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8章 幻阵3

第二百零八章 幻阵3

一伸手,展翔就是一惊,从这一刀之威来看,就知道魏晓晨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

展翔急忙双刀并举,化出一道金芒,十字‘交’叉,将劈来的一刀架住!

展翔大喝道:“你是什么人?”

魏晓晨冷笑道:“龙‘女’派三代弟子,‘玉’龙九‘女’中三‘女’贞烈仙子的首徒大弟子魏晓晨是也,你又是谁,报名再战,我修罗刀下不死无名之辈!”

展翔厉声道:“魔域七大魔圣之一蛊雕斩天的大徒弟展翔!看刀!”

展翔双刀犹如雪‘花’一般,就朝着魏晓晨劈来,魏晓晨的勇猛不在雪紫儿之下,道术跟雪紫儿可以说是并驾齐驱的,只不过,雪紫儿修炼的大多是‘玉’‘女’玄冰诀,而魏晓晨却是修炼的修罗鬼道这一‘门’。

魏晓晨修罗刀舞动如飞,就将展翔截住,一人一大鹏,也在半空中盘旋不已,厮杀在了一起!

黑鹰鹰扬刚冲破幻阵,岳商‘挺’情殇剑就飞了过来,一鹰一人互通了名姓,在半空中也厮杀了起来。

秃鹫妖魔铁嘴鹤钩光万里,冲破幻阵,迎面正好遇到等候多时了的雪紫儿,雪紫儿大喝道:“妖魔通名受死!”

光万里大吼道:“魔圣斩天的三徒弟,光万里是也,你是何人?”

雪紫儿傲然道:“龙‘女’派大弟子,清净仙子宣静‘门’下雪紫儿是也!看刀!”

雪紫儿可谓是龙‘女’派的首席大弟子,是‘玉’龙九‘女’收的第一个‘女’徒弟,资质,悟‘性’都是上上之选,宣静可谓是对自己这顶‘门’大弟子喜爱异常,连成名的兵刃紫芒刃都赐给了雪紫儿,而雪紫儿也不负众望,在龙‘女’派中,能打的过雪紫儿的‘女’弟子根本没有,顶多有跟她能不分上下的,这也是寥寥可数。

在龙‘女’派三代弟子中,能跟雪紫儿不相上下的‘女’弟子,约有三四个,第一个魏晓晨,第二个是卓悠悠,第三个是谢雨霏,其余的‘女’弟子,都比这几人略逊一筹。

所以这四人可谓是龙‘女’派‘女’弟子中的佼佼者,今日,在场的就有三个。

谢雨霏的修为虽然不错,但总的来说不及卓悠悠,因为谢雨霏为人‘性’格也是温柔,不及悠悠有魄力,所以总的来说,不及悠悠。

光万里一伸手,就知道遇到了劲敌,别说去击毙那四个姑娘,能不能自保都是问题。

光万里一咬牙,施展全部的能为,就跟雪紫儿厮杀在了一起。

‘蒙’明刚杀出了幻象,就遇到了两个和尚,‘蒙’明真是头痛的很,因为禅悟的力气跟他差不多,都是猛将,再加上**辅助,所以‘蒙’明跟二人打,虽不至于败北,但想要打败二人,可也是万难。

叮当!叮当!叮当……

三个人厮杀在了一起,兵器‘乱’碰‘乱’撞,半空中叮叮当当的好似打铁一般的响!

禅悟和**斗‘混’沌魔圣‘蒙’明不是一次了,二人早就有了底,二人一个硬拼,一个取巧,正好跟‘蒙’明打了个平平,‘蒙’明真是暗暗叫苦不迭!

元真远远的看着,暗叫不好,因为所有厉害的妖魔都遇到了对手,都杀的不可开‘交’,根本‘抽’不出人来对付四个姑娘了!

现在,只有一个斩天还没有动手,可‘玉’霄却在一边站着,正等着斩天杀出幻阵,前来迎战。

元真知道不妙,因为时间一久,楚桂儿的幻象就越来越多,就杀之不净了,更可怕的是,曲仙儿的魔音又有‘迷’‘乱’心智的奇效,时间久了,不败才是怪事!

但苦于被廉政紧紧绊住,元真根本‘抽’不出身子,元真急的大叫道:“四哥,快去将那两个妖‘女’击毙!”

金眼蛊雕斩天也知道厉害,冲破重重幻阵,就要去击杀曲仙儿和楚桂儿!

‘玉’霄早就在半空中等候多时了,一见斩天冲破了幻阵,‘玉’霄御剑而来,正好拦住了斩天的去路!

‘玉’霄一摆双剑,微笑道:“先不要走,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前辈应该就是金眼蛊雕,魔圣斩天,斩前辈了,对吧?”

斩天停在空中,上下看了看‘玉’霄,喝道:“不错,正是!娃娃,你是何人?”

‘玉’霄微笑道:“怎么,前辈认不出我吗?我做了一个冰雕,那冰雕的模样正是我的样子,我正在撒‘尿’,而三位前辈正在我脚下做马桶,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这一席话,可把斩天气炸了肺,斩天怒吼道:“好呀!原来你就是凌‘玉’霄!”

‘玉’霄嬉皮笑脸的笑道:“不错,正是晚辈,真是幸会幸会,前辈,我很喜欢骑着雕玩,前辈做我的坐骑正合适,前辈,有没有兴趣让我骑着转一圈,玩一会呢?”

斩天简直都要气疯了,没见过厮杀打仗,还有这么开玩笑的,但‘玉’霄就是这么胡闹,他越是嬉皮笑脸的,越是气人。

斩天将怒斩弑龙刀高高举起,怒吼道:“好呀!我正要找你,少要废话,看刀!”

‘玉’霄虽然嬉皮笑脸的,但心中却没有大意,斩天刚举起刀,‘玉’霄双剑并举,连人带剑,就劈向了斩天!

当真是说动手就动手,斩天本以为他还要多说两句,可没想到‘玉’霄二话不说,没等他进招,他先杀了过来!

元真知道‘玉’霄的厉害和狡猾,急忙大叫道:“四哥,多加小心,这小子不但厉害,而且诡计多端,小心!”

话音刚落,‘玉’霄双剑的剑芒就到了!

斩天哪里会怕‘玉’霄,正要领教一下‘玉’霄的本事,将怒斩弑龙刀举起,就迎着双剑而去!

就听到轰!轰!轰!

响声不断,‘玉’霄两把神剑的五六丈长的剑芒就劈了下来,正好劈在了斩天的刀芒上!

刀芒和剑芒空中‘乱’撞,流光溢彩,漫空四‘射’,渐渐的相撞彼此消失不见,三件兵器越来越近,眼看着双剑就要斩在刀上了,就见‘玉’霄忽然一动,脚下踩着的两把气剑脱脚‘射’出,直‘射’斩天的心窝!

原来,‘玉’霄幻化两把气剑踩在脚下,是驾驭气剑来回的飞翔用的,这个并不奇怪,修道之人都能做到,所以斩天也没多想。

可那曾想,‘玉’霄明着跟他拼了一招,但双方兵器即将撞在一起的时候,却将两柄气剑‘射’出,当作了暗器使用!

斩天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知道元真所言不虚,‘玉’霄果然是诡计多端,难以应付!

‘玉’霄两把剑依旧斩落,可是气剑同时‘射’了出去,斩天若是只躲避气剑,这两把剑势必斩在他的刀上,以这双剑之威,必然受了内伤!

可若是不避开气剑,定然被气剑‘射’中,也是必然受伤!

‘玉’霄时间把握的刚刚好,早一点‘射’出气剑,斩天就避开了,晚一点,斩天就架住了这双剑了,要避开也容易了,可‘玉’霄就等双剑刚要斩在他的刀上之时,才将气剑‘射’出,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斩天惊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斩天久经大敌,反应奇速,一见不好,不敢招架双剑,急忙将身子一坠,化作一道光,往下沉去!

这两支气剑立刻走空,可是双剑却依旧斩落!

轰!一声巨响,斩天被震得往空中往地下落去约有五六丈,这才稳住了身形!

斩天气的脸都青了,厉声道:“卑鄙!”

‘玉’霄悠然笑道:“咱们又没有规定不准这么做,我为什么不能用,废话少说,看剑吧!”

‘玉’霄双剑并举,化作一道光,又跟斩天斗在了一起!

元真的心一凉,一见所有的高手都被‘玉’霄安排的人缠住,而大批的雕兵,鹰兵和秃鹫兵都被困在了幻象阵内,根本冲不破!

就见幻象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层层叠叠,而且还布出奇形怪状的阵型,旋转不已,就将大批飞禽困住了。

这些飞禽又被魔音所‘惑’,反应迟缓,当真是被转的头昏目眩,难脱幻阵!

其实,几个妖魔轻易的冲出了幻阵,也是‘玉’霄早叮嘱好的了,让桂儿将幻阵打开缺口,让他们冲出来,而‘玉’霄等人就截住厮杀。

否则,几个妖魔虽厉害,想要这么轻易的突破幻阵也不这么容易。

因为这些幻象都被‘玉’霄用寒气冰冻住了,比普通的幻象还结实,而且幻象这么多,桂儿又源源不断的幻化着,那有这么轻易的就杀出来的。

这不过就是‘玉’霄故意放他们出来罢了。

而幻阵中的飞禽们,没有了厉害角‘色’,‘乱’作一团,就被困在了‘迷’阵内,刚击破一个幻象,其余的幻象就围了上来,是源源不断的撞来!

四个姑娘在高高的空中,楚桂儿一边幻化着,一边将幻象布成阵势,就见无数的幻象犹如走马灯一般,上下盘旋飞舞,就将无数的飞禽困在了阵内!

惨叫声,怒骂声,兵器的撞击声,立刻就‘交’织成了一片!

第二百零九章‘激’战

幻阵中的白雕、黑鹰和秃鹫,左冲右突,但始终脱不开幻象的环绕,这幻象,上下盘旋飞舞,不停的旋转着。

上、下、左、右、前、后,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无论那个方向,都被幻象堵住!

更可怕的是,这些幻象旋转不已,就好似旋转的木马一般,飞禽往左冲,幻象就往左退,而右边的幻象却撞来,飞禽前进,幻象后退,飞禽后退,幻象前进,总是不离不弃的在这些飞禽的眼前‘乱’转,寻机则撞来!

这些幻象,被楚桂儿布成了各种各样的**阵,有五行追魂阵、七星‘迷’踪阵、星罗棋布阵、天罗地阵、八‘门’金锁阵、清虚太极阵、紫府八卦阵……

无数的阵型层层叠叠,铺天盖地的,就将三路的白雕群、黑鹰群和秃鹫群牢牢的困在垓心!

楚桂儿‘精’通各种阵法,将自己的幻象大兵布成各种奥妙无比的阵型,有的幻象负责在四周穿‘插’旋转阻住飞禽们突围而出,有的幻象负责在飞禽群中‘乱’穿‘乱’撞,扰‘乱’飞禽的队形,让飞禽犹如无头的苍蝇一般自相践踏,有的幻象就负责在飞禽们的眼前‘乱’转,专‘门’转的飞禽们头昏目眩的……

再看漫空中,黑鹰群被分割成了七八块,一组有的三十多个,有的四十来个,就被困在阵中。

白雕群和秃鹫群也难以幸免,也被分割开来,远远看去,这些幻象就好似十几条巨龙一般,在妖魔群中列队穿‘插’,排队撞来撞去!

楚桂儿一边指挥着自己的幻象大阵,一边不停的幻化着,时间不大,在四个姑娘四周,密密麻麻的密布幻阵,就将她们自己保护住了。

一有了时间,楚桂儿的幻象就可无穷无尽的幻化了,楚桂儿将无数的幻象分成了队伍,有的在四周列阵守护,专‘门’阻截闯出来的飞禽,有的飞禽就算闯出了第一圈,可出来之后,又被困在了幻阵中了。

这些白雕、黑鹰和秃鹫,别说被幻阵给转的头昏目眩了,更何况还有曲仙儿的‘迷’音魔曲相助,就更‘混’‘乱’无比了。

曲仙儿坐在白云之上,将凤凰栖霞披横在身前,纤纤十指不停的拨动琴弦,一边发出气剑、气刀‘射’向了幻阵中的飞禽,一边将仙音‘迷’离之曲的魔调化作无形的真气音符,‘射’向了无数的飞禽!

曲仙儿的凤凰栖霞披内,有七根七‘色’琴弦,每一根琴弦都有小手指那么粗细,乃是用天蚕金丝拧成股而做成的,宫、商、角、微、羽、喜、怒、哀、乐、悲、恐、惊,七根琴弦,代表了不同的音符,不同的心情,不同的调调。

这一曲仙音‘迷’离曲,快时,犹如疾风骤雨一般,恰似雨打梨‘花’;柔和时,好似‘春’困秋乏,令人浑身无力,昏昏‘欲’睡;‘激’昂时,犹如万马奔腾,惊涛骇‘浪’;忧伤时,恰似绵绵细雨,丝丝离愁,令人‘欲’哭无泪,悲痛‘欲’绝……

这首曲子将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融入在其中,一会迟缓,一会高昂,一会悲苦,一会忧愁,一会愤怒……

令人听到,思绪和心情随着音乐身不由己的而去,心脏的跳动也被琴音拨动,随着音乐而跳动,忽快忽慢的跳动着。

刚刚觉得苦闷,心情极其的压抑,立刻曲调一变,变得欢快无比,令人从悲苦的心情,立刻升华到狂喜的心情,刚刚觉得愤怒,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心情,想大吼大叫,痛痛快快的发泄一通,但曲调一变,又平缓无比,令愤怒的心从沸点立刻冷却冰冻……

这种魔音以仙儿的真气所奏出来,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的击打着每一个听到生灵的脆弱的心脏!

修为高深的妖魔和‘玉’霄等人还没什么要紧,虽然也觉得心‘乱’无比,但还能抗拒的了,可修为比仙儿低的多的凶禽们那里能经受得住这么刺‘激’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