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7章 生机1

第一百八十七章 生机1

楚桂儿嘤咛一声道:“你坏,人家都说对不起啦,你还要咬回人家来吗?”

玉霄嘿嘿笑道:“不是这么罚你,是罚你现在跟我洞房,现在我要让你快乐的要死,好好的罚你。

雪紫儿叱道:“喂,你这是罚她还是奖励她呢?”

玉霄哈哈笑道:“算是奖励她吧,若不是桂儿,咱们都死了,桂儿这个梦做的好,所以,理应该重赏,所以,今天你们我谁都不陪了,就和桂儿一个人玩,让她好好的舒服舒服,哈哈哈……”

玉霄大笑着,就将楚桂儿抱住,将桂儿的肚兜给解掉,然后跟桂儿亲吻在一起,当着这么多姑娘的面,就开始跟桂儿快活了。

其余的姑娘脸色微红,就在一边看着,也习以为常了,因为这里并不太大,也不太亮,淡淡的幽光,朦朦胧胧的,而且玉霄跟这些姑娘一起做那事的时候,根本就不背着了,就大家一起玩,挨个跟这六个姑娘享受快乐。

一开始,他还一个一个的背着她们,但这里根本不大,而且做一次就‘熄灯’一次,十分不便,慢慢的,他就当着这些姑娘的面,就一起玩了。

立刻,桂儿就轻声的吟了起来了,雪紫儿红着脸骂道:“真不要脸,刚醒就做这个……”

楚桂儿边喘着,边笑道:“啊……姐姐……嗯……轻点……你是不是吃醋啦……”

卓悠悠气道:“真下流,今天该轮到玉蝶姐姐和我跟你做这个了,你凭什么跟她,真不讲道理,哼!”

玉霄边跟桂儿快乐,边嘻嘻笑道:“就数桂儿功劳大,这是我奖励她的,今日,就叫她快活,你们都靠边站,就不和你们做,今日,我就只跟桂儿做,因为她的功劳最大。”

玉霄压在桂儿娇躯上正在快活着,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嗔道:“她咬你,还咬出功劳来了,看来,你是贱骨头,那我打你,是不是也有功劳?姐妹们,打他,叫他这么坏,赏罚不明,该打……”

其余的姑娘伸出白玉一般的手来,又是掐,又是打的。

玉霄从桂儿身上起来,扑向其余的姑娘,哈哈笑道:“原来你们也想了,那我就满足你们几下,不过呢,一人就一下,然后我再陪桂儿……”

玉霄胡闹的跟六个妻子玩闹在一起,然后又将桂儿压在身下,快乐起来,边跟桂儿快活,玉霄边笑道:“其实,这一次桂儿这个梦做的真是功劳不小呀,我说出来,你们都要感谢她的。”

雪紫儿跺脚道:“你别光顾着胡闹呀,你快说呀,饿死了,什么办法呀?”

玉霄喘息着道:“桂儿做梦吃鱼,我想起来了,我这葫芦内虽然大部分动物都放生了,但这葫芦内,我装了不少的水,说不定,这水里就有鱼的,而且鱼应该不少的,咱们只要找到鱼,就不会饿死了,若不是桂儿做梦说梦话,我也不会想到的,难道不该感激人家桂儿吗?”

其余的姑娘扑哧一笑,曲仙儿眼前一亮,道:“原来是这样,这次真有吃的了,这死丫头,还真是有功了。”

玉霄嘻嘻笑道:“所以,你们就别吃醋了,今日我就陪桂儿,让桂儿快乐一整天,晚上我都抱着她睡,作为她的奖励。”

楚桂儿被玉霄压在身下,玉霄跟她做着那种事,她已经很快乐了,这时听到原来是这样时,她自己也笑了。

桂儿跟玉霄快活着,情不自禁不住的故意忘情的‘唱’着,其余的姑娘听了脸色通红,曲仙儿嗔道:“死丫头,叫的真难听,也不嫌丢人。”

桂儿故意叫的越发的动听了,故意气曲仙儿道:“我……哎呀,好舒服……我……我愿意,我不要脸,你们就……就要脸了,大家大姐别说二姐,咱们都被他这样过,你以为你们就没有叫过吗?你们叫的还没有我好听呢……啊……啊……”

曲仙儿嗔道:“堵住这死丫头的嘴,叫她这么不知羞。”

洪袖儿道:“就是,以后,再要跟这个小贼做这事,谁也不准这么叫,真恶心死了。”

两个姑娘胡闹的去堵住桂儿的嘴,桂儿吃吃直笑,就去咬她们,玉霄嘻嘻笑道:“是吗?那我倒要试试谁能忍住不叫,我来啦……”

他又扑向了别的姑娘,又跟别的姑娘胡闹在了一起。

终于,他的‘奖赏’完毕了,那男人的礼物就留在了桂儿的**上了,桂儿也真是够顽皮胡闹的,就将玉霄跟她做完留下的了礼物,黏糊糊的抓了一手,就去往其余的姑娘脸上抹去……

其余的姑娘呀呀乱叫,七个人就嬉闹在了一起。

也许,有人以为这些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但成了亲的男人和女人每日里做的都是这种不要脸的事,人就是这么肮脏,一旦美丽的爱情走进了婚姻中,纯洁的爱情就变成这样了,这根本就是铁一般的事实,谁也不能否认。

爱情虽然是美丽的,令人愉悦的,但也免不了做一些不美之事,谁也不能例外。

曲仙儿擦着脸上黏黏的东西,嗔道:“咦,恶心死了,你这个死丫头,真不是好东西,臭不要脸……”

楚桂儿吃吃笑道:“这就叫有福同享嘛,这可是他的东西,咱们姐妹亲如一人,大家一起享受吧,谁叫你们也这么捉弄我的,活该……”

玉蝶也擦着脸上的脏东西,嗔道:“好了,别闹了,咱们还是找吃的吧。”

卓悠悠吃吃笑道:“是呀,只有吃饱了,大家才有精神玩嘛……”

玉霄道:“嗯,咱们想办法吧,这里有鱼是肯定的了,唉……只是不好找呀,这么多水,咱们还是一点一点的倒出来找,若是倒出来鱼,咱们就抓住它,只能这么慢慢的找了。”

于是,玉霄在自己的大水晶泡泡里,又做了一个稍微比这个大水晶‘房子’小一点的水晶泡泡,然后叮嘱道:“喂,大家做好准备,不知道我这葫芦里,还有没有可怕的动物,别到时候跑出来一条蛇,再钻进你们那里去,让蛇↓了你们,哈哈哈,那就有趣了……”

“你坏,大坏蛋……”

但几个姑娘也见识过玉霄葫芦内的风景,知道这并非虚言,除了玉蝶和雪紫儿没进过葫芦,其余的姑娘可见到过葫芦内的可怕动物,虽然玉霄说都放生了,但残留几个,也不奇怪。

于是,六个姑娘穿着肚兜,跟玉霄停在泡泡上面,脖子上、手腕上带着晶莹发光的龙珠和珍珠,手中拿着自己的兵器,准备遇到可怕动物的时候使用。

这个大水晶泡泡足有五丈方圆,换句话说,也就是现在十米左右大小的一个大圆球,当真是犹如一个小房子一般的大,的确是不小。

玉霄在这个五丈方圆大小的泡泡内,又做了一个四丈大小的泡泡,将这个泡泡冰冻的结结实实的,然后在这个泡泡内注水。

玉霄手拿小葫芦,嘴里念念有词,念动小葫芦调水的法诀,再看从小葫芦嘴中射出一道道白练,就流入了那个大水晶泡泡内。

时间不大,那个泡泡就流满了,成了一个满是水的泡泡了。

六个姑娘这些日子跟玉霄没干别的,除了跟玉霄恩爱玩乐,就是跟玉霄在水里玩,所以,她们的水性也好的多了。

于是,七个人都什么都没穿,准备在这个方圆四丈多的大水泡内寻找鱼的存在。

六个姑娘连穿的唯一的肚兜都脱了,脱得一丝不挂,跟玉霄一样,只是手里拿着各自的兵器,准备遇到可怕东西时使用。

雪紫儿一丝不挂,手里就拿着紫芒刃,玉蝶拿着星涟剑,悠悠什么也没穿,拿着自己的霜寒剑,曲仙儿将自己的宝贝凤凰栖霞披,用来当渔网了,袖儿缠在腰中一条红袖,也用红袖来抓鱼,桂儿将七色彩虹桥围在腰中,手中拿着玉龙笔当鱼叉使用。

她们之所以连肚兜都脱掉,一个因为在水里穿衣服当真是不方便,而且她们现在都跟玉霄结成了夫妻,大家都没有什么秘密了,所以在玉霄面前根本就不害羞了,这里又没有人来,她们当然没必要用衣服来伪装自己了。

而且这里没有阳光,虽然玉霄用采集的珍珠照亮,但那点微弱的光芒只是稍微看见点东西罢了,其实依旧是很黑,若是衣服湿了,还要很费劲的晾干,真是麻烦,穿着也不舒服,所以,只要是下水玩,她们就跟玉霄一样。

玉霄看到她们这个怪样子,笑的都弯下了腰。

曲仙儿嗔道:“喂,你笑什么呢?”

玉霄哈哈笑道:“我笑你们这样子真性感呀,喂,你们说,你们要是这样子去杀敌,敌人估计都看傻了眼,呆呆的站着就等你们去杀了,哈哈哈……”

雪紫儿重重敲了玉霄头一下,嗔道:“还闹,咱们快去找鱼吧,都要饿死了。”

众位姑娘不由得苦笑,曲仙儿叹道:“唉,娘她们要是知道,她赐给我的宝贝,竟然被我当作了渔网用,一定会被气的哭笑不得。”

洪袖儿苦笑道:“可不是嘛,没想到我的两条红袖,竟然用来抓鱼,唉……”

楚桂儿腰中围着七色彩虹桥,彩虹桥的飘带就在她妙处飘着,若隐若现,当真是诱人,桂儿也轻轻叹息道:“唉,没想到娘她们心爱的宝贝,今日却被咱们如此的糟蹋,若是娘她们知道了,一定也是感慨万千的。”

玉霄嘿嘿笑道:“还有,若是师娘她们知道了,更会哭的。”

袖儿道:“还有什么?”

玉霄搂着袖儿,坏笑道:“还有就是,师娘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养了这么大的三个小宝贝,竟然都便宜了我,都让我给玩了,这一点,她们做梦也想不到,若是知道了这个,不知道师娘们会不会气的打你们呢?”

三个姑娘嘤咛一声,曲仙儿敲着玉霄的头嗔道:“都是你,大坏蛋,人家清白的身子被你弄脏啦,你坏,你坏……”

洪袖儿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臭无赖,打你,打你,得了便宜还笑话人家……”

楚桂儿捏着玉霄的鼻子,嗔道:“娘知道了,一定打死你,叫你这么坏……”

玉霄嘿嘿笑道:“喂,三个小宝贝,你们说,是你们叫的好听呢,还是师娘她们好听呢?这样吧,回山后,我就跟师傅他们比赛,师傅他们跟师娘做,我跟你们做,比一比谁的时间久,是女儿叫的好听,还是当娘的叫的好听……”

三个姑娘这个气,玉霄这玩笑实在开的太无礼了,简直太可气了,三个姑娘嘤的一声,过来对玉霄又打又敲,又掐又咬。

曲仙儿气的嗔道:“袖儿,桂儿,给我抓住他,我打他的屁股,叫他这么胡说八道,竟敢侮辱娘和爹,我们爹娘是你师傅师娘,对你那一点不好了?你竟敢这么说他们,简直欺师灭祖,简直是没良心,你的良心都叫狗吃啦?打他,打!”

袖儿和桂儿吃吃笑着就去抓玉霄,玉霄急忙躲在玉蝶的身后,道:“大老婆,快救命呀,她们要谋杀亲夫啦,雪姐姐,快点救命呀,悠悠……”

玉蝶吃吃笑道:“该打,口无遮拦的……”

雪紫儿道:“不但该打,应该狠狠的打,来,姐妹们,咱们抓住他,好好的打他。”

几个姑娘咯咯笑着,就将玉霄抓住了,把玉霄按在云**,曲仙儿咯咯笑着,伸出白玉一般的玉手,啪啪啪的就开始打玉霄的屁股。

六个姑娘咯咯直笑,一起捉弄着玉霄,玉霄大叫道:“啊,疼死啦,你们真打呀,谋杀亲夫啦,六个泼妇谋杀亲夫啦,救命呀,喂喂,你们想改嫁,也不用杀了我吧,我同意啦,对了,你们是不是看上两个和尚师兄了,这样吧,你们嫁给他们吧,我同意了还不行嘛……”

“还敢胡说,姐妹们,好好的打……”

“好呀,你们敢打我,那我就咬你们,各位亲娘,我要吃奶啦……”

六个姑娘咿呀叫着,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她们这个打玉霄的屁股,那个也打,转眼间,玉霄的屁股就红了,不过她们打的并不重,她们那里真忍心打玉霄,不过就是陪玉霄玩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