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1章 取胜1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取胜1

斩天斗嘴哪里能是玉霄的对手,只好不说话,恶狠狠的抡起怒斩一阵猛攻。

但他无论怎么猛攻,想要碰到玉霄都难得很,打了这么久,玉霄一招也没有招架过,双方的兵器至今为止,还没有接触过一招!

斩天如何能不气,因为玉霄就这么跟他缠斗,他想舍去玉霄而走,玉霄就杀了上来,双剑的剑芒就射了过来,他一招架剑芒,玉霄的剑又到了,等他怒斩劈下时,玉霄就躲开,不去招架他的刀,就这么你来我往的,缠斗在了一起。

斩天牢牢地被玉霄缠住了,若是不管玉霄,玉霄的双剑又这么厉害,专门刺他的要害,可若是跟玉霄动手,玉霄却不跟他硬拼,恨得斩天几乎都将牙齿咬碎。

玉霄心中暗笑,他的本意就是缠住斩天,他本就是故意逗斩天生气的,然后慢慢的消耗他的体力,再慢慢的收拾他罢了。

玉霄双剑又攻来,左手剑直刺斩天的咽喉,右手剑一招拦腰锁玉带,斩向了他的腰肢,嘴里还微笑道:“前辈,怎么不见你妻子呢?不知前辈娶妻了没?生没生小雕崽子呢?有几个雕崽子呀?几个男的,哦,不不不,是几个公的,几个母的呢?叫出来咱们认识认识呀,你看看我的六个老婆,多漂亮,估计前辈的老婆也差不到哪里去吧,请出来,我也好见识见识,咱们比比,看谁的老婆漂亮呀。”

斩天简直气炸了肺,一生厮杀无数,见过可恶的人不少,也没见过玉霄这种令人气愤的人。

斩天破口大骂道:“凌玉霄!狗贼!小杂种!我艹你亲娘!”

玉霄哈哈笑道:“前辈,你身份这么高,干嘛出口伤人呢?多没修养呀,喔,对了,我忘了,你不是人呀,差一点把你当作人了,你本来就是畜生变得,没修养是正常的,怎么,前辈想女人啦,想要发泄发泄吗?你想玩我娘吗?哈哈,那真是太好了,我连我亲娘是谁都不知道,就麻烦前辈找出她来,使劲的玩她……反正男女都是这么回事,只要我娘喜欢就行,我爹玩也是玩,前辈玩也是玩,谁玩不是玩?只要我娘愿意,我娘高兴就行,只要前辈能令我娘玩的开心,大家你快乐,我快乐,就行呀,不过,前辈是鸟成精,不知道前辈有没有那玩意呢?前辈的小兄弟跟人类的男人是一样的吗?我有点好奇呀,前辈,你拿出来我看看好吗,咱俩比比谁的弟弟大呀……”

斩天怒吼连连,被气的啼笑皆非,又怒又气,还差点被气笑了,还没听说,别人骂娘,有人还欢迎的,而且玉霄竟然要他拿出男人的那东西比比谁的大谁的小,这简直是太荒缪了,这不但荒唐可笑,更可气,斩天怒吼一声,怒斩弑龙刀狂风暴雨一般的劈了过去!

玉霄依旧是躲躲闪闪,用幻影蝴蝶步的步法,利用追日靴的速度躲避着,嘴里依旧是胡说八道的笑道:“喂,前辈,你是不是没有那玩意呀?是不是鸟成精,修成人形后,根本就没有呢?还是前辈不知道我们人类的小弟是什么模样的,修成人形后忘了安上了呢?要不这样吧,我就免费给前辈欣赏一下,前辈观摩一下我们人类男人的那个是什么样子的,然后你也自修一个,到时候,也好娶妻生子,享受一下玩女人的快乐嘛……”

可把斩天气坏了,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一提起玉霄来,元真等人为什么这么恨了,原来,玉霄这么招人恨,实在是太可恶了。HTTp://

但玉霄说来说去,还从不骂人,但不骂人的玩笑,在这种场合下开,比骂人更令人可气。

雪紫儿离着玉霄不远,就在玉霄二十多丈远的空中跟展翔拼杀,听到玉霄的话语,一边厮杀,一边被逗得吃吃直笑。

雪紫儿边打边骂道:“臭无赖,别胡闹了好吗?这时候你也玩,真是被你气死啦!”

玉霄哈哈笑道:“关你什么事?我正在和斩前辈研究动物修成人,怎么把人形修的完整一些,修成正正经经的男人模样,也有正常男人的小鸟,到时候,娶妻生子,享受人间的男女之乐,就像我一样,每日里玩女人,多快乐呀,好老婆,你告诉前辈,**快不快乐?舒不舒服?”

雪紫儿脸羞的通红,边打边呸了一口,骂道:“死无赖,臭无赖,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理你啦!”

玉霄哈哈笑道:“前辈,你看看我老婆,多可爱,她的身材多好呀,你看看她的胸多大,大腿修长笔直,屁股又大又翘,腰肢纤细,身材苗条,玲珑剔透,美的我天天都跟她在一起,都玩不够,其实呢,她的胸原本没这么大的,这都是我没事的时候玩出来的,女人的小一点没事,咱们男人玩玩就慢慢的变大了,咱们男人可以促进女人哪里的二次发育,我六个老婆,个个都那么美,好美好美呀,她们脱光了一个比一个美,嘿嘿,只是,她们美妙的身材,你们想看可不行,只有我才可以看,而且她们的声音都甜极了,尤其是女人叫的时候,那才玩的有趣呢,我几个老婆,叫的声音好像……就好像唱歌一样的好听呢……”

可把雪紫儿羞坏了,玉霄竟然开这种玩笑,把自己老婆的身材加油添醋的说出来,雪紫儿如何能不气,如何能不害羞,其余的姑娘离着远一些没听见,恐怕其余的姑娘听见了,早就跟雪紫儿一起骂玉霄了。

雪紫儿暗暗的后悔,知道不该跟玉霄多说话,但她也没想到,厮杀的时候,玉霄都能开玩笑,而且还将这种事对敌人说。

斩天气炸了肺,听到玉霄忽然说这种话,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都笑了。

就连跟雪紫儿拼杀的展翔,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雪紫儿红着脸对着展翔啐了一口,骂道:“笑个屁!”

雪紫儿一连几刀,逼开展翔,然后一伸手,幻化出一把冰雹,骂道:“臭无赖,闭嘴!打死你!”

雪紫儿一扬手,一把冰雹砸向了玉霄。

玉霄将剑一指,一道气罩射出,挡住了冰雹,然后伸手捉住了一块晶莹的冰,放入了嘴里,笑道:“哇,真甜呀,好老婆,你知道我打的口渴了,送我几块冰块吃呀,多谢多谢,回去后,我好好奖励你,第一个跟你睡觉,把你玩的像神仙一样的快活。”

雪紫儿又羞又臊,扬手又洒出来一把冰雹,砸向了玉霄。

玉霄故意气她道:“哎呀!你是那头的?为什么帮着妖魔打你丈夫呢?你想谋杀亲夫呀?噢噢噢,我明白了,你一定是看上了这老头了?唉……难怪都说女人是水性杨花,喜新厌旧的了,只是我奇怪的很呀,斩前辈是个老头,你怎么会看上他了呢?唉……你们女人的眼光真差呀,难怪大多数的美女都嫁给了丑八怪,一朵朵鲜花都插在了狗屎上了,只因为你们女人都是睁眼的瞎子呀,正应了那句话,女人胸大无脑呀……”

雪紫儿是又气、又笑、又羞、又臊的,若不是正在厮杀中,抽不出身子,她真能过去好好的收拾玉霄,不掐玉霄几把,打玉霄几下,咬玉霄几口,都出不来气,但生死决斗中,如何能抽出身子去胡闹。

雪紫儿气的扬手又是一把冰雹砸向了玉霄,骂道:“无耻!↓流!臭无赖!你去死吧!回去再收拾你,哼!不理你啦!”

雪紫儿不再理玉霄,知道再要说下去,一定会被玉霄气坏了不可。

玉霄避开斩天一刀,对着斩天微笑道:“看看,我老婆多可爱,她好像看上了你了?前辈,你若是喜欢的话,我给你们做个媒人呀?”

斩天简直都不知道玉霄是什么变的了,究竟是傻是呆,还是疯癫了,还没有听说过,有男人要把自己的老婆介绍给别人的,这简直荒缪至极了。

但斩天却知道,这根本就是玉霄故意耍他玩,但就算明知道玉霄故意气他玩,他也难免生气,因为玉霄实在是太可气了。

斩天气恼交加,怒斩连连挥动,一道道刀芒不断的冲着玉霄劈去!

玉霄也是一样,将双剑也射出一道道剑芒,迎住了刀芒。

玉霄戏耍了斩天一阵,一见差不多了,也就不玩笑了,忽然间,玉霄飞上了半空,猛然间,头上脚下,连人带剑就劈了下来!

斩天一见玉霄主动进攻了,真是求之不得,怒吼一声,化作一道金光,怒斩挥动就迎向了玉霄!

这一次玉霄没有躲避,是存心要跟斩天比试一下!

再看,两把神剑化作两条巨龙,十余丈长的巨龙,一白一赤,咆哮着就奔着斩天劈来!

斩天毫不示弱,手中的怒斩也化作一条金龙,也迎了上去!

轰!轰!轰!轰!

空中雷鸣之声不断,无数的真气迸发出耀眼的七色光芒,激烈的撞在了一起!

雪紫儿吃了一惊,没想到玉霄一开始嘻嘻哈哈的游斗,可竟然是说变脸就变脸,说拼命就拼命,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但雪紫儿知道玉霄的修为和本事远在自己之上,心中也就不这么担心了,但毕竟她深爱玉霄,所以,一边打着,一边偷眼观看,担心玉霄硬拼之下受伤。

就见三把兵器终于撞在了一起,半空中‘当’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再看,这一次热闹大了!

只见玉霄被震得往空中飞了三丈远,这才稳住了身形!

斩天也好不到哪里去,被震得往地下落了六丈多,这才稳住了身子。

斩天就觉得双臂酸麻,如同过了电一样,暗自惊呼道:“好厉害的凌玉霄!”

玉霄也暗吃一惊,知道斩天力大无穷,修为和力气都不在自己之下!

斩天怒吼道:“有本事别走,也接我一刀!”

玉霄冷笑道:“正要领教!”

斩天又飞了上来,双手举刀,化作一道金芒当头就斩落!

玉霄这一次没有躲开,也化作一道光,双剑齐出,架住了斩天这一刀!

二人在半空中又撞了一下!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声,斩天被震的横着退出去三丈远,玉霄也是一样,也被震出去了三丈远,二人这一招又是平分秋色!

斩天暗自赞叹,他本以为玉霄不敢接他的刀,不如自己,哪曾想,玉霄的修为根本不在他之下!

斩天真是心惊胆寒,看着这些年轻的高手,暗暗的道:“这些小辈才多大,怎么都这么棘手,我修炼了一千多年,才到这个地步,可是他们才多大?我千余年的功力,竟然斗不倒一个黄毛小子!”

玉霄连着硬接了两招,就觉得震的晃,知道斩天力气不小,修为也不在自己之下,玉霄多聪明,那会跟斩天硬拼,不到万不得已,玉霄都不会去拼命。

玉霄暗自好笑,心道:“看来,还是用一些道术才能胜他,没必要跟他这么斗力气,蝶儿姐姐这一招多妙,胜的多巧,我岂能不如蝶儿?”

玉霄打定主意,知道虽然气剑什么的,想要伤了斩天实在是太难,但也最起码试试。

玉霄念动法诀,用手一指,再看半空中漂浮着的那些气剑,嗖嗖嗖嗖嗖,分为四个方向,射向了斩天,他则趁此机会,退到了一边。

斩天冷笑一声,那会在乎这些道术,斩天不慌不忙,怒斩一挥,化出无数道金芒,就迎着气剑而去。

气剑和金芒彼此相撞,又化为青烟。

玉霄接二连三的将气剑射去,都被斩天击破。

玉霄一见气剑射的差不多了,也不再幻化气剑,心中好笑,趁着斩天招架气剑的时候,双手将剑虚空画了几画,再看空中,立刻多了五六块石头模样的幻象!

这些‘石头’就漂浮在玉霄四周,玉霄双剑不断的挥动,不断的画着,很快的,出现了无数的‘石头’幻象,密布在了空中!

斩天吃了一惊,暗自惊呼,心道:“他居然也会幻化之功,这小子会的道术可真不少,会神龙御剑术,会幻影蝴蝶步,会幻化之功,还会不少梵音阁的功夫,真是不可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