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1章 地心世界1

第一百九十一章 地心世界1

新书推荐:

白鼎擦擦额角上的冷汗,嘴上虽然没说,可是心里却是惊异到了极点了,玉霄竟然都猜了出来,而且是分毫不差,他不过只说了一个开头,对方就将他地道的秘密都给破解,当真是令人惊异。

白鼎暗自赞道:“这年轻人真是太聪明了,真不简单。”

白萌惊道:“你……你怎么全都知道了呀?”

楚桂儿淘气的捏着玉霄的鼻子,吃吃笑道:“他呀,是世上最聪明最坏的小坏蛋,是世上第一的聪明人,你只要说半句话,下面他就能猜到了,这有什么稀奇的。”

白鼎叹道:“贤侄所说真是一点都不假,的确,我们的确是这么设计的,要想出地道,每隔着十几丈就是一个斜坡,直接顺着斜坡就可以出去了,这样就方便也快的多了,至于那个下坡的地道,只要从上面滑下来,转一个弯,又是一个斜坡,又可以滑下来,只要在上面滑下来几十次,就可以到达地下八百多丈的距离了,这样快了很多。”

玉霄赞道:“这真是鬼斧神工之作,真是了不起!”

洪袖儿问道:“那你们为何要转着圈子挖呢?为何不直接倾斜着挖上去呢?”

白鼎道:“姑娘有所不知,我们这里可怕的怪兽多的很,就是沙漠里,也有不少毒虫,我们这样挖,就是为的预防那些毒虫的,也是为了捉那些毒虫的,这上面是一个小山,虽然没有多少水源了,但也靠着水源不远,所以毒蛇猛兽多一些,而且,这么挖地道,结实的很,这次下火石都没有将地道砸毁,就因为我们是一层一层的挖的,故此结实的很,而且我们把地道设计成了三角形的模样,这样更结实,所以,这次虽然天灾难逃,可是我们却安然无恙,这么可怕的天灾和风暴,仅是能毁掉我们的几层地道,却伤害不了我们的人。”

玉蝶轻轻道:“挖这么长,这么规模浩大的地道一定很难很难,贵族人的毅力真是令人敬佩。”

白鼎道:“我们之所以叫白鼠族,一个是因为我们生的白,身上的汗毛是白色的,而且,我们的耳朵大一些,有点像老鼠的耳朵,生的又是瘦小,又最善于挖地道,所以才叫白鼠族,挖地道对我们来说,是拿手的好戏,不过,这个地道我们全族人挖了足足一百多年,才有了这个规模的。”

曲仙儿惊道:“天呐,真了不起,真是不可思议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们为何不在地上住,住到地下做什么呢?”

白萌道:“地上是沙漠,除了风,就是沙,而且毒虫太多,还不能靠近水源居住,这里又有什么不好?我们祖先发现了这个奇妙的地方,才在这里落下的。”

玉霄道:“唉……这里条件这么不好,各位为何不到中原居住呢?为何不迁移居住地呢?”

白鼎苦苦一笑道:“贤侄有所不知呀,中原之地虽然繁华,可是却杀伐遍地,勾心斗角,而且我们白鼠族的人虽然是人,可是生的也怪一些,必然难容于人世间,更何况,我们的祖先就居住在这附近,我们又怎能离开自己的家呢?所以,我们就住在这里,没有离开过。”

白萌笑道:“不过呢,我们白鼠族的人热爱学习,我和哥哥就曾经到过你们中原之地,去学习你们的语言,耕种,冶炼,以及什么琴棋书画了,文字了什么的,我们学了可不少呢,哈哈哈……你们中原人真有趣,我们就拿着在火山里捡来的黄金和一些不值钱的水晶石,就换了很多很多东西呢,我用一颗水晶石就换了三匹骆驼呢,真是太便宜了,我用一点黄金,就换了好多好多的布匹呢,还有好多好多的好吃的,粮食,种子什么的,你们中原人真傻,竟然把这些破铜烂铁不能吃的东西当宝贝,真是傻的要命。”

玉霄苦笑,的确,在白鼠族的人眼中,这些东西,不能吃,不能喝,什么用也没有,根本就是废物,可是在外面的世界中,这些却是宝贝,珍宝。

也许,这世上的人只有到了饿的像玉霄他们那样,好几天不吃东西,就会明白,这世上只有吃的喝的,只有粮食才是真的有用的东西,才真的是宝贝,而不是这些不能吃喝的铜臭之物。

但这世界就是这样,没有这些铜臭之物还不行,因为有了这些东西,能换很多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就能活下去。

可是这些破东西,在大众世界中是宝,可是在人家白鼠族的王国中,只有吃的用的穿的是宝物,其余的这些钻石,水晶,翡翠,玉石和黄金,只配用来当石头用。

楚桂儿道:“切,不知道谁傻,我看你才傻呢,你一块水晶石换三匹骆驼?你傻的还不知道呢,人家都骗了你了,一块水晶石,最起码换五十匹骆驼都值了,还傻兮兮的在这里自以为是呢。”

白萌咯咯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呀?我就偏偏这么用,这种破玩意,我们可不稀罕,要多少有多少,随便在一家的地面上,都能抠出个百八十个来,既然不值钱,我才不稀罕呢。”

楚桂儿道:“喂,你难道不懂的财不可露白的道理吗?小心惹祸上身!”

白靖笑道:“可不是嘛,竟然有一批歹徒想打我们的主意,就想抢我们的这些破烂东西,可是我们人多啊,我们一共去了一百多人去中原学习,化装成买卖人,其实他们若不是来抢,跟我们要的话,我们那会在乎这个,就送给他们点就是了,可是这些人想抢,还不是自找倒霉呀。”

雪紫儿道:“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难道没有人追随你们前来寻宝吗?”

白靖道:“有是有,可是走进沙漠中,人人都怕了,根本不敢进来,有的就算进来了,由于人少分散,也难免死在沙漠里,被毒虫吃掉,所以,很少有人跟随我们到这里的,就算有,我们进了地道,也没有人能找到我们。”

白萌吃吃笑道:“我们就用这些破东西,换了好多好多粮食和种子,布匹绸缎,刀枪器皿,锅碗瓢盆的,另外我们还找了个师傅学你们中原人的文字,绘画,下棋,弹琴等等,我们学的可开心了,等有机会,我们再去学学。”

玉霄微笑道:“不错,人就该多学学,只有学习,才能进步。”

白萌笑道:“喂,听说你们中原人对于笔墨丹青,琴棋书画都很在行呀,你们谁会下棋,谁会画画,谁会弹琴,谁会跳舞,咱们比比,切磋切磋呀。”

一说这些风雅的事,三个姑娘立刻来了兴趣。

曲仙儿悠然笑道:“弹琴唱歌,笔墨丹青,琴棋书画,正是我们姐妹的强项。”

楚桂儿吃吃笑道:“这次你可问对人了,要说琴艺箫艺,在音乐上面的本事,就数我大姐曲仙儿了,要说舞蹈这方面,就数我二姐洪袖儿了,至于说到笔墨丹青,琴棋书画这些,我若是认了第四,没有人敢认第三了,哈哈哈……”

白萌撇撇嘴,道:“切,吹牛吹的好大,真不知羞,你要是算第四,那谁是第一,谁是第二,谁又是第三呢?”

楚桂儿洋洋得意的道:“这还用问呀,第一数我爹爹,第二就是我娘了,至于第三,正是本小姐我了,所以我要是认了第四,这第三就没人敢认了。”

白萌也是够顽皮的,故意俯下身子,装作呕吐的样子,拍着自己的胸脯,悠悠叹道:“唉……见过吹牛的人,没见过吹骆驼的人,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可把三个姑娘气坏了,曲仙儿嗔道:“怎么?难道以为我们吹牛不成?”

白萌咯咯掩口笑道:“你们不是吹牛,是吹的比牛还大,在吹骆驼呢,哈哈哈……”

楚桂儿嗔道:“怎么?你不信?不信咱们可以比比,不论比什么,你说吧,赢不了你,我拜你为师!”

洪袖儿道:“不错,咱们比比,不管什么什么,你只要能胜过我们姐妹,我们姐妹就拜你为师!”

曲仙儿道:“你若是那样都不如我们姐妹,就拜我们为师!”

楚桂儿道:“敢不敢比?随便你选什么,我们都跟你比!哼!”

白萌那会在乎这些,哼了一声道:“比就比……”

玉霄急忙咳嗽了一声,微笑道:“萌妹妹,这次你可上当了,她们说的的确不错,你是赢不了她们的,这些风雅的事正是她们姐妹的拿手好戏……”

曲仙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头重重敲了一下,嗔道:“喂,你那头的?我们这个徒弟收定啦,不准你多事,讨厌!”

洪袖儿扭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臭无赖,小色狼,见到女孩子就这样,你再要喜欢这个,喜欢那个的话,我们六姐妹以后谁也不理你啦,哼!”

楚桂儿道:“呸,不要脸,就是好色,讨厌,一边去!”

玉霄苦苦一笑,叹道:“唉,好吧,我不说了还不行嘛?真不好玩,还不让人家说话了……”

楚桂儿扑哧一笑,嗔道:“真讨厌,你也学人家说话。”

白鼎哈哈笑道:“比比下棋,作画,跳舞什么的,这些风雅的事比比无妨,不过嘛,你们远来辛苦,等先吃喝完毕再比比也不迟呀,吃喝这就做好了,先别比了。”

曲仙儿道:“不用,要赢你女儿还不简单嘛,根本不用多久的,很快就比完的,咱们先比比,后吃喝!”

白萌气道:“哼!比就比,咱们比什么,你们说吧,本姑娘奉陪就是!”

楚桂儿微笑道:“比什么还是你拿主意吧,要不然你就算输了也不会心服的,你自己说吧。”

白萌皱眉道:“比……比画画,有点太慢了,先比什么好呢……”

楚桂儿微笑道:“比画画为何慢呢?画画不就跟玩似的,如何能慢?这样吧,咱们先比画画,看谁画的快,谁就算赢,如何?”

白萌咬着嘴唇道:“嗯……好吧,那……那咱们画什么呢?是画风景呢,还是人物?”

楚桂儿笑道:“风景人物都随便,这样吧,画最简单的,画个人物吧。”

楚桂儿嘻嘻笑着,将玉霄拉过来,嗔道:“来,你做个样子,我画你的样子,做个好看的样子,威风的样子来,快呀。”

玉霄又好气又好笑,摆摆手道:“去去去,别胡闹,谁跟你玩……”

楚桂儿嗔道:“你到底听不听话?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曲仙儿和洪袖儿看了一眼,三姐妹咯咯直笑,过来就将玉霄围住,开始咯吱玉霄,吃吃笑道:“听不听话?不听话我们可不客气啦,快点……”

玉霄被咯吱的直笑,急忙讨饶道:“好好好,三位好师姐,我听还不行吗?”

楚桂儿满意的道:“这还差不多,来,摆个好看的姿势,拿出你的剑来。”

玉霄皱眉道:“摆个什么姿势呀?”

桂儿想了想,做了个好看的姿势,这一招正是神龙御剑术中的一招双龙摆尾,身子稍微倾斜,左剑横在胸前,右剑往侧面扫去……

玉霄拗不过这三姐妹,只好照着做了做,桂儿又看了几下,给玉霄纠正了几个动作,吃吃笑着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娇声道:“小坏蛋,你这动作迷死人啦!”

桂儿看了看白萌公主,微笑道:“喂,小徒弟,等我画好了,你可别被他迷住得了相思病呀,嘻嘻嘻……”

白萌脸色微红,叱道:“无聊!讨厌!”

桂儿悠然笑道:“快去取画画用的笔墨和白布来,速去!”

白萌在翡翠桌子上拿出了笔墨和白布,道:“好了,这就有。”

楚桂儿看了看白布,将白布铺平,然后看了看玉霄,将玉霄的这姿势记住,微笑道:“好了,小坏蛋,你可以收势了,我画画不需要这么做样子的。”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