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2章 恐龙2

第一百九十二章 恐龙2

玉霄苦苦一笑,叹道:“唉……好奇?人世间还有什么值得我好奇的?吃也吃过,喝也喝过,玩也玩过,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好奇的?有时候,一些东西还是神秘一些的好。

这世界的确是这样,一个人没有经历过的东西也许好奇,但经历的越多,好奇心就越小,玉霄就是这样,如今,包括女人,连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了,没有了好奇心,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聊寂寞的很了。

这种心情没有人能懂,只有经历过感受到的人才会懂,那种感觉,恐怕就是对人生的疲惫吧。

楚桂儿这个气,嗔道:“你到底去不去玩?你不去玩,我跟姐姐一起去玩,哼!”

楚桂儿拉着二位好姐妹的手,道:“二位姐姐,咱们一起玩吧,去看看龙去,走,不理他,这坏蛋坏死啦,哼!”

曲仙儿轻声道:“桂儿,既然哪里这么危险,咱们就别去了,大家都累了,就算去,改天吧。”

洪袖儿道:“是呀,就算去看看,又有什么好玩的,那东西吃人的,听姐姐话,别去玩了。”

楚桂儿气道:“连你们也不跟我玩?那我去找别的姐姐!哼,你们坏!”

楚桂儿嗔道:“玉蝶姐姐,雪姐姐,魏姐姐,你们去不去?臭悠悠,你呢?去不去看恐恐龙去?”

其余的姑娘也都一愣,其实她们有心去看,但一个是实在累了点,再就是哪里这么危险,那东西这么可怕,又有什么好看的,所以,几个姑娘其实并不想去冒险。

只是桂儿天真活泼,好奇心特重,所以,就算危险也想去看看。

而且桂儿打算去看看,还因为她自幼就喜欢笔墨丹青,她什么都会画,可就没见过恐龙,所以,她只要见到什么没见过的动物,就会想去看看,将动物的样子记在心中,好画画罢了。

楚桂儿简直气坏了,嗔道:“好呀!咱们姐妹一场,你们都不陪我,什么破姐姐,以后都不理你们啦,哼,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楚桂儿气呼呼的鼓着嘴转身就走,白萌急忙拉住她,苦苦劝解道:“桂儿姐,真的不要去,哪里不但太危险,而且还有会飞的龙,千万别去……”

楚桂儿气的甩开她的手,这就要走。

玉霄叹了口气,急走几步,上前拉住了桂儿的手,叹道:“小师姐,你真的要去?”

楚桂儿嗔道:“废话,人家想看看嘛,就算以后离开了,我也能记住那怪物的模样,以后好画画,你走开,你不陪我去,我自己去看看,哼,不要你们陪了。”

楚桂儿真生气了,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就跟一个任性的孩子一般。

玉霄长叹一声,道:“好吧,既然你非要去不可,那我就陪你去看看吧。”

楚桂儿展颜欢笑,抱住玉霄笑道:“真的?”

玉霄无奈点点头,他也知道这机会实在是难得,桂儿最喜欢画画,当然想一观这神秘的巨龙,而且他知道桂儿极其的任性,就算强行拉住了她,她说不定晚上按捺不住好奇心,自己都能偷跑去看看,与其她一人犯险,还不如现在陪她去看看。

楚桂儿开心的就好像一个孩子,抱着玉霄,就在玉霄的嘴上使劲亲了一口,柔声道:“霄哥哥,你真好。”她看了看其余的姑娘,嗔道:“哼,你们坏死了,以后再也不跟你们玩了,哼!”

其余的姑娘苦笑着纷纷摇头无语,曲仙儿走上前来,拉住桂儿的手,叹道:“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去,就算再危险,姐姐也陪你去看看。”

洪袖儿道:“咱们好姐妹,什么时候姐姐不依着你的?”

楚桂儿这次可高兴了,咯咯笑着拉着两个姐姐的手,道:“这才是好姐姐呢,咱们就去看一下,然后立刻回来,咱们这么大的本事,就算遇到会飞的龙,它们也追不到咱们,再说了,咱们能怕它们吗?”

雪紫儿摇摇头,叹道:“我也去,咱们一起去吧,谁叫咱们是一家人的?”

玉蝶和悠悠也走上前来,笑道:“我们也去,咱们七个人一起去,就算有什么厉害的动物,也应付的来。”

魏晓晨吃吃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俩也陪你们去玩玩,去瞧个新鲜,走,廉哥哥。”

岳商苦苦一笑,虽然知道哪里实在是危险,但她们都去了,他如何能不去保护。

碧萝微笑道:“嗨,既然大家都去,那我们干脆一起去看看吧,咱们十四个人不能分开,大家一起去得了。”

十四个人纷纷站起身来,准备一起去看个新鲜,白鼎皱眉道:“唉……哪里实在是太凶险了,你们当真要去?”

玉霄苦笑道:“唉,这次机会难得,既然她们想去看看,那我们就去看看。”

白鼎叹道:“你们可千万要小心,记住,草丛里的蟑螂虫蚁都两尺多大,蚊子都一寸大,还有,这深渊的湖水里也有水龙,不但有水龙,还有吃人的鱼,那种鱼我们叫它们虎鲳,可厉害了,水里也不能去,天上有会飞的翼龙,水里有吃人鱼,山上有各种恐龙,草丛里都是蛇虫毒蝎,太危险了,这样吧,你们就在断崖对面看看就得了,我亲自带人,将那些可怕的东西引出来,给你们看看就是了。”

白鼎无可奈何,只好道:“靖儿,去,传我令,命一百名弓箭手和一百名长矛手待命。”

白靖答应一声,前去准备人手去了。

楚桂儿道:“嗨,伯伯,何必这么麻烦呢?我们自己去就得了。”

白萌急忙拉住桂的手,道:“不行,真的不行,好姐姐,你就在安全的地方看看,你也能看到的,来,随我们来吧。”

玉霄柔声道:“桂儿,听白伯伯的话,咱们先去看看吧。”

楚桂儿含情脉脉的望着玉霄,柔声道:“嗯,好吧,咱们先随着他们去瞧瞧。”

玉霄拉着桂儿的手,边走边叮嘱道:“记住,不准胡闹淘气了,远处看看就得了。”

“知道啦,真罗嗦,你胆子怎么这么小了呢……”

廉政边走边问道:“白伯伯,难道你们这个山上没有恐龙什么的吗?”

白鼎笑道:“我们这小山乃是孤山,又很小,而且在山最边缘,靠着我们的地道,以前也有过几条小恐龙,也有什么蛇虫的,不过,都被我们慢慢的诱杀干净了,所以我们这十里方圆的小山才这么平静,不过,那些不会飞的龙倒是没事,可是会飞的翼龙却总过来,所以,我们只好将这里的房子盖成这种样子了,为的就是防御翼龙的袭击,翼龙只是偶尔飞来几次,但渐渐的,飞过来,我们就把它们射走,它们也就知道这里的厉害了,也就不敢过来了。”

白萌道:“一开始,我们哪敢住在这里,我们就住在地道里的,后来,我们一步步的将那些可怕的动物都在这小山上赶走,这才搬到这里的,幸好,这个小山陡峭,湖水里又都是虎鲳和水龙,没有动物会爬上来,否则,这可怕的地方,真的是人间地狱了。”

廉政问道:“虎鲳?虎鲳是什么鱼?”

白萌笑道:“就是这湖泽里的一种上古年间的鱼,好可怕的,生着獠牙锯齿,若是动物落进了水里,这些可怕的鱼上去就撕咬,成群结队,眨眼间,就能将动物给吃掉,就连霸王龙都不敢下水的,因为那里是它们的天下,不过呢,虎鲳也有天敌,就是一些长脖子的水龙,那种水中的恐龙专门就捕食虎鲳。”

魏晓晨问道:“那种虎鲳有多大呀?”

白萌道:“那种鱼不算大,只有一尺多大小,可是当真是厉害的很,那牙齿,当真是可怕。”

卓悠悠笑道:“那你们喝水怎么办呢?”

白萌道:“这里离着水位只有五十多丈,我们做了井台,摇着下去打水,而且我们也不大喝这湖内的水,我们喝的最多的还是地面沙漠上那个湖中的水。”

玉霄闻听眼前一亮,笑问道:“哦?你们这里离着上面最起码有五百丈,打水方便吗?”

玉霄刚一说话,楚桂儿就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不准你跟白妹妹说话,还有,以后不准你对着别的女人笑,你这人,就是祸水,见到你的女人都会被你迷住,以后不准你笑,哼!”

曲仙儿吃吃笑道:“不但是祸水,简直就是人间女人们的祸害,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雪紫儿笑道:“这小坏蛋当真是祸水,依我看,不如在他的脸上画个乌龟,叫他变丑了,这样就不会祸害咱们女人了,否则,还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子呢。”

玉霄苦笑道:“唉……你以为我愿意招惹你们女人呀?娶了你们这六个泼妇,我这辈子就够受的了,谁还想去招惹别的女人?其实,娶了你们六个泼妇,我可真是倒了大霉了,唉……”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六个人立刻围住了玉霄,开始咯吱玉霄,曲仙儿嗔道:“你说谁是泼妇呢?臭无赖!”

雪紫儿拧着玉霄的耳朵道:“你这臭无赖,得了便宜卖乖,姐妹们的清白身子都给了你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竟敢这么说我们姐妹,讨打,姐妹们,打他。”

六个姑娘咯咯直笑,开始胳肢玉霄,玉霄连连讨饶,六个姑娘咯咯笑着,这才饶了他,围在玉霄身边,这个亲密。

白萌在一边看着,心中一阵苦涩,看到他们的甜蜜,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就会不舒服,她一见玉霄,就被玉霄那种说不出的魅力所吸引了,当真是有七分好感。

其实,楚桂儿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因为她是感同身受,知道玉霄的英俊,幽默,风趣,以及那种说不出的魅力,实在是太令人着迷了,就连她自己,都爱上了他,更何况别的女子了。

在小时候,三个姑娘一见玉霄,可以说是打心底就动了情,只是她们不知道罢了,她们渐渐的大了,当然明白了当时的心情了。

所以,桂儿才担心玉霄再把别的女孩子迷住,而且玉霄已经有了八个女子喜欢他了,已经够多了,这八个女子都跟玉霄有渊源,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桂儿当然说不出什么来。

曲仙儿和洪袖儿是她的好姐妹,三人的心,都一样,感情都这么深厚,玉霄都娶了她们,既可以一起玩,又是好姐妹,就算做一家人,桂儿也是开心的,至于玉蝶和悠悠,她们认识玉霄的时间上还在她们三之上,她们更说不出什么来了,雪紫儿虽然认识玉霄的时间短,可是这一次一起到了这地狱一般的地方,迫于无奈之下,玉霄也娶了雪紫儿,桂儿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那时都以为要死了,六个女子一起甘心情愿的献身,根本就怪不得谁。

至于其他的两个女子,美人鱼自不必说,跟玉霄还没关系,翡翠却因为跟玉霄同生共死,在大海中那么亲密,二人一起这么久,情况又那么特殊,发生关系也不奇怪,所以,桂儿也无法怪玉霄什么。

可若是六个姑娘都在这里,他再把白鼠国的公主迷住,桂儿实在是接受不了,不但是她,其余的姑娘也接受不了。

所以,桂儿千方百计的阻拦玉霄跟白萌说话,甚至故意站在玉霄身边,挡住白萌的视线,不过就是这个原因罢了。

楚桂儿亲昵的挽着玉霄的手臂,其实故意就是告诉白萌,她们跟玉霄的关系,就算她喜欢玉霄了,也自觉别寻烦恼了。

楚桂儿笑道:“萌妹妹,你还没说完呢,继续说呀。”

白萌暗暗叹了口气,心道:“唉……没想到凌大哥这么有女人缘,看来这六个姑娘都是他的妻子,就算我喜欢他,又何苦自寻烦恼?我那一点能比得上这六个姑娘,怎配喜欢他呢?”

白萌轻轻道:“哦,很简单,我们挖了一条地道,将河水引到地道中罢了。”

曲仙儿道:“地道?地道里这么多土,难道水不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