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6章 苦中作乐3

第一百八十六章 苦中作乐3

玉霄嘻嘻笑道:“喂,你以为你很好看呀,其实,大嫂,你的屁股太大,不好看,难看死了,你那里也稍微大了一点,更难看,那有我六个老婆好看,她们哪一个脱光了都比你美,谁爱看你,臭美吧你……”

曲仙儿咯咯笑道:“就是,魏姐姐,要不要比比谁美?我们姐妹可不会输给你。”

魏晓晨叱道:“切,都不知羞,不要脸,羞羞羞,羞死人了。”

洪袖儿悠然笑道:“魏姐姐知羞,怎么还做那个呢?”

玉霄哈哈笑道:“大哥大嫂,干脆这样吧,咱们来一个比赛吧,咱们在一起风流快活,我和廉大哥比赛,廉大哥就在这里跟你那个,我就跟她们那个,看谁玩的时间长好不好,一定很好玩,哈哈哈……”

魏晓晨骂道:“呸!臭不要脸!”

六个姑娘也使劲呸了玉霄一口,异口同声的一起骂道:“呸!无耻!下流!”

魏晓晨红着脸,嗔道:“咱们走吧,这些臭丫头,越来越不知羞了,不理你们了。”

两个人也有点醉了,摇摇晃晃的彼此搀扶着,也往自己的水晶泡泡内去休息去了。

玉霄和六个姑娘也都有点醉了,七个人又开始喝酒了,直到喝的酩酊大醉,七个人这才拥抱在一起开始憨憨入睡。

正所谓,一醉解千愁,在这里,出不去,逃不掉,没吃的,不出几天,就会死在这里,除了在活着时尽情的放纵,尽情的欢笑,还能做什么?

玉霄抱着六个姑娘也不知睡了多久,其实他们几乎睡了一天,原来,喝醉了睡着了,真的睡的好熟,几个姑娘也是睡的跟死猪一样,依旧憨憨入睡。

她们自小到大很少喝酒,更不曾喝过这么多酒,这一次若不是因为生还无望,大家都已经绝望了,谁也不会这么没有淑女形象。

不管是淑女还是君子,在这个时候,都免不了的放纵,因为就快要死了,人死后,这副臭皮囊就不再属于自己了,又岂能在乎?所以,他们放纵,他们纵情于玩乐,当真是除了吃,就是玩,什么好玩玩什么,你玩我,我玩你,玩够了,玩累了,就睡觉,就喝酒……

睡在玉霄左边的就是楚桂儿,右边是卓悠悠,桂儿穿着杏黄色的肚兜,脸上红扑扑的,玉霄醒了后,抱着桂儿,胡闹的将手伸进她的肚兜里,去摸她柔软的酥胸,故意的弄的她痒痒的。

桂儿的确喝的太多了,丝毫没有淑女形象了,玉霄淘气的去玩她,她依旧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轻声嘤一声,推了推玉霄的手,含含糊糊的道:“别……别闹……我……”

玉霄轻轻的叹了口气,将她抱在怀中。

楚桂儿也不知睡了多久,玉霄抱着美人也快要睡着了,就在这时,就觉得手臂一痛,睁眼一看,只见桂儿闭着眼睛正咬着他的手臂,嘴里还含含糊糊的道:“好……好香呀……好香的鸡腿,真好吃……”

玉霄又好气又好笑,但心中又是一阵阵伤感,她实在是饿坏了,就连做梦梦到的都是吃东西。

人若是能不吃东西,那该多好?又何必受这些折磨?

这就是众生万物的痛苦,任谁也无可奈何。

玉霄的手臂好痛,急忙轻轻的捏住了她的鼻子,桂儿鼻子一不透气,自然而然的张开嘴巴呼吸,玉霄就趁着这个机会拿出了手臂,再看手臂上已经流血了,两排牙印清清楚楚的印在他的手臂上。

玉霄又气又笑,但也不怪她,因为桂儿最喜欢吃,零食不断,瓜子,花生,葡萄干,糖,从来身上不断,这一次她这么饿,做这种梦正常不过。

别说是她,就连玉霄睡着了,也做了个梦,做的梦也是吃东西的梦。

玉霄不忍心叫醒她,虽然被咬了,依旧没有叫醒她,只是躲开了桂儿,怕离着她近了,又被咬着。

楚桂儿睡着睡着,又抱住了旁边的曲仙儿,玉霄这个笑,也不去管她,就在一边看热闹,就见楚桂儿抱着曲仙儿睡着睡着,又开始做梦吃东西了,她嘴里依旧梦呓一般的说着梦话,含含糊糊的道:“好……好香……好香的红烧鱼呀……我要吃鱼,娘,快点,熟了没有,我要吃鱼……”

玉霄苦苦一笑,喃喃道:“鱼,要是有鱼就好了,唉……鱼……鱼……”

玉霄喃喃自语,猛然间,他想起了一件事,立刻有了精神!

他想起了自己的小葫芦,他这葫芦是神葫芦,里边其实是另外一个世界,大的很,虽然他已经将所有的动物都放了出去,但里边还有没有没有放出去的动物呢?还有,他葫芦里又装了不少的水,在朝鲜翡翠城,装了不少的淡水,在大海里,装了不少的海水,而且现在葫芦内的水也足有半江了,难道这么多水,水里就没有鱼吗?这怎么可能没有鱼呢?

玉霄眼前一亮,若是真的能从葫芦内找到鱼,那岂不是可以坚持下去了?岂不是有了活了?

玉霄心中一阵阵激动,暗骂自己糊涂,怎么忘了找找葫芦里有没有鱼,这一次若不是无意中,他也不会想到这一点。

他刚想叫醒几个姑娘,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立刻就想办法找鱼,就在这时,就听曲仙儿一声痛叫,妈呀一声,就坐了起来。

原来,桂儿梦到吃鱼,依旧像咬玉霄那样,抱着曲仙儿,就趴在曲仙儿的手臂上咬了一口,这一口咬的可真不轻,曲仙儿哪能不醒,痛的妈呀一声,急忙挣脱开,撩起衣服再看自己的手臂上深深的一排牙印,虽没有出血,但却是疼痛不已……

曲仙儿这个气,上去就照着桂儿光溜溜的屁股打了几巴掌,然后捏住了桂儿的鼻子,嗔道:“臭丫头,还不快起来,装什么装?好呀你,敢这么捉弄我,真是找打。”

她这么吵闹,其余的人哪能不醒,桂儿也醒了,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皱眉道:“干嘛打我?真讨厌,人家正做好梦的,都是你,讨厌……”

曲仙儿将被咬的手臂伸到桂儿面前,嗔道:“看看你做的好事,你看看咬的我……”

楚桂儿皱眉道:“喂,你讲不讲理?我几时咬你来?”

曲仙儿气的上去就咯吱桂儿,嗔道:“死丫头,明明就是你咬的,你还赖账,看你还敢不敢了……”

玉霄这个笑,哈哈笑道:“桂儿,的确是你咬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我咬的?我睡的好好的,什么时候咬人了,喂,是不是你咬了仙儿姐,嫁祸给我呀?”

曲仙儿嗔道:“放屁!我醒来的时候,你的嘴还咬着我呢!”

楚桂儿失声道:“真的是我咬的呀?”

玉霄嘻嘻笑道:“当然是你了,你不但咬了她,你还咬了我一口呢,那那那,你看看我的手臂,都流血了……”

楚桂儿看了看玉霄的手臂,扑哧一声笑了,吃吃笑道:“莫非真的是我咬的呀,我正做美梦呢……”

卓悠悠道:“怎么,做梦和这小贼快活,你兴奋的受不了,又抓又咬的呀。”

楚桂儿羞的脸红了,嗔道:“无耻!谁……谁梦到那个了,人家做梦正在吃好东西呢,娘给我做了一大堆好吃的,有……红烧鲤鱼,爆炒龙虾,羊肉,熏鸡……”

其余的姑娘听着,不自觉的流开了口水,其实她们刚刚做梦也在吃东西,不过,没她的梦这么香甜。

她们做梦,只是梦到吃包子,吃大饼,就是那样,她们都觉得解馋……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正在梦到啃鸡腿,吃红烧鱼呢,哇,真好吃,嘻嘻……看来,我把你的手臂当鱼吃了,看来我把你的爪子当鸡腿了,哈哈哈……”

曲仙儿上去胳肢桂儿,嗔道:“死丫头,看把你美的,不行,咬的我这么痛,我咬回来!”

“啊,不要,好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

“下次再咬我,我把脚丫子塞到你嘴里,让你吃香蕉,嘻嘻嘻……”

玉霄微笑道:“喂,告诉大家个好消息,咱们有救了,可以找到吃的啦!”

他这么一说,六个姑娘立刻眼前一亮,齐声道:“哇,真是太好了!”

还有什么比吃东西更令人高兴的?

人以食为天,只有吃饱了肚子,才能去做别的,什么美女,什么什么这个雨望,那个什么望的,都没有食望重要,若是饿着肚子,什么念头也没了。

饿了五天多了,谁能受得了?还有什么比找到吃的更令人开心的?

第一百八十七章生机

人生在世,吃、喝是最重要的,吃不饱,穿不暖,什么想法也不会有。

若一个男人就要被饿死了,若是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一个馒头,一个是几百个美女让他快活,恐怕那男人宁愿选择那个馒头,而不是几百个美女。

反之,若一个女人快要饿死了,也什么都会去做,这世上不知有多少没有骨气的女人,为了一口吃的,就去出卖自己的**,有的仅仅是为了换一个馒头活下去!

生命的卑微,吃喝的重要,由此可见!

但也有人宁愿饿死,也不做有辱尊严的事,这种不吃嗟来之食的人当然不多,这种傲骨铮铮的英雄当然不多。

可是,他就是这么一种英雄,玉霄虽然顽皮,但傲骨铮铮,永不会为了自己的生命,丢了做人的尊严,所以,他不屈膝,不拜神,不拜师,不拜父母,若是为了活下去,丢了做人的尊严,就算活下去又有什么乐趣?

他胡闹,顽皮,风流,幽默,风趣,可爱,可恨,机智,狡猾,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是一个一身傲骨的英雄!

他们简直都饿坏了,只有挨过饿的人才会懂的这世上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才会懂的粮食的可贵。

六个姑娘迫不及待,曲仙儿问道:“快……快说说看,什么办法?”

玉蝶也饿的四肢无力,头昏眼花了,也催促道:“你……你快说说看,咱们怎么办?再要这么下去,不出两天,我们……就都爬不起来了……”

雪紫儿叹道:“不是爬不起来,是直接就被活活饿死了,咱们吃了这么多冰,根本不顶饿,你快说呀,什么办法?”

玉霄嘿嘿笑道:“等会,不着急,有了办法了,大家不会死了,不过,我先找人算算账,桂儿,看看我的手臂,看看你咬的,这笔账怎么算?”

楚桂儿一见玉霄的手臂真的被她咬的挺严重,牙印深深的,连血都流出来了,不仅心疼万分,急忙过来抚摸着玉霄的手臂,掀起自己的肚兜,轻轻的给他擦拭着,轻轻的给玉霄揉着,轻轻的用嘴吹着,柔声道:“真是对不起,还疼吗?”

曲仙儿这个气,嗔道:“死丫头,重色轻友!你也咬了我了,你怎么不过来给我揉揉?”

楚桂儿嗔道:“你的手又没出血,还有,你坏死啦,人家睡的好好的,你把人家打醒了,打的人家屁股好痛,还捏人家,我咬了你,你打了我,咱们两清了,才不管你呢,你看看霄哥哥,我先咬的他,他都没有打我。”

曲仙儿苦苦笑道:“唉……多年的好姐妹,看来怎么也没有男人亲呀,唉……女人,女人竟然也是重色轻友的……”

楚桂儿给玉霄轻柔的吹着,柔声道:“你……你怎么不躲开呀?我咬了你,你怎么不快点拿出手臂来呀?”

玉霄轻轻一笑,在桂儿的小嘴上吻了吻,柔声道:“傻瓜,你睡的这么香,我怎么忍心打起你来呢,这点痛没什么。”

楚桂儿心中十分感动,抱着玉霄轻轻道:“霄哥哥,你真好,我好喜欢你,我爱死你了……”

洪袖儿道:“咦,肉麻!”

曲仙儿用手刮着脸道:“羞羞羞,不知羞……”

桂儿红着脸,吃吃笑道:“我愿意,我就不要脸,我就不知羞怎么了?你们就要脸呀?二位姐姐,你们也没穿衣服呢,自己都光着屁股,还说别人呀……”

不但桂儿只穿着肚兜,其余的姑娘其实也都仅穿着肚兜,因为玉霄喝醉了的时候,又跟她们胡闹在了一起,一会捉住这个,玩一会,一会捉住那个姑娘,做做男女之事,所以,七个人依旧是光着的。

玉霄哈哈笑道:“不过呢,桂儿,我还是要罚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