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9章 激战2

第二百零九章 激战2

‘玉’霄虽然知道悠悠的本事不错,冰雪的造诣也很好,但毕竟在雪中‘激’斗,跟陆地上不一样的。

但卓悠悠却有信心,因为在冰雪中,她是来去自如的,跟在陆地上没什么区别,比会地遁之术的人都要灵便。

界巽又被悠悠缠在了厚厚的积雪内,悠悠又是一剑劈来,界巽又是一架,这一次可招架不住了,就见卓悠悠拼尽全身的功力使劲的压了下去!

界巽身不由己,身子急速的往下坠去,虽然脚下是厚厚的积雪,但也阻不住他下坠之势!

界巽被卓悠悠压得往下坠下了两丈有余,这才拼命的架开了这一剑!

再看左肩之上,也已经鲜血淋漓了,原来,霜寒剑也劈中了他,只是划破点皮‘肉’,将他的肩膀割开了有半寸深的伤口。

但这也受不了,立刻,鲜血又流淌了出来,这一次,鲜血流的不多了,因为他身上皮肤表层似乎连血液都快被凝固了!

界巽已经受了重伤,根本无力作战了,界巽暗叫不好,心道:“唉……师傅呀师傅,别怪徒儿临阵脱逃了,再要打下去,我必然丧命在此了!”

界巽念动法诀,施展地遁之术,不管不顾,急忙往前飞速逃离而去!

他刚逃走了没多远,就觉的脚脖子被人抓住!

界巽知道是卓悠悠追了上来,他恶狠狠的一枪直刺身后的悠悠,但枪刺出了,就觉得左‘腿’一阵冰凉刺痛!

原来,卓悠悠一见他要逃离,霜寒剑分开积雪,就追了下去,顺手就抓住了他的脚脖子,等界巽一枪刺来,悠悠看的分明,急忙一侧身,将枪躲开,而霜寒剑撩起,照着他的左‘腿’斩了下去!

璞!一声轻响,界巽的左小‘腿’齐膝而断,就被霜寒剑斩掉!

霜寒剑锋利无比,切金断‘玉’都犹如切豆腐一般,更别说他的血‘肉’之躯了!

界巽惨叫一声,而悠悠却将霜寒剑一分,从厚厚的积雪中钻出!

界巽也从积雪中钻出,钻了出来,就栽倒在雪谷中!

卓悠悠大喝道:“现在你已经成了残废,我不想杀了你,望你以后改过自新,好好的做人,不要再作恶了,滚吧!”

这要是以前,以卓悠悠的冷漠‘性’格,非要将他杀死不可,绝不能留他一命,因为卓悠悠身遭巨变,受尽了凌辱和欺凌,知道这个世界上,要想活下去,必须要狠,出手绝不能留情,所以,悠悠冷漠异常,出手狠辣至极,从悠悠血洗君子族就可见当时悠悠的心肠之狠了。

但自从悠悠重逢‘玉’霄,这些日子以来,她又嫁给了‘玉’霄,每日里,‘玉’霄天天逗她开心,跟她寻欢作乐的,悠悠冰冷的心,也渐渐的被融化,变得不再那么冷漠了。

所以,这一次卓悠悠还是手下留了情,只是断了他左‘腿’,为的是让他没有资本去作恶了。

界巽惨叫连连,但却恨得咬牙切齿,怒吼道:“贱货!我跟你拼了,拿命来!”

界巽如疯了似的,御枪飞了起来,对着卓悠悠一阵‘乱’刺!

卓悠悠大怒,暗暗道:“看来,做人真的不能‘妇’人之仁,唉,都是跟‘玉’蝶姐和‘玉’霄哥时间久了,连我都有点‘妇’人之仁了,这畜生执‘迷’不悟,我何苦留下他的狗命,留着岂不是祸害!”

卓悠悠冷冷的道:“这可是你自找的,休怪我无情,看剑!”

界巽断了左小‘腿’,心中愤恨至极,根本就不打算活着离开了,所以,卓悠悠的剑他根本不躲避了,卓悠悠一剑劈向了他,他则一枪恶狠狠的就去刺卓悠悠!

这根本就是拼命的招数,就算卓悠悠一剑杀了他,悠悠自己都难幸免!

卓悠悠一见他拼了命,知道不好,不能硬打了,悠悠多聪明,那会去拼命,而是展开了游战!

卓悠悠一见不好,急忙御剑离开,半空中,一伸手,就化出了一道冰剑,抖手就‘射’了出去!

界巽根本连躲避都不躲避了,一见冰剑‘射’向了心窝,只是身子略微一偏,将要害避开,依旧朝着卓悠悠飞去!

璞!冰剑正中界巽的肩膀,就这样‘插’在他的肩膀之上!

卓悠悠也是大惊失‘色’,界巽拼了命,当真是难以应付。

悠悠急忙往雪谷中落去,避开了这一枪!

界巽大吼一声,疾风迅雷枪抡起,照着悠悠的面‘门’就恶狠狠的砸去!

卓悠悠不敢招架,急忙闪身避开!

嘭!又是一声巨响,这一枪,将雪谷的积雪砸的飞起了数丈高,立刻,雪谷中就出现了一道深一丈、长三丈的鸿沟!

界巽一咬牙,御枪而飞,就‘乱’刺一通,企图跟悠悠同归于尽!

卓悠悠‘花’容惨变,急忙左躲右闪,连连躲避着暴雨一般的袭击!

悠悠一边躲避着,一边念动法诀,将冰雪驭动,往界巽的身上撒去,悠悠心中暗暗的道:“我再将你冰冻一层,把你冻成冰溜子,就像上次我对付雪狼那样,到时候,你活活的被冻结住,看你再逞能!”

悠悠正在用道术要收拾了界巽,但一时半刻,也不这么容易,就在这时,就听界巽一声惨叫,再看界巽的一条臂膀飞了出去!

又是一声惨叫声,再看界巽咽喉之上正‘插’着一柄晶莹剔透的宝剑!

那柄剑正中界巽的咽喉要害,从后刺入,从前透出,立刻,鲜血‘激’‘射’而出,喷了一地!

悠悠定睛观看,只见这把剑正是‘玉’霄的九子凝冰剑!

原来,‘玉’霄虽然在打着,但却在观察着四周,见到谁有了危险,好去营救,这时,见到界巽拼了‘性’命,悠悠十分的凶险,‘玉’霄立刻将手中的九子凝冰剑祭出,先斩掉了他一条臂膀,又一道寒光直‘射’界巽的咽喉!

界巽只顾着对付悠悠了,根本没注意空中,躲避不及,正被九子凝冰剑‘射’中咽喉要害!

就见九子凝冰剑刺死了界巽,空中一道弧形,又飞回了‘玉’霄的手中!

卓悠悠大喜,一见界巽中了剑,急忙将手中的霜寒剑也脱手祭出,璞!又是一声响,霜寒剑早就刺透了界巽的心窝!

霜寒剑刺中了界巽的要害,又飞回了悠悠的手中!

界巽嘶声惨叫一声,怒吼道:“你!凌‘玉’霄!我‘操’你八辈祖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他话音刚落,悠悠手气剑落,跳起来就将界巽的人头斩落,咕噜噜,人头落地,死尸也栽倒在雪谷中,断颈中鲜血咕嘟咕嘟的冒了出来,立刻将雪谷的白雪染成了红‘色’!

卓悠悠擦了擦冷汗,大叫道:“‘玉’霄哥哥,谢谢你啦!”

‘玉’霄微笑道:“喂,好老婆,快去帮着别人,多加小心!”

卓悠悠道:“哎,我知道啦。”

悠悠答应一声,看了看几百丈远正在‘激’斗的碧萝,御剑就飞了过去,前来助碧萝斗蝠喷。

蝠喷根本就不是碧萝的对手,碧萝的大棍上下翻飞,招数奇妙,修为高深,根本就在他之上。

卓悠悠斗界巽时,蝠喷也受了内伤了,被碧萝的大棍扫中了左臂,若不是躲避的及时,这条手臂都能废了!

蝠喷偷眼观看,卓悠悠将人猿界巽斩于剑下,心中就是一阵发寒,知道事情不妙,蝠喷也够狡猾的,暗暗的道:“卓悠悠太厉害,一个我都对付不了,更何况两个了,我再要不逃,必是死路一条,师傅呀师傅,别怪徒儿临阵脱逃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蝠喷虚晃一招,展翅就逃!

卓悠悠刚飞了过来,蝠喷就逃之夭夭了,蝠喷也不往魔‘洞’内逃去,一直往深山中逃去!

因为他知道,今日必败,就算逃进魔‘洞’内,‘玉’霄等人也会追杀进去,到时候,依旧是一场死战,说不定还是难逃‘性’命,所以,蝠喷直接逃进了大山中了。

悠悠和碧萝也不追赶,二人相视一笑,御剑而飞,又去帮着其余的人去了。

元真半空中正在‘激’战,听到惨叫声,就知道不好,一见徒弟惨死于悠悠剑下,就觉得心中一酸,悲痛无比,立刻,就被仙儿的魔音所侵,就觉得心中一阵紊‘乱’,元真急忙运功抵御,这才好多了。

‘玉’霄看的清楚,大叫道:“悠悠,你去帮着仙儿对付群鹰和群雕,碧萝师姐,你去帮着岳师兄。”

‘玉’霄知道悠悠善于冰雪,本事也大,如今,其余的人跟妖魔打斗不相上下,一时半刻,还没有什么,所以,最要紧的,是帮着曲仙儿等四人先将大批的小妖先除掉才是上策,这才派悠悠去助仙儿和桂儿。

卓悠悠答应一声,御剑而飞,飞上了半空,前来帮着曲仙儿姐妹对付鹰群去了。

碧萝则晃大棍前来助岳商来对付黑鹰‘精’鹰扬去了。

黑鹰鹰扬可十分的厉害,跟岳商打了个旗鼓相当不相上下,碧萝前来助岳商,立刻,鹰扬就吃紧了。

这一场场‘激’斗中,两个和尚跟‘蒙’明厮杀,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几百招内都难分胜负。

元真被廉政拖住,虽然元真比廉政的修为和本事略胜一筹,但廉政为人看似软弱,其实却极其的有韧‘性’,而且廉政为人机智,跟元真也不去拼命,只是缠斗,就这种打法,别说一个时辰,就算两个时辰元真都难以将廉政杀死。

天空中这么广阔,廉政不敌,就逃,元真要走,他又杀了上来,所以,来来回回的就打开了拉锯战。

元真这个气,暗骂廉政狡猾,但也无可奈何,想去击毙曲仙儿三姐妹,但被重重幻阵遮住,而且廉政又是尾随不止,始终缠着他,他根本离不开。

斩天也是一样,斩天可遇到了劲敌,‘玉’霄的本事不比斩天差,所以,‘玉’霄跟斩天打了个势均力敌,一时半刻,也难分胜负。

除了这三大魔圣被‘玉’霄等人缠住之外,最厉害的要数大鹏金翅展翔和秃鹫光万里了,但两个妖魔,都遇到了极其厉害的对手。

这二魔的对手正是龙‘女’派最厉害的两个‘女’子,雪紫儿和魏晓晨!

魏晓晨跟大鹏厮杀,是半斤八两,一时半刻,难分胜负,可是雪紫儿却占了上风!

秃鹫光万里的本事不及大师兄金翅大鹏展翔,而魏晓晨的本事,也稍逊雪紫儿一筹,所以,雪紫儿斗秃鹫,可谓是占尽了上风。

雪紫儿的本事本来就大,而且为人孤傲无比,目中无人,一把紫芒刃横冲直撞,直杀得光万里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光万里一开始没把雪紫儿放在眼中,本以为一个娇滴滴、美‘艳’‘艳’的少‘女’,能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但一伸手,心就凉了!

就见雪紫儿,也不太用什么‘花’巧的道术,就凭着一把刀,跟他真砍实打,硬碰硬,丝毫不惧他半点,用的都是真实的本事,当真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

每一招,雪紫儿都是全力以赴,紫芒刃不是劈就是砍,根本没有什么‘花’巧的招数,但就这么平凡的招数,以她的修为用了出来,却是可怕的很!

光万里真是叫苦不迭,被雪紫儿震得膀臂发麻,‘胸’口发闷,再加上这令人讨厌的琴音,光万里更觉得心中翻腾不已了。

雪紫儿大吼一声,连人带刀,化作一道紫‘色’的长虹,又是凌空劈来!

光万里接了三刀就招架不住了,就知道雪紫儿修为比自己高了,那敢再接,急忙,双翅一展,避开这凌厉的一击!

他刚避开,雪紫儿将紫芒刃横着就劈出,一道紫气化作一道刀芒,横着就扫了出去!

光万里急忙一闪身,避开刀气,但不远处的一只秃鹫却避不开,正被这一道紫芒横扫而过,璞!一道血光飞溅,刀芒将那只秃鹫透‘胸’而过,立刻,那只秃鹫就被斩成了两半,嘶鸣着就坠落了雪谷中。

雪紫儿大怒,厉声喝道:“不要走,看刀!”

光万里心里暗骂,心道:“这泼‘妇’是什么变得,比男人还勇猛,不走,不走我他妈不死在你手才怪,他妈的,这娘们生的娇滴滴的,但气势却这么冲!”

光万里双钩一招雪‘花’盖顶,朝着雪紫儿搂头盖顶就是一钩!

雪紫儿将紫芒刃挥出,又是一道刀芒‘激’‘射’而出,刀芒真气,就撞向了光万里的双钩!

砰!一声巨响,刀芒正撞在双钩之上,光万里的真气被刀芒撞散,而雪紫儿的紫芒刃已经劈到!

光万里十字‘交’叉急忙拼命一架,就觉得猛然一沉,身子就往下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