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4章 仙音1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仙音1

曲仙儿将白萌搀扶起,正色道:“我要传你琴技和箫技也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白萌急忙道:“姐姐请说。”

曲仙儿一本正经的道:“你必须对天发誓,不得用我所传授给你的音乐,用来诱杀这些动物,你们捕杀动物为了生存,用你们的陷阱捕杀,凭你们自己的本事,这个我不管,可若是在捕杀动物的时候,你吹箫弹琴,用我传给你的曲子,以此来诱杀它们,我若是知道了,就算我在千里之外,也一定前来取你的首级!”

玉霄从没见过曲仙儿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话,如今的曲仙儿简直并非是以前的那么天真活泼的仙儿了,而是带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和正气,玉霄心中暗暗的赞许。

白萌跪倒在地,道:“小女子白萌发誓,若是师傅传我琴技,我若以此技艺用来捕杀动物,就让我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白萌郑重其事的发了誓,曲仙儿搀扶起她来,正色道:“好了,你起来吧,我可以传你技艺,但是,你一定要记住自己发过的誓,不要忘了你的承诺。”

白萌道:“是,徒儿明白,徒儿拜见师傅!”

白萌又郑重其事的跪倒在地,给曲仙儿行礼,曲仙儿急忙搀扶起白萌,微笑道:“咱们不必以师徒相称,咱们年纪相若,你喜欢音乐,我很高兴,我就传给你,但咱们就以姐妹相称就是了。”

楚桂儿微笑道:“不错,我们姐妹还小,这些外门的风雅艺术,不必拜师,你若是喜欢下棋画画,我也可以教你。”

洪袖儿道:“我也一样,你喜欢跳舞,我可以教你。”

白萌拉着三姐妹的手,激动的热泪盈眶。

楚桂儿笑道:“仙儿姐姐,对了,你刚才吹奏的那曲是什么呀,为什么我没听到过呢?”

曲仙儿道:“是我弹琵琶的那曲吗?”

楚桂儿道:“是呀,就是那曲呀,咱们姐妹这么多年,自小一起长大,你做的新曲子我都听过呀,这曲我怎么没听过?”

曲仙儿道:“这曲是我有感而发,现场创出的曲子,而且还没有命名呢,你怎么能听过呢。”

楚桂儿笑道:“是呀,原来是这样,那首曲子真好听,不过,旋律有点太压抑,咱们给它取个名字好不好。”

曲仙儿微笑道:“好呀,你这么聪明,你给命名就是了。”

楚桂儿一本正经的想了好久,苦笑道:“唉,仙儿姐姐,你这首曲子实在是太难命名了,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爱恨别离,样样俱全,包罗万象,真不知道该怎么命名才好……咦,对了,小坏蛋,你给取个名字吧,你这么聪明。”

楚桂儿拉着玉霄的手吃吃道:“你说个名字吧,你要是说不出,那你就是笨蛋,就不是聪明人,哈哈哈……”

玉霄微笑道:“取个好名字又有什么难的?不过嘛,有个条件呀。”

楚桂儿笑道:“什么条件,你说吧,是不是……让我今晚陪你……睡……”

卓悠悠吃吃笑道:“羞羞羞,不知羞,真不要脸,每次你都抢着跟霄哥哥睡觉,这次该轮到玉蝶姐姐跟霄哥哥睡觉了,不准你抢。”

一夫多妻,当然女人会抢男人了,桂儿天真活泼,又最小,几乎每次都爱撒娇央求其余的姑娘们让她抱着玉霄睡觉,其余的姑娘比她大,虽然不太愿意,但也尽量的满足她,宠着她。

魏晓晨咯咯笑道:“你们真不知羞,这么多人,讲这个做什么?这种事,你们夫妻七人自己慢慢研究去,哈哈哈,羞死人了,好一群不知羞的丫头……”

洪袖儿红着脸笑道:“是呀,我们不知羞,那魏姐姐就很知羞吗?不过,魏姐姐命好呀,廉哥哥被你一个人占有了,你天天可以和廉哥哥抱在一起随便睡觉,倒是不用抢,唉,只可惜,这臭坏蛋太风流,一下子娶了六个,我们可没有魏姐姐那么好的运气,可以完全得到一个男人的爱,可以随时随地的和他睡觉,也没人跟我们抢……”

楚桂儿吃吃笑道:“依我看,廉大哥应该再多娶几个才对呢,魏姐姐,你可别像母老虎似的呀,男人三妻四妾的很正常,你怎么厉害的管着廉哥哥只娶你一个呢?而且你这么久都没有生娃娃,你可别占着鸡窝不下蛋呀,嘻嘻嘻……”

两个姑娘当真是淘气的很,论斗口,魏晓晨哪里是她们的对手,被二人给羞臊的满面娇红,逗得其余的人这个笑。

可把魏晓晨给羞坏了,上去就咯吱二人,嗔道:“你这俩死丫头,还说不说了?真不知羞,什么都敢说,还敢不敢了?”

三个姑娘嬉闹在一起,楚桂儿吃吃笑道:“不敢啦,好姐姐,饶了我吧,我错了还不行嘛。”

魏晓晨红着脸,咯咯笑着,推了桂儿一把,嗔道:“好了,死丫头,去问问你可爱的小坏蛋想到了什么好名字吧。”

玉霄微笑道:“仙儿,袖儿,桂儿你们三个过来,我告诉你们这个好名字。”

三个人凑了过来,曲仙儿问道:“你想到了什么好名字?”

洪袖儿道:“就是,不过,不准你用这个做条件,让我们那……”

玉霄哈哈笑道:“切,你们想的美,今日我该搂着蝶儿睡觉了,谁也不能抢。”

玉蝶羞臊不已,嗔道:“不……不准胡说,谁……谁跟你睡……无赖……”

玉霄哈哈笑道:“条件呢,其实很简单,今日你们三这么乖,这么厉害,我很高兴,我就奖励你们三一人一个香吻,哈哈哈……”

玉霄哈哈笑着,抱住曲仙儿,就跟曲仙儿亲吻了起来,这么多人看着,他依旧这么胡闹,可把曲仙儿羞坏了,她虽然没有收徒弟,但刚才可是一本正经,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转眼间被人家随便的亲吻,那神圣的样子岂不是荡然无存了。

曲仙儿红着脸推开玉霄,气的在玉霄头上重重敲了几下,嗔道:“臭无赖,不要脸,你坏,你坏死啦,叫你坏,打你,打死你,哼!”

玉霄悠然笑道:“反正我亲完了,打我我才不怕呢,我的头早就被你敲得麻木啦,根本不怕疼了,哈哈哈,来,袖儿,桂儿,该你俩了。”

洪袖儿和楚桂儿一人捉住玉霄一条手臂,一起呸了玉霄一口,齐声道:“臭无赖,不要脸,呸!”

二人说完,咯咯笑成了一团。

曲仙儿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好啦,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你也胡闹,也不怕羞,让人家笑话。”

玉霄微笑道:“好了,不闹了,听老婆话还不行吗?”

楚桂儿问道:“那叫什么名字好呢?”

玉霄道:“嗯……就叫众生苦乐曲吧,这一曲是弹奏给所有生命听的,有苦有乐,任何生命都这样,为了吃,为了生存,都在苦中作乐,这个名字行吗?”

三姐妹彼此的看看,一起笑道:“好名字!”

白萌看到这些神仙一般的男女谈笑恩爱,越发的自感不如,虽然有爱慕之意,但也只能将这份爱慕之意,深埋在心中了。

白萌心中一片苦涩,但却微笑道:“各位姐姐,咱们回去吧,今日打了这么多猎物,你们尝一尝恐龙肉好不好吃,咱们吃饭去了。”

白鼎笑道:“不错,五村长何在。”

底下五个壮汉急忙过来躬身见礼,白鼎道:“可曾清点今日打了多少猎物?”

一个身高体壮,约有六尺多的壮汉,躬身道:“属下清点过了,今日共打了十四只小恐龙,三十三只昆虫。”

白鼎微笑道:“嗯,好,将这些猎物平均分配,留下两只恐龙,五只昆虫,余下的,你们分了吧。”

那五个人答应一声,高高兴兴的把打来的猎物进行了分配。

廉政问道:“白伯伯,你们这里还分村落吗?他们五个是村长?”

白鼎笑道:“不错,我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共计一千五百三十三人,共分了五个村落,东村、西村、南村、北村和中村,他们五个族长,乃是我手下五员虎将,东村族长我封他为龙将,叫白天,西村的是虎将,叫白地,南村的是熊将,叫白乾,北村的是豹将,叫白坤,中村的是鹰将,叫白统,我虽然是这里的国王,但打到的猎物一向公平分配,我们白鼠国是一个大国,必须按规矩而来。”

岳商道:“白伯伯这里当真是治理的井井有条,佩服,佩服。”

白鼎道:“咱们回去吧,也该吃饭了。”

楚桂儿连忙道:“慢着,慢着,先别走。”

雪紫儿皱眉道:“你还有什么事?”

楚桂儿笑道:“没别的事了,我……我想吃鱼,水里的那坏鱼这么坏,我想吃它们,尝尝它们是什么滋味的。”

白靖道:“这……这个还要准备鱼竿,钓上来才行。”

白萌道:“可……可千万小心,这种鱼可厉害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何必这么麻烦呢,霄哥哥,你来,给我们抓几条鱼吃,这种鱼一定很好吃的。”

玉霄皱眉道:“喂,你吃了这么久的鱼,还没吃够吗?”

楚桂儿道:“没有呀,而且这种鱼,世界上绝种了,我想尝尝鲜嘛,你帮我抓几条呀。”

玉霄苦笑道:“好吧,就依你,小馋猫。”

楚桂儿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吃吃笑道:“你真好,小坏蛋,我爱死你了。”

雪紫儿皱眉道:“切,肉麻。”

楚桂儿也不理会,催促道:“好哥哥,快点抓几条,就抓十四条吧,咱们一人一条。”

玉霄笑道:“好吧,抓几条都没问题,看我的。”

玉霄看了看下面的鱼,拿出了九子凝冰剑,凌空一画,做了两个三尺大小的水晶泡泡,然后将水晶泡泡投入了水里。

楚桂儿道:“你……你不是做漩涡吗?怎么做泡泡了?”

玉霄笑道:“准让你吃到鱼不就成了?喂,你画两只鸡扔在泡泡里,咱们钓鱼呀。”

楚桂儿哈哈笑道:“你可真坏,好吧。”

楚桂儿将玉龙笔一挥,画了两只活灵活现的鸡,就扔进了水里的水晶泡泡内。

玉霄将九子凝冰剑连连挥舞,将那俩水晶泡泡冻的结结实实的。

再看水晶泡泡内的桂儿所化的幻象,不停的在泡泡内乱动乱跳,跟真的一样,时间不大,再看水里,立刻又窜出来了那种凶恶的小鱼,就往泡泡内窜去。

无数的一尺大小的凶恶虎鲳窜进了水晶泡泡内,但窜进去容易,想出来却难了。

玉霄一见气泡内这么多凶恶的小鱼乱蹦乱跳的,立刻将泡泡催动,让泡泡悬浮起来,玉霄将九子凝冰剑一抖,立刻幻化出来二十多支小冰剑,用手一指,再看那些小冰剑,化作一道光,四面八方的就往两个水晶泡泡内激射。

再看泡泡内跳动不已的凶鱼,立刻就被二十多支小冰剑给刺透,给插在冰上,不再乱动。

乐的桂儿拍手叫好道:“哇!真是太妙了,这一招亏你能想的出来!”

玉霄笑道:“好了,这些鱼够吃的了吧?咱们走吧。”

楚桂儿吃吃笑道:“且慢,等一会,我捉弄捉弄那只大笨龙,谁叫我说话,它坏的冲着我吼叫的,哈哈哈,我就画一只跟它一模一样的恐龙,给它画个老婆,叫它老婆见到,争风吃醋,跟它打架,嘻嘻嘻……”

众人不禁苦笑摇头,桂儿简直跟孩子一样,实在是太天真顽皮了。

卓悠悠笑道:“喂,你怎知它是公的而不是母的呢?人家万一是姑娘呢,哈哈哈……”

楚桂儿笑道:“管它呢,我就画一个逗逗它。”

楚桂儿是说画就画,看了看远处趴在巨石上正在闭目静静的回味刚才那美妙音乐的霸王龙,桂儿将霸王龙的样子记在心里,然后将手中的玉龙点睛笔不断的挥舞,然后将那股清气给推了出去。

众人再看,不由得惊骇失声,原来,空中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十丈大小,跟那只霸王龙一模一样的恐龙来,正张着血盆大口,对着众人!

大家虽然知道是假的,但画的也太像了,也难免心惊胆颤,白萌吓得失声惊叫,掩住了双睛。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你们怕什么,这又不是真的,霄哥哥,给我冻得结实点,晚上就叫那大笨龙搂着它睡觉,哈哈哈……”

玉霄这个笑,笑道:“你可真坏,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