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0章 引诱2

第二百章 引诱2

玉霄嘿嘿笑道:“好好好,你们喜欢文雅不是?你们喜欢诗情画意的做不是?那我就文雅点,浪漫点,好了,请问那一位冰清玉洁的姑娘肯献出她天香国色的玉体,宽衣解带,光溜溜的陪我共眠,让我释放一下男人的冲动,陪我共赴温柔之乡……”

“你去死吧,真讨厌……”

“无耻!”

“哈哈,那大家既然都不受我邀请,那我就不气啦,谁叫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哈哈哈……”

他说着,把雪紫儿抱过来,又是亲又是摸的,雪紫儿推开了他,嗔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大的精神呢,没事就做这个,你也不嫌累呀,不准玩了。”

玉霄笑道:“我不累,难道你们六个都累了吗?哈哈,你们六个伺候不了我一个男人,你们是不是太无能啦?”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呸了他一口,咯咯笑着齐声道:“呸!真不要脸!”

曲仙儿柔声道:“别闹了,喂,咱们玩会去吧,好无聊呀。”

玉霄正色道:“不行就是不行,喂,你们看看四周,远处早有妖魔监视着这里,山顶上也有,你们出去,立刻就会暴漏了,明白吗?咱们先跟他们比比耐心,两天之后,咱们再杀个痛快。”

雪紫儿吃吃笑道:“我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呢,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玉霄悠然道:“那还用说?就叫那些妖魔在外面冻几天,下雪更好,让他们受罪,咱们却享福,你们若是闷了,咱们就两**,或者,就是练功,或者睡觉就是了。”

楚桂儿轻轻道:“那,咱们赏雪吧,你看看呀,多美呀,来呀……”

玉霄微笑道:“那好吧,咱们夫妻七人就赏雪吧,赏雪不可无美酒,咱们边喝酒边赏雪……”

玉霄哈哈笑着,跟六个红颜一起到了泡泡边缘,将小洞弄大了一点,然后七个人顺着小孔欣赏着雪景,玉霄则做了七个晶莹剔透的冰杯,给六个姑娘一人斟上一杯酒,然后七个人说说笑笑的,开始赏雪喝酒……

一连两天,玉霄等十四个人都没有出洞半步,吃喝拉撒睡都在雪洞内,玉霄早有准备,故意做了两个泡泡挨着,一个用来睡觉,一个就用来方便用。

但任何人都没有玉霄这七个人快活享受,玉霄有两把神剑在手,又准备了五条棉被,每日里,跟六个红颜知己,不是寻欢,就是快活,不是喝酒,就是游泳玩耍,或者练会功,饿了,玉霄可以调水,捉鱼,烤鱼吃,闷了,就让六个姑娘跳舞,虽然不能吹箫弹琴,但欣赏六大美人的舞蹈也是快乐无比,再闷了,他就化冰做一个冰棋盘,跟六个知己红颜下棋……

总之,这两天时间,玉霄可是享尽了快乐,整个泡泡内暖洋洋的,宛如春天一般,睡在软软的棉被中,喝的半醉,快乐完毕,抱着美女而眠,这种生活,就算是在地狱中,恐怕人人都喜欢了。

很快,两天三夜的时光过去了,到了第三天的黄昏了,玉霄好似玩的乐不蜀,根本不想去斩妖除魔了。

雪紫儿提醒他道:“喂,霄哥,都两天了,咱们该行动了吧?”

其实,雪紫儿论年纪比玉霄大两岁,但一个女人嫁了人,总是会叫男人哥哥,因为嫁了人的女子,男人就是她们的天了,这乃是传统美德,所以,女人喜欢叫男人哥哥,无论大小。

玉霄在被窝中,抱着玉蝶,悠然笑道:“着什么急呀,就算你要生孩子,也要等十个月之后才能生的下,也总不能不到日子,自己剖开肚子取出来吧。”

雪紫儿嗔道:“讨厌,说正经的呢。”

玉霄微笑道:“不着急,打打杀杀的多没劲,对我来说,什么事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事就是享受人生,让我六个好老婆**快乐,来,蝶儿,咱们再玩一会……”

玉蝶轻轻的推了他一下,柔声道:“好了,咱们这么的享受,可是其他的师兄却是度日如年的,你怎么不想想别人呢?吃的快没了,就算再多等几天,你叫其他人饿肚子吗?好了,快起来吧,咱们商议一下。”

玉蝶拉起了玉霄,自己也慢慢的穿上了肚兜,整理好衣服。

玉霄哈哈笑道:“对呀,我倒是忘了这一点,还是我蝶儿细心,对人体贴,叫我的话,管他们呢?尤其是那个魏晓晨,就叫她饿肚子,叫她受罪……”

曲仙儿嗔道:“你呀,真是大坏蛋,人家魏大嫂没少被你欺负,廉大哥为人更没的说,你上一次,去摸人家魏大嫂的那……那里……又去打人家的屁……换别的男人,早找你算账了,可是人家魏嫂嫂和廉大哥却没跟你计较,你呀,以后别这么胡闹无礼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就是,你就算想女人了,你可以轻薄仙儿姐姐嘛,仙儿姐姐的屁股比魏嫂嫂的还大还白呢,我们姐妹,你随便轻薄调戏谁都可以嘛,我们那点比不上魏嫂嫂好看?以后呀,不准你去调戏人家,再要去欺负人家,我们六姐妹再也不让你碰了,到时候,难受死你,嘻嘻嘻……”

曲仙儿敲了桂儿一下,嗔道:“你这个死丫头,越来越不知羞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仙儿姐姐知羞的话,那你以后就别跟这臭小子做了,那才叫贞洁烈女呢……”

曲仙儿咯吱着桂儿,嗔道:“你这死丫头,什么都胡说,跟他一模一样,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了……”

楚桂儿连连讨饶道:“好姐姐,不敢了还不行吗……”

玉蝶柔声道:“姐妹们说得对,廉大哥和魏妹妹是好人,咱们都是好朋友,你呀,就算开玩笑,也不要太过分了,明白吗?”

玉霄哈哈笑道:“好了,我知道了还不行吗,就你们知书达理行了吧,其实你们不知道,廉大哥为人太闷了,魏嫂嫂想跟咱们玩的,我故意的气气她,羞羞她,无非就是逗她开心的一笑罢了,她不会生气的,相反的会很开心的。”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因为她们也知道玉霄说的没错,因为她们也是女人,她们也喜欢被玉霄这般的戏弄,喜欢那种娇羞心跳的感觉,魏晓晨当然也不例外。

其实玉霄也真没说错,也是好心,他一点没有对魏晓晨有什么非分之想,也并非不尊重她,而是觉得大家都不错,故意逗她玩玩,逗她嗔怒,看看她少女可爱的一面罢了。

玉霄身边有六个倾国倾城宛如仙子一般的美女做老婆,她们六个哪一个站出来,都不会逊色于魏晓晨,有的还超越魏晓晨,他又何苦去调戏她。

玉蝶的美魏晓晨是比不上的,在这几个姑娘中,就数玉蝶最美,最纯,最温柔。

雪紫儿的美,魏晓晨也比不上,雪紫儿那种孤傲之美,美的神圣不可侵犯,但又令人想入非非,无论是气质还是美貌,或者是修为什么的,魏晓晨比不上雪紫儿。

卓悠悠清冷的美,也是魏晓晨欠缺的,悠悠的容貌不在魏晓晨之下,在龙女派中,是四大美女之一,也是龙女派三代弟子中四大高手之一。

论修为,论美貌,在龙女派中,第一个自然是雪紫儿,第二个是魏晓晨,第三个是谢雨霏,第四个是卓悠悠,卓悠悠只是入门晚,但其本事已经不在前面三人之下了,这一点已经是公认的了。

至于曲仙儿三姐妹,各有所长,那一点也不会比魏晓晨差,所以,玉霄六个姑娘中,无论哪一个,不管是美貌,才华,气质,身材等等方面,都不会比魏晓晨差,他实在没有必要去勾引有夫之妇的女子,他的确是出于朋友的关系,觉得二人不错,这才开玩笑捉弄她让她也开心罢了,虽然有时候玩笑带着性的羞涩,但这样,才能看到魏晓晨娇羞可爱的一面。

六个姑娘将玉霄叫起来,玉霄也知道,东西基本吃完了,也该给其他人弄点东西吃了。

玉霄穿好了衣服,将六个姑娘叫到近前,笑道:“现在,咱们出去,不过,必须先干掉这附近监视的几个妖魔,据我观察,每个山头不会超过六个妖魔,你们看,前面那枯树林中的两个大鹰,每日都会换班,白日是另外两个,晚上就换他们了,估计这山头上,也有鹰魔或者是雕魔秃鹫等妖魔。”

雪紫儿道:“有也没什么,咱们杀出去,杀了他们就是了。”

玉霄微笑道:“这样不行,会打草惊蛇的,只要走了一个,咱们就暴漏了。”

雪紫儿皱眉道:“那怎么办?”

玉霄道:“很简单,将他们引诱到这附近,咱们围住他们,紫儿,你负责北面,悠悠,你负责西面,蝶儿,你负责南面,我负责东面,困住他们,千万不可留情,要斩草除根,仙儿三姐妹,你们就负责四周,替我们看着,有没有漏网之鱼往山北飞去,就算飞走一只没有化成人形的老鹰都不可,你们就负责收拾漏网之鱼。”

卓悠悠道:“怎么引诱?”

玉霄淘气的玩着桂儿的小辫子,微笑道:“这就要看桂儿小宝贝的本事了,喂,桂儿,你幻化出七八只野兔,来引诱他们过来,天寒地冻的,妖魔众多,而吃的少,他们发现了吃的,当然会飞来觅食了,咱们就趁着他们过来抓兔子的时候,就出击,一击必杀,不留活口,明白吗?”

六个姑娘连连点头,桂儿吃吃笑道:“你呀,鬼主意真多,好的,看我的,这没问题!”

楚桂儿轻轻一笑,然后将雪洞弄大了一点,将玉龙点睛笔一阵阵挥舞,将一团清气送到了雪地上,再看那团清气落在雪地上,立刻变成了九只灰色的小兔子,就见那九只小兔子一蹦一跳的就在玉霄等人前面十几丈的雪地上玩耍了起来。

其他人静静的看着,真是赞叹不已,幻化之功,丹青妙笔,楚桂儿当真是心灵手巧,这一点谁都佩服的很。

玉霄对着楚桂儿伸出了大拇指,在桂儿脸颊上亲了一口,微笑道:“这个本事,我的小宝贝是天下第一,这一点我都服气。”

楚桂儿洋洋得意,心中喜滋滋的,她本就是小女孩心性,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处女了,但依旧是天真的很,最喜欢别人夸赞她。

其余的姑娘也纷纷称赞,七个人不再说话,顺着拳头大小的窟窿往外看着。

就见那九只灰色的小兔子,一蹦一跳的,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简直难辨真假,就在雪地上玩耍了起来。

但令他们失望的是,枯树上的两只黑鹰根本没发现,山顶山的白雕也没发现,因为天已经渐渐的黑了,虽然有月有雪,雪谷内并不那么黑,但这么大的山谷,那些白雕和黑鹰哪里能总盯着一处,而且它们早就不耐烦了,天寒地冻的,正趴着打瞌睡,或者无精打采的闭目养神,根本没注意。

雪紫儿笑道:“这几只瞎鹰和瞎雕,竟然没看见,要不咱们出去吧?”

玉霄微笑道:“不行,咱们不知道虚实,不知道究竟有几只鹰几只雕,万一走了一个,就暴漏了目标了,还是引出它们来看看究竟有多少才行。”

雪紫儿道:“可是它们没看见,这怎么办?”

玉霄轻轻的摆弄着桂儿的小辫子,微笑道:“这个还能难得住小宝贝你吗?现在,你再画三只山猫,妙妙叫着,去抓那几只兔子,它们听到了猫叫,就会过来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呀,真是聪明,我正有此意呢。”

玉霄哈哈笑道:“这样吧,你们六个一起学猫叫,因为你们**的声音跟发了春的猫叫差不多,学猫叫真是像极了。”

六个姑娘一起嘤咛一声,纷纷笑着咯吱着玉霄,曲仙儿嗔道:“你讨厌,你才叫的那么难听呢。”

卓悠悠道:“你才是叫春的猫儿呢,大坏蛋。”

玉蝶掩嘴而笑,脸色微红,虽然玉霄是开玩笑,但也并非完全不对,因为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时候女人**的声音,的确是好笑的很,也的确是像极了**的猫儿。

虽然玉蝶跟玉霄做那事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出声,但这种声音实在是难以自制,因为女人舒服时叫着,当真是快乐极了,那是一种释放,若是不叫几声,难受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