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7章 诱敌2

第二百零七章 诱敌2

再看那些受了伤的飞禽,身上燃烧着火焰,一个个就往厚厚的积雪中钻去,以此来扑灭烈火。

‘玉’霄沉声道:“快走,桂儿,用这些幻象阻挡一会,咱们好撤走。”

楚桂儿答应一声,催动幻象,分四面八方,就迎向了正在杀来的妖魔大军。

趁此机会,‘玉’霄在前面引路,飞进了深山中,借着夜幕的掩护,转出去一座大山,悄悄的往隐身的那个小山飞去。

那些受了伤的妖魔那还顾得了‘玉’霄等人,躲避气剑都来不及,根本没注意‘玉’霄等人往哪里飞去。

元真等妖魔追上了幻象,气剑和幻象击破,就知道上了当,赶忙往回来。

刚来到,就被一群群诡异的幻象所阻,被众多幻象遮住了视线,只好跟撞来的幻象斗了起来,等击破幻象的包围,再找‘玉’霄早就踪迹不见,只留下了一地血淋淋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在雪谷中。

元真跳下雪谷,一见有不少的妖魔身上还着着火,正在扑打羽‘毛’上的火,元真急忙命其余的妖魔赶快帮忙灭火,大批的妖魔纷纷动手,将一些着火的黑鹰和白雕等飞禽羽‘毛’上的火焰扑灭。

‘蒙’明气呼呼的抓住一个刚被扑灭火焰,还没有死的秃鹫,大吼道:“凌‘玉’霄他们往哪里逃了?”

那秃鹫半边羽‘毛’都被烧没了,光秃秃的,身上也‘插’满了冰剑,血淋淋的,当真是惨不忍睹,那秃鹫只顾着灭火了,那看得见。

那秃鹫哭着道:“我……我没看见,大家都走后,这小杂种又杀了回来,一见几位爷爷大兵杀回,他就‘射’出来无数的火焰气剑,‘乱’‘射’我们,他则趁着‘混’‘乱’之际,逃之夭夭,我们……我们只顾着躲避飞剑了,又被大批幻象遮住了视线,根本没看到他们往那个方向逃了……”

‘蒙’明简直都气疯了,气的一掌就把这没死的秃鹫给活活的拍死了,大叫道:“饭桶!气死我也……”

‘蒙’明仰天一阵阵怒吼,震得整个雪山都似乎在晃动。

‘蒙’明对着四周怒吼道:“凌‘玉’霄!有本事的出来咱们决一死战,藏头‘露’尾的,我‘操’你八辈祖宗!”

其余的妖魔们也都要气疯了,连着几日来,被‘玉’霄捉‘弄’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打了一场,结果,根本就没碰到真人,根本就没跟真人打一招,就损伤了这么多兵,如何能不气恼!

立刻,黑暗的夜里,响起了无数的叫嚣叫骂声。

元真怒吼道:“凌‘玉’霄,有本事出来一战,咱们单打独斗,正大光明一战,我绝不会以多欺少,有本事,出来一战!”

展翔也破口大骂道:“有本事咱们公平的一战,不要用‘阴’谋诡计,我们答应你,不会以多取胜,你敢不敢应战?你不敢出来,就是胆小鬼……”

无数的叫骂叫战声传进了‘玉’霄的冰‘洞’内,众人齐聚在‘玉’霄的‘洞’内,正在喘息休息,就听到了外面的叫战声。

雪紫儿一晃紫芒刃,道:“霄哥,你听,妖魔们叫战呢,他们说跟咱们公平一战,单打独斗呢,既然这样,单打独斗,咱们怕他们做什么?咱们不如出去,跟他们正大光明的打一场!”

魏晓晨道:“不错,单打独斗,咱们没必要怕他们!”

‘玉’霄淡淡一笑,拉住雪紫儿的手,微笑道:“你们都坐下,你以为这些妖魔真的会跟咱们单打独斗吗?你以为元真等妖魔还会讲信用吗?”

雪紫儿道:“你是说,他们骗咱们的?上一次他们不是‘挺’讲信用的吗?”

‘玉’霄微笑道:“上一次是上一次,上一次情况不同,一个是他们想收降咱们,再一个是,蝙蝠族的人不多,只有二三百,就算他们躲进‘洞’内,也不是咱们的对手,到时候,依旧落得一败涂地,还‘弄’的失信于人,叫人耻笑,所以他们才讲了信义,没有往蝙蝠‘洞’内逃去,但这次不同了,他们手下的妖魔众多,说是公平一战,到时候,先跟咱们打一场,然后就一拥而上,或者,骗出咱们去,立刻就围而杀之,那会跟咱们讲什么公平决斗,别忘了,咱们捉‘弄’了他们两次,这一次又设下埋伏杀了这么多小妖,他们如何能不气愤?跟咱们讲什么信义才怪了,所以,咱们不出去,任凭它们骂去。”

众人纷纷点头,承认‘玉’霄说的有道理,曲仙儿道:“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玉’霄微笑道:“下一步?下一步再跟他们决战,今日咱们这一场,粗略算来,最起码杀了二三百妖魔,加上上一次杀的那些妖魔,现在被咱们除去的妖魔,最起码也有四五百了,斩天手下的鸟兵,已经损失了一半了。”

雪紫儿道:“那咱们下一次还来一次这种打法吗?”

‘玉’霄摇摇头道:“下一次就不灵了,什么计策只能用一次,就像咱们设下的第一道埋伏一样,第一次好用,第二道埋伏就不好用了,因为第二次,妖魔就有了防范了,就是这个道理了。”

魏晓晨道:“那……那咱们下一次正大光明的打,跟现在出去打有什么区别呢?”

‘玉’霄道:“废话,当然有区别,说你们‘女’人‘胸’大无脑,你们还不信。”

魏晓晨红着脸,呸了一口,骂道:“放你的狗臭屁,下流!”

‘玉’霄嘿嘿笑道:“喂,你们‘女’人本来就生着‘奶’子,难道不让男人说嘛?说说又不犯法,有本事你们不长,那别人就不说了,再说了,你以为只有你们‘女’人才长这个的呀?我们男人也有的,不过比你们的‘胸’小点罢了,我说‘胸’大无脑,这又有什么错?”

魏晓晨骂道:“你去死吧,刚才怎么不被妖魔杀了你,臭无赖!不理你了!”

‘玉’蝶推了‘玉’霄一把,轻轻道:“你呀,又胡闹开了,大敌当前,别玩了。”

雪紫儿也道:“就是,开玩笑也要分个场合,咱们现在出去厮杀,我觉得正好,反正他们自己说的,要跟咱们单打独斗,若是失信,被人耻笑的是他们,又不是咱们。”

‘玉’霄微笑道:“只要能胜,丢人失信又算得了什么?傻瓜,傻瓜,迂腐,真是迂腐,再说了,人家群起围之,将咱们斩杀干净,就算失信,谁又知道,就算失信了,谁又能把他们如之何?真是一对笨蛋,就知道厮杀。”

雪紫儿道:“那依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出去跟他们打?”

魏晓晨道:“是不是还要休息隐藏三天呢?”

‘玉’霄悠然笑道:“明天早上就开始决斗!”

几个姑娘失声道:“明天早上?”

大家都以为‘玉’霄又休息几日再去打,没想到,明日早上就开始决斗,这还真出意料之外。

经过这一阵厮杀布阵,已经到了快五更了,顶多还有一个多时辰天就亮了,这跟现在出去又有什么区别?

雪紫儿道:“切,这跟现在出去有什么区别?顶多一个多时辰天就亮了,还不如现在出去一战,省的听这些畜生们骂街。”

‘玉’霄笑道:“当然不一样了,咱们现在出去,妖魔有了准备,而且咱们厮杀一阵了,也有点疲惫了,可等咱们休息两个时辰后,‘精’神充沛,吃饱喝足了,比起现在就出去硬碰硬,岂不是要好的多了?而且,妖魔们被咱们这一搅闹,愤怒的很,要骂战都要一个多时辰,然后再打扫战场,掩埋尸体,又废了不少功夫,等他们骂完了,掩埋完了尸体,已经天亮了,那有时间去吃东西,咱们休息睡一阵,他们又累又疲又饿,这就叫以逸待劳,而且他们没猜到咱们一会又出去,还以为咱们又隐藏了起来,更是出乎意料之外了,所以,现在出去厮杀,跟天亮后大不相同,这点你们难道不懂?说你们‘胸’大无脑,现在服气了吗?”

魏晓晨和雪紫儿相视一笑,都捂着嘴笑了,其余的姑娘们这个笑,楚桂儿叹道:“唉,你呀,真是鬼灵‘精’,让人难以捉‘摸’。”

魏晓晨吃吃笑道:“这招不但损,而且太缺德了,难怪你娶六个老婆,老天爷都罚你,让你累死,让你被六个姑娘烦死,就是因为你太缺德了,嘻嘻嘻……”

曲仙儿三姐妹嘤咛一声,就去咯吱着魏晓晨,曲仙儿嗔道:“魏姐姐,你坏死啦……”

楚桂儿嗔道:“叫你坏,等我给廉哥哥再介绍几个好姑娘,让廉哥哥也多娶几个,看你还敢不敢笑人了……”

魏晓晨吃吃笑道:“他可没这个本事,你们有本事就介绍去吧,我劝你们还是看紧你们的小宝贝吧,这小子可是‘花’心大萝卜,是见一个爱一个,你们要看不紧,‘弄’不好,我们龙‘女’派的姐妹们,都被他勾了去,我们龙‘女’派的姐妹们可个个貌美如仙的,你们还是小心自己吧……”

四个姑娘嬉闹了一会,这才都红着脸不玩了,廉政道:“好了,大家小点声,别叫妖魔发现了,咱们早早休息去吧。”

‘玉’霄道:“是呀,大家早点休息,两个时辰后起来,然后吃饭,等吃饱了,立刻就去玩命了。”

大家点头,纷纷往自己的‘洞’内走去,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对着‘玉’霄吃吃笑道:“喂,臭无赖,就两个时辰了,可别zuò爱了,到时候,别叫我三个好妹妹‘弄’的你手软脚软的,死在妖魔手中,哈哈哈……”

魏晓晨说完,吃吃笑着,拉着廉政的手钻入了地道中,往自己的‘洞’内休息去了。

曲仙儿三姐妹又红了脸,仙儿骂道:“魏姐姐,你坏死了,真不知羞,哼,不理你了。”

洪袖儿嗔道:“真不知羞,这种话你也说的出来了,羞羞羞……”

‘玉’霄哈哈笑着,摇摇头叹道:“唉,‘女’人,‘女’人,‘女’人还是别嫁人的好,一嫁了人,就不会纯洁了,就都会从纯洁的‘玉’‘女’变成不知羞的‘玉’‘女’了,就不美了,唉。”

‘玉’霄微笑着,抱住了楚桂儿,笑道:“还是你们身上干净,衣服上都没血,来,咱们做啦。”

楚桂儿红着脸,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做你的大头鬼,等会就决战了,胡闹什么,快睡觉吧。”

曲仙儿道:“就是,别胡闹了,赶紧休息吧,一会就天亮了。”

‘玉’霄只是说说罢了,那有时间去做那个了,‘玉’霄哈哈笑着,柔声道:“不做归不做,我最起码抱着你们睡才睡的熟嘛,哈哈哈……”

三个姑娘脸‘色’微红,曲仙儿道:“你看看你,身上这么多血,快脱了吧。”

不但‘玉’霄浑身是妖魔身上的血了,就连其余的几个姑娘都一样,一样浑身是血了,就只有这姐妹三身上干干净净的。

因为这姐妹三,负责做气剑和幻象,没有近身去厮杀,当然干净的多了。

雪紫儿看了看身上满是鲜血的紫‘色’纱衣,叹道:“唉,也没时间洗了,等会还是穿着这个杀敌吧,省的换了再‘弄’脏了。”

‘玉’霄微笑道:“是呀,有时间再洗吧,现在是没时间了,你们的新衣服都在我乾坤袋内呢,等有时间再换吧,不过,你们也不能穿着血衣休息呀,先脱下来,大家先睡一觉,等会再穿上。”

四个姑娘纷纷脱掉了外面满是鲜血的衣裙,只穿着内衣和肚兜,跟‘玉’霄一起躺在了被窝中,开始闭目休息。

‘玉’霄也穿着内衣,胡闹的抱住了雪紫儿,解开了雪紫儿的肚兜,就去玩雪紫儿。

雪紫儿嘤咛一声,轻轻道:“别……别胡闹了,快点休息吧,乖,不准胡闹了。”

‘玉’霄故意叹道:“唉,等会就去决战了,我怕到时候我死了,所以,现在我跟你们一人快活一阵,说好了,我一人给你们一百下,多一下不多给,我来了……”

六个姑娘又气又羞,那有两个时辰休息时间还做这事的,而且还胡闹的一人一百下,这简直太胡闹了。

雪紫儿在‘玉’霄边上,就被‘玉’霄玩笑的脱掉了半个‘裤’子,只‘露’出了屁股,她不及反抗,‘玉’霄就将男人……立刻,雪紫儿叫了一声,急忙去捶打‘玉’霄,骂道:“你胡闹什么,快别胡闹了……”

‘玉’霄还真认真,不管雪紫儿挣扎,他则亲着雪紫儿满是幽香的小嘴,双手抓着雪紫儿的手,下半身却动了起来,还数着道:“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