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3章 迁移2

第二百一十三章 迁移2

若是孙悟空当年学的是九九八十一变的话,做到天人合一,无所不能,那么,就算是如来佛祖都降服不他,败在他手下,只可惜,孙悟空的师傅凌玉霄没有传给他九九元功这最高的道术,只传给了孙悟空**玄功七十二变,中上等的道术,至于九九玄功,道术中最高的一层道术,并没有传授给他,另外那九变,借助天地之威力的道术,做到天人合一所向无敌的本事,没有传给他,所以,齐天大圣孙悟空才败给了如来佛祖,连如来的手心都逃不出去。

齐天大圣孙悟空一生最怕的只有两个神,一个就是他的师傅,菩提祖师,也就是凌玉霄所化的,再一个就是如来佛祖了,凌玉霄若是收服孙悟空自己这徒弟,可以说跟如来一样的容易。

凌玉霄之所以后来没有传给孙悟空最高一层的道术,当然是有原因的,之所以叮嘱让孙悟空不准说出是他所传授本事,当然也是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这当然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而天魔就会这种本事了,会九九玄功,涅槃之术,其真实的本事,已经超越了神界法力最高的如来佛祖和老君的师傅鸿钧道人了。

众人一阵沉默,秦扬道:“圣母,不知道死亡谷在哪里?我想去看看。”

凤凰圣母道:“死亡谷十分的凶险,那里天雷闪电不断,乃是死谷,他们虽然进去了,可是不可能呆在那里,我也派人去查过,哪里根本没有他们的踪迹了,他们早就离开了。”

凤鸣道:“是呀,姐姐,哪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我去过,去找过他们,结果,除了一地烤焦的尸体之外,什么也没有了,显见是天雷神电乱劈而下,或者是那些尸体都是他们杀的,除此之外,在水里,我也发现了不少的尸体,也都是被活活的电死的,他们已经不在哪里了。”

凤鸣的确去过,自从玉霄说去死亡谷探查一番,凤凰圣母本以为他们到了死亡谷见到没有什么,就会回来了,可那里能料到玉霄等人一追杀,从昆仑山追到了沙漠,又追到了天山,所以,两日多不见玉霄等人回来,凤鸣就和三位师姐亲自去了哪里探查,结果发现了这个情况。

秦扬眼圈又红了,轻轻道:“我……我去看看,若是他们真的不在,我就放心了,可是……万一他们死于雷电……”

凤鸣劝道:“姐姐说哪里的话,他们本事都那么大,已经不在咱们之下了,哪里能这么容易死?”

叶方士道:“是呀,嫂嫂多虑了,难不成不信我的卦吗?放心就是,玉霄是天命所归,担负着拯救天下苍生的任务,只要他的**不被损坏,他就死不了,因为就算是阴界的阎罗都不敢收他的魂魄的。”

阳娇道:“可是去亲自看看,我们也放心点了,只是去看看没什么事的。”

凤凰圣母知道她们女心切,若不亲自去探查一番,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只好道:“也好,这样吧,鸣儿,你就陪着你姐姐去走一趟,找一找,也许他们回来过那里也说不定。”

凤鸣点头,但却微笑道:“不过也不用这么着急呀,今日实在是晚了,明日再去也不迟。”

秦扬等人点头同意,只好在凤凰岭暂住一夜了。

几个人又谈笑了几句,坐了一会,就告辞出来,由凤鸣陪着,往其他的房间而去了。

凤鸣给十一个人安排好了住处,三老和陶天喜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凤翙翙,拉着凤翙翙去找酒井,好装酒喝。HTTp://

凤翙翙这个笑,知道四老极其的好酒,只好带着四老而去。

小糊涂仙到了酒井处,简直口水都流了出来了,一见这么好的天然酒井,真是喜出望外,急忙用神葫芦装了不少,这一葫芦装的,足够四个老头喝十年的了。

凤翙翙吃吃笑道:“伯伯,霄弟也给你们打了酒,说回去送给你的。”

小糊涂仙哈哈笑道:“还算这臭小子有良心,不过,来一趟不容易,不打点酒哪行呀。”

凤翙翙咯咯笑着,陪着四老转了一圈,玩了一会,就带着四人回去了。

一宿无话,次日清晨,十一个人在凤鸣母女的陪同下,一起往地狱门死亡谷飞去,叶方士骑着白鹤,秦扬骑着天马,吉量马和龙鱼在后追随着,一直往死亡谷飞去。

没有人敢骑玉霄的龙鱼,因为玉霄的龙鱼实在是太凶了,虽然秦扬等人经常见到龙鱼,但龙鱼却从不许外人骑着,除了玉霄之外,谁骑都不让骑,就连曲仙儿三姐妹都不例外。

除非是主人玉霄有命令,它才允许这三姐妹骑着它。

其实,也没有人愿意骑着龙鱼,因为龙鱼全身金鳞,滑溜溜的,骑着也不舒服,所以,就算玉霄不在,龙鱼拿他们当作了亲人,他们都不骑。

廉政的这匹吉量马性子极其的野,除了廉政和魏晓晨能骑着之外,就只有应天生一家人了,因为廉政是应天生的徒弟,应刑是他的师弟,廉政住在哪里,每日里见面,吉量马也熟悉。

只是应刑不在,所以,这些人对于吉量马都不熟,也就不骑着它了。

可是天马不同,天马性情要好的多了,由于秦扬一家人也极其的爱这匹天马,故此,每日里都会来喂马,也允许天马自由的玩,所以,天马对于曲仙儿三姐妹,秦扬夫妻,三老等人是十分的亲热友善的,玉霄不在,秦扬要骑着它,它当然不会拒绝了。

这十三人都是高手,又有灵兽,所以,不过半日的光景就赶到了死亡谷。

再看死亡谷外,陨石遍地,乱七八糟的,死亡谷内一片死寂,白雪严霜,阴霾的天空上乌云滚滚,雷声隆隆……

秦扬女心切,骑着天马就飞进了谷中,凤鸣急忙提醒道:“姐姐,不要飞的太高,这里的云中都是雷电,小心!”

秦扬明白了,于是纵马低飞在谷中盘旋找寻,其余的人都在后追随着。

谈天笑边飞着,边对着寂静的谷中大叫道:“玉霄!霄儿!你在哪里?”

声音传出去好远好远,只有回声四周回荡着,但没有人答应。

惊得凤鸣急忙叫道:“不要大声叫!声音大了可引发神电!”

她话音刚落,就见半空中的黑云内轰隆隆一阵阵闷响,紧接着‘咔嚓’一声,一道历闪划破阴霾的天空,就照着众人劈了下来!

凤鸣大叫道:“大家快退!”

众人那知道这地方这么危险,一见雷声滚滚,闪电说下就下,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急忙就往谷外飞去!

身后雷鸣之声不断,紧接着,咔嚓!咔嚓!一道道历闪接二连三的劈了下来!

更可怕的是,这些神电就在身后追袭,就往众人身上劈去!

菁菁鸟呱呱叫道:“呱呱,太危险啦,快逃呀!”

菁菁鸟化作一道光嗖的一声就消失不见,那速度简直比闪电的速度都快。

菁菁神鸟逃命的速度可是一流的,飞的一点也不比天马和龙鱼慢,只是太小,打斗不行罢了。

秦扬将朱青拉上了天马,然后一手拉着姚霞,一手拉着阳娇,纵天马就往谷外飞去。

小糊涂仙上了白鹤,跟叶方士化作一道光,飞走了。

凤鸣拉着女儿的手,也飞出了谷外。

一道历闪劈向了楚天祥,楚天祥早有防备,一扬手,玄机山河扇中一道清气射出,将闪电挡了一下,咔嚓一声,那道气盾就被击破!

楚天祥借此机会,化作一道光,也飞走了。

洪天福笨拙的很,没有办法,几步赶上了吉量马,纵身骑上了吉量马,就随着吉量马一起逃去。

吉量马也没有反抗,这时候这么危险,很快的就万电齐发了,还是逃命要紧,这些人都是朋友,吉量马是灵兽,当然明白,所以,驮着洪天福也安全的飞离了。

熊天燚善于雷电应用,急忙射出一道道剑芒,将劈向自己的雷电引走,也安然的逃走了。

其余的人都是一样,一边躲避着闪电的追袭,一边以最快的速度飞离黑云之下,都没什么危险。

最惨的就是谈天笑了,谈天笑边飞边叫道:“喂,等等我呀!”

陶天喜一边躲避着闪电,一边大骂道:“你他妈快点!不要说话,找死呀你!”

咔嚓!咔嚓!咔嚓!

由于谈天笑说话,又在雷区,立刻,连着四五道历闪循声就劈向了谈天笑,谈天笑妈呀一声,急忙射出一道道剑芒劈开了三道闪电,但第四道闪电却实在也避不开了!

谈天笑心中一凉,暗暗的道:“真他妈的,这什么鬼地方,老子注定被雷劈,死在这里不成!”

就在这时,就见一道金光射向了闪电,其速度简直比闪电都要快!

那道金光射向了闪电,正好挡在了谈天笑的头上!

就听到‘咔嚓’一声响,谈天笑急忙抬头观看,只见一道长约十几丈长的历闪不偏不倚正劈在那道金光上!

谈天笑的心就是一颤,原来,挡住闪电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灵兽,不是别的灵兽,正是玉霄的神鱼龙龙!

谈天笑心中感动万分,心几乎都碎了,这么可怕的闪电劈下,万一将玉霄心爱的龙鱼劈死了,这以后如何向玉霄交代?

而且这龙鱼是为保护他而亡,谈天笑虽然有点疯疯癫癫的,但并不是傻瓜,也是一位重情重义的人。

谈天笑正在担心,就见那道闪电劈在了龙鱼身上,立刻闪着璀璨的金光,围绕着龙鱼全身转了起来,在龙鱼身上,形成了一道七彩的光环,真是漂亮极了。

而龙鱼并没有落下地来,竟然好似没事一样,而且还低下狰狞可怖龙鱼头,对着正在发呆停在半空中的谈天笑龙啸了一声,那意好像是说,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逃命?

陶天喜听到声音不对,一见谈天笑正在发愣,急忙叫道:“你他妈的活腻了?快走呀!”

谈天笑‘哦’了一声,这才明白过来,急忙御剑以最快的速度飞离了无数的黑云下,追上了众人,来到了安全之处。

他们刚回来,就见龙鱼也飞了回来,而且还是悠然的飞了回来,无数的闪电追袭着龙鱼,不断的劈在龙鱼身上,龙鱼丝毫不惧,满是金鳞的身上,闪着七彩的电光,慢悠悠的飞了回来。

龙鱼一飞回来,谈天笑可乐坏了,而且是心中感激万分,否则,那一道闪电劈中他,就算劈不死他,都能把他劈成残废。

谈天笑刚想去抱抱龙鱼,表示感激,就见龙鱼对着谈天笑一声怒吼,十分的凶恶,紧接着,菁菁鸟呱呱叫道:“龙龙说,你找死呀!它身上都是电,叫你们都离着它远点,小心电死你们!”

众人这个笑,幸好有菁菁神鸟可以做翻译,否则,谁能听得懂龙鱼的语言。

众人离着远远的,那敢靠近全身闪着电光的龙鱼。

就见龙鱼飞到一块岩石边,靠在了岩石上,紧接着就见身上的电光嗖嗖嗖嗖的不断的往岩石上涌去,龙鱼身上的电光不见了。

谈天笑一见龙鱼身上的电释放干净了,急忙飞到龙鱼身边,满面是笑,附身摸摸龙鱼的金鳞,嘿嘿笑道:“好龙龙,这一次真谢谢你了,你喜欢吃什么?我什么都喂给你吃。”

就见龙鱼摆摆龙尾,对着谈天笑叫了两声,然后不理谈天笑了,那样子神气傲慢极了,真是不可一世。

菁菁鸟飞到龙鱼上空,呱呱叫着翻译道:“龙龙说,要不看你是玉霄的四弟,它才不救你呢……”

立刻,众人一阵大笑,谈天笑脸红了,急忙去打菁菁鸟,骂道:“死鸟,闭嘴!”

菁菁鸟呱呱叫着躲开了,然后落在了天马的身上。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也脸色通红,这个秘密竟然被菁菁鸟说了出来,真是可笑又可气。

众人虽然不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却知道是玉霄捉弄他们罢了。

楚天祥哈哈笑道:“喂,这是怎么回事呀?你是玉霄的四弟?前几日我听你说,叶方士是你三哥,那这么说,玉霄不是二哥,就是大哥了?”

叶方士急忙解释道:“别听这死鸟胡说八道,不是那么回事,事情是这样的,那一次我们比赛谁跑的快,以一里地为目的,跑的时候不准飞,玉霄说,赢了叫我们叫他一声哥哥,我们想怎么能输给他呢,而且他当年才十三四岁,我们又怎能怕他呢?所以就跟他比赛谁跑的快,谁曾想,玉霄有追日靴,用追日靴赢了我们,你们想想,我们一诺千金,所以,只好就一人叫了他一声哥哥了,可是这只鸟却记着了,所以,才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