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0章 鼠国1

第一百九十章 鼠国1

在大铁门的上方正中,有一块红底金字的大牌匾,牌匾上用篆书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白鼠国!

玉霄暗自惊异赞叹,惊异的是,没想到地下竟然还住着人,赞叹的是,这些人当真是值得钦佩,这么长,这么工整的地道,简直就是鬼斧神工之作。

时间不大,就听到吱嘎嘎两声响,两扇厚重的铁门左右打开,再看铁门的两侧,共有十六名短刀手,里面火把通明,宛如白昼一般。

众人心中一凛,握住了彼此的仙器,以防万一有变,因为这不得不防备。

两个怪人看出来了,白三十二微笑道:“道兄不用担心,这只是我们白鼠族护国之兵,我们白鼠族的人不吃人,不杀人的,一向好。”

白三十五笑道:“各位弟兄,这几位是由于天灾才避难到此处的,乃是修道的仙人,并没有恶意,我们带他们去见国王陛下的。”

玉霄微笑着抱拳对着这些侍卫道:“各位大哥,小弟有礼,大家都是朋友,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过此地,到贵国前来坐坐,跟你们的国王打个招呼,交个朋友罢了。”

其余的人也都有礼的抱抱拳,这些侍卫一见是自己人带着,也就不加阻拦,两边一闪,做了个请的姿势,十四个人就随着两个怪人又往里走去。

再往下,感觉地道有点往下倾斜了,好像又是往地深处走去。

其实众人并不知道,这地道本就是倾斜的,而且差不多还是转着圈子挖的,只是地道很长很长,倾斜的幅度又小,所以他们感觉不到罢了,他们那里知道,在这地道中走了这么久,他们离着地面不是二十丈了,而是离着地面差不多足有五百多丈了!

这地道巧妙就巧妙在这里,让人根本觉察不出来是往地下走去,在转圈中,弧度和斜度就已经往下了,每过一个口,就会往下走五丈,每一个口地道长就一百丈,一百丈的长度,五丈的斜度,在长长的绕圈中,不知不觉的就往地下走去了,根本令人察觉不出来,而且这里又黑,谁又能发觉的了这地道是倾斜着往地下而去的呢?

玉霄等人也不知走了多少个口,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圈,所以,他们这些冤枉加起来,就已经走进了近乎千丈深的地心深处了。

但玉霄等人简直一无所知,还一直以为这地道离着地上只有二十丈的距离罢了。

这地道是一奇,更令人惊异的是在后面!

当推开最后一道铁门时,眼前的景象简直都把十四个人惊呆了。

十四个人几乎齐声‘啊’的一声,就目瞪口呆的愣住了!

原来,推开最后一道铁门,就并不是什么地道了,而是一片新天地!

只见一百多道台阶的下面,是一座大山,这大山,方圆足有百里大小,这地道的尽头就是这山的山顶。

往上看去,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的地道石壁顶,只有一两丈高那样子的,并非是那样,往上望去,约有一百多丈,空中白云飘渺,简直好似天空一般,只是在天空的上面,却是一道道石壁,而并非是如外面世界那么蔚蓝的天。

但令人惊异的是,百丈高的石壁顶上,闪闪发光,无数闪闪发光的东西,散发着光芒,就好似星星一般。

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就镶嵌在石头里,密密麻麻的,宛如满天繁星一般的美,数也数不清。

在远远的空中,还有一个红红的足有十丈方圆大小的红色光晕,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看上去就跟太阳一般,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在这座山的远处,隔着百丈远也是一座大山,不过,那座山跟这座山却隔着一个长长的断崖,在远远的地方,山峦叠翠,葱葱郁郁,生满了奇奇怪怪的植物。

令人惊异的还有那些山顶上的房子,整个房子,乍一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体的,就好似一块百丈大小的翡翠盖成的房子一般,连空中都遮住了。

但仔细的一看,就发现这些房子并非一体的,而是各自**的,只是空中空间缝隙留的并不大,就好似龟裂的龟壳一般的模样。

这些房子都是翠绿的,竟然都是天然翡翠建造而成,而且每一个小房子都是圆圆的,就好似蘑菇的样子差不多,在房子的四周,用玉石修砌的院墙,就围着整座山顶修砌而成,将这些小房子圈在了当中,只留下圈外的一部分,种植着不少的果树……

白云飘渺,雾气朦胧,这些秀雅的宛如蘑菇形状的小房子就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简直就是一幅幅秀丽至极的画卷一般。

这哪里是在地下,简直就跟在地上没什么区别,这么美,这么秀丽的风景,简直就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楚桂儿第一个叫了起来,楚桂儿失声道:“哇!哇!好美呀!这……这是在地下吗?”

玉蝶也轻轻道:“呀,真漂亮呀,这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雪紫儿叹道:“唉……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沙漠的地下,竟然还有如此美的另一番天地。”

玉霄也赞叹不已,失声道:“我的天!真美呀,怎么地下还有山,有水的?这……这莫非是做梦不成?”

两个白毛怪人洋洋得意,一脸的自豪之色,白三十二微笑道:“这就是我们白鼠族的城堡了,我们白鼠族经过百年的建设,终于有了这番规模,道兄,请进。”

玉霄竖起了大拇指,诚心赞道:“了不起!真了不起!”

两个白毛怪人头前带,走下了那百十道石阶,在前面是一道五丈长的断崖,一个宽三丈,长五丈多的秀雅木桥连接着。

玉霄仔细的看了看,只见地道跟这座山通着的不但是一扇门,一座桥,共有五座桥,五个大铁门,看这样子,这五道铁门都是通往地上的出,而玉霄他们就是从中间那道铁门里进来的。

玉霄看着六个出神发愣的姑娘,心中暗笑,而雪紫儿就在他身后,也正在讶异的望着,玉霄回过身坏坏的在雪紫儿胸上掐了一把。

雪紫儿没注意,被掐中了一颗樱桃,虽然他们早就是夫妻了,玉霄也没少摸她这里,但那有当着这么多人就摸这里的,她如何能不害羞。

而且玉霄掐中她那,又痒又酥,羞的雪紫儿哎呀一声,立刻羞红了脸,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就敲了两下,嗔道:“你……你为什么掐我?臭无赖,讨厌,打死你,臭不要脸……”她边说,边娇羞的挥动粉拳捶打着玉霄的胸膛……

雪紫儿羞的满面娇红,撒娇的样子当真是风情万种颠倒众生。

两个怪人看了一眼,一个个都有点失魂落魄,实在没想到,这么冷傲可怕的女子,竟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玉霄嘻嘻笑道:“喂,你生什么气嘛,我以为是在做梦的,所以,我掐你一下试试疼不疼,若是疼的话就不是做梦了,喂,你疼不疼呀?”

雪紫儿这个气,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无赖!你试试疼不疼,你怎么不掐你自己呢?”

玉霄故意逗她道:“我傻呀我,掐我自己不疼呀,试试当然要掐别人了。”

雪紫儿气的张开满是幽香性感的嘴,抓起玉霄的胳膊就轻轻的咬了一口,嗔道:“你真是坏透啦,真不是好东西,臭无赖……”她一看两个怪人正失魂落魄的望着她,雪紫儿突然喝道:“看……看什么看,再看,插瞎你们的眼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哼,讨厌!”

她变得可真快,对着玉霄娇羞可爱,可爱的就好似一个娇滴滴的少女,可转过脸对着别人,立刻就冷若冰霜,好似一个冷漠而无情的冷血杀手了,两个怪人吓了一身冷汗,急忙不去看她。

但二人心中却暗自骂道:“这娘们真他妈怪,他摸你,你不生气,还跟他撒娇,娇滴滴的可爱极了,可是我们只是看了一眼,你就对我们这么凶,唉……这女人真难以捉摸……”

玉霄这个笑,坏坏一笑道:“掐疼了呀?那好吧,我替你揉揉,你就不疼了。”

雪紫儿娇羞无比,急忙双手交叉护住了自己的禁区,嗔道:“你……你↑流!再要胡闹,我用刀剁了你的爪子,哼!”

她拿着紫芒刃,平着照着玉霄的头轻轻的敲了一下,然后吃吃的笑个不停。

玉霄哈哈一笑,拉着雪紫儿的手笑道:“走吧,看来不是做梦呀,没想到这里这么好玩,咱们玩玩去。”

十四个人随着这二人走进了那些个翡翠大房子里,进到里面一看,又是惊异非常。

原来,这些房子都是**的,只不过,房顶建的大一些,好似蘑菇一般,可是走到里面,错落有致,宽敞明亮,有鸡有鸭,有羊有鹅的,一片宁静祥和的景象。

玉霄十分纳闷,边走边问道:“二位大哥,你们这里的房屋为何建造成这般模样呢?为何不多留点空间,也好见见……阳光呀。”

玉霄说阳光就觉得不妥,因为这里那有太阳呀,但没有太阳,那些闪闪发光的闪光体,就好似月亮一般,尤其是那个红红的光晕,就好似太阳一般,所以这里并不黑,虽然没有外面的世界亮,但看上去就好似阴天的样子差不多。

白三十二微笑道:“人有所不知,我们这里猛兽飞禽多的很,一到了晚上,就四处乱飞,为了安全起见,只能这么建立了。”

“我们房子的外面是用天然翡翠建造而成,将整个这里罩住,什么飞禽都不怕了,房子里面,我们都是用白玉建造而成,坚固无比。”

玉霄点头道:“哦,原来如此呀,真是妙的很。”

两个人带,走过一条街,又一条街,穿过一道道屋舍,又一道屋舍,在街上大人,老人,孩子,女人都奇怪的望着十四个人,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怪异的很,都是身上有少许白毛,就连全身的皮肤都是白的。

桂儿一蹦一跳的走着,边走边笑嘻嘻的挥手跟这些人打招呼,简直就好似孩子一般的可爱。

这里的大街大的很,那一道道的翡翠屋顶也挺高,真的就好似外面的大街上一样,不过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商铺,没有店,也许,这里根本不需要铜臭的金钱,因为这里的人,自力更生,亲如一家,根本不需要钱。

在大街上,还有一队队手拿刀枪的白毛怪人来来回回的巡逻,这里哪像什么地下,简直就好似外面的世界一模一样。

两个怪人带着玉霄左拐右拐的,终于停在了一个异常华丽而雄伟的府门口。

这个雄伟而华丽的府邸,比其他的地方可大的多了,两丈高的汉白玉围墙,在府邸的门口,共有八名侍卫在站岗。

玉霄仔细的看了一下,只见在府门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翡翠雕刻而成的威风凛凛的老鼠模样,雕刻的真是栩栩如生,微妙微翘。

这两个翡翠石雕,高约莫六尺,两个老鼠动作其实是一样的,不过却是相反的,左边那只老鼠,左脚脚下踩着一个绣球,右边那只老鼠,右脚下踩着一个绣球。

玉霄暗笑,因为这两个雕像本该是狮子,是狮子踩绣球才对,但这里却改成了老鼠踩绣球了。

府门也是异常的高大,两扇黄金铸造的黄金门,门上金光灿灿,仿佛也是黄金铸造而成,真是豪华的很,在府门上有一块黄金铸造而成的牌匾,牌匾上只有两个黄金大字:白宫!

看来这里就是白鼠族的皇宫了,是他们首领住的地方了。

白三十二笑道:“这里就是我们白鼠族的王宫了,我们白鼠族,共有一千五百余人,也是一个大族,不知道兄贵姓高名,我们也好去通禀一声。”

玉霄刚要说话,卓悠悠接口道:“喂,你们就说,玉清教门下,傲人族的国王凌玉霄前来做,叫你们国王出来迎接!”

玉霄一皱眉,心道:“悠悠真是的,既然到别人这里,何必这么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