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1章 雪夜4

第二百零一章 雪夜4

雪紫儿也吃了一惊,因为她也被震得一晃,她虽然没有用出全力,但这一刀也用了六分真力,但这秃鹫居然能架住她这一刀,可见本事其实不小了。

雪紫儿毫不迟疑,大吼一声连人带刀化作一道光就劈落!

秃鹫一声嘶鸣,就将手中的断刀照着雪紫儿就掷来!

雪紫儿心头一震,知道这秃鹫精可非同一般,当真是有两下子,也不敢大意。

雪紫儿将紫芒刃左右一挥,叮当两声,两把断刃就被紫芒刃崩飞。

于此同时秃鹫一声嘶鸣,凌空扑向了雪紫儿,锋利的鸟嘴就啄向了雪紫儿的双眼,一双铁爪,就抓向了雪紫儿的粉面,双翅左右夹击,直拍雪紫儿的娇躯!

雪紫儿暗自称赞,急忙身子一闪,避开了这一击!

卓悠悠和玉蝶二人一看两只秃鹫十分凶猛,左右一分,就要去帮助雪紫儿和玉霄。

雪紫儿看到悠悠过来要助自己,咯咯笑道:“好妹妹,不用,我应付的了,你守好了就行,别叫它跑了。”

玉霄也笑道:“姐,不用你帮忙,收拾不了这个畜生,我岂不是饭桶吗?”

卓悠悠和玉蝶淡淡一笑,知道以二人的本事收拾这两只凶禽还不是什么问题,不过就是几招的事罢了,虽然两只凶禽有点本事,但也不会是二人的对手。

不过就是三招,玉霄双剑来了一招雪花盖顶,就听到一声嘶鸣,那只凶恶的秃鹫就被玉霄砍掉了半个翅膀,然后玉霄又是一剑,将秃鹫斩于剑下。

那边跟雪紫儿打的秃鹫也的确有点本事,但哪里能是雪紫儿的对手。

眼瞅着秃鹫又凌空扑来,雪紫儿一闪身,然后身子一沉,用了一招反背撩阴刀,紫芒刃从下往上,直奔那只秃鹫的肉翼扫去,就听‘咔嚓’一声,那只秃鹫的半个肉翅就被斩掉了半个!

那只秃鹫一声嘶鸣,知道厉害,急忙扇动翅膀要逃,雪紫儿凌空一抓,就幻化出一道一尺长锋利的冰剑,抖手就射了出去,‘璞’的一声,正中秃鹫的胸膛!

雪紫儿也是修炼的玉女玄冰诀,寒功的本事也十分厉害,不过,她对于这种花巧的道术不大用罢了,因为她高傲无比,打仗厮杀的时候,总是真刀去拼杀,很少用冰剑暗器。

善于用冰剑、冰雹和血箭等暗器大面积攻敌的,龙女派三代弟子中,卓悠悠可谓是佼佼者,她也喜欢用这种道术,卓悠悠在这方面的造诣,其实已经高于雪紫儿和魏晓晨。

因为卓悠悠之所以当时这么勤练这种血箭,冰剑和冰雹等道术,只因为她仇恨心太重,因为她知道仇人众多,而自己就一个,没有人能帮助自己,别说是对付人兽,需要这种道术,就算是对付君子族的那些**她的恶人,都需要用这种道术应付,所以,卓悠悠痛下苦功,勤练这种道术,以这种道术做暗器,为的只是将来应付众多的贼人罢了。

而魏晓晨和雪紫儿则没有她这么大的仇恨,没有她这种痛苦的遭遇,所以这方面道术没有像她这般的下过苦功,所以,在冰雪的造诣上,真不及悠悠。HTTp://

但不如悠悠,并不代表她们不会,这种基本的道术她们也都练过。

龙女派的弟子和天帝山的弟子都很少用暗器,只因为这种道术就是暗器的一种,根本不必特意的准备暗器。

那只秃鹫中了冰剑,又被斩断了半个翅膀,晃晃悠悠,还要逃走,雪紫儿早就追了上来,凌空又是一刀,当空斩落,就将那只凶恶的秃鹫一分为二,血淋淋的斩成了两半,‘啪嗒’一声,死尸从半空中摔落。

而三个姑娘杀那只白雕,更是轻松的很了,三个人本事本就很大,白雕本就不是对手,又是三打一,不过就是一招,那白雕就被桂儿的七色彩虹桥缠住了两只铁爪,被袖儿的断刃刀将头斩掉。

三姐妹配合的极其的巧妙,自小到大在一起,三个人联手可谓是天衣无缝、威力无穷,别说是这不成器的小妖白雕,就是跟元真等六大魔圣交手,三个人都不至于败北。

岳商手起剑落,将另外一只白雕刺死。

那两只黑鹰也极其的厉害,但也不是廉政和魏晓晨的对手。

不过斗了七八个照面,魏晓晨将黑鹰的铁爪斩断,又是一刀,砍掉了鹰头,杀死了那只黑鹰。

廉政一剑将另外一只黑鹰刺死,也击毙了另外一只鹰妖。

众人擦擦额角上的汗,暗暗的都吃了一惊。

因为他们都发现了,这些雕,鹰和秃鹫都极其的凶猛,幸亏是一个斗一个,若真的七八百只一起对付,还真应付不了。

廉政叹道:“这些雕鹰和秃鹫,我看最起码也修炼了五六十年了,真是凶猛的很,比那些人猿和蝙蝠人都难对付。”

雪紫儿也点头道:“不错,蝙蝠人跟这些雕、鹰、秃鹫比起来,修为和本事还差了一大截,尤其是这秃鹫,极其的凶猛。”

玉霄道:“所以咱们不可力战,要小心应付,我看,大山头说不定有六只凶禽,小山头有四只,大家小心应付,不可大意。”

魏晓晨道:“嗯,虽然厉害点,可是一个一个的对付,还不是什么问题。”

岳商微笑道:“各个击破,小师弟,果然高明。”

曲仙儿笑道:“二师兄,你就别夸他了,他本就不要脸,你夸他他都能找不到北了。”

玉霄哈哈笑道:“是呀,理应该夸赞一下你们三姐妹,这戏演的真不错,天生就是骗人的料,尤其是桂儿,不用装,本来就是这么天真,这么傻,真是三个骗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哈哈哈……”

曲仙儿嗔道:“你才是妖精呢,臭无赖。”

楚桂儿咯咯笑着,嗔道:“你才傻呢,大坏蛋,这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

洪袖儿道:“就是,最坏的就是你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雕哥哥,鹰妹妹,你们死了可别找我们呀,是这小坏蛋害死你们的,你们做了鬼,去找他,别找我们……”

雪紫儿微笑道:“好了,别玩了,咱们走吧,趁着风雪,正好行动。”

众人说说笑笑,御剑而飞,又往其余的山头飞去。

第二百零二章斗智

凛凛寒风刺骨,虽不怎么猛烈,但却是异常的冷,雪越下越大了,皑皑白雪飘飘洒洒,自由自在的飞舞着,将整个天山千里之内,都披上了一层层厚厚的银白色一尘不染的‘棉被’。

但雪再洁净,再一尘不染,但堕落凡尘,也难免变得不再纯洁。

冰雪再洁净,也无法洗清这丑陋世界里的血腥和肮脏。

风雪夜,正是杀人夜,正是奇袭的好时机,虽然杀的都不是人,但这些妖魔却比人更可怕。

厮杀争斗,根本不存在什么仁义不仁义,他们奇袭并没有错,更何况,玉霄等人还真在乎所谓的公平,每一次跟鹰,雕以及秃鹫厮杀的时候,都是一对一,就好像找它们公平的决斗一般。

这些凶恶的飞禽,都异常的凶猛,几乎每一只飞禽最小的都一丈大小,就跟人差不多大小。

但这些负责防御监视各个山头的凶禽,不过就是一些小妖,根本修为和本事平平,除了生性凶猛之外,至于修为和本事倒是平平无奇。

这种事并不奇怪,就好像人类一样,从没有听说过,将什么主将和大人物派去放哨的。

动物也是一样,天寒地冻的,‘大人物’们睡觉休息,香床软枕,左拥右抱,喝酒作乐,一些不起眼的小妖负责寻风放哨,保护他们。

这就是有权的好处了,要不然,为什么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都想手握大权呢?

因为只要大权在手,那就可以做人上人,狼上狼,魔上魔,妖上妖了,这就是地位的重要性了。

玉霄等十四人遇到的都是一些凶猛的飞禽,但修为本事却都是一般般的,所以,以他们的本事,除掉比自己修为和本事差了几十倍的小妖,那简直就相当于大象去杀兔子,老虎去抓老鼠,鲨鱼吃泥鳅一样,根本不是一个类别的。

玉霄等十四人,在附近各个山头来回的寻觅着,每到一个地方,就用这种办法,将暗藏的眼线找出来,然后一一除掉。

不过玉霄每每除掉一些动物,就将那些死去的动物们的尸体一把火烧掉,来了一个毁尸灭迹。

众人十分不解,就连廉政都没明白玉霄是什么用意,这些动物都被杀了,何苦多此一举,这般的残忍呢?

玉蝶心中十分不忍,皱眉道:“霄弟,你这是何必呢?它们都死了,你为什么把它们都烧了呢?”

玉霄淡淡一笑,正色道:“蝶儿,非是我凶残,大家有所不知,咱们的对手十分的狡猾,元真狡猾无比,你们想想看,咱们藏身之处的妖魔都被咱们吃了,什么也没剩下,而咱们杀了这么多飞禽,元真明日一定知道消息的,以灵猿的聪明,一定会找寻死去动物的尸体,若是在别处都找到了尸体,而却在咱们藏身之处没有找到尸体,那他岂不是猜到咱们就在那附近藏身了吗?所以,我将尸体都给烧毁,叫他摸不着头脑,找不到头绪,咱们才可以安全的藏身。”

众人恍然大悟,当真是钦佩万分了,廉政赞道:“哦,原来如此,小师弟所虑即是呀。”

魏晓晨笑道:“你呀,真是鬼透了,什么你都能想到。”

的确,大家哪里能想到这些,也很少有人会这么想,都以为杀完了就杀完了,管他什么尸体,就放在那里就是了,自然就会被风雪所掩埋了。

但玉霄的悉心就在这里,他却先别人而料到,因为玉霄知道,这附近千里都是妖魔的控制范围,所以说,附近的猛兽,基本上都被这些妖魔吃了,这些尸体绝没有什么动物过来将它们的尸体吃掉,而且下着雪,尸体被冰冻住,虽然一晚上能掩埋个差不多,可要是第二日元真明人找寻尸体,所有的山头上的尸体都能找到,唯独玉霄藏匿的那个山谷中找不到尸体,那就简直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元真当然猜的出了。

其实玉霄哪里知道,元真等妖魔之所以派出了一些飞禽守护四周,一个确实是监视防护,暗查玉霄的下落,提防玉霄,但另外还有一个缘故,元真却没有说出。

元真也有意将这些探子的贱命白白的送掉,元真知道若是玉霄袭击,以玉霄的聪明,绝不能让一个凶禽逃脱了,但玉霄只要杀了,就会留下尸体,玉霄只要藏在附近的洞内,就会饿,就会吃掉那些飞禽,而且还是吃的附近的飞禽,所以,第二日只要他寻找尸体,看看哪里没有尸体,那就证明,没有尸体的那个山头是玉霄的藏身地了,那他就可以集合所有的妖魔,将那个山头团团围住,以众欺寡,以多取胜,将玉霄等人击毙,这就是元真暗地里打的如意算盘。

但这种事他那里能说破,他可以无视这些飞禽的生命,因为这并非是他的手下,他当然不在乎了,可是斩天却不能,若是他明说,斩天如何能舍得牺牲了这用来守卫的二百多飞禽,所以元真暗中的用意不说。

对付玉霄这种劲敌,元真真是头痛无比,若是能牺牲一小部分小妖,换取玉霄的藏身地,然后集合众多的妖魔,一起联手将玉霄击毙,若是能以少数的牺牲,能除了玉霄的话,那这种牺牲,他认为还是值得的。

但可惜,他遇到的是玉霄,暗中的诡计,虽然玉霄没有识破,但也料到了这一点,已经毁尸灭迹了。

雪紫儿道:“对了,还有三处的山上没有毁掉尸体,咱们要不要回去毁掉?”

玉霄微笑道:“不必了,那三处就留着吧,等明日,元真若是真的以这个找咱们的藏身地,就给他留着几处,若是他以为咱们故布疑阵,有尸体之处是咱们的藏身地,他挖地三尺来找的话,那就好玩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这小坏蛋,可真够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