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1章 雪夜2

第二百零一章 雪夜2

魏晓晨嘤咛一声,挥动粉拳就去打玉霄,玉霄哈哈笑着,躲在了曲仙儿身后,嘻嘻笑道:“你打,打是亲,骂是爱,魏嫂嫂又打我又骂我的,就证明又爱我又亲我,既然魏嫂嫂喜欢我,廉大哥,干脆这样吧,咱们换换老婆玩玩也不错嘛,这样吧,魏嫂嫂今晚上做我的新娘,我给你我俩老婆,把仙儿和袖儿送给你,反正咱们死后,这臭皮囊都不是自己的,只要大家快乐就好嘛,要说胸大,袖儿的不比魏嫂嫂的小,要说屁股又大又白的,仙儿的不比魏嫂嫂差,要说容貌,紫儿胜过她,要说清纯,谁能比得上我的蝶儿,这样吧,你喜欢我六个老婆中的哪一个,你就随便挑,我用俩老婆换你一个,你可不吃亏吧,哈哈哈……”

可把魏晓晨羞坏了,就连廉政都有点吃不消了,虽然玉霄是玩笑,但那有这么胡闹的。

魏晓晨羞臊无比,怒骂道:“你无耻!臭不要脸!”

她嘤咛一声,掩住了娇容,躲在了廉政的身后,也不敢去打玉霄了,因为这玩笑她实在开不起了。

要不是实在欠玉霄的太多,廉政都能翻脸了,但玉霄本就是这么胡闹的人,又救过他的命,又让他和魏晓晨青春常驻,这么大的恩情,所以,他实在拉不下脸来喝斥玉霄。

廉政苦笑道:“小师弟,你这玩笑太过分了,不要胡闹了。”

不但是他们生气了,就连六个姑娘都生气了,这也太胡闹了,虽然人死后,这臭皮囊不属于自己了,但活着的时候,那有这么随心所欲的,那有换老婆玩的,这岂不是乱了纲纪伦理,虽然玉霄是玩笑,但这玩笑也太过分了。

玉霄也知道这玩笑过火了,急忙站起身来就要逃,六个姑娘掐腰站成了一排,拦住了玉霄的去,一个个又羞又气,满面通红,几乎齐声道:“凌!玉!霄!”

玉霄嬉皮笑脸的道:“喂喂,我只是随便说说嘛,你们要是不愿意,我又怎么能勉强呢,大家开个玩笑嘛,不要当真呀,我怎么舍得你们呢,廉大哥这么优秀,万一你们跟他睡一觉,爱上他,我岂不是没了你们嘛,嘿嘿嘿,我去撒尿去啦。”

曲仙儿嗔道:“你还敢说!”

雪紫儿叫道:“姐妹们,打这个臭无赖,打的他满地找牙!”

玉蝶满面娇红,嗔道:“气死我了,打他的屁股,好好教训教训他!”

“姐妹们,动手!”

立刻,六个姑娘把玉霄团团围住,粉拳如雨点一般的就开始捶打玉霄,有的掐,有的拧,有的咬,有的敲,可把玉霄收拾惨了,玉霄抱着头,连连讨饶道:“救命呀,谋杀亲夫啦,你们水性杨花,想谋杀了我,嫁给廉大哥吗?你们也太狠毒了吧……”

曲仙儿嗔道:“这臭无赖,还敢胡说八道,口无遮拦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曲仙儿气的脱掉了玉霄的裤子,露出了玉霄的屁股,她也不害羞了,拿着凤鸣碧玉箫就当板子打玉霄的屁股,楚桂儿吃吃直笑,用玉龙笔也打玉霄的屁股。

虽然泡泡内幽暗,但另外的几个姑娘都害羞的不再看,魏晓晨掩面而笑,吃吃的笑成了一团,咯咯笑道:“臭无赖,活该,打死你,叫你胡说八道的,打的好……”

碧萝和寂籁也转过了头,红着脸不再看。

两个和尚这个笑,简直都笑破了肚皮。

玉霄大叫道:“喂,真想谋杀亲夫呀,岳师兄,救命呀,她们真打我,救命呀……”

岳商忍住笑,气道:“你呀,胡说八道,什么也说,该打,我不管。”

玉霄急忙讨饶道:“六位好老婆,我错了还不行吗,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岳商微笑道:“好了,仙儿,袖儿,算了吧。”

曲仙儿嗔道:“你还敢不敢了?”

玉霄连忙道:“不敢了,不敢了,我错啦,嘿嘿,我错了还不行嘛。”

曲仙儿嫣然一笑,道:“这还差不多,叫你胡说,再要胡说,打的你屁股开花。”

雪紫儿道:“以后不准这么胡说八道的,太胡闹了,再要胡说八道,打的你满地找牙,哼!”

六个姑娘吃吃笑着,每人伸出白玉一般的手,轮着巴掌照着玉霄的屁股,一人又打了一巴掌,这才吃吃笑着不再收拾玉霄了。

卓悠悠忍住笑,照着玉霄的屁股轻轻的打了一巴掌,柔声道:“别胡说了,也不知羞,还不穿上裤子。”

玉霄哈哈笑道:“好呀,叫你们打我,我不穿裤子啦!我要光屁股在这里玩,让你们开开眼界,哈哈哈……我起来啦!”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都掩住了双眼,虽然早就做了夫妻,玉霄那种神秘的地方,她们早就见过,但这么多人,哪能不装装羞涩。

魏晓晨嘤咛一声,急忙钻入了廉政的怀中,不敢再看。

玉霄哪里能真的光着屁股站起来,只是逗她们玩玩罢了,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女人真是假正经呀,喂,大嫂,我们男人的小鸟,你又不是没见过,你不但见过,而且也玩过呀,还有你们六个,没少享受我的小弟带给你们的快乐,你们装什么纯纯呀,哈哈哈,笑死人了……”

玉霄躺在棉被里哈哈的笑成了一团,只有这几个姑娘又羞又臊的,不知如何是好。

雪紫儿和玉蝶红着脸,二人一左一右,给玉霄提上了裤子,帮他系好了裤带,雪紫儿柔声道:“臭无赖,别胡闹了,真不像话。”

玉蝶用春葱一般的玉指轻轻戳了玉霄额角一下,嗔道:“你呀,真没个正经,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顽皮,不准胡闹了。”

卓悠悠轻轻的推了他一下,柔声道:“喂,你别玩了,赶紧吃饭吧,咱们还要办正经事呢。”

玉霄哈哈笑着,左拥右抱,一人亲了一口,坐了下来,也不再玩了。

七个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到彼此脸上油乎乎的,一起又吃吃的笑成了一团。

七个姑娘都掏出手绢沾了点雪,擦拭着脸上被玉霄抹上的油渍。

魏晓晨边擦拭着俏脸上的油渍,边嗔道:“几位妹妹,你们真要好好管教他了,他实在是太混蛋了。”

曲仙儿有点不好意,轻轻道:“真是对不起,魏姐姐,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他……他就是这么胡闹,你不要生气。”

魏晓晨轻轻一笑,虽然玉霄是胡闹了一些,但她跟几个姑娘都亲如姐妹,就算看在她们的份上,哪能真的生玉霄的气。

廉政正色道:“好了,大家都不是孩子了,哪能这么胡闹呢?小师弟,下次千万别这么玩了,叫人家笑话,咱们赶紧吃饭吧,吃饱了,再商议怎么对付妖魔的事。”

众人忍住笑,对玉霄的胡闹是无可奈何,但这里面,对敌作战,还是玉霄说的算,还必须都听玉霄的,玉霄玩笑归玩笑,但他主帅的地位却无法改变。

因为他们彼此的师傅都说过,叫他们听玉霄的,三大派西征,就明说叫玉霄做主帅,他们也很敬服玉霄,心中明白,玉霄除了胡闹顽皮了一点,其他方面却是高于众人。

众人又吃又喝,吃的这个香,一会的功夫,大家都吃饱了,玉霄微笑道:“这些吃的呢,大家自己分了它,等会放进自己的洞穴内,咱们要打持久战了。”

岳商道:“小师弟,你打算怎么办?”

玉霄微笑道:“二位师兄打算怎么办呢?”

廉政淡淡一笑,心道:“有你在,我们除了在你疏忽的时候提醒你之外,其余的时候,都是你做主,你的主意也比我们多,何必问我们呢?”

廉政微笑道:“小师弟,你就不用气了,你想怎么做,你就吩咐就是,我们唯命是从。”

玉霄苦笑道:“这个不好吧,好像我这人特别专政霸道一样,喂,我可是很民主的。”

魏晓晨鼓着嘴小声道:“哼,你以为你不专政。”

玉霄道:“什么?魏嫂嫂有什么意见?”

魏晓晨哼了一声,嗔道:“不理你!哼!你这种人,跟你多说话,你就欺负人,我才不理你呢,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谁叫你是这里的头啦,我们听你的就是了,你就别虚伪的去问别人了,哼!”

她被玉霄出言戏弄,气还没出,虽然不是真生气,但也是羞涩的很,面子上不理玉霄,也显得她正经。

玉霄这个笑,雪紫儿嗔道:“喂,大家都听你的,你说说打算怎么办,不用问别人了。”

玉霄叹道:“好吧,那我就拿主意了,各位都看见了吧,妖魔众多,足有千余妖魔,有黑鹰精,白雕精和秃鹫精,而且又增添了四个高手,于咱们的实力不相上下了,咱们现在可吃大亏了,所以,咱们躲起来没错吧。”

廉政点头道:“小师弟这招果然高,没错,做的很对。”

雪紫儿道:“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对付他们呢?”

玉霄悠然笑道:“很简单,你们跟我去剿灭过狼魔,咱们怎么对付他们的?还是老办法,分而化之,一点一点的消灭他们的力量,等到差不多了,再跟他们一拼,大家觉得怎么样?”

魏晓晨道:“嗯,好主意,你鬼点子多,你怎么说,咱们怎么做就是。”

雪紫儿皱眉道:“那……那是不是有点太慢了呢?都快三个月了,时间都过了一半了,再有百日,天魔就会复出了,咱们没时间浪费了。”

玉霄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你们没看出来吗?天魔根本不在这个方向,他们宁死不会说出来的,咱们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多杀一些妖魔,消灭他们一些力量,反正早点回去,也没有什么大事,咱们人少,能打的过就打,不是对手,也不能硬拼。”

曲仙儿道:“那干脆咱们直接回去不好嘛?”

玉霄微笑道:“咱们打不过就走,可是现在据我估算实力,应该还能打败他们,虽然他们妖魔多,但高手还是有限的,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金眼雕魔一定是蛊雕魔圣斩天了。”

岳商点点头道:“小师弟所言不假,不错,的确是斩天,我小时候,在那次仙魔大战中,我曾经见过这几个妖魔,基本上,我都能认识。”

玉霄道:“果然不错,那另外三个秃鹫,鹰,一定是他的徒弟了,现在呢,有三个魔域魔圣了,我可以对付斩天,廉大哥可以对付元真,蔵师兄和禅师兄还是合力对付蒙明,斩天那三个徒弟都不简单,比人猿和蝙蝠人可厉害的多了,尤其是那一个用两把金刀,金眼鹰鼻的那个妖魔,其本事我看不在三个魔圣之下了,应该是斩天的大徒弟,另外还有天狼,本事也不小,不过,紫儿你可以对付那个用双刀的,魏大嫂就对付天狼,应该不是问题,至于其余的两个,黑鹰魔和秃鹫魔,碧萝师姐和蝶儿能对付的了,至于界巽和蝠喷,悠悠和岳师兄轻而易举的就能收拾了,等你们收拾完那两个好对付的,再去助我们对付其余的,咱们还是能胜,至于其余的小妖魔呢,咱们一点一点的收拾,有仙儿三姐妹和寂籁师姐,你们四个就完全可以对付的了了,所以,我算来算去,应该还能胜,所以,不必着急走,咱们就陪他们玩玩。”

众人静静的听着,不住的点头,因为玉霄的推算的确有道理,按照所说,的确还能胜,既然能胜,当然多消灭一些妖魔更好了。

廉政道:“咱们现在已经杀了四只妖魔了,天亮之后,就会暴漏了,咱们晚上就进攻吗?或者是改变藏身地?”

玉霄道:“现在就进攻,不过,因为的确杀了几个,白日就暴漏了,不过嘛,咱们依旧藏在这个地方,咱们晚上先将附近方圆百里监视的妖魔们消灭,依我看,每个山头,都有四五个雕或者鹰暗藏着,以便发现咱们好回去报信,咱们呢,就消灭附近各个山头的妖魔,让他们摸不清咱们在哪里,若是咱们不这么做,这里只死了几个妖魔,他们就会猜到咱们藏在这里了,咱们消灭了妖魔后,等明日天黑,再行动,我再跟你们说说怎么对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