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6章 设伏3

第二百零六章 设伏3

雪紫儿的心也不是滋味,她当然看得出,玉霄的心其实很沉重,因为以后的越来越艰难,说不定什么时候,大家就死一个,也许大家都死在这条不归上,所以,玉霄一直以来,像今日这么反常的时候都很少,只要跟她们在一起,玉霄不是胡说八道,就是捉弄戏耍她们,逗她们笑,逗她们开心,给她们快乐和爱抚,可是只要是一跟妖魔厮杀,玉霄的脾气就变了,变得暴躁,变得反常。

其实,六个姑娘都明白,这是玉霄在担心,担心在厮杀中,她们不幸死去,所以他只要一打仗,他就会情绪不稳定,就会变得很烦躁。

这还是因为爱着她们,他才会这样,六个姑娘当然明白,所以,从不怪玉霄,就连她们在每次大战前夕,也都心情紧张,因为妖魔实在是太多了,也大多是高手,谁也没有完胜的把握,但又必须去做。

人生是不能逃避的,无论前面的怎么难走,都必须要咬牙坚强的走下去。

人生也是没有选择的,既然生在这个世上,不管活着是快乐也好,痛苦也罢,都要活下去,直到无可奈何死去为止。

人生就是这么无可奈何,也就是这么满是荆棘坎坷,这就是每一个生命活着的血泪。

夜深了,寂籁无声,洁白的雪花静静的飘着……

玉霄也醒了,一个人若是心里有事,是睡不着的,他虽然看似睡着,其实心中正在想怎么布阵,如何设伏。

上一次之所以四周除去那些雕、鹰的哨探,一个是多杀一些,妖魔就少一分力量,再一个就是,顺便观察四周有什么好的地形,在哪里设伏,在哪里隐蔽,又在哪里躲开妖魔的围杀,这种攻杀战守,若是不熟地形,这当然不行了。

他是这里的元帅,他的决定,就可以决定大家的性命,所以,他不能错,也不能太冒险。

玉霄还是用老样子,让桂儿幻化出一些野兔,山羊,投放到最显眼的雪地里,来引诱这些妖魔的主意,若是有妖魔暗中隐蔽,看到这么多美餐,当然不会放过,只要一动,就暴漏了。

结果,这个小山谷内静悄悄的,根本没有动静,有的只是风声,有的只是雪花飘落的声音,而且这个小山谷并不大,光秃秃的除了雪,很少有什么树木,的确也不易于隐蔽,但却易于发现敌情,这就是玉霄决定在这里隐蔽的缘故了。

玉霄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还不敢大意,藏身之地是不能大意的,最应该加小心的,因为今日并不是决战,还要跟妖魔周旋一段日子,还必须要藏起来。

玉霄叮嘱了几个姑娘,给六个姑娘分了工,然后七个人悄悄的飞了出来,七个人立在空中,四周仔细的又查探了一番,这才放下了心,果然,这里没有妖魔安插哨探。

这的确没有妖魔的哨探,天寒地冻的,妖魔安排一天行,哪能一连傻等四五天的,而且妖魔还怕玉霄再来这么一招各个击破,那岂不是又吃亏了,更何况,这附近到处都是山,谁知道玉霄藏在哪里?

所以,这种傻等,而且还不知道具体范围的,拉网一般的防备,实在是浪费兵力和精力,妖魔哪能傻的去做这个。

玉霄将其余的人都叫了出来,大家又聚在了一起,于是,十四人随着玉霄往东南方向的山中飞去。

众人都没有问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其实玉霄早就有了主意。

飞到东南方的那个山中,玉霄停了下来,又让三个姑娘去诱敌,试验一下有没有暗藏的哨探。

经过一番勘察,结果,一个妖魔都不见,似乎妖魔都隐藏在了洞府内。

玉霄到了半山腰,在枯树中,也没有用楚桂儿幻化幻象,他自己抽出剑来,幻化出了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足有两丈方圆大小,见棱见角,十分的逼真,跟真的一模一样。

玉霄幻化完石头之后,又在旁边画了一棵干枯的树,树上也落满了白雪,也是极其的逼真。

楚桂儿吃吃笑道:“霄哥哥,你这不也会画吗?看不出,你的本事也不错嘛。”

玉霄微笑道:“我可没你厉害,我幻化石头,大树什么的还行,复杂的就不行了。”

雪紫儿问道:“你幻化这个做什么?”

玉霄微笑道:“做这个,是为了等会藏起来用的,咱们在去的上,都布置好埋伏,引他们过来杀咱们,等到了这里,是最后一道埋伏,咱们就藏进这‘石头’内,然后让桂儿做一些咱们的幻象,引着他们追咱们的幻象,咱们趁着这机会,将那些受了伤没死的妖魔,再除掉,然后躲进咱们的藏身地。”

大家一阵开朗的笑声,纷纷称赞玉霄的这招偷龙转凤的计策真是妙的很。

但这幻象里能藏人吗?这些幻象只是一股清气,可以伤敌,还没有人可以藏身在幻象中的。

魏晓晨问道:“这……这里面能藏身吗?咱们进去后,这团清气的幻象岂不要破了?”

玉霄微笑道:“不会的,这是我用做水晶泡泡那种方法的气体做的,非是桂儿那种单一的真气,而且我用寒气冻结住了这股气体,其实就是石头模样的水晶泡泡罢了,你们天天在我的泡泡内,什么时候见到我的泡泡破了的?咱们虽然不会九九玄功变化的本事,但将真身藏于幻象之内,完全可以当作变化之功了。”

楚桂儿笑道:“那我试试行不行。”

玉霄笑道:“大家都进去试试吧,出入随意,绝不会有事的。”

几个姑娘小孩子心性,尤其是桂儿,她做过这么多幻象,从没有想过人可以钻进幻象中,以幻象藏身的,而且她做的幻象,只是一股含有各种样子自己所化出的真气,画什么像什么,看上去是跟真的一样,可是人却不能进去,一碰就破了。

但玉霄做的跟她的大不相同了,这也是一种创新,一种新道术。

三姐妹拉着手,魏晓晨和雪紫儿也不信,五个人一起飞进了玉霄做的像‘石头’的那一团真气内,结果,这团真气果然没有破。

可是她们五个姑娘钻进了幻象内,立刻就被幻象所淹没,再也看不到真身了。

“哇!”

立刻,大家都惊呼出声!

楚桂儿在里面看外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在里面叫道:“喂,霄哥哥,你做的这个是透明的呀,咱们跟没躲起来有什么区别,别人一看就看见了呀。”

玉霄哈哈笑道:“你以为你在里面能看到外面,在外面就能看到你们吗?我们在外面根本看不到你们的,在外面看去,就是一块大石头。”

曲仙儿失声道:“哇,真的吗?那我看看。”

玉霄微笑道:“你们出来,我进去,你们在外面看看就知道了。”

玉霄飞进了幻象中,立刻消失不见,其余的姑娘跟孩子一样,都飞了出来,在外面往里找玉霄,结果,眼前除了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外,什么也看不见!

立刻,九个姑娘都惊呼不已。

玉霄飞了出来,微笑道:“怎么样?用这个隐身是不是不错吧?”

楚桂儿高兴的跳了起来,拉着玉霄的手,道:“霄哥哥,你做的幻象可以藏身,真是太奇妙了!哇,真是太好了!”

玉霄悠然笑道:“其实所谓的九九元功变化之功,说变这个,变那个的,无非也就是在自身的**,蒙上一层幻象罢了,只不过,咱们修道之人,还没有研究出怎么将**缩小,但咱们可以幻化出跟咱们身体差不多大小的物体,藏身其中,这个跟变化也没什么区别了。”

楚桂儿拍手叫道:“霄哥哥,你说,我要是幻化出复杂的幻象,你能不能帮我凝固住气体,咱们藏进去呢?”

玉霄微笑道:“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可以试试。”

楚桂儿哈哈笑着,然后玉龙笔一挥,画了个曲仙儿的模样,最后,用笔在幻象的双眼上一点,再看幻象,跟曲仙儿一模一样,立刻出现了两个曲仙儿。

楚桂儿吃吃笑道:“霄哥哥,怎么样,这个丫头像不像呀?以后,这个丫头就做我的奴仆了,来,好宝宝,姐姐亲亲。”

楚桂儿淘气的抱着自己幻化的出仙儿的幻象,在幻象上亲了一口。

曲仙儿又笑又气,骂道:“你个死丫头,没事捉弄我。”

楚桂儿吃吃笑道:“好你个臭丫头,竟敢骂我,看我怎么打你,打你屁股……”

楚桂儿将幻象抱起,吃吃笑着,打着跟仙儿一模一样幻象的屁股,众人哈哈笑成了一团。

曲仙儿又羞又臊,过去就胳肢着桂儿,骂道:“死丫头,连我你也戏弄,还敢不敢了?”

楚桂儿咯咯笑着,连忙讨饶道:“好姐姐,不敢了,饶了我吧。”

其余的姑娘笑成了一图,桂儿笑道:“霄哥哥,你看看能不能冻住,人钻进去,不叫幻象破了,咱们试验试验。”

玉霄点点头,微一索,将寒气注入了幻象的气体内,用做水晶泡泡的方法,将桂儿的幻象固定住,不让其容易破掉。

玉霄试着将手冲着跟曲仙儿一模一样的幻象的胸处摸去,曲仙儿又羞又臊,气的照着玉霄的手就扇了一巴掌,骂道:“你这不要脸的坏蛋,出手就这么↓流,无耻!”

玉霄嘿嘿笑道:“喂,我摸摸怕什么,又不是摸得你。”

曲仙儿嗔道:“放屁!那……那是我的模样!不准你这么↓流!哼!”

玉霄哈哈笑着,然后手伸进了幻象内,一看,幻象内竟然没事,气体没有破,玉霄有了底,知道破不了,跟自己的水晶泡泡是一样的,于是,连人也钻进了幻象内,再看,玉霄不见了,凭空多了两个曲仙儿!

这两个曲仙儿看上去是一模一样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就连衣服的颜色都是一样的,但这只是幻象,不能用手去触碰,等用手触碰到了,就会感觉的到,那并非是真衣服了,但这也足以以假乱真了,只要不过分的亲密接触,没有人能发现的了。

玉霄哈哈笑着,就见那幻象动了,玉霄揽着曲仙儿,微笑道:“喂,大家看看我们姐妹像吗?我爹曲天赋,我娘秦扬,老来得子,又给我生了个妹妹,她叫曲仙儿,我叫臭仙儿,我是曲仙儿的妹妹,我们姐妹像不像呀,哈哈哈……”

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曲仙儿吃吃笑着,敲着玉霄的头,骂道:“你讨厌,臭无赖!”

大家不但笑,更是称赞不已,因为这一真一假,简直一模一样,真是妙到毫巅,难辨真假!

乐的楚桂儿拍手直叫,兴奋的好像一个孩子,楚桂儿笑道:“哇,这么说来,咱们跟会变没区别了呀!霄哥哥,咱们还不如到魔洞内去玩玩呢,我化出雕鹰的幻象,做的像一些,咱们藏在幻象了,妖魔见了,还以为咱们是雕和鹰呢!”

洪袖儿道:“这个主意不错,只要不触碰,就发现不了是假的,就算摸摸,幻象都不破,真的是太奇妙了。”

玉霄微笑道:“那个以后再说,咱们先慢慢的消灭它们,等以后有机会再去玩玩,喂,桂儿,再画出别人的模样,做的像一些呀。”

楚桂儿点头,认真的幻化了起来,时间不大,桂儿就幻化出了其余人的幻象,玉霄又将幻象一一冰冻,再看半空中,十四个真人之外,又多了十四个假人。

玉霄哈哈大笑着,到了跟魏晓晨一模一样的幻象边,伸手就抱住了那个幻象,亲着那个幻象的嘴,手还摸着幻象的胸,大笑道:“哇,大嫂,你的胸好大呀,摸着真舒服,让我好好亲亲,真是圆了我的梦了,今晚上我就抱着你睡了大嫂,真好玩……”

魏晓晨羞红了脸,是又羞又臊,虽然这并非是真的她,但这团幻象真气,却是她的模样,跟她一模一样,玉霄这么对着她的幻象又亲又摸的,跟戏耍她没什么区别。

魏晓晨嘤咛一声,就去追打玉霄,嘴里骂道:“死不要脸的臭无赖!打死你,臭不要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