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6章 设伏4

第二百零六章 设伏4

‘玉’霄哈哈笑道:“喂喂,这又不是你,我又没非礼你,你着什么急呀。”

魏晓晨羞的不说话,只是在后追打着‘玉’霄,‘玉’霄哈哈笑着,把自己的幻象推到了魏晓晨怀里,笑道:“大嫂子,我非礼你的幻象,又没有对你真人无礼,我非礼你的幻象,你不会非礼我的幻象吗?这样吧,我‘摸’你的‘胸’,你‘摸’我幻象的‘胸’,我亲你的嘴,你亲我幻象的嘴,大家不就扯平了嘛……”

魏晓晨骂道:“放屁,死无赖,臭不要脸的,打死你,你别跑,臭无赖……”

其余的姑娘被逗的吃吃的笑成了一团,一个个围住了‘玉’霄,对‘玉’霄又敲又打的,魏晓晨也捉到‘玉’霄,掐了‘玉’霄两把,这才气呼呼的罢了休。

廉政连忙劝道:“好了,好了,不要玩了。”

魏晓晨嗔道:“廉哥哥你看,他多可恶,真下流,臭无赖,死不要脸的……”

‘玉’霄叹道:“唉!天呀,还有天理吗?我又没‘摸’真人,又没亲真人,就挨了一顿打,这还有天理吗,早知道,还不如亲真人,‘摸’真人了,那这顿打还值得……”

众人实在忍不住了,一起笑了起来,‘玉’霄实在是太能逗人玩了。

‘玉’蝶忍住笑,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好了,好好的,你又胡闹了,咱们不是办正经事吗,别玩了。”

大家笑的都有点肚子疼了,‘玉’霄这玩笑开的,实在是太好笑了,‘玉’霄哈哈一笑,也不玩了。

‘玉’霄将十四个假的幻象藏了起来,就放在了那个假石头边上,然后又用了一招‘万剑归宗’,幻化出无数的气剑,然后将气剑冰冻住,将气剑分布在四周,做好了埋伏。

‘玉’霄在这个山头上做好了一些准备和埋伏,又带着众人往前而去,又到别的地方设下了一些埋伏。

一连三个山头,‘玉’霄都设下了埋伏,有的在空中布置好了气剑,冰冻在白云上,有的在白云上,幻化了不少的幻象,一组又一组,用来遮挡敌人的实现,阻挡追杀的飞禽。

不管是天上,还是山头,‘玉’霄布置了不少的埋伏,可谓是天衣无缝了。

最后,‘玉’霄在妖魔对面不远的山上,停了下来,也布置好了无数的气剑和幻象,做好了应付大批飞禽的准备。

一切都妥当了,‘玉’霄对仙儿道:“仙儿,现在你吹箫,将妖魔引出来,咱们跟他们打一场!”

曲仙儿道:“咱们不进攻吗?”

‘玉’霄微笑道:“不,敌人已经在‘洞’内布置好了埋伏,咱们要是进攻,岂不是吃亏了,就算假进攻,都难免被包围,所以,让妖魔出来杀咱们,咱们用做好的埋伏对付他们。”

雪紫儿道:“可万一妖魔不出来呢?”

‘玉’霄微笑道:“哼哼,你以为有可能吗?那些妖魔被咱们气的都要疯了,就怕找不到咱们,而且他们这么多兵,咱们只有十四人,他们怕咱们什么?所以,就算知道咱们有了准备,他们也会出来的。”

曲仙儿点点头,然后‘抽’出凤鸣碧‘玉’箫,开始吹奏起来。

这么寂静的夜,万籁无声,这箫声传出去很远很远。

而且仙儿的箫音乃是用真气吹奏,传出去更远,就算妖魔在‘洞’‘穴’内,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箫声委婉悠扬,飘飘‘荡’‘荡’的,在寂静的夜里,更加动听了。

众人做好了准备,静静的等待着,一场血淋淋的厮杀又要开始了……

第二百零七章‘诱’敌

雪‘花’静静的飘着,夜深人静,悠扬的箫声响起,回‘荡’在雪山云端,方圆几十里之内,都听得见,妖魔哪里能听不见。

魔‘洞’内的妖魔严守‘洞’‘门’,谨慎的防备了四天多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就连元真都开始怀疑‘玉’霄等人真的走了。

但一仗没打,难道就这么走?这又怎么可能呢?

他知道‘玉’霄等人的目的就是追杀他们,顺便找天魔的下落,使命没有达到,如何能悄无声息的就走呢?

所以,他断定‘玉’霄一定就在这方圆百里的大雪山内,但却苦于不知道在哪里躲避,天山也太大了,藏几个人,那真是不好找。

都深夜了,猛然间清脆悦耳的箫声响起,在这么寂静的夜里,当然更是突兀了,早就惊动了众多的妖魔。

立刻,有防守‘洞’内,值夜的小鹰和白雕们就送了信。

不送信,也没有听不见的了。

元真、斩天和‘蒙’明,率领着自己的徒弟以及大批妖魔,出了‘洞’口往箫声之处观望,只见朦胧的月光下,飘渺的云端,一个娇‘艳’的‘女’子正在吹箫,还有三两个‘女’子正在随着箫声翩翩起舞,箫声、笑声响彻了天地。

“凌‘玉’霄!”

元真咬着牙,他当然看的清了。

‘蒙’明大吼道:“好他妈小子,终于肯‘露’面了!咱们杀!”

元真急忙喝道:“慢着,小心有诈!这畜生诡计多端,咱们小心!”

斩天冷笑道:“就算有埋伏又如何?咱们又岂能怕他们?来人,兵分三路,翔儿,你率领你两位师弟从左翼进攻,天狼,你跟你的师兄弟从右翼进攻,我们三个从中路进攻,给我围住他们!一个也不准放走,杀!”

元真一想也是,就算有埋伏,他们也是兵多势众,哪能怕‘玉’霄等人,而且好不容易‘玉’霄等人‘露’了头,哪能不去杀他们,更何况,‘玉’霄这两次戏耍他们,早就把大家气坏了!

众多飞禽,立刻就往‘玉’霄这边飞了过来!

‘玉’霄等人早就看见了,一见目的达成,仙儿也停止了吹箫,袖儿和桂儿也停止了跳舞,十四个人严阵以待,准备厮杀。

再看朦胧的月光下,黑压压的白雕,黑鹰和秃鹫遮天蔽日,密密麻麻的宛如一块黑云一般,就往他们这座小山头追杀而来!

‘玉’霄冷笑一声,一摆手道:“撤退!”

十四个人御剑而飞,往后就退,但退的并不快,眨眼间,三路的妖魔都已经杀到,已经进了埋伏圈了。

‘玉’霄边往后退着,边注意着,一见众多妖魔进入了埋伏圈,喝道:“桂儿,催动幻象,迎敌!”

楚桂儿答应一声,念动法诀,将埋伏在山头上的幻象催动,这些幻象都是桂儿做的,只有桂儿能催动。

再看山头上立刻飞起来一些同样的凶禽,也是白雕,黑鹰和秃鹫,分作三路,也是遮天蔽日的就朝着三路包抄而来的妖魔撞去!

元真等妖魔早就知道‘玉’霄有埋伏,无非就是气剑和幻象,但就算明知道‘玉’霄有埋伏,他们当然也不会退。

立刻,就听半空中隆隆之声不断,无数的飞禽就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幻象厮杀在了一起!

砰!砰!砰!

爆炸声此起彼伏,这些幻象也太多了,横冲直撞,撞到身上幻象就炸开,有的白雕,黑鹰和秃鹫躲避不及被撞到,立刻就被撞出去一个跟头,虽然还不至于能撞死,但也撞得头昏目眩的。

这些幻象乃是真气所化,撞在身上,就相当于被真气打中一般,威力也是不小。

黑鹰在左翼,白雕在右翼,秃鹫在中路,三处的凶禽纷纷晃动刀剑枪矛‘乱’砸一通,将幻象击破!

‘蒙’明大吼一声,一斧头将一个有两丈大小的秃鹫幻象击破,大吼道:“凌‘玉’霄!有种你别逃!走的不是好汉!”

‘蒙’明一路来,一路晃动炼狱魔斧杀开了一条血路。

‘啊’!忽听一声惨叫,再看,随着一斧砍下,鲜血飞溅而出,一只一丈大小的秃鹫就被砍成两半,摇晃着就栽下了半空!

原来,这些幻象太‘逼’真,跟真的秃鹫飞禽们搀和在一起了,一时间根本分不清真假!

别说是‘蒙’明误将自己人杀了,还有不少的黑鹰、白雕和秃鹫,也误将不少自己的同类杀掉。

惨叫声不断的响起,爆破之声也不断的响起,无数的幻象被击破,但也有不少的鹰、雕和秃鹫也被误杀。

可把斩天等妖魔气坏了,元真知道这又是‘玉’霄的鬼主意,真是恨得牙根疼!

‘玉’霄等人也不逃了,就远远的隔着百余丈看热闹。

雪紫儿这个笑,笑道:“你呀,真坏死了,这一招真损。”

‘玉’霄微笑道:“他们这么多妖魔,桂儿的幻象这么‘逼’真,别说是黑夜分不清真假,就算是白日,都难辨真假,错杀几个,根本不足为奇,来,第二路幻象,再‘混’进去。”

楚桂儿边笑着,边念动法诀,将自己的幻象催动。

再看半空中飘渺的白云上,无数的白雕、黑鹰和秃鹫纷纷展翅又撞进了魔群中,片刻之间,又跟妖魔们掺杂在一起了。

再看,数不清的雕、鹰、秃鹫等飞禽如雨点一般的落下,数不清的幻象也被击破,惨叫声不断,砰砰的幻象爆炸声也不绝于耳。

魏晓晨边看边骂道:“臭无赖,你可真缺德,哈哈哈……”

‘玉’霄也骂道:“放屁,这怎么叫缺德?这叫计谋。”

廉政微笑道:“这一招虽然可以令妖魔错杀一些,但很快的,元真就有应付办法了,只要他们只守不攻,将兵器舞动如飞,这些幻象只要撞到兵刃上,就会破了。”

‘玉’霄笑道:“这一招只是杀一些罢了,我也知道元真很快就会有应付的办法了,但咱们的目的就是重伤一些罢了。”

果不出二人所说,元真边打边想着主意,一见实在是鱼目‘混’珠,难分真假,急忙大叫道:“弟兄们,大家别‘乱’刺‘乱’劈,小心自己人!这些不过是幻象,都是假的,只是一股清气,咱们防守好,什么东西撞咱们,用兵器一碰就行了,大家快隔开点距离,只守不攻!”

随着他一声大喝,立刻提醒了众多妖魔,立刻,众多妖魔都不慌‘乱’了,一个个四散分开,将手中的刀剑舞动如飞,舞的密不透风,只要幻象撞了过来,撞在舞动如飞的刀剑之上,就被击破!

虽然被撞一下,修为浅的,也被撞出去两三丈远,撞得头昏目眩的,但不至于错杀自己人了,也不至于丧命。

‘玉’霄一见元真有了办法应付了,下令道:“桂儿,召回幻象,引他们来追。”

楚桂儿答应一声,急忙将幻象召回,再看无数的幻象,如‘潮’水一般的,就退了下来,这些幻象足有四五百,宛如大军一般。

妖魔在后就追,很快的,就追了上来,‘玉’霄一见妖魔追了上来,又命桂儿将幻象催动胡‘乱’的撞去。

再看幻象,排山倒海,乌压压的胡‘乱’的就撞了过去!

元真等妖魔纷纷围成了一圈,刀剑挥舞,就跟迎面而来的幻象又厮杀在了一起。

妖魔们正对付幻象,‘玉’霄所提前布下的又一道埋伏发动了!

再看五十多丈飘渺的白云上,刹那间万剑齐发,犹如雨点一般的就‘射’向了乌压压的妖魔群,不管是幻象还是真的,是‘乱’‘射’一通,好像下起了狂风骤雨一般!

飘渺的白云上,‘射’下来的都是约有一尺大小的冰瘤子,锋利的好似剑一般,这种东西就被称作是冰剑。

这些冰剑可比幻象厉害多了,因为幻象只能阻住敌人的进攻,就算撞到妖魔,这么大的飞禽,也不会被撞死,顶多撞伤罢了,可这些冰剑却可以杀死妖魔!

这些冰剑是不同的人做的,这里的‘女’子大多是龙‘女’派的,对于冰雪的造诣都很高,幻化冰剑,乃是她们的长处。

所以,每一个姑娘都在不同的白云上设下了自己所布的冰剑。

曲仙儿,洪袖儿,雪紫儿三人的冰剑分布在三面。

卓悠悠是用冰剑最厉害的人,而且这里冰雪遍地,幻化冰剑更是得心应手了,所以,卓悠悠可是有了用武之地了。

中间大多的冰剑都是卓悠悠所做,卓悠悠指挥着自己的冰剑,锋利的冰剑铺天盖地的就‘乱’‘射’而去。

这一来,妖魔阵型一阵大‘乱’,无数的黑鹰、白雕和秃鹫,根本躲避不及,有的白雕被‘射’中心口,立刻就惨死在冰剑之下,有的黑鹰被‘射’中翅膀,双翅之上‘插’满了冰剑,飞不动了,摇摇晃晃的坠落……

就连‘蒙’明一个躲避不及,也被一支冰剑‘射’中了左臂,‘璞’的一声,冰剑就刺进了他的左臂中,鲜血就流淌了出来。

‘蒙’明虽然本事大,力大无穷,但因为没有头颅,眼睛在身体上,十分的不便,故此受了伤。

‘蒙’明大吼一声,万般无奈之下,也停止了进攻,将斧头舞动如飞,遮挡这狂风暴雨一般的冰剑。

元真等人比他灵巧的多,所以并没有受伤,可是也被冰剑所阻,进退不得,也只能将兵器舞动如飞,遮挡冰剑的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