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89章 奇迹2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奇迹2

在这地底三十丈深暗无天日的地方,却有她们太多太多的难忘和不舍。

她们在这里,失去了贞操,却得到了想要的幸福。

她们在这里本该痛不欲生,甚至会死、会发疯,却因为他在这里,却过的那么的快活。

她们在这种地方,本该活活的饿死在这,但却因为他的缘故,她们不但没饿死,反而白白胖胖的一点都没瘦。

她们在这里能活了快两个月,本该都能疯了,但她们却过的很快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缘故。

虽然她们一起失了身给他,但她们都无怨无悔,别说是她们,若是玉霄喜欢其余的三个女人,魏晓晨、碧萝和寂籁,只要玉霄提出来,跟这三个女人睡觉,恐怕为了活下去,为了感激他的恩情,都肯献身给他。

因为玉霄对他们的恩情的确是太大了,就连魏晓晨等女子都感激万分,因为玉霄给了她们青春常驻的美貌,让她们就算活一百岁,一千岁,都不会变老,这是多大的恩情?

用这么大的恩情,来换取跟一个女人的一夜之欢,难道还不够吗?

若是玉霄提出这个要求,恐怕全天下的女人为了青春常驻,死了也不老,脱光了,排着队跟玉霄睡觉的女人,足能排出去一万里的程了。

让她们有吃有喝,救了她们的命,用这个换取跟她们之欢,难道不够吗?

所以,挖地道这么累,这么脏,玉霄不做,没有人会对他不满,因为他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玉霄也真是心细的人,每一次他们去挖地道去了,玉霄就在他们的住处,给他们做一个水晶泡泡,在水晶泡泡中给他们准备好洗澡水,让他们可以干干净净的。

这一点,魏晓晨可真是感激万分,因为她是女子,本就爱干净,而且跟心爱的男人做那种事,当然是两个人洗干净了,再来做才会更洁净,玉霄给他们准备好洗澡水,她当然感谢了。

但玉霄那是那种无耻之人,他只娶喜欢的女子,他跟六个姑娘发生了关系,只因为彼此喜欢,而且这感情十几年了,深厚的可以同生共死,这才彼此做了夫妻,实际上也无可厚非。

他跟魏晓晨开玩笑,捉弄她,不过就是心中把她当作了真的嫂子,乃是胡闹玩笑罢了,并非真的非礼她,对她不敬,而是因为拿她做朋友,当作了一家人,这才这么顽皮。

大家渐渐的越来越了解玉霄的人了,玉霄就是这种人,越是亲密的朋友,亲人,伙伴,爱人,他所喜欢的人,他就经常玩笑的捉弄他们,逗他们开心,他越是喜欢捉弄谁,就证明他跟谁越亲密,若是他不喜欢的人,讨厌的人,他简直连理都不理,更不会捉弄他们玩了。

六个姑娘根本不后悔一起**给玉霄,不但不后悔,而且心中还暗暗的感激上天,因为若没有这件事,玉霄就算胡闹顽皮,也不会跟她们在半就成了夫妻,而且也不知道那年能成为夫妻,说不定,不等成亲,就会死在魔域进攻仙疆的大战中,若是那样的话,她们才觉得遗憾。

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本该是高兴的事,可是六个姑娘眼中都含着泪,一个个摸摸冰做的柜子,摸摸冰做的餐桌,看看冰做的马桶,看看水晶泡泡内的鱼,再看看那个漂浮在水晶泡泡内的月亮,悬浮在水晶泡泡中间雾气做的床,当真是恋恋不舍!

这些都是他为了她们而精心制作的呀!

这里曾经是她们的家呀!这里曾经是她们快乐过的地方呀!

这一走,一辈子再也不会回到这难忘的地狱中了,这难忘的家中了。

六个姑娘的眼泪犹如珍珠一般的落下,楚桂儿轻轻啜泣道:“我……我真不想离开这里了,我……我有点舍不得……”

玉蝶叹道:“这里毕竟不是咱们长久待的地方……”

玉霄替这个擦擦泪水,替那个擦擦泪水,柔声道:“傻瓜,你们若是喜欢,等咱们回到家后,我就把咱们的家也布置成现在的这模样,那不就行了吗?好了,这里毕竟不是咱们长久待下去的地方,你们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咱们过两天就走了,只要你们喜欢,我带去飘渺的白云上做,去水里做,去月亮上做……”

玉蝶红着脸道:“咦,你怎么总这么粗俗,做……做的,真难听。”

玉霄哈哈笑道:“那应该怎么说呢?难不成叫……”

楚桂儿捂住了他的嘴,嗔道:“你还是别说了,你说的准没好话,就这么叫吧,这里没别人,倒也没事,喂,有人的时候,别这么胡闹,叫人家笑话的。”

玉霄在后抱着桂儿,将一双手穿过她的衣服和肚兜,笑道:“你还害羞呀?你们都不是处女了,还装什么纯纯呀,哈哈哈……”

楚桂儿照着玉霄的手背敲了一下,嗔道:“喂,出去之后,有人的时候,不准你这么胡闹的轻薄我,明白吗?你要是当着别人这么轻薄我,小心我打爆你的头,哼!”

玉蝶红着脸道:“就是,有人的时候,你正经点,不准胡闹。”

雪紫儿道:“若是你不听话,哼!我们姐妹就……就不让你碰……难受死你……嘻嘻嘻……”

玉霄微笑道:“那……那这么说,没人的时候,就咱们七个的时候,那我是不是可以随便呢?”

曲仙儿吃吃笑道:“没人的时候也不让你碰,气死你,哼!”

玉霄哈哈笑道:“这你们可说的不算了,谁叫你们跟我拜过堂的,你们既然是我的媳妇,就有责任替丈夫解决生理上的**,这是你们的责任,想不负责任,那可不行,哈哈,我现在又想玩女人了,来来来,咱们亲热吧,我来啦……”

他胡闹的又去给六位美女宽衣解带,坏笑道:“再过两天就走了,就让咱们在这个新家中,再快乐疯狂两天吧……”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一个个跟玉霄胡闹玩笑起来,七个人又玩在了一起。

终于要离开了,六个姑娘临走时,一个个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这里曾经是她们的家啊,但就这么离开了,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水晶泡泡内已经没有鱼了,宛如鱼缸的水晶内的鱼儿都叫玉霄装进葫芦内去了,还有一部分鱼,都被玉霄烤熟,每人三条,给冻的结结实实的,作为上吃的东西。

玉霄看了看流着泪的几个姑娘,心中也是一阵阵酸楚,他也有点舍不得,因为这里毕竟是他们快活的地方,只要走了,就一辈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玉霄叹了口气,柔声道:“走吧,不要留恋了,若是你们喜欢,咱们回山后,把咱们的洞房就布置成这样子就是,走吧。”

玉霄在前用双剑照着,其余的人跟在玉霄身后,顺着自己挖的地道往那个大一点的地道而去。

桂儿还真认真,真怕有什么老鼠成精,她真幻化了四十多只七尺大的大猫,用来做开先锋。

楚桂儿这个笑,吃吃笑道:“我看那个老鼠敢咬我,吓死他们。”

玉霄更是有趣,微笑道:“这么黑,老鼠哪能看得见?我给你做些闪亮的大花猫,咱们用来开和照亮。”

玉霄就像做闪闪发光的‘月亮’一般,又将双剑的清冷的光和炙热的光输入了幻象中,立刻,这些幻象就亮了起来,洞内方圆四五丈都亮了起来。

众人纷纷称赞,这么一来,走可轻松的多了,四周有什么危险也看得清了。

不过,玉霄的光和桂儿的幻象时间长久不了,虽然桂儿的幻象被玉霄用冰冻结住,可以维持七八个时辰不会消失,可是双剑之光的亮度,却只能维持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还要重新输入光才行。

这一来,洞内亮了许多了,看的也清楚了,于是,就由这一队闪闪发光的‘大花猫’做开先锋,十四个人顺着地道往前走去。

这地道可真长,而且地道并不高,还不能飞着,只能凭着双腿往前走,当然慢了很多了。

这地道不但长,而且纵横交错,不只是一道,竟然多达十七八道之多,简直就好似迷宫一般,众人走完一个地道,就出现一个岔口,于是无可奈何,又随便选了个口走下去。

大家真是叫苦不迭,因为这地道实在是太长,也太多了,楚桂儿骂道:“这是那个王八蛋挖的?真讨厌死了,挖一个地道不就行了吗,还非要挖这么多,而且这些地道还串联着,真讨厌……”

曲仙儿嗔道:“都是你,非要捡便宜找现成的,咱们都迷啦。”

玉霄苦笑道:“喂,我怎知这破地道这么长呀,连个透气口都没有的。”

雪紫儿吃吃笑着,用春葱一般的玉指学着玉蝶那样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你呀,真笨,就算有出气口,这下火石雨,也早就埋住了。”

玉霄微笑道:“你几时变得这么聪明了?喂,你再要这么聪明,我可不要你了,我可喜欢胸大无脑的女人。”

雪紫儿红着脸,照着玉霄的屁股掐了一下,嗔道:“臭无赖,你才是……讨厌。”

廉政皱眉道:“小师弟,我看不好呀,这里简直就好像一个迷宫似的,难不成是布置的一个迷阵?”

玉霄点头道:“我看也有点像,这么说来,地道的尽头,一定有人居住,咱们找找就是了。”

“啊!你们快看,那……那是什么呀?”楚桂儿惊叫一声,指了指前面。

楚桂儿用手一招,让幻象停下,闪到两边去,众人仔细的再看前面,不由得也吃了一惊。

只见洞内,密密麻麻的死了一大堆动物,但血肉什么的早没有了,只有一地的枯骨。

这一大堆枯骨就堆在洞口中间,密密麻麻的足有十几丈长,都是枯骨。

桂儿浑身颤抖,紧紧握住玉霄的手,颤声道:“我……我怕……这……这是怎么回事?”

玉霄柔声道:“不要怕,没事的,你们先退后,我去看看。”

玉霄提双剑走到枯骨的附近,用剑拨了几下,仔细的看了看,廉政和岳商也走上前来,三个人仔细的看了看。

玉霄沉声道:“依我看,这一定是动物的骨骸,有可能这附近就是出气口来,只是由于风沙和火石雨,将这里堵住了。”

廉政道:“不错,而且这些动物有可能都是被活活的炙死的,说不定因为这些动物为了躲避这场天灾,钻进了这里面,但这场天灾实在是太严重了,所以十几丈深的这里依旧是炙热的很,所以将这些动物都活活的烤死了。”

玉霄微笑道:“我也这么觉得,这里的动物骨头都有点焦了,所以说,应该是被活活烤死的,看来,这场劫难,沙漠中能活下去的动物真是不多。”

楚桂儿道:“咱们……咱们绕过去吧,这里……这里还有不少的地道……”

玉霄道:“也好,这样吧,就在这里做个记号,免得再走错了,而且,每到一个岔口,就留下一只大花猫做记号,这样就不用走弯了。”

众人又顺着地道走去,这一次玉霄可学了乖,因为这里就像迷宫一样,谁知道有没有走了回来,所以,每到一个岔口上,他就留下一个幻象,作为标记。

这一招还真挺管用,的的确确,有时候他们还真转了回去,幸好留下了记号,于是他们又朝着没有记号的方向走去。

一走来,地道内没见到什么活的生命,显见,这场天灾实在是太严重了,就算这些动物逃进地道内,都活活的被炙烤死了,玉霄若是水晶泡泡做的不深,恐怕也难逃此厄。

地道内,几乎每到一个岔口附近,就会出现不少的骨骸,而且多是动物的,显见,就是这附近的动物前来避难的。

众人走了一圈又一圈,足足走出去大半天,依旧没有走到地道的尽头,可把众人累坏了,所有人都万没想到,这地道竟然这么长,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他们走了这么久,算算程都三十几里的程了,地道就这么长,这么长,这么工整的地道,这以前怎么挖的?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

众人转来转去,当真是走累了,这地道只有一丈来宽,一丈高,而且还看不清,想要御剑而飞,都不方便,只能这么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