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5章 真诚1

第一百九十五章 真诚1

他们吃饱了喝足了,被安排在了白鼠族的白宫内,还是老样子,岳商和两个和尚住在一起,两个代发修行的尼姑住在一起,廉政和魏晓晨睡在一起,玉霄和六个姑娘睡在一起。

白萌吃惊的很,就算是夫妻七人,睡在一起的也不多,因为晚上要做那种事的时候,哪能六个人一起玩乐呢,最起码也要避嫌才对。

可是,这六个姑娘却不在乎这些,因为基本上都习惯了,在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那个家并不大,根本无法避嫌,只能这么住着。

只是玉霄跟别的姑娘风流快活的时候,其余的姑娘就躲开一点,不去看他们快活罢了,尤其是玉蝶,玉蝶真是脸皮薄的很,玉霄每次跟她做夫妻恩爱的事时,她都要求将水晶泡泡内的亮光关掉,让其他的姑娘看不见,而且就算她快活的忍俊不住,都尽量不去呻吟,免得被人家笑话。

但玉霄却坏的就当场把她剥光,而且还故意的弄的那么亮,跟她快活时,还故意的特别卖力,弄的玉蝶欲死欲仙的,想不呻吟都做不到。

久而久之,玉蝶也都习惯了,更别说其余的姑娘了。

白萌哪里知道这七人的遭遇,恐怕她遇到这种遭遇,也难免这样了。

更何况,在这种怪异的地方,这些姑娘心中都没有安全感,聚在一起,才觉得安全,尤其是身边有个男人,才觉得有个依靠。

所以,七人依旧睡在一起,但却不是睡床,因为没有那么大的床。

白萌皱眉道:“几位姐姐,没有这么大的床铺,干脆,我……我命人搬来其余的床都合在一起吧。”

白萌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娇红,一想到等会这七人就抱在一起睡觉,跟玉霄相对,随便的做那快乐的害羞事时,她都觉得这么多人一起,怪羞人的了。

楚桂儿红着脸,推着白萌,道:“你别管了,我们不睡床的,我们睡泡泡的,你快出去吧,去吧,去吧,我们夫妻要休息了。”

白萌答应一声,又命人多准备了几条被子,这才红着脸退了出去。

白萌一走,七个人就坐在了一起,卓悠悠笑道:“快做个大水晶泡泡,咱们铺床睡觉啦。”

玉霄哈哈笑道:“这就做,我吃饱了喝足了,满是力气,今晚上我要你们六个一起伺候我,哈哈哈……”

玉蝶红着脸,轻轻道:“别胡闹了,这……这里不是那个家,不准胡闹,万一来人,脱……那……羞死人了……”

玉霄抱着玉蝶亲了一口,微笑道:“怕什么,他们也不是坏人,再说了,就算是坏人,我们怕什么?我要对付他们,岂不是简单的很嘛。”

玉霄又做了个水晶泡泡,将水晶泡泡放在床边,玉蝶和悠悠开始铺起了床铺,将**的被褥都铺进了泡泡里了。

玉霄哈哈笑着,钻进泡泡内,大笑道:“哇,好舒服呀,好久好久都没睡这么软的床了,真舒服。”

其余的姑娘抿嘴直笑,的确是这样,最近两三个月,她们睡在泡泡内,没有被褥,每日里,睡的真是不舒服。HTTp://

曲仙儿三姐妹却开始满房间里找白布,楚桂儿找了三块画画的白布,然后洪袖儿开始用刀割起白布来,割成了一块一块的。

玉霄皱眉道:“喂,你们做什么呀?不睡觉,剪布做什么?好好的布给剪坏了。”

曲仙儿红着脸,轻声道:“讨厌,睡你的觉吧,别问了,这些日子以来,布都用完了,不方便的很……”

玉霄明白了,嘿嘿笑道:“哦,原来做这个是用来擦屁股的呀,哈哈……我宝贝仙儿的屁股这么白净,怎么会脏呢,来,脱下裤子我瞧瞧干不干净,哈哈哈……”

他胡闹的去给曲仙儿脱裤子,曲仙儿羞的敲了他一下,嗔道:“别胡闹,灯……灯还没熄呢……别叫人家看见。”

玉霄嘿嘿笑着,在后抱着曲仙儿,一双手穿过曲仙儿的肚兜,玩着她最软的地方,笑道:“是呀,是呀,现在我的宝贝仙儿可是师傅啦,要注意仪表嘛。”

曲仙儿吃吃笑着,捏了捏玉霄的鼻子,嗔道:“喂,在外人的面前,不准你胡闹这般的轻薄我……让人家笑话我,我……我毕竟是师傅了,知道吗。”

玉霄笑道:“知道啦,你高贵,你纯洁,你有威严还不行嘛,哈哈,不过,你再高贵,纯洁,在我面前,一样是臭仙儿,一丝不挂的臭仙儿,在我面前,没有高贵的女人,哈哈哈……”

他坏笑着故意去撵着仙儿敏感的**,弄的仙儿酥痒难耐,羞红了脸,仙儿将玉霄的手拿出,红着脸,吃吃笑着,照着玉霄的手打了几下,嗔道:“别胡闹,我先准备好布,以后大家好用的,等做完了,咱们再玩。”

六个姑娘纷纷拿出刀来,开始割着布,做成了一块一块的,然后每人塞进了衣服袋内几块,剩余的,都给了玉霄,让玉霄塞进了乾坤袋内。

玉霄大笑着抱着曲仙儿,坏笑道:“今日,我先奖赏仙儿,仙儿的曲子弹的太好了,我今晚上就抱着仙儿睡觉,另外一个睡在我身边的,是蝶儿,好啦,开始快活啦。”

曲仙儿嘤咛一声,嗔道:“别……别胡闹,先……先把灯吹灭了,别……叫人看见……”

灯被吹灭了,但房间内却传来一阵阵嬉笑声,就听玉蝶喘息着道:“别,别……今日咱们睡觉不能脱衣服,真的,不要……”

“就是,明日天亮了,万一被人看见……”

“哈哈,那就做完了再穿上就是了……”

“玉霄哥哥,我……我怕,我要你抱着我睡觉,我……我害怕……”

卓悠悠气道:“臭桂儿,你怎么老这样,今晚上是蝶姐姐和仙儿靠着他睡觉,你怎么又抢呢?”

楚桂儿嗔道:“人家……人家害怕嘛,你们做姐姐的,难道不该照顾小妹妹吗,谁叫我是小妹妹的,你们不照顾小妹妹,是什么破姐姐呀。”

玉蝶轻轻道:“嗯,桂儿,你过来吧,你睡在我这边。”

卓悠悠气道:“玉蝶姐,你真是的,每次都让着她,会把她宠坏的,不行。”

楚桂儿嗔道:“这样吧,等……等蝶姐姐跟他做完那事,我……我再跟玉霄哥哥睡一起还不行嘛。”

几个姑娘说笑着,这时,被窝中响起了曲仙儿的叫声,曲仙儿音乐一流,吟声都跟音乐一样的美妙。

楚桂儿吃吃笑道:“好姐姐,你叫炕的声音,跟你弹琴一样的动听,嘻嘻嘻……”

“死……啊,死丫头,你……你被他这么胡闹,啊,哦……你……你不叫试试……”

曲仙儿呻吟了半天,终于,又轮到了玉蝶开始了,玉霄依旧胡闹顽皮,风流快活的,每个女子都快乐一会。

等玉霄都快活完了,这些姑娘一个个摸着黑,纷纷穿好了肚兜,穿好了内衣,怕白日再被别人看到。

楚桂儿则钻进了玉霄的被窝中,玉霄抱着桂儿,微笑道:“喂,你怎么老抢别的姐妹的地方,真不知羞。”

楚桂儿嘤咛一声,嗔道:“人家……人家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人家抱着你睡觉习惯了,不抱着你睡觉,睡的不踏实嘛……”

玉霄微笑道:“喂,你这么本事,你干脆画一个我,抱着幻象睡不就行了。”

楚桂儿嗔道:“你坏死啦,幻象又不是真的,抱着怪冷的,不舒服……”

玉霄微笑道:“喂,实话实说,你没嫁给我之前,想我的时候,是不是偷偷的化出幻象,抱着我的幻想睡觉呢?”

楚桂儿嗔道:“才……才没有呢……谁……谁想你,臭……臭美……”

但她的心却出卖了她,她的心声却道:“唉……这死小子真聪明,我抱着他幻象睡不是一次了。”

玉霄嘿嘿笑道:“还说谎,你的心出卖了你。”

楚桂儿嘤咛一声,嗔道:“不来了,你坏死啦,总偷听人家的心说话……”

玉霄柔声道:“不来,你想得美,你睡在我身边,想不来可不行,睡在我被窝的女人必须是**着的,我抱着睡才舒服呢……”

立刻,黑暗处的被窝内又响起了楚桂儿的……

说白了,夫妻之间做的都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丑事,这种事虽然说出来令人恶心,令人鄙视,但却是每一个男女的所爱,做起来的感觉却是快活的很,是每一个男女的喜爱,就算是再纯洁的女人,到了**,也会变成这样,玉女也会变成……。

那些帝王将相,每日里都是做的这种事,都是妻妾成群,左拥右抱的,而且还不是什么真爱,哪里能比得上他们七人,因为他们七人虽然做的也是这种事,可却是真爱,真的喜欢彼此,甚至是可以为对方去死。

玉霄终于做完了所有的工作,于是,左边将曲仙儿脱得一丝不挂,右边将楚桂儿脱得一丝不挂,一手抱着一个,抱着两个**裸娇软喷香的大美人进入了梦香。

这一觉玉霄睡的可真香,但却也没放松了警惕,桂儿在临睡之前,又化出了好多的幻象,守护住了这个房间,只要是一有动静,他们就会知晓。

有了桂儿的幻象守护,又有水晶泡泡保护,任何人想要偷袭他们也办不到了。

玉霄是一丝不挂,而且抱着两个姑娘睡的这个香,可是其余的姑娘却穿着内衣而睡,以防万一。

也不知睡了多久,这里当真是像极了外面的世界,约莫早晨的时间,这里竟然也亮了,晨雾散去,火山又红了起来,红的就好似红日一般,告诉人们,已经到了该起床的时候了。

这时,就听白萌在外敲门来叫几人去吃饭,玉蝶第一个就起来了,急忙答应一声,穿好了衣服。

其余的姑娘也都纷纷而起,只有玉霄还睡着。

曲仙儿光着身子,急忙穿好了肚兜,吃吃笑着,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嗔道:“起床啦,天亮了。”

玉霄不但没起,翻身将刚起来的桂儿压在了身下,故意道:“别吵,再多睡会。”

雪紫儿吃吃笑着,掀开被子,照着玉霄的屁股打了几巴掌,咯咯笑道:“快起来吧,也不知羞。”

洪袖儿道:“你也是,死丫头,天都亮了,还没穿上衣服。”

楚桂儿光着屁股,嗔道:“我……我被这坏蛋抱着,我怎么起来呀,一晚上这坏蛋就抱着人家睡,抱的死死的。”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不是喜欢他抱着你睡觉嘛,这样不是有安全感嘛。”

楚桂儿气的推着玉霄,嗔道:“快起来吧,人家喊咱们吃饭了。”

玉霄坏坏的道:“起这么早做什么?我这人有个习惯,早上第一件事,先不起床,先跟我的妻子快活一番再起,咱们先好好的快活快活,等玩够了再去吃饭……”

他坏笑着,将桂儿压在身下,又开始做那件事。

这恐怕不是他个人的不好习惯,而是每一个男人的坏习惯,男人醒来第一件事,估计做这个的男女,十个夫妻,有九个早上会做这个。

卓悠悠吃吃笑着,照着玉霄的屁股啪啪啪就打了几巴掌,笑道:“你呀,真不知羞,别胡闹了,快起来啦。”

七个人起床,洗漱,六个姑娘收拾好床被,叠得整整齐齐的,这才一起走出了房间。

其余的人已经都在等候了,玉霄看了看天上,那个像极了太阳的火山底,果然亮了许多,当真是像极了太阳。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白氏父子女三人都在等候着。

白靖一见玉霄等人赶到,立刻跪倒在廉政的脚下,道:“廉师傅,请收我为徒,我愿意拜师傅为师,请师傅收下弟子。”

他之所以没去拜玉霄为师,是因为他看玉霄极其的不顺眼,因为玉霄风流成性,没个正经,而且这么多神仙一般的女子,他搂搂抱抱的,他简直嫉妒的很,根本就不想拜玉霄为师。

其实,自从这些神仙一般俊秀的女子一来到这里,他的心就动了,若说没对玉霄的六个老婆动心,那简直就是天大的谎话了,尤其是对曲仙儿,简直是可以说是一见钟情,而且又是钦佩羡慕的很,真是跟她妹子一样,深深的爱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