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3章 猎杀2

第一百九十三章 猎杀2

新书推荐:

那些人莫名其妙的看着,简直都呆住了,这恐龙为何一刺就没了,而且力量为何这么大,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玉霄急忙拦住了桂儿,叱道:“桂儿,不准胡闹!”

楚桂儿冷哼了一声道:“算了,让你们知道厉害也就罢了,我要看恐龙,我只要幻化出很多这种幻象护住我自己,有哪一个恐龙能近到我的身前?”

白鼎,白靖和白萌以及那些看到的侍卫们一个个都傻了眼,白鼎拜倒在地道:“哎呀,真是神术,真是神仙也!”

白萌兄妹也都拜倒在地,真是对桂儿的本事佩服到了极点。

玉霄搀扶起这三人,微笑道:“大家都起来吧,这是雕虫小技,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各位请起。”

楚桂儿不高兴,嗔道:“雕虫小技?岂有此理!这种幻化之功,普天之下除了我父母,还有我之外,又有几人能会,有几人能比得上我们?”

玉霄轻轻捏捏她的小脸,微笑道:“好好好,就你能耐行了吧?你天下第一,行了吧?满意了吧?”

楚桂儿嗔道:“哼!你是言不由衷的,不理你啦!”

曲仙儿幽幽叹了口气,看了看依旧杀伐不止的山中,走到碧萝身边,轻轻道:“师姐,请借我琵琶一用。”

碧萝跟几个姐妹都很要好,虽然不知道曲仙儿借琵琶什么用,但哪能不借,碧萝将手中的宝物琵琶递给了曲仙儿。

曲仙儿幽幽道:“唉,我为你们弹奏一曲,让你们早早托生。”

曲仙儿眼中含泪,怀中抱着琵琶,纤纤玉指轻轻拨动琵琶,就开始弹奏起来。

曲仙儿虽然善于抚琴和吹箫,但琵琶也会,所有的乐器她几乎无一不精,但琴声悠悠,奏不出琵琶那种低沉的忧郁之声来,箫声悦耳,奏不出沉闷的音乐,所以,仙儿才借琵琶弹奏一曲,一抒心中的苦闷。

这一次仙儿所奏之曲不再那么欢快,旋律不再那么令人愉悦,而是满是悲痛幽怨之音。

琵琶旋律沉闷孤寂,但音乐依旧是那么的美。

琵琶声一会犹如疾风暴雨一般,仿佛控诉这世界的无情,抒发心中的苦闷,一会又如哭似泣,仿佛哭诉着人世间的不幸,一会又忧郁和彷徨,仿佛在寻找生命的真谛……

声音一会一变,心情一会一变,快时犹如雨打芭蕉,慢时恰似细雨霏霏,哀怨时,令人欲哭无泪,悲愤时,令人义愤填膺,如哭似泣,亦幽亦怨,这琵琶声,将所有的孤独,寂寞,彷徨,血腥,幽怨,爱恨,都集于一首曲子,就这样被她流着珠泪宣泄了出来。

一时间,四周鸦雀无声,就连远处的山崖中正在觅食的食肉龙们都停止了凶残的猎杀,就连逃命的动物们,都不再逃命,就停在了猎杀它们动物的身边,如痴如醉的聆听这首心情复杂,但又宛如天籁之音的琵琶声。

一只食肉恐龙都已经将一只巨大的螳螂按在了地上,就连锯齿獠牙都咬在了那只螳螂的身上,听到这美妙又令人心碎的音乐,都不知不觉得将爪子松开,仿佛呆住了一般,就这样坐在那里,静静的聆听着这首曲子。

那只被它咬伤了的螳螂,也没有逃跑,也趴在了地上,趴在了那只食肉龙的爪子边上,也痴痴的聆听着。

曲仙儿眼中再也没有任何动物,任何生命,她的眼中如今只有音乐,她双目痴痴的望着远方,素手纤指不住的挥动着,拨弄着琵琶弦,眼中珠泪滚动,就这么忘情的弹奏着。

没有人打扰她,所有的人,所有的动物都被这美妙的音乐所触动,都痴痴的聆听她的琴音。

远处,一群黑压压的翼龙低空盘旋着,纷纷落在了对面山崖的石头上,落在了一起,也开始聆听着美妙的琵琶声。

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庞然大物,也默默的走了过来,就坐在一块巨石上,也静静的听着,那只庞然大物,足有八丈大小,浑身坚硬的鳞甲,长长的尾巴,足有碗口粗细,宛如一根小树一般,巨大而狰狞的头,嘴里满是锯齿獠牙,一双凶残的小眼,嘴里还滴着鲜血,这正是这个山头上的霸主——霸王龙!

霸王龙不但是这个山头上的霸主,也是恐龙世界里的霸王,没有什么恐龙能是霸王龙的对手。

不但是对面山崖上,停止了一切的厮杀,所有的动物都静静的聆听着哀怨忧伤而又妙不可言的音乐,就连断崖下的湖泽中,无数的长颈巨龙都将长脖子伸出,停在了水中,也静静的聆听这琵琶声。

虎鲳也成群结队的浮出了水面,似乎也被这琵琶声所打动。

一时间,所有活的生命,都不再厮杀,都静了下来,似乎都被这哀怨而又美妙的琵琶声所触动!

难道动物也喜欢音乐?难道动物们,也懂的音乐?

也许,它们不懂什么音乐和旋律,可是却懂得这首曲子所奏出来的心情,那种无可奈何,那种血泪,那种哀怨,那种愤怒,那种孤单和寂寞,那种对这无情世界的控诉,它们却懂!

它们懂得这种血泪,这种生活的痛苦,懂得生命的无可奈何,懂得这一切一切的心情,因为它们每日里都饱受着煎熬,痛苦,折磨,哀怨,血泪,孤单和寂寞,所以,这一曲奏出了所有动物的心声,所有生命的心声,所以,它们静了下来,被这琵琶声所触动!

这一曲弹奏的时间足有一炷香的时间,这一曲,在弹奏中,这个世界是这么安静,就连已经被咬成重伤,饱受痛苦的动物都没有呻吟,好似忘记了痛苦,也不忍破坏这美妙的声音一般。

终于,琵琶声在铮!铮!铮!铮!之声中,曲终消散!

良久良久,所有的动物依旧如痴如醉,似乎依旧醉倒在这哀怨的旋律中不曾醒来。

“吼!”那只坐在巨大岩石上的霸王龙仰天一声长啸,似乎在为曲仙儿鼓掌称赞一般!

紧接着,漫山遍野的动物们都发出了一声声长啸,立刻整个山谷都沸腾了起来!

曲仙儿把琵琶还给了碧萝,眼中依旧含着晶莹的珠泪。

白萌已经哭了,失声道:“神仙姐姐,这一曲真好听,这一曲叫什么名字?”

曲仙儿幽幽叹道:“这是我有感而发,刚创出的一首曲子,还没有命名。”

楚桂儿忽然大叫道:“快,你们看,那些翼龙往这边飞来了!”

白鼎立刻神色紧张,一挥手道:“来人,准备弓箭!”

“慢着!谁也不准放箭!”随着一声娇喝,众人一看正是曲仙儿。

曲仙儿喝道:“不准伤害它们,它们不顾危险到此,只是想听我弹奏一曲罢了,乃是我音乐上的知音朋友,谁也不准伤害它们!”

曲仙儿说罢,纵身上了自己的栖霞披,顺着城楼的缝隙飞了出去,玉霄一看大惊,这么多翼龙飞来,这么多可怕的动物,万一要是伤害她如何是好?

玉霄赶忙飞了出去,跟曲仙儿一起飞了出去,曲仙儿微笑道:“霄哥哥,你放心,它们不会害我的,只是想离着近点,听我再吹奏一曲。”

玉霄做了个水晶泡泡,曲仙儿坐在水晶泡泡内,依偎在玉霄的身边,拿出了凤鸣碧玉箫,又开始吹奏了起来。

当真是奇异的很,就见那些足有两丈大小的翼龙,离着曲仙儿还有十几丈远,就自觉的停下了,落在了附近的岩石上,静静的落下,不再乱动,又开始聆听了起来。

楚桂儿也飞了出来,也钻进了水晶泡泡内,坐在了玉霄的身边,其余的姑娘们也都飞了出去。

玉霄夫妻七人纷纷坐在水晶泡泡内,就这样依偎在一起,静静的望着那些凶恶的翼龙,同时也聆听曲仙儿所吹奏的美妙的箫声。

廉政和岳商当真是急坏了,这些翼龙这么大,这么凶恶,而且足有二三十只之多,可是这七人却离着这些翼龙这么近,如何不令人担心?

其余的人刚要飞出,魏晓晨把岳商等人拦住,轻轻的摇摇头,轻声道:“没事的,这些动物不会伤害他们的,它们只是来听听音乐,绝不会伤害仙儿的。”

果不其然,那些翼龙虽然这么凶恶,但都静静的离着十几丈远没有飞上前,而是乖乖的听着。

这一次,楚桂儿可看了个清清楚楚了,就见那些翼龙,浑身褐色的皮毛,好似蝙蝠一般,锋利的爪子,又长又大,狰狞的鸟头,嘴里却满是獠牙,当真是凶恶无比,诡异无比。

但这时,这么凶恶的动物,眼中都是温柔之色,完全没有了敌意。

这一次箫声是那么的优美,曲仙儿吹奏的正是那一曲龙吟凤鸣曲。

这一曲优美动听,十分的悦耳,让人如痴如醉,可是暂时的忘记了苦恼,给人一种愉悦的感觉,在玉清宫中的神兽囚牛,听曲仙儿吹奏这首曲子听了十几年,都不曾听厌。

曲仙儿在音乐方面的天赋可当真是继承了父母,可谓是青出于蓝了,她不但可以以琴音做气剑杀敌伤人,也可用琴音扰乱敌人的心智,不过,这种魔音,一般她不会使用,因为正道中人最忌用魔音伤敌,用魔音控制别人的心,所以,曲仙儿虽然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从不使用。

她自幼就和父母一样,酷爱音乐,对于琴箫等乐器,可谓是爱不释手,就好似洪袖儿爱跳舞,楚桂儿爱画画下棋一样,都是由于父母的缘故,和遗传因素。

她的琴艺和箫艺,早就不在父母之下了,在十岁时,她的箫就吹奏的很好了,就连神兽囚牛都十分的赞许。

曲仙儿这一吹奏玉箫,立刻,天地间一片祥和之色,让人心情愉悦,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

再看整个山谷中,不管是人,还是这些可怕的动物,都被箫声所吸引,都在静静的聆听着,就连那脾气暴躁的霸王龙,也静了下来,双目之中,满是柔和之色,暴戾之气也少了很多,那根两丈长,碗口粗细宛如铁棒一般的秃尾巴,轻轻的在身后摆动着,还打着节拍,微闭着双目,似乎很陶醉很投入的样子。

十丈远处,那些面目狰狞的翼龙们,都乖乖的趴在石头上,静静的听着,也轻轻的摆动着尾巴,击打着节拍,也是十分的投入。

楚桂儿这个笑,轻轻在玉霄耳边道:“霄哥哥,咱们往那边好好的看看恐龙去呀,它们这么喜欢仙儿姐姐的音乐,是不会伤害咱们的,而且仙儿姐姐还会一种魔音曲,她只要弹奏此曲,任何动物,都会避而远之,失魂落魄的。”

玉霄轻轻道:“嗯,也好,不过,等她吹奏完这曲吧。”

但雪紫儿、卓悠悠和玉蝶三人的心却有点怕,她们并不知道曲仙儿的真实本事,这么多翼龙,而且都这么凶恶,若是一起袭击他们,虽然大家都有本事,但也难以应付,的确是很危险。

三个人都仙剑在手,准备应付突然而来的变故。

但就这么奇怪,这些可怕的动物就在前面不远处,但却偏偏不来打扰她,也没有过来袭击她,而且那些动物双目中满是陶醉之色,满是温柔之色,对曲仙儿好像十分的感激。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多血腥了,实在是太苦闷和寂寞了,突然之间,有一个宛如仙子一般的美女,弹奏起这么悠扬悦耳的旋律,这些动物虽然凶残,但也被音乐的魅力所折服,也陶醉于悠扬的旋律中,在内心中,都是尊敬曲仙儿的,都是感激曲仙儿的,哪里能去伤害她。

终于,这一曲又结束了,立刻,漫山遍野的动物们一起发出了欢快的长啸声,其中,叫的声音最大的,还是那只凶残无比的霸王龙!

岳商大叫道:“喂,仙儿,好了,回来吧,太危险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师兄,你们不要出来,你们出来,它们会咬你们的,我们没事的,我们夫妻到那边的山上去看看,你们不要跟着来!”

岳商苦苦一笑,但也不敢乱动,真怕万一出去了,反而引起这些动物的袭击,那更是不妙了,这些动物没有袭击这些人,岳商是不会出去的。

楚桂儿撒娇道:“仙儿姐姐,你去那边弹奏一曲吧,我们也好仔细的看看那些恐龙呀,好姐姐了。”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