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0章 引诱3

第二百章 引诱3

玉霄哈哈直笑,摆弄着几个姑娘头上的辫子,微笑道:“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其实,世界上最美的音乐,对于男人来说,莫过于自己老婆的叫声了,我很喜欢你们跟我……,你们越叫的……魂,我就越兴奋,真是好爽呀……”

玉蝶伸出纤纤玉指,红着脸戳了玉霄额角一下,嗔道:“别胡说八道了,也不知羞。

曲仙儿道:“咦!说的真难听,真不要脸!”

雪紫儿道:“快办正经事吧。”

玉霄微笑道:“你们不学猫叫,怎么引那些妖魔来呀?”

洪袖儿嗔道:“那你不准笑我们。”

玉霄捂住嘴,道:“不笑,一定不笑。”

洪袖儿道:“你又骗人,你答应的这么快,就知道你又骗人。”

楚桂儿道:“那咱们做……爱……的时候,你也不准拿人家的那个……嘲笑我们……”

曲仙儿皱眉道:“真恶心,做……的……能不能别这么粗俗?”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也不知道什么词语文雅呀,反正就是那回事了,仙儿姐,你又不是没做过这恶心的粗俗事,老是假正经什么呀,咱们姐妹谁不知道谁呀,嘻嘻嘻……”

曲仙儿骂道:“你个死丫头,越来越不知羞了,不准胡说。”

玉霄道:“好了,好了,办正经事吧,你们不学猫叫,幻象自己又不会叫,而且我学的也不像呀,你们是女孩子,声音像,我顶多在你们**的时候,不笑你们不就行了嘛。”

曲仙儿嘤咛一声,嗔道:“你坏,你还说,不准你说我们叫……的……”

玉霄嘿嘿笑道:“好好好,你们都是贞洁烈女行了吧?你们都是冰清玉洁的,行了吗?你们到现在还是处女呢,行了吧?”

六个姑娘这个笑,她们早就不是处女了,玉霄竟然还这么说,当真是太顽皮了。

六个姑娘掩嘴而笑,一起呸了玉霄一口,齐声道:“去你的吧!”

玉蝶微笑道:“好了,这坏蛋虽然说的不好听,但还是办正经事要紧。”

曲仙儿道:“不行,这坏蛋口是心非,事后咱们做那事要叫……的……时候,他一定会笑咱们的……”

曲仙儿不想说这么粗俗的词语,但这种事本就是用这种词语来说的,还真找不出别的词语代替。

卓悠悠吃吃笑道:“喂,那你跟他做的时候,不会不叫吗?”

曲仙儿红着脸骂道:“你个死悠悠,真坏死了,他……他这么胡闹,有本事你别叫……”

楚桂儿吃吃笑道:“羞羞羞,不要脸,你们这做姐姐的,真是**,都是**,你们不会不跟他做吗?有本事你们别跟他做,不就行了?”

洪袖儿微笑道:“那你呢?你也不跟他做吗?”

楚桂儿咯咯笑道:“我当然跟他做了,最好你们都不跟他做,只有我跟他做才好呢,那我就一个人占有霄哥哥了,那多爽呀……”

曲仙儿和洪袖儿两个姑娘这个气,曲仙儿咯吱着桂儿,嗔道:“你这个臭丫头,真不要脸,而且你最不讲义气了,咱们三姐妹中,就数你爱背叛组织,还敢不敢了?”

洪袖儿也咯吱着桂儿,吃吃笑道:“死丫头,自小就这么滑头,每次都是你背叛姐妹们,好好收拾你,看你还敢不敢叛变了……”

三姐妹咯咯笑着,嬉闹在了一起,玉霄苦笑,双手加额道:“喔!我的天,一个女人顶十只鸭子,六个女子顶一百只鸭子,真是烦透啦……”

卓悠悠扑哧一笑,吃吃道:“喂,你识数不?一个女人顶十只,六个女人不是六十只吗?怎么会是一百只呢?”

玉霄道:“当然了,声音加起来,不就翻倍了嘛,算了,你们玩吧,我睡觉去了。HTTp://”

三姐妹不闹了,曲仙儿叫道:“喂,不引鹰了?”

玉霄皱眉道:“你们不学猫叫,那些懒鹰看不见,怎么引?难道咱们飞出去,被他们看见,等他们送信去吗?”

楚桂儿吃吃笑着,把玉霄拉了回来,嫣然道:“谁说不学啦,这样吧,姐妹们怕你笑她们,咱们拉钩,不准你以后笑我们,这不就行了吗?”

玉霄微笑道:“好,那咱们就拉钩吧。”

七个人彼此看着,一起咯咯笑着,都觉得好玩极了,这么大的人还拉钩,当真是有趣的很了。

七个人手指勾在一起,楚桂儿唱着歌谣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大坏蛋……不准笑我们学猫叫,否则,你是王八蛋,小狗,小猫,臭蛤蟆……”

玉霄哈哈笑道:“好好好,我发誓行了吧?若是我笑你们,就叫我被做这事就快乐死,玩女人虚脱死,喝酒醉死,吃饭撑死,被全天下的美女……死……”

雪紫儿嗔道:“你想的美!”

曲仙儿吃吃直笑,嗔道:“少臭美了你!你这种死法,全天下的男人都喜欢,无赖。”

玉蝶轻轻道:“好了,别玩了,

七个人也不玩笑了,一起又来到洞口,桂儿笑着,又画了三只野山猫,然后让野山猫从三面包围了小兔子。

玉霄这个笑,微笑道:“我喊一二三,你们几个就学猫叫春,要学的像一点呀。”

玉蝶红着脸道:“我……我才不学呢,我不会的。”

雪紫儿也皱眉道:“我……我也不会呀,我……我没学过的……”

曲仙儿吃吃笑道:“算了算了,你俩就算了,笨死了,我们姐妹三跟臭悠悠学学就是了。”

三姐妹知道雪紫儿和玉蝶不是那种胡闹顽皮的女孩子,玉蝶一本正经,那会这恶作剧,雪紫儿也一样,以前也是不爱玩笑的,当然不奇怪了。

可是三姐妹却是行家,学猫叫可是惟妙惟肖的,尤其是桂儿,对于各种动物的叫声,学的更像,因为她善于幻化,可是幻象虽然像,但本身却不会叫的,为的逼真,当然她也学过口技了。

楚桂儿催动着幻象,故意叫三只猫从三面包围住这九只灰色的兔子,就见那三只猫离着兔子还有二十几丈远,一个个站在石头上,跟真的一样。

楚桂儿大声的叫道:“妙……妙妙……妙妙……”

曲仙儿和洪袖儿这个笑,也随着叫了起来。

卓悠悠掩嘴而笑,也不学猫叫,只是在一边看着。

三姐妹学的一个比一个逼真,当真犹如发了春的猫儿一般。

随着一声声响亮的猫叫声,立刻传出去很远很远,再看枯林中的两只一丈大小的黑鹰,马上睁大了双目,发出烁烁寒光,往声音发出的地方寻觅起来,正好看见了雪地里的几只灰兔,以及岩石不远处的山猫了。

玉霄叮嘱道:“做好准备,等他们去抓兔子,咱们就行动!”

其余的姑娘点点头,都做好了准备,就连玉蝶也做好了准备,这一次,玉蝶可不敢留情,因为她知道,敌众我寡,若是再要妇人之仁,一定会害了大家。

随着一声声的猫叫声,再看对面的枯林中的两只黑鹰,立刻扑扇着翅膀,就凌空扑了下来!

于此同时,从山顶上,也飞下来了两只白雕,也俯冲而下,扑向了地上的灰兔。

四只猛禽快若流星恰似闪电,一道道黑影就射了下来!

这里妖魔聚集,附近的动物少的很多了,因为飞鹰,白雕和秃鹫,都是猛禽,而且都成了精了,别说是兔子什么的,就算是羊牛,它们都不放过。

而且这里的妖魔也都修炼了百年,修成半个人形的鹰,雕和秃鹫,也有不少,当然善于捕猎了,大动物也不会放过了。

天寒地冻,抓几只野兔美餐一顿,真是不错,所以,两只白雕和两只雄鹰发现了猎物,立刻都飞了下来,前来捕食。

这两只白雕和雄鹰,都有一丈大小,两个翅膀展开都有两丈长,虽然还没修成人形,但头却已经是半个人头了,脸面也是半人半兽,只是身体还是动物的身体。

两只白雕爪子中握着一杆银枪,两只凶鹰拿着利剑,四个半人半兽的妖魔,俯冲而下,就扑向了小兔子!

两只白雕刚刚用银枪扎向了两只兔子,就听到‘砰’的一声轻响,两只兔子被银枪刺中,砰的一声响,化作一道青烟就消失了!

那两个黑鹰也是一样,手中的剑刺中了兔子,立刻兔子一声响不见了!

可把两只凶禽惊呆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玉霄一见时机成熟,立刻道:“好,杀!”

立刻,玉霄,玉蝶,雪紫儿和卓悠悠,御剑飞出,从洞口射了出来,东西南北,按照商议好的位置,将四个凶禽围住了。

曲仙儿三姐妹也飞了出来,飞上半空,四周查看,一见除了这四只凶禽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这才放了心,三姐妹为了以防万一,在半空中查看着。

而玉霄等四人已经动上了手,玉霄御剑而飞,双剑并举,化作一道光,就射向了其中一只白雕!

雪紫儿也迎住了一只白雕,玉蝶和悠悠,各自迎住了一只黑鹰,立刻厮杀了起来。

四个人的修为和本事比这四只凶禽不知高了多少倍,要想杀了四只凶禽,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了。

一只白雕挺手中枪就刺向了玉霄,玉霄大喝一声,双剑并出,正砍在银枪上,就听‘咔嚓’一声响,就将银枪劈成两截,那只白雕一声嘶鸣,铁爪就奔着玉霄抓来,一双翅膀,也横扫了过来!

那一双翅膀展开都有两丈长,这白雕当真是凶猛无比!

玉霄凌空飞起,避开了这一击,然后连人带剑,当头斩落!

道道真气就将白雕罩住,白雕哪里能飞的出去,万般无奈,只好拼命的举起两截的银枪招架,就听到‘璞’的一声响,双剑将银枪斩断,余势不减,又将白雕一分为二!

那白雕来不及悲鸣一声,就‘啪嗒’一声,分成两半,死尸跌落雪地上,立刻就将白雪染红了。

于此同时,不过两个回合,雪紫儿也将另外一只白雕给劈成了两半!

玉蝶也不再留情,那黑鹰被玉蝶一剑惯透前胸,跌落在雪地上,也死于非命!

卓悠悠也不示弱,黑鹰本想逃走,但如何能逃的脱,修为和本事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最后一只黑鹰被卓悠悠一剑也给斩成了两截!

四个人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有让这些畜生逃走报信去。

他们这一打斗,其余的众人如何能不知道,大家都飞了出来,四处观望,一见果然再也没有妖魔了,这才放下了心。

一出来,魏晓晨就骂开了,魏晓晨气的骂道:“臭无赖,不是说两天吗?这都两天三夜了,你想饿死我们呀?”

玉霄哈哈笑道:“大嫂子,我这是为你们好呀,让你减肥呀,你看看你胖的,前面那两个‘肉包子’都这么高了……”

魏晓晨红着脸,骂道:“臭无赖,不要脸。”

三个姑娘吃吃笑着,曲仙儿笑道:“魏姐姐,过的可好?”

洪袖儿悠然笑道:“魏姐姐当然过的好了,有心上人陪伴,能不快乐吗?”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说魏姐姐怎么出来的这么慢呢,估计是衣服脱的太多了,穿起来费点劲……”

魏晓晨嘤咛一声,来到三姐妹近前,就咯吱着三姐妹,笑骂道:“你这三个死丫头,也学的这么坏了,说,是不是你们玩的开心,光跟这小坏蛋快活了,把正事忘了,真不知羞,羞羞羞……”

玉霄哈哈笑道:“是呀,我们是不知羞,我们夫妻这两日来,每时每刻都在快活呢,我们敢承认,因为我们不是伪君子,不虚伪,可是魏大嫂你呢?你们孤男寡女在一起做什么来?喔……对了,魏姐姐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吧,估计你们什么都没做吧,魏姐姐,你还是处女吗?要你还是处女,我也娶你得了,好不好呀……”

魏晓晨羞红脸,两日多了,谁都知道相亲相爱的一男一女绝不会不发生那种男女之事,但大家都知道,哪里能说,但玉霄就坏的故意拿这个笑她,她若是说自己跟他有了那个关系,玉霄就会说他们没成亲,苟合,不知羞,还说不定问她,做那件事什么滋味,她叫不叫,魏晓晨这么聪明,哪能不明白,她当然不能说发生过那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