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8章 天道1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道1

玉霄悠然道:“这么说来,刚才你们帮着我杀鱼,吃了活虾,就是犯了杀戒,这些鱼既然跟你们佛门弟子是平等的,就相当于你们的兄弟姐妹一般,若是它们犯了错,犯了大罪,你们杀生也就罢了,可是鱼和虾在水里犯了什么罪?你们和尚和尼姑凭什么吃了它们?而且你们还活生生地吃了它们,你们说,你们难道没犯下杀戒和荤戒吗?所以说,处罚太轻了,依照刑法,你们四个应该给你们的鱼弟弟和虾妹妹赔命才对,这就叫一命偿一命,而且我数着了,禅悟师兄吃了五只生虾,三条活鱼,你们呢,也吃了不少,你们以一命换你们的鱼弟弟和虾妹妹的好几条命,你们还是赚了呢,你们四个,自杀谢罪吧!”

他这一席话,可把众人惊呆了,还没听说过,人吃几条鱼和几对虾就犯了死罪了的,虽然他们是佛门弟子,是破了戒,可也不至于死罪。

但玉霄句句在理,任哪一个和尚都无法辩驳,因为他说的对,既然佛门弟子讲究的是众生平等,那就是说,在他们的眼中,这些鱼和虾就跟他们的兄弟姐妹一样,而且这些鱼和虾的确像玉霄所说,在水里得罪谁了?犯了什么罪了?可是,他们四个吃生虾,吃熟鱼,岂不等于谋害了兄弟姐妹,吃了自己兄弟姐妹的肉吗?这一命偿一命,又有什么错?

恐怕就是如来在这吃了鱼,吃了虾,被玉霄这般的问住,都无法辩驳,只能乖乖的认罪了。

四个人脸色通红,但无法解释和辩驳,万没想到,吃了几条鱼和几对虾竟然犯下了死罪,四个人低下了头,碧萝和寂籁泪水滚滚而落,禅悟和蔵独也是泪流满面。

禅悟黯然道:“小师弟所言极是,论理,我们的确是罪不容赦,理应该自尽才对,师弟,二位师妹,你们可不必自尽,若是能活着出去,就请替我去跟师傅请罪,你们三个,就让师傅处罚,我作为师兄,眼看着你们犯了荤戒,酒戒,杀戒却不加阻止,乃是罪大恶极,我先自尽!”

禅悟说罢,缓缓举起手掌,这就要一掌砸死自己,以谢天下。

可把岳商和廉政吓坏了,急忙左右将他的手拉住,廉政道:“师兄,你这是干什么?”

岳商喝道:“霄儿,你胡闹什么?别闹了!”

玉霄一看四个人这个样子,笑的前仰后合的,哈哈笑道:“可笑死我了,四位师兄师姐,你们真的这么迂腐呀?真是笑死人了。”

玉蝶气的照着玉霄的头戳了一下,满带歉意的道:“你呀你,真是坏透了,二位姐姐,师兄,我弟弟不懂事,捉弄你们玩呢,你们可千万别当真。”

禅悟苦笑道:“不不不,小师弟没有错,只是就事论事罢了,错的是我们。”

玉霄呵呵笑道:“我说大老婆,谁是你弟弟?从此之后,你要叫我霄哥,或者情哥哥嘛,怎么能叫弟弟呢?”

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的头一下,嗔道:“你还闹?四位师兄师姐心中本就很难受了,你还捉弄人家玩?”

洪袖儿道:“你呀,真是太顽皮了,你的良心都叫狗吃啦?”

玉霄哈哈笑道:“好了,好了,不闹了,二位师兄,二位师姐,我宣布,你们不但没有罪,而且有功,不必自杀了?”

寂籁苦笑道:“有功?我们的确是破了杀戒、荤戒和酒戒,真是罪大恶极,如何算有功?”

玉霄嘿嘿笑道:“此言差异,常言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嘛,只要心中有善,就是心中有佛,只要并非无辜杀生,就没有什么不对,咱们不吃东西就会死,又不是杀了鱼不吃,并非无辜杀生,所以,你们没什么罪过的,哈哈,别放在心里呀,真要傻的自尽,你们就真是太可笑了,我逗你们玩的。HTTp://”

禅悟叹道:“阿弥陀佛,小师弟其实没说错,我们的确是有罪,回到梵音阁,我们定当请罪,怎么处罚,任凭四位恩师。”

玉霄微笑道:“放心吧,你就跟四位师傅说吃了肉,喝了酒,你们就说我让你们吃的,他们就不会怪你们的,我四位和尚师傅,是深明大义的人,不这么迂腐的,其实,你们杀鱼吃虾,不但无罪,而且还有大功,回去后,去跟四位师傅请赏去吧。”

众人简直气的鼻子都要歪了,就算和尚吃肉喝酒迫不得已,情有可原,顶多免罪,也不可能有功呀。

碧萝苦笑道:“小师弟,这又怎么讲?”

玉霄微笑道:“要知道,世上的生命都是苦的,尤其是鱼和虾它们,一个人没有目标,就好似行尸走肉,生不如死,鱼和虾也没有目标,整日里为什么游来游去呢?还不是没有目标的瞎游?所以它们也就好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呢,一定也很痛苦,你们四位高僧,吃它们的时候,念了往生咒,超度它们,它们由于被你们吃了,于是,脱离了行尸走肉的痛苦生活,而永生于极乐世界之中,你们这岂不是等于送它们到极乐世界享福去了嘛,如何不算有功呢?要是四位师傅要罚你们,你们就问他们,送鱼和虾去极乐世界难道不好吗?只要他们承认没有极乐世界,承认送鱼到极乐世界不好,那就叫他们罚你们,若是承认西方有极乐世界,鱼去极乐世界是享福去了,那你们就算有功,就叫他们奖赏你们,你就说我这么说的,他们定然奖赏你们的,哈哈哈……”

众人听着,一个个就觉得心中冷汗直冒,玉霄这一番话实在是太厉害了,当真是反正都是理了,谁也无法反驳他。

他说鱼没有目标,活的痛苦,在佛家的眼中,众生皆苦,就连人一样,鱼当然也不例外了,若是四大神僧罚他们,那就是等于承认送鱼到极乐世界不对,西方也没有极乐世界,这谁能受得了?

别说是四大神僧,就算是佛祖在这,听到他这番辩驳,恐怕都无法答辩,因为佛祖总不能自己承认西方极乐世界是谎言,总不能自己承认,吃鱼超度它们去极乐世界去不是享福,而是受罪吧?

所以,没有人说玉霄说的不对,因为他所说,是用佛门的信仰打败了他们所说,是让他们自己打自己耳光的一招。

两个和尚冷汗直冒,两个女尼也是冷汗直冒,这才知道为什么四大神僧这么器重他了,因为他果然是不同凡响。

玉霄大笑不已,亲自又递给四个人几条鱼,命令他们道:“现在,给你们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是多吃一些,多超度一些疾苦的生命去西方极乐世界享福去,快,快吃,不吃就是你们的心不善,不想超度它们去极乐世界,心中没有善念,你们心中若是还有善念,还有佛祖的存在,就使劲的吃肉,多超度一些疾苦的生命去极乐世界享福去,最好让极乐世界里都住满了亡魂,那样,佛祖才不会寂寞,你们才算孝顺,你们吃的越多,就是行善越多,就是功德无量,快点吃。”

四个人彼此看看,都擦了擦冷汗,知道这小魔头真的不好惹,而且惹不得,惹了就是麻烦。

四个人当真是怕了玉霄了,禅悟带头,四个人跪倒在玉霄脚下,禅悟苦笑道:“小师弟,我们知错了,求求你就放过我们吧,别捉弄我们了,师兄求你了。”

玉蝶气的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嗔道:“霄弟,你真是太坏了,别胡闹啦!”

玉霄哈哈大笑,过去将四个人搀扶起,微笑道:“二位师兄,二位师姐,我不过跟你们开个玩笑罢了,干嘛这么当真呢?不要往心里去,来,咱们喝酒,什么戒律不戒律的,何必放在心上,在这里,你们不是和尚,来,喝酒!”

六个姑娘真是被玉霄逗得啼笑皆非,玉霄连和尚都不放过,非要捉弄他们一番,这才罢休。

众人当真是吃的很开心,终于不用饿死了,谁能不开心。

廉政微笑道:“小师弟,咱们不能光这么等死,咱们有了吃的了,应该想办法出去才对。”

玉霄道:“不错,我也这么认为。”

廉政道:“但咱们现在还不能动,我本以为这里空气顶多一天就没了,一天两天咱们就死了,可没想到空气充足,可见这里说不定有什么通道通着外面。”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呢,之所以空气充足没有把你们憋死,都是我可爱的小坏蛋的功劳,他每日里,将他神葫芦内的空气给你们送进气泡内,所以才空气充足的,那有什么通道。”

岳商道:“哦!原来是这样,我说为什么这么久了,空气还这么清新呢,原来是这样呀。”

魏晓晨笑道:“看来,还真该感激这可爱的小坏蛋才对呀。”

众人真是感激的很,对玉霄连连道谢。

廉政道:“咱们有了吃的了,就有了力气了,就有时间靠下去了,咱们应该挖一个小地道挖到外面看看去,只有这样,咱们才能逃出这里去,虽然离着地面太高,可是咱们有吃的,可以慢慢的挖。”

玉霄道:“不错,我也正有此意,但是,现在还不行。”

雪紫儿道:“为何不行?”

玉霄微笑道:“你动动脑子,现在上面依旧热的很,温度足矣将咱们的仙剑都给化掉,简直就是炼狱,你上去找死吗?你只要上去,立刻,你都化成了水了,真是胸大无脑。”

雪紫儿羞的满面娇红,嗔道:“你才是……无脑呢,讨厌……”

廉政道:“小师弟所言不假,地面上的温度实在是太高,恐怕半个月都难以散去,咱们的确不能上去,只能在这里住下去,万幸的是,咱们有吃的了,可以慢慢的耗时间,等上面冷了,不这么热了,咱们再挖地道上去才行。”

魏晓晨道:“那要等多久呢?”

廉政叹道:“最起码咱们在这里待半个月才行,这是最起码的,而且就算咱们挖了上去,都不见的能出去,因为上面说不定都是石头了,已经堆成小山了,咱们都被压在石头下了,如何能出的去?但无论如何,咱们都要挖上去看看,就算都是石头,我相信,总不能没有一点空隙吧。”

玉霄微笑道:“其他的先别管,咱们呢,先在这里住上他半个月,然后半个多月以后,再慢慢的挖地道逃出去就是了,至于怎么挖地道,咱们到时候再研究,依我看,地道不可挖的太大,只能挖四尺多高,而且要三角形状的才行。”

曲仙儿问道:“为何要挖这种形状的呢?”

玉霄笑道:“这你都不懂?三角形状的结实呀,这里都是沙子,不这么挖,不被活埋了吗?而且这三角形状的,是下宽上窄,并且还不能直着往上挖,而要倾斜的往上挖,挖的要有斜度,这样地道才不至于夸了。”

廉政赞叹不已,因为玉霄所说,正是他所想,没想到玉霄早就想到了。

廉政赞道:“小师弟真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不错,我也正有此意,这样挖虽然要挖出去很远,也很麻烦,但也只能这样挖才可以,没想到小师弟早就计划好了,真是佩服佩服。”

玉霄微笑道:“廉师兄也早就计划好了,无非师兄没有说出来,就被我先说出来罢了,彼此彼此。”

魏晓晨吃吃笑道:“你俩呀,都了不起,就我们笨,这行了吧。”

玉霄笑道:“嫂嫂这句话说对了,女人不能太聪明,女人聪明,男人如何能喜欢呢?所以呢,我喜欢她们,就是喜欢她们的笨,就喜欢她们的胸大无脑,估计嫂嫂也是因为胸大无脑,所以廉大哥才喜欢你的吧,哈哈哈哈……”

魏晓晨又羞又臊,使劲呸了玉霄一口,嗔道:“你这个臭无赖,几句话就不正经了,不理你了,哼!”

玉霄哈哈笑道:“咱们呢,就在这里住上他半个多月,反正我这里面的鱼很多,足够咱们吃一辈子的了,更何况这几天了,等上面差不多冷却了,咱们就开始挖地道了,禅师兄,蔵师兄,挖地道的事,可交给你们了,这就叫将功赎罪了。”

两个人那敢得罪玉霄,连声答应着,禅悟赔笑道:“师弟放心就是了,不敢劳驾小师弟动手,我们包了。”

玉霄哈哈笑道:“好了,就这么定了,喂,每日里,我们夫妻做好吃的,我就会让仙儿吹箫叫你们,你们只要听见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那就是我叫你们过来吃饭了,其余的时候,不准你们来我这里,因为我们夫妻抓鱼的时候,都脱得**裸的,我们可不穿衣服的,而且我们没事就喜欢做那男女之间的风流事,你们来了不方便,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