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3章 迁移3

第二百一十三章 迁移3

叶方士可谓是胡说八道,但这谎言编造的巧妙,小糊涂仙和谈天笑急忙点头称是,乐的陶天喜前仰后合的,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原因,但不好说破,因为三老这么大年纪,三人又极其的好面子,若是说出实情,说是见到玉霄就叫哥哥,那真是下不来台,所以这个秘密是一直保守着的,若不是菁菁鸟说出,没有人会说。

姚霞当然也知道原因了,也是抿嘴直笑,不能言破。

小糊涂仙急忙解释道:“是呀是呀,本来他赢得不光彩,可是这小子话多呀,说不准飞,又没说不准用追日靴,而且他也没飞,所以,就算赢了,那我们又不能赖皮,所以只好叫一声了。”

谈天笑解释道:“只是叫一声罢了,以后,他见到我们,依旧是叫伯伯的,叫了那一次,我们事后都打了他屁股的,这臭小子实在是太胡闹顽皮了。”

其余的人还真当真了,真信了这话,因为玉霄的确是这么胡闹,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玉霄是正大光明打赌赢了个大哥当,而且还是永久的。

菁菁鸟呱呱叫道:“你们都……”

谈天笑一见要坏事,急忙骂道:“死鸟,死菁菁,你再要胡说八道的,不用玉霄烤你吃,我先烤着你吃了!”

菁菁鸟本来也是知道这秘密,玉霄叮嘱过它不准乱说的,但这次是无意中说出来的,一听这话,急忙用翅膀捂住了嘴,呱呱叫道:“不说啦还不行吗?就知道欺负老实鸟,有本事你欺负龙龙去……”

众人哈哈的笑成了一团,简直笑破了肚皮,没想到玉霄幽默风趣,就连他的灵兽都这么好玩。

叶方士过来照着谈天笑的白头就打了一巴掌,骂道:“都是你,刚刚瞎叫什么?不是你莽撞,能引发雷电?”

小糊涂仙揪着谈天笑的小辫子,骂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谈天笑苦着脸道:“我怎知这破地方都不能说话的。”

凤鸣忍住笑,道:“都是我不好,我忘了提醒大家了,害的大家都受惊了。”

谈天笑道:“就是嘛,你早说,我能叫玉霄吗?我以为他藏在什么地方,我大声的叫,他听见就会出来了。”

众人知道谈天笑是好心,也就不责怪他了。

凤鸣道:“姐姐,你也看到了这里的危险了,玉霄等人肯定不在这里,我仔细的找过了,就算是他们死在这里,可兵器却不会坏掉吧?这里刀枪有不少,可就是没有玉霄等人的兵器,可见,他们并不在这的。”

凤翙翙道:“是呀,秦姨,你也看到了,这里也下火石来,仙儿她们不会在这的。”

秦扬叹了口气道:“唉,算了,不用找了,他们那里能在这,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咱们走吧。”

十几个人灰心丧气的往回赶,半上,秦扬道:“好妹妹,我就不回凤凰岭了,我们这就直接去梵音阁,这就将那些难民迁移到天帝山去。”

凤鸣恋恋不舍,拉着秦扬等女子的手道:“几位姐姐,再多玩几天吧,为何着急要走。HTTp://”

秦扬微笑道:“事态紧急呀,好妹妹,我们真的不能再多待了,今日回去,收拾收拾,明日就保护着几千难民离开这里了,好妹妹,若是我们没有死,还有见面的那一天的,若是我们不幸死去,今日一见,也算是咱们作别了。”

凤鸣眼中含泪,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叹道:“姐姐,你们多加保重,天魔虽然是我娘的心上人,也是我的舅舅,但他已经魔性入体,无可救药了,你们不必留情,我们不会怪你们的,但我们也不能去助你们,一切只好看你们自己了,姐姐,保重!”

秦扬微笑道:“我明白,好妹妹,你也保重!”

凤鸣眼中含泪,道:“姐姐,这四只灵兽你们都带回去吧,一上多加小心。”

秦扬点头,这四只灵兽当然要跟他们走了,而且四只灵兽见到他们来了,也想跟他们走,因为毕竟天帝山才是它们的家,玉霄也会回到那里去。

凤翙翙对四只灵兽恋恋不舍,抱着这个灵兽亲热的摸摸抱抱,抱着那只灵兽抱抱亲亲,凤翙翙对菁菁鸟道:“好菁菁,有时间,跟玉霄一起来玩,一上小心,你生的娇小,不能打斗,别人打架的时候,你一定要躲得远远的,小心别伤着自己……”

菁菁十分的通灵,鸟目中都含着泪珠,呱呱叫道:“翙翙,好翙翙,再见了……”

凤翙翙挥挥手,摸摸龙鱼和天马,叹道:“走吧,一上保重。”

十一个人纷纷抱拳拱手,跟这母女二人告辞,然后各自飞上了半空,往梵音阁而去。

菁菁鸟在半空中呱呱叫道:“再见了,再见了,我和它们还会回来的,有时间,一定叫玉霄带我们来玩……”

四只灵兽也化作一道光,飞走了,凤翙翙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这些日子跟四只灵兽亲密的很,整日里一起玩,十分的喜爱这四只灵兽,尤其是天马和菁菁鸟,凤翙翙更喜爱。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而且这灵兽都是玉霄和廉政的,最终要离开的,这时,天帝山的人来了,带走它们,当然要交给他们了。

而且玉霄等人三个月不见踪迹,谁知道死活?

而且玉霄关照过,曾经说过,若是他死去,请将这几只灵兽都交给天帝山的人,既然玉霄这么说了,就算她再喜欢,也只能忍痛将它们放走。

十一个人跟四只灵兽,一直往梵音阁飞去,黄昏的时候,就赶到了梵音阁。

应刑一见吉量马,高兴万分,因为这吉量马是廉政的,就住在他家,他跟廉政一样的喜欢此马。

吉量马一见应刑在,更是高兴,格外的比见到其他人要亲热的多了,于是,吉量马应刑就先骑着了。

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早就收拾好了,只等他们回来,大家就动身了。

今日晚了,是不能走了,于是,众人又在梵音阁住了一日,第二日清晨,吃过早饭,这才准备离开昆仑。

四大神僧落着泪,率领着所有的尼姑和和尚,现在佛祖塑像前忏悔祷告了一个时辰,这才关上了庙门,离开了梵音阁。

四大神僧将进梵音阁的几座浮桥都给毁掉了,以免有什么人进去亵渎了这圣地,然后才离开了此处。

于是,三四千难民,四五百尼姑和和尚,外加天帝山的人马,浩浩荡荡的往天帝山走去。

这千山万水的,想要到达那有这么容易!

谁知道一之上有没有魔域的妖魔前来劫杀?

所以,大家不敢大意,洪天福和熊天燚率领着一部分弟子在前面开,楚天祥和陶天喜率领着一部分弟子断后,护住了后队,秦扬等女子则在中间,保护着中间。

而众多难民,彼此搀扶着,踏着茫茫白雪,开始了长途跋涉的险途。

第二百一十四章机关

正当大批难民在三大修真门派的保护下迁移的时候,玉霄等人正在追杀斩天、蒙明、元真等六个妖魔。

六个妖魔可惨透了,一兵一卒也没有了,只剩下了六个妖魔了,本来斩天心中还嘲笑元真的无能,还以为元真和蒙明饭桶的很,现在看法完全的变了。

这并非是元真和蒙明没本事,而是这十四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十四人拧成一股绳,在玉霄的指挥下,是毫无破绽,单打独斗,都难以取胜,更别说十四大高手联合在一起对付他们六个了。

所以,六大妖魔真是败得狼狈至极,就连原本嘲笑元真和蒙明斩天的三大爱徒,现在也泄了气,也知道元真和蒙明并非是饭桶了,而是玉霄等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一次玉霄可不像原先那样,不去追赶上几个妖魔,只是尾随着追杀了。

原先不着急追杀,尾随追踪着,是为了找出天魔的下落,可是玉霄算看明白了,天魔的藏身之处,这些妖魔是死也不会说的了,而且妖魔越聚越多,更加难对付了,所以,最好趁着妖魔力量薄弱的时候,先一个一个的除去,这才是上策。

所以,玉霄等十四个人紧紧追赶,想将六大妖魔没等逃到下一处藏身地就将他们除掉,而且就算要追踪天魔的下落,也不必留着六个,留着一个活口也就是了。

玉霄等人穷追猛打,一点也不放松,把六大妖魔追得叫苦不迭,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但六大妖魔也是驾驭法宝飞行,跟玉霄等人飞的速度差不多快,想要追上去都不这么容易,虽然玉霄凭着捕风捉影追日靴以及两把神剑可以追上六个妖魔,但玉霄以一人之力,也难以对付六个妖魔。

而且,六大妖魔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追上了,六大妖魔且战且走,想要击毙都难得很。

十四人就这么紧紧的追杀,一刻也不松懈,有时候,追上了六个妖魔,就打几下,六个妖魔就冲杀出去,于是,且战且走,打打杀杀,一直整整追出去了一天一夜!

玉霄早上攻洞,不到中午时分破洞胜敌,然后就是追杀妖魔,一直追到了黄昏,从黄昏又一直追到了天刚蒙蒙亮。

整整一天一夜,真是疲惫至极。

玉霄等人还算是好的了,因为累了的时候,就不着急追,就在水晶泡泡里边休息边追着,休息过来的时候,就加速追去,尽量超越这些妖魔,所以,他们还可以慢慢的休息,所以,还不这么疲惫。

可是六大妖魔却不同了,它们可没有玉霄的本事,可以驾驭水晶泡泡凭着意念飞行,他们可是驾驭着法宝御空飞行,当然累的多了。

这一来,可把六个妖魔折腾惨了,一天一夜没睡,一天一夜没吃没喝,再要这么穷追猛赶不出三天,不用玉霄动手,他们自己都能累死。

更何况,这些妖魔大多都受了伤了,虽然伤都不重,但又冷又寒,又饥又渴,又累又困,真是惨透了。

六大妖魔这个骂,知道玉霄的坏主意,就是要活活的累死他们,所以,六个妖魔连玉霄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出来了,但骂不顶事,还是逃命要紧,所以,六个妖魔强忍着疲惫、饥渴和伤痛,咬着牙往前逃去。

虽然有点疲惫,但这些妖魔,大多是鸟成精,本就善于飞翔,这点疲惫对它们来说,还能熬过去。

但这么一直逃下去,玉霄穷追不舍,连吃喝的时候都没有,那岂不是活活的累死了?

玉霄正是打定的这个主意,要累的六个妖魔精疲力尽,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可是玉霄却要水有水,要吃有吃的,就算一直追三天都没事。

其余的人这个笑,这才知道,玉霄为什么临走时让大家把吃的都带上了,原来就是打的这个坏主意。

就这么追出去了一天一夜,渐渐的都追出了天山山脉了,又穿过一片沙漠,又来到了一处盆地和群山中了。

就见前面的那六个妖魔,化作了一道光,落到了地上,然后钻进了一个黑黝黝的地洞内,消失不见了。

玉霄等人死死的追赶,离着六个妖魔只有十几丈的距离罢了,大家刚稍微休息一阵,打算等会再加把劲一口气追上去,牢牢地困住这六个妖魔,不让他们逃走,就在这时,就见妖魔钻进了一个黑黝黝的地道内。

玉霄等人也飞速的追到,也落到了地道口,大家均好好的喘了一口气,就进玉霄停在了洞口,却没有追进去,而是愣住了,也不知想什么事。

雪紫儿脸色苍白,被寒风吹得秀发都有点凌乱了,不仅哈着有点麻木的玉手,问道:“喂,你发什么楞呢?咱们追进去呀,他们没劲了,咱们围住他们,就可以杀了他们了,这个好时机可不能错过。”

魏晓晨也冻得俏脸苍白,道:“就是呀,他们六个,咱们十四个人,打他们不是对手,现在他们走投无,这正是除掉他们的好机会。”

曲仙儿等姑娘也是冷的很,虽然修炼的是寒功,但天寒地冻,寒风呼啸,又一直追了一天一夜了,就算是修炼的寒功,都有点经受不住寒气了。

曲仙儿搓着手道:“对呀,走,追进去!”