的。”

洪袖儿扭着他的耳朵,嗔道:“你再乱说?看我怎么收拾你,魏姐姐,打他,我们拉住他,你打他,气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