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6章 苦中作乐2

第一百八十六章 苦中作乐2

“哇,谋杀亲夫啦,救命呀……”

魏晓晨被逗的也是吃吃直笑,其实若不是跟廉政相爱,恐怕就连她都说不定会喜欢上玉霄,因为玉霄当真是太幽默了,太顽皮了,而且顽皮的是那么的可爱,跟廉政简直是两种人。

玉霄哈哈笑道:“好了,我不饿死,都被你们打死了,喂,咱们办正经事吧,魏嫂嫂,大哥,你们饿了吧?我们呢,玩的时候,养了两只可爱的小兔子在乾坤袋里,唉……没有办法,饿了怎么办,所以只能杀了吃了,我给你们带来了一条兔子腿,你们先吃点吧,咱们多活一天是一天,唉……只是可惜呀,这里没火,这是生肉,你们将就着吃点吧,总比饿肚子好吧。”

几个姑娘心里暗笑,但本就是前来捉弄他们玩的,玉霄玩的开心,她们当然不会说破了,因为这并不是什么恶意,纯粹是逗他们玩玩罢了,大家开心一笑罢了。

故此,六个姑娘也不说破,曲仙儿三姐妹还帮着玉霄圆谎,曲仙儿叹道:“是呀,乾坤袋内只养了三只可爱的小白兔,都是我们姐妹养的,可是饿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杀来充饥了。”

楚桂儿假意啜泣道:“呜呜呜,小白兔死的好可怜呀,都是你,大坏蛋,非要吃我的小白兔,你坏,你赔我兔子……”

玉霄暗笑,故意道:“对不起啦,这么饿,没有办法啦,噢噢噢,乖乖,出去后,我再给你抓几只还不行吗,算了,人命重要,过几天,饿坏了,说不定连人肉都吃了,更何况小兔子了。”

廉政和魏晓晨不知道玉霄又在胡闹,还真以为是真的,因为玉霄的确有乾坤袋,以他们的顽皮和天真,在乾坤袋里养了几只小白兔,当真是没什么奇怪的。

玉霄从玉蝶手中拿来那个冰做的兔子腿,只见假兔子腿还真有点像,而且这里这么暗,根本也看不太清,朦朦胧胧中,更是像极了。

玉霄叹道:“为了多吃一段时间,我将兔子肉冻了一下,虽然有点凉,但不至于坏,大嫂,你吃吧,吃一点,先喂喂肚子再说吧。”

魏晓晨也真饿坏了,四天没吃东西了,谁能不饿?

其实,他们刚才风流快活,是打算再好好的在一起快乐个一两天,也许明日,他们就会一起自杀了,他们打算自杀,也不再受这种饥饿的煎熬。

若是玉霄再晚来几天,恐怕见到的是他们的尸体了。

魏晓晨真饿坏了,接过兔子腿,发现上面还有点血迹,虽然有点凉,但她还真以为是真的了,魏晓晨眼中含泪,叹道:“谢谢你们……”

她轻轻道:“廉大哥,你……你先吃点吧。”

廉政微笑道:“不了,你先吃吧,我还挺的住,你吃吧。”

两个人让来让去的,玉霄嘻嘻笑道:“哇,你俩真恩爱呀,这样吧,你俩干脆一起吃不就行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这样吧,魏姐姐咬一口,廉大哥再咬一口,这样不就行了吗?魏姐姐,你先吃吧,虽然是生的,但饿了吃什么都是香的。HTTp://”

魏晓晨含羞点点头,张嘴就去咬,刚咬了一口,就觉得嘎嘣一声,咬到嘴里不是滋味,根本不像生肉。

她刚咬完,就觉得不对,不由得仔细一看,真是气的啼笑皆非,原来,根本不是什么兔子腿,竟然是一块冰做的兔子腿。

七个人一见她上了当,抱在一起吃吃的笑成了一团。

魏晓晨这个气,嗔道:“好呀,你们这七个大坏蛋,竟敢这么捉弄我,看我不收拾你们。”

魏晓晨拿起那个冰做的兔子腿就去敲玉霄的头,去打曲仙儿三姐妹的屁股。

曲仙儿笑的都喘不过气来了,连忙道:“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好姐姐,饶了我们吧,都是他的坏主意,不关我们的事……”

楚桂儿嘻嘻笑道:“喂,兔子腿好吃嘛?嘻嘻嘻……”

玉霄抱着雪紫儿这个笑,嘻嘻笑道:“一定很好吃的,大嫂的牙真好用呀,佩服,佩服……”

魏晓晨气的拿起那块冰就去打玉霄,玉霄就躲在玉蝶的身后,嘻嘻笑道:“喂,干嘛这么生气呢,大嫂,我们是请你来吃饭的,刚才逗你玩玩罢了,告诉你吧,好吃的都在我们的新家里准备好了呢,今日是我们七个成亲的好日子,故此,我们才将乾坤袋中的几只兔子给杀了吃了,走吧,到我们家做去呀,我们请你们吃肉喝酒,我这里可有美酒,我的葫芦内的酒可是多的喝不完的。”

玉霄拉着廉政,三个姑娘拉着魏晓晨,几个人出了泡泡内,玉霄笑道:“喂,你们等一会呀,我再去请其余的几位师兄,不知道他们还活不活着,咱们看看去吧。”

其余的人都还活着,不过也是饿的要命,但比玉霄他们要好的多了,因为他们这几天整日里风流快活耗费体力,可是其余的几个人,却是静坐运功,没有耗费什么体力,故此比他们好多了。

玉霄将另外五个人都召集齐了,十四个人一起往他们的大水晶泡泡而来。

众人来到玉霄的水晶泡泡内就吃惊非小,因为玉霄这里布置的简直就是一个极其幽雅的家,晶莹的冰做的家具,云雾做的床,空中漂浮着一个水晶气泡,气泡内有无数的珍珠,闪闪发着清冷的光,就好似明月一般,这里根本不像是地狱,倒像是温馨的家一样。

魏晓晨惊讶的道:“哇,好美呀,喂,你们可真行呀,布置的真漂亮……”

玉霄微笑道:“这里是我们的家,是我们的洞房,当然要布置的美一些了,各位师兄师姐是不是饿了?大家先吃点东西吧。”

玉霄淘气的将那些假的都给他们塞进手中,几个人也真是饿了,蔵独性子急,拿起来就吃,也不管和尚该不该吃肉了,可他刚咬在嘴里,就觉得不对,嘎嘣一声,又凉又硬,仔细一看,竟然是冰做的。

玉霄等七个人笑成了一团,玉霄哈哈笑道:“喂,各位师兄,师姐,这就叫画饼充饥啦,这大餐好吃嘛?”

楚桂儿吃吃笑道:“一定很好吃,嘻嘻嘻……”

其实,这些人整日里饿了就吃玉霄的冰罩里的冰,勉强充饥,但没想到,这种情况下,玉霄还有心情捉弄大家玩。

蔵独苦笑道:“小师弟,你可损透了。”

岳商叹道:“这时候了还有心情玩?”

碧萝脸色发白,嗔道:“喂,你是讨打呢?”

玉霄嘿嘿笑道:“二位师姐,你们寂寞吗?今日我们七个成亲,小弟本想将二位师姐一起娶了做老婆,但这六个母老虎不同意呀,这样吧,二位师姐,你们喜欢谁呀?廉大哥就一个老婆,干脆你们嫁给廉大哥算了。”

碧萝脸一沉,叱道:“不准胡闹,连我们你也捉弄?不像话!”

魏晓晨拿起手中的冰,就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可不饶你!”

“喂,男人三妻四妾,平常的很嘛,大嫂,你干嘛这么小气呢。”

寂籁苦笑道:“小师弟,别玩了,我们姐妹有心向佛,请不要玩笑了。”

玉霄不玩笑了,叹道:“二位师姐,你们年纪轻轻,何苦这么想不开?你们又没有剃度,干脆别做尼姑了,这样吧,我做大媒,你们俩就嫁给我岳师兄吧,我岳师兄是好人,真的,不是玩笑。”

碧萝苦苦一笑,叹道:“小师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岳师兄的确是好人,可是我们都有心向佛,决心继承师傅的衣钵,如何能对不起师傅?”

寂籁道:“小师弟,请你不要提了。”

岳商也苦笑道:“小师弟,师兄这么大年纪了,都已经人在中年了,早就决心不再婚娶,决心修道,多谢你的好意,不要胡闹了。”

玉霄其实并非玩笑,看到岳商孤独寂寞,他有心给他介绍个女人,让他成家,在这种时候,撮合他们在一起,其实也是一件美事,看到两个代发修行的尼姑这么可怜,也想让她们在临死之前,快乐快乐罢了。

但三个人都是决心出家,他也不能勉强,玉霄只好道:“既然二师兄和二位师姐都有心出家,那这件事就当我没提,二师兄,自小到大,我们四个都是你一手照顾长大的,在我们四个的心中,二师兄就跟我们的亲兄长没什么区别,今日,我要跟她们六个一起成亲,所以特意请二师兄替我们主持,做个见证,唉……迫于无奈,我们没几天活头了,也无法禀明师傅师娘了,只能在这里就这么成亲了。”

岳商苦笑不已,他不是傻瓜,这好几天了,在这个绝里,他们知道必死无疑,又彼此相爱,若是不发生男女关系,那才是怪事,他早就知道,他们一定发生了关系了,但谁也无可奈何。

就算师傅师娘在,她们的父母在,在这种地方,必死无疑的死里,也不能阻止她们嫁给心爱的男人,因为这是她们在活着时最后一个愿望,人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可计较的?

岳商叹道:“好,这杯喜酒我喝了,就算师傅师娘他们在这,也不会反对的,只要你们在一起能快乐,那……那就好……”

岳商说着说着,落了泪,不住的擦拭着眼泪。

曲仙儿三姐妹扑到师兄的怀中抽泣了起来,轻轻哭道:“师兄……”

岳商摸摸这个的头发,捏捏那个的脸蛋,微笑道:“你们都长大了,已经成了大姑娘了,应该嫁人了,师兄很开心,能活着见到你们嫁人,能看到你们这么快乐,我很开心,来,别哭了,你们快拜天地吧……”

曲仙儿轻声道:“霄哥哥不能磕头的,我们几个就一起彼此鞠躬,就算礼仪了。”

岳商点头道:“你们喜欢怎样都可以。”

岳商擦着泪水,他知道,说不定再过两三天,大家都要死在这里了,什么礼仪不礼仪,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就是快乐。

六个姑娘一本正经的跟玉霄站在一起,岳商坐在正中,微笑道:“一拜……”

七个人冲着岳商鞠躬行礼,冲着那些师兄们鞠躬行礼,然后又彼此对拜,这就算礼仪完成了。

礼仪当然就这么简单,因为地方不同,哪来的这么多讲究。

玉霄微笑着,将做好的冰酒杯摆好,在葫芦内倒出了从昆仑山酒井中装来的美酒,给大家一一斟满,这酒可不是假的,在这里,这美酒也来之不易。

十四个人一起干了酒,坐在一起谈笑饮酒起来。

玉霄的酒带来的不少,足够这些人喝几个月的了,虽然有酒无吃的,但有喝的总比没有强。

两个和尚也不管什么戒律了,也破了酒戒了,别说是酒戒,人都快饿死了,有肉他们都能吃,虽然极乐世界是他们梦想去的地方,但在活着时,没有一个出家人愿意早点去极乐世界的。

十四个人都喝了个酩酊大醉,在这种地方,醉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两个和尚和岳商喝醉了,一起搀扶着走了,回自己的住处休息去了,玉霄拉着岳商的手流着泪道:“师兄,一定要保重,答应我,再多熬三天,在这三天内,一定不要做傻事,我想办法,想办法活下去!”

岳商拍拍玉霄的肩膀,微笑道:“你放心,咱们就比一比谁活的时间久。”

岳商等三个人回自己的棺材里去了,去等待死亡的召唤了。

碧萝和寂籁也走了,玉霄又叮嘱了半天,二人也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水晶泡泡内。

廉政和魏晓晨也起身告辞,廉政微笑道:“小师弟,咱们能死后做邻居,也是前生有缘,再见,三天后咱们再见,看谁先熬不住先倒下。”

魏晓晨吃吃笑道:“喂,你们七个,可别纵欲无度,到时候,把这小坏蛋给累死呀,嘻嘻嘻……哈哈哈……”

楚桂儿嗔道:“你俩也一样,魏姐姐,你们回去再好好快活去吧,魏姐姐的呻吟声真好听,嘻嘻嘻……”

“臭丫头,你们就是假正经,我就不信,你们就没有那个,警告你们,再要偷看胡闹,我戳瞎你们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