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8章 天道2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道2

六个姑娘羞的满面通红,雪紫儿急忙道:“你……你们别听他……的……我们没有的事……”

玉霄哈哈笑道:“喂,女人就是虚伪,你们可别说,咱们成了亲,你们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呢,骗鬼呀?”

楚桂儿羞的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你真是不知羞,怎么什么都说呢,就算……那……也不能说……”

玉霄笑道:“人就是这么虚伪,就好像夫妻一样,明明晚上夫妻二人**裸的风流快活,但穿上衣服后,就好像两人之间冰清玉洁,以礼相待一般,真是好笑呀,虚伪呀,喂,大嫂,你跟廉大哥,这几天快活吗?是不是整日都在?对了,大嫂一定说我胡说八道的,因为大嫂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呢,对不对呀,啊哈哈哈……”

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大家都心照不宣,他们几个,都已经不是处女,早就跟男人发生了关系,但这种事谁能当面说破,也只有玉霄这么胡闹的去捉弄她们玩。

魏晓晨气的骂道:“臭无赖!闭嘴吧!你怎么这么讨厌!”

玉霄嘻嘻笑道:“对了对了,魏嫂嫂还是处女呢,你们虽然睡在一起,可是连手都没拉过的,不过嘛,魏嫂嫂晚上唱歌唱的太好听了,我们在这边的泡泡里都听的好清楚呀,不过,魏嫂嫂好像还没有填词,只是有了旋律对不对?那首歌的旋律好像是这样子的,咳咳咳……啊……哦……不要……轻点……你坏……嗯……啊……”

可把魏晓晨羞坏了,气的魏晓晨跳起来,就奔玉霄而去,一双油腻的手就去掐玉霄的嘴,玉霄哈哈坏笑着,四处躲避着,依旧逗她道:“魏姐姐的旋律跟我六个好老婆的旋律其实差不多,不过,真好听,等会我给你们填词,叫仙儿吹箫,你们就一起唱一唱女人的笑魂缠绵曲,对了,这首曲子就叫做笑魂缠绵塞神仙曲了,哈哈哈……”

六个姑娘也羞臊的嘤咛一声,过去就追打玉霄,玉霄知道这一次可把七个姑娘给羞坏了,抓住他一定没他的好果子吃,玉霄也聪明,说完后,钻进了满是水的水晶泡泡里了,只是露着头,嘿嘿笑道:“喂,你们来抓我呀,有本事进来抓我呀。”

魏晓晨气坏了,又羞又臊,拿着修罗刀,嗔道:“你这臭无赖,臭不要脸,有本事你出来,看我不打的你屁股开花,满地找牙!”

玉霄嘻嘻笑道:“喂,你可千万别将泡泡打破呀,破了可就把这里都淹了,那咱们可就都完了,你也就无法唱神仙曲了,哈哈哈哈……”

魏晓晨看着在水晶泡泡里嬉皮笑脸的玉霄,气的连连跺脚,但无可奈何。

六个姑娘也气的连连跺脚,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若是不解气,就进来抓我,不过呢,你们到时候衣服湿透了,你们前面那两个大肉包子可就被人看到啦,到时候,就连我两个和尚师兄恐怕都心动了,都要起晒心了啦,哈哈哈哈……”

七个姑娘又羞又臊,但无可奈何,毫无办法,只好一个个的自己堵住了耳朵。

魏晓晨嗔道:“我没听见没听见,哼!”

若没有其余的人在这,六个姑娘早就钻进水里去抓玉霄出气了,但这里这么多人,她们真要弄湿了衣服被人看见,真是羞臊不已,所以,六个姑娘都不敢下水。

玉霄洋洋得意的,把头露出水晶泡泡,自己唱着歌谣道:“魏嫂嫂的屁股圆又圆,摸上去弹又弹,一窝能生十七八个,本事赛过老母猪……雪姐姐的胸软又大……仙儿屁股最好看……”

七个姑娘羞臊的堵住耳朵,曲仙儿嗔道:“凌玉霄,你等着,等会再收拾你!”

玉霄坏的在水晶泡泡里将水往外泼,泼向了七个姑娘,七个姑娘咿呀乱叫,急忙躲着。

玉霄哈哈笑道:“你们等会收拾我,我现在先收拾你们,噢噢噢噢,真好玩……”

这里本就不大,他这个有水的水晶泡泡就占了大半个位置,这些人哪里躲得开。

玉霄不但用水泼这些姑娘,就连其余人都不放过,十三个人身上都被泼上了不少的水,当真是被气的啼笑皆非,玉霄胡闹顽皮的简直像是小孩子。

岳商拉着两个和尚道:“唉,走走走,咱们也吃饱了,别在这了,在这不被他捉弄死才怪呢。”

岳商和两个和尚浑身湿漉漉的急忙就走,离开这里了。

碧萝和寂籁也是一样,苦笑道:“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走吧。”

廉政拉着魏晓晨的手,魏晓晨气的要命,正对着玉霄运气,廉政被逗的啼笑皆非,笑道:“快走吧,你惹不了他的,在跟他斗气,你被他气死呀,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嘛,快走吧。”

魏晓晨嗔道:“臭无赖,以后再找你算账……哎吆……”

原来,她没注意,玉霄顺手捉了一只活虾,就砸中了魏晓晨的胸,玉霄乐的这个笑,哈哈笑道:“哇,大嫂估计怀孕了,估计那里有汁了,虾都吃去了,大嫂加把劲,一窝生他个十个八个的,咱们比赛,看谁生的多。”

魏晓晨抓起自己胸上的虾,就朝着玉霄砸去,骂道:“你去死吧你!”

玉霄哈哈笑道:“大哥,大嫂,这就走呀,吃饱了这么快就去生娃娃去了吗?真是够积极的呀,加把劲,使劲生,魏嫂嫂的屁股这么大,一定能生,咱们比赛看谁生的多……”

廉政拉着魏晓晨,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堵着耳朵,二人笑着离开了。

曲仙儿道:“魏姐姐,你们快走,你走了,我们好收拾这大坏蛋!”

人都走光了,这里就只剩下他们夫妻了,就不用顾忌什么了。

六个姑娘一看水晶泡泡里再也没有外人了,六个姑娘一起掐腰,齐声大叫道:“凌!玉!霄!”

雪紫儿道:“姐妹们,这坏蛋太可恶啦!”

卓悠悠道:“抓住他,打他的屁股!”

六个姑娘七手八脚的脱掉了衣服,脱得光溜溜的就钻进了水晶泡泡内,去抓玉霄。

现在没人了,而且不脱了衣服进水,衣服都湿透了,当真是麻烦,而且她们跟玉霄早做了夫妻了,在自己男人面前这样根本毫不在意,所以,六个姑娘脱光了衣服,将自己的衣服放好,然后钻进水里跟玉霄在水里玩起来了。

玉霄在水里也脱光了衣服,在水中做了个大泡泡,拉着几个姑娘就玩乐起来,跟几个姑娘就在水里快活起来了。

有了吃的了,吃饱了,喝足了,也有力气去玩乐了,夫妻之间没事干,做什么?不做这种事才是怪事,而且在这黑不见天日的地方,除了在一起玩,在一起做这事,能解闷之外,还能做什么?

这一次众人心中安稳的多了,因为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也不怕憋死,虽然这里像地牢,失去了自由,但最起码能活下去了,能舒舒服服的活下去了。

于是,这十四人就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住了下来了,这里住的最开心的要数廉政和魏晓晨情侣二人和玉霄夫妻七人了。

其余的人不是打坐,就是念经,不是练功,就是默默的垂泪叹息。

只有这几个人最开心,因为他们是男女,都成了夫妻,每日里相依相偎,甜甜蜜蜜,当然比别人的日子要好过的多了。

过的最开心的还得要说是玉霄了,玉霄一个男人跟六个女人这般的快活,而且这六个女子都是美若天仙,他当真是享尽了人间的艳福。

哪一个男人不想左搂右抱和这么多美女快乐的?

若有男人说不想,那简直就不是一般的虚伪了。

六个女人也很快活,在男女之事上,她们很满足,虽然她们有六个人,可是玉霄的精力似乎无穷无尽,每日里都会找她们寻欢作乐,而且每日里都会逗她们开心,七个人依旧是打情骂俏,过着甜蜜的日子。

不过玉霄不像一开始那样的跟她们那样了,不再像几天前那样,一天每一个姑娘他都满足两次了,那样的话,他那里能受得了。

他之所以前几天那样纵鱼无度,只因为他以为活不长了,虽然这样累的要死,但想让她们在临死前快快乐乐的享尽人世间的快乐而死,所以他才那么的胡闹纵欲,现在,能够活下去了,他当然爱惜身体了,而且六个姑娘这么爱他,哪里能允许他这么荒**胡闹的累坏了身子。

但玉霄有吃有喝了,精神旺盛,每一天,六个姑娘都会得到那方面的满足,他谁都不会落下,有时候,上午他跟两个姑娘亲热一会,下午就换另外的,晚上再换,六个姑娘轮换着享受着他的爱抚,这一点,倒是公平的很。

而且玉霄每日里跟这些姑娘亲热还不在云**,而是在有水的水中,在水中做一个泡泡,在泡泡里亲热,这更是浪漫无比,六个姑娘每日里不是笑就是闹,快活无比。

这个水晶泡泡简直就好似鱼缸了,他们吃完了鱼,就不去伤害那些鱼,就当观赏的鱼欣赏,有时候开心了,七个人凑在一起,一起钻进水中,做一个大泡泡,在水里的泡泡内,欣赏着游来游去的各种鱼儿,这时候,曲仙儿就吹奏起美妙的音乐……

这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七个人亲密无间,其实就算在这里过一生一世,他们都愿意。

不过,但也有不美的事,因为姑娘们带来的粗布不多了,擦屁股用的布早就用完了,方便完毕,无可奈何,只能用冰块当粗布使用了,这不得不说很不美,但也无可奈何,幸好,这里有水,她们每次出去方便完毕,回来就是洗,除了这个六个姑娘不舒服之外,其余的当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了。

虽然这里暗无天日,但他们这里却明亮,她们想要阳光,玉霄可以做阳光的热量,当作太阳,让她们晒晒,她们喜欢月亮,玉霄就做月亮。

当然,每日里他们觉得最好玩的事就是在大泡泡内捉鱼了,每日里,捉鱼做鱼,就成了他们喜爱的工作了,因为什么也不做,实在是无聊的很,在水里捉鱼玩,也是一种消遣。

这葫芦内当真是神奇的很,不但有鱼,而且还有别的动物,有时候,侥幸的能冲出来野兔,野鸡,他们就改善改善饮食了,有时候,能冲出来肥羊这些大一点的动物,就足够十四个人吃好两天了,不过,有时候也能冲出来一些可怕的动物,例如毒蛇,蝎子等动物,只要这些可怕的动物冲了出来,六个姑娘就大喊大叫的,让玉霄给装回葫芦里去,现在有吃的了,不是饿的什么也没有的时候了,当然她们不喜欢这些东西了,不过,若是没吃没喝像前几天饿的要死了,这些可怕的动物出来,她们也不会放过,不过,最多冲出来的还是鱼和虾多,因为,这是调水调出来的,偶尔冲出来一些别的动物,也只是因为那些动物正在葫芦里的河中喝水,被玉霄施法卷了出来罢了而已……

每日里的生活就这么简单,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欢欢笑笑,这么惬意的生活,七个人当真是有点不舍得离开这里了。

也许,这里对其他人来说,是地狱,是难熬的日子,可是对他们七人来说,却如天堂一般的快乐。

只要跟心爱之人每天在一起快活,就算在地狱中,也是天堂!

在这里,没有仇杀,没有江湖,没有厮杀争斗,有的只是欢笑和宁静,只要一出去这里,立刻,他们的使命又迫使他们去杀人,杀妖,杀魔,去过那种不想过的日子。

所以,玉霄宁愿在这里过一辈子,也不想出去再杀人了,但外面的人还等着他去拯救,师傅师娘这些恩人,又怎能不管?

所以,这里只是他们暂时的天堂,迟早有一天要离开的。

就这样,他们在这里快快乐乐住了足有二十多天,其实他们自己根本分不清过了几天了,因为没有黑白,根本不知道,实际上,在里面总共住了二十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